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罗曼蒂克

九只苍蝇撞墙
2017-02-03 看过

《罗曼蒂克消亡史》有一个特殊的叙事架构。它不仅仅是拼贴式碎片化人物和事件处理手段,而更有一个诡异有趣的主角处理意图。我们好像在一根拉直的线绳上拨弄一颗穿过其中晶莹剔透的黑色珍珠,当它在线绳的右端时,我们看到影片徐徐拉开帷幕,葛优扮演的陆先生沉默出场以不动声色的姿态摆平江湖中的一切风暴而成为当然的主角;当我们拨动它向中段移动,它便逐渐汇入线绳上串着的其他五颜六色彩珠并被淹没在其中——此时帮派马仔、日本军官、王老板、吴小姐夫妇、王妈、杀手保镖、老五、小六等各色人物眼花缭乱如潮水一般涌出,我们陷入了