四重奏 四重奏 9.1分

谢谢你,欧芹(全剧总评+分集评论)

木槿
2017-02-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四重奏」成为2017冬季档最火的日剧绝不是偶然。几乎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一点自己喜欢的元素——音乐、美食、梦想、友谊、单恋、婚姻、亲情、谎言、失踪、命案、离别、重逢。

一定会有的,一个让你恍惚觉得是在讲自己人生的瞬间。

别府和九条坐在冬天清晨的阳台上,围着同一条围巾吃热腾腾的拉面。告别的预兆如日光一样悄无声息地入侵,仅有的一夜交集已经过去。“就把这当作我们之间的高潮不也很好吗。”

雀在向真纪倾吐心事之后,擦擦眼泪大口吃起美味的猪排饭。“哭着吃过饭的人,是能够好好生活下去的。”

家森面无表情地举起小提琴想砸下去的时候,一直与他争论不休的前妻茶马子却毫不犹豫地拦住了他。“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

真纪失踪许久的丈夫来到别墅,看到抱着真纪小提琴的陌生女子,不问缘由就冲上去争抢。“这可是真纪的小提琴啊。”

雀把两张音乐会的门票送给了自己暗恋的别府和他喜欢的真纪,脸上浮现幸福的笑容,似乎比自己恋爱了还要更高兴。“能让我喜欢的人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去吗?”

一向不正经的家森,只有在玩笑中才敢对雀表白。突然沉下来的嗓音,和几秒种后立刻变化的表情。“我喜欢你。”
















...
显示全文
「四重奏」成为2017冬季档最火的日剧绝不是偶然。几乎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一点自己喜欢的元素——音乐、美食、梦想、友谊、单恋、婚姻、亲情、谎言、失踪、命案、离别、重逢。

一定会有的,一个让你恍惚觉得是在讲自己人生的瞬间。

别府和九条坐在冬天清晨的阳台上,围着同一条围巾吃热腾腾的拉面。告别的预兆如日光一样悄无声息地入侵,仅有的一夜交集已经过去。“就把这当作我们之间的高潮不也很好吗。”

雀在向真纪倾吐心事之后,擦擦眼泪大口吃起美味的猪排饭。“哭着吃过饭的人,是能够好好生活下去的。”

家森面无表情地举起小提琴想砸下去的时候,一直与他争论不休的前妻茶马子却毫不犹豫地拦住了他。“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

真纪失踪许久的丈夫来到别墅,看到抱着真纪小提琴的陌生女子,不问缘由就冲上去争抢。“这可是真纪的小提琴啊。”

雀把两张音乐会的门票送给了自己暗恋的别府和他喜欢的真纪,脸上浮现幸福的笑容,似乎比自己恋爱了还要更高兴。“能让我喜欢的人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去吗?”

一向不正经的家森,只有在玩笑中才敢对雀表白。突然沉下来的嗓音,和几秒种后立刻变化的表情。“我喜欢你。”

与坂元裕二之前的作品略有不同的是,「四重奏」减少了使用长信、大段独白来抒情的方式,转向更为灵活、跃动的短句和多人对话,非常轻盈。我很喜欢剧中多处仅使用镜头语言的描述,台词的留白塑造出一种自由感。仿佛剧中角色并不由编剧支配,剧外观众也不由编剧投喂。巧妙地隐藏起那些“为了让观众理解剧情”而说的台词,四个人好像真的在过他们自己的生活。

举一个例子,家森为了吃炸鸡挤柠檬的问题要跟人争那么久。也跟雀说了好几次不要把厕所的拖鞋穿到别的房间里。精神洁癖的领域内有自己严格的框架和边界。但当家森为了儿子而想要跟前妻和好时,立刻穿上了那双拖鞋。其实是在表示“我可以妥协,可以抛弃自己世界里所有的规则,可以离开音乐,退出四重奏,找到稳定工作,我可以做普通人,请你相信我”。

家森对儿子的爱,就是穿上拖鞋的决心。

不需要说我爱你的。

这部剧里我最喜欢的部分,大概是四个人普通的日常,有种安定的温度。冬日白雪覆盖的轻井泽,别墅小屋里飘出暖黄色灯光,几个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晚饭。或者都裹上厚重的外套,跑去便利店买冰激凌吃。

四个人心照不宣的互相救赎,充满了惺惺相惜的默契。

对别府来说,是婚礼演奏时的一个眼神,卷把乐谱挪到别府面前,最后一首曲子留给他为九条独奏。

对雀来说,是别墅周围装饰的彩灯,家森和别府毫不过问她出走的原因,只是笑笑对她说「欢迎回家」。

对家森来说,是少女漫画妆,一向搞笑的他站在雪地里目送儿子坐在出租车上离开,眼泪决堤,却在回到化妆间时瞬间被几个人逗笑。

对真纪来说,是三重奏的呼唤,没有人叫她的名字,但是他们都知道,只要音乐再次响起,真纪一定会停下来,一定会回头。

能遇到这样的同伴,真好啊,就算相遇的起点是一个谎言又怎样呢。逐渐联系在一起的羁绊,累积起来的喜欢,都是不会背叛、不会说谎、真真切切存在的呀。

音乐,以及绘画、影视、写作等艺术行业,并不能给人以“努力就一定会成功”的保证,在勤奋之外,还需要与生俱来的天赋和用之不竭的运气。所以我们也总能在这样的领域中看到梦想与现实的对抗,看到发光的人和失落的人。也许无法成为金黄的炸鸡,连调味的柠檬都做不成。然而,即使只是一颗盘边点缀的欧芹,也依然有它存在的意义,依然值得被欣赏。做过的梦永远都不会白费。

谢谢你,欧芹。

故事的结尾,好像什么都没有解决。别墅卖了之后几个人要住到什么地方去呢?四重奏还会继续下去吗?媒体的舆论会怎样展开呢?雀和别府还会再连wifi吗?别府还依然会勇敢地向真纪表白吗?家森就一直默默守护在雀的身后吗?都不知道。最后几个人去热海的花火大会演出,车子半路没油,几个人只好各自背着沉重的乐器开始狂奔。虽然迷了路,一次次找错方向,跑得气喘吁吁,快要迟到了,雀却忽然笑起来。「みぞみぞしてきました。」似乎永远都能带着这样的心跳探索未知的世界。

不正像片尾曲的歌词里写的那样吗?

「手忙脚乱,时而幸福,时而不幸。唯有内心悸动不已。」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月亮和猫」



以下为分集剧评

「第4话」



“你是我的龙珠啊。”
每个角色的行为逻辑都特别细腻,特别完整,仔细去想都能找到关联。茶马子跟家森离婚之后找的男朋友,同样是不得志的文艺男,家森拉提琴,后者写小说,都是有着偏执热爱的现实废柴。被才华吸引,进入一种理想主义,却被生活击溃节节败退,促使她不得不离开的结果正是她当初被吸引的起点。
所以她会在家森面无表情举起琴时毫不犹豫拦住他。一是因为她尊重并爱慕这种才华,二是明白他放不下音乐自己也不想推他做两难选择(即使家森砸了琴选了茶,也并不是真正愉快的选择),三是清楚决绝知道不能再回头重蹈覆辙。



一个小角色,也花了这么多心思。
我向来厌恶“跟你分手是为你好”这种情节,因为隐忍一方常常沉浸在自己默默奉献的刻奇自媚中,而对方明明很痛苦啊,根本不会变更好啊。最后秘密揭开,再次相拥,只不过是把这种奉献当作以退为进推动感情发展的情节来写。
家森在这段感情中很像被抛弃的一方,但他清楚得很,没了自己前妻和儿子才能过得好。35岁男人在追求稳定和渴望新鲜两者中自我拉扯。摔琴被拦下又怎样呢,还有一万种办法退出四重奏,但是他没有,因为他再怎么下定决心也做不到。
最后站在雪地里挥手,家森眼泪像喷泉一样逐渐涌上来,情感控制特别好。


四重奏成员心照不宣的各自救赎,别府那集是婚礼演奏时的一个眼神,雀那集是在别墅周围装饰彩灯然后对她说一句お帰り,家森这集是集体化妆。也很符合每个人的性格,别府的郑重,雀的躲闪,家森的神经质。


家森为了吃炸鸡挤柠檬的问题要跟人争那么久。
跟雀说了好几次不要把厕所的拖鞋穿到别的房间里。
带儿子回来吃饭时心里大概是想着“要做个好榜样”吧,几次伸手试探想拿起酱油打破自己往日习惯,但做不到。
家森为了光大还是想试试看,想跟茶马子和好,他走到她身边,穿上了那双厕所里的拖鞋。
其实是在表示“我可以妥协,可以抛弃自己世界里的所有规则,可以放弃音乐,退出四重奏,找到稳定工作,我可以做普通人,请你相信我”。
家森对儿子的爱,就是穿上拖鞋的决心。以及重逢时站在儿子身后,想抱不敢抱,想摸不敢摸,手足无措的样子。
不需要说我爱你的。

家森是看光大跑去喝水,怕他够不到,要抱他起来。发现这么久没见儿子已经长高了。这镜头语言,厉害。另外第一集的伏笔应该也都看到了,就是家森提着东西走在路上看见一个小男孩,目光就跟了过去,还哼唱起两只老虎。这剧细节我真的服。



「第5话」

当得知只能上台假弹时,雀的反应最强烈,立刻把乐谱揉成一团。她从小在亲情环境中、工作环境中都是一个受害者。音乐对雀来说是唯一留在身边的相依为命的伙伴,大提琴不会抛弃她也不会背叛她。所以她会毫无保留地对待音乐,所以此刻受伤对她来说是猝不及防的。

而家森马上起来劝大家说没关系,没什么大不了,咱们回去吧。他之前为了音乐失去的东西已经太多了,因为弹琴的缘故甚至无法守护他最珍视的父子关系。所以此时失掉一场演出对他的冲击力要比雀小得多。

卷的一段台词,其实有点「火花」的感觉出来了。两部剧的氛围都是这样,不是逞强,是在示弱。神奇的是这种示弱反而会让人感到力量,微小却真切。讲的是年轻叛逆永不妥协的倔强如何跟自身、跟这个社会和解。不是卑微地退让,而是平等地和解,给自己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是对自己的责任。


有朱的人设也很细腻,前几话铺垫说她的外号是「淀殿」,即浅井茶茶,嫁给了杀父仇人,历史评价中把她列为恶女。妹妹说有朱小学时,只要她所在的班级,每年都会出事。交往过的前男友也变得迷之颓废。她是有破坏欲的人(期待后面剧情能交待一下原因),只要她愿意就能毁掉很多东西。和别人没有边界,抱着雀在地上笑,直接扒雀的钱包,劈头盖脸地问卷的秘密。吉冈里帆明明一个软妹,此刻气势汹汹,眼里杀气腾腾。也是厉害的。




最后,宫九来坂元的剧里客串,怎么说,有一种正义联盟和复仇者联盟同框了的感觉。


「第6话」

风和日丽之下的波涛汹涌,无声利刃一刀一刀刺破表面的和平,用一种近乎残酷的冷静讲述生活的真相。

日剧里情侣开始交往时都会互相鞠躬说「以后请多多指教」,每当看到这样的对话我都觉得又可爱又可笑又可怜。日本超过五成的夫妻没有性生活,日本婚内性生活频率是世界最低,离婚率是亚洲最低。是很有意思的数据。建立在女性地位低下基础之上的相敬如宾,无法给任何一方带来真正的快乐。

成年人不讲对错,如果非要给这一集升华出一点实际的方法论,大概就是在保持独立人格的前提下增加沟通。如果卷丈夫在第一次吃炸鸡时就把不喜欢柠檬这件事说清楚(像家森一样),后来的情节会不会不一样?如果卷在结婚后没有放弃小提琴,后来的情节会不会不一样?

我觉得这一集出来会有很多人盯准「选择做家庭主妇就一定会被丈夫抛弃」这种自由主义女性主义流派典型论点来展开评价。我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工作女性和家庭主妇均为平等选择,没有高下之分。然而后者的牺牲和付出至今仍未被主流价值观所承认赞美。家庭主妇是非常危险的工作,随着时间一圈一圈远离中心社会的过程中,要守住自己的独立人格而不是成为丈夫孩子的附属品,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如果只是一味怒其不争并没有什么意义,应该做的是想办法能让家庭主妇的社会位置产生彻底改变。

卷丈夫的出逃,是一种伤害,也像一种拯救。既然我们已经失去了相拥而泣的机会,那就让我们省掉各自伪装的力气吧。而他一眼认出有朱手里抱的是卷的小提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拼尽全身力气冲上去争抢。这大概就是「爱」这个字最好的注脚了。


「第7话」

(官推辟谣了说时间线什么的都是细节错误 很抱歉 哎亏我看得这么认真!)

剧名Logo里面双向箭头的图标。片头曲和片尾曲互换。有朱从睡袋里出来之后诡异地一路倒车后退。巻真紀离婚后改回原姓的讨论中,「巻き戻す」这句双关台词家森一连重复4次。第1集四人拍合影时被动物叫声吸引,一晃而过的镜头是树上的猴子。第1集巻真紀听到新闻中的溺水男性,第7集中丈夫开车离开时说要一起投湖。第5集中音乐会的时间是2月11号,第6集中别府被困在仓库拿出手机的时间是2月6号。

看个电视剧像探险一样!





「第8话」

单相思的三种模式
别府:笨拙而用力地表白,即使被发好人卡也不退却
雀:希望看到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即使在梦里流出眼泪
家森:沉默地守护,即使只能在开玩笑时说出那句「好きです」






「第9话」

雀曾经被谎言所伤,也曾经用谎言保护自己。所以在卷哽咽的时候,雀不让她再说下去。雀对卷的态度,从单纯的喜欢到感同身受和惺惺相惜。最后问生日那一段对话,看得我眼泪一下涌上来。能遇到让你卸下防备、坦诚相待的人,有多么幸运啊。

“如果人生有重来的按钮,我也不会按的。”







「第10话」

把「死神与少女」选在第一首。那些愤然离席的观众,正是带着猎奇心理来看热闹的人啊。

“藏不住了吧。”

包括音乐在内,绘画、写作其他种种艺术行业中,都会有幸运的人和失落的人。就算做不成炸鸡,连调味的柠檬也做不成,就算只是一颗点缀的欧芹。也依然有它存在的意义,依然值得被欣赏。

“没有白做的梦。”

最后几个人背着乐器,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也许会迷路,也许会走错方向,也许非常疲惫。但始终能带着心中的悸动探索未知的世界。

“みぞみぞしてきた。”
473 有用
2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6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四重奏的更多剧评

推荐四重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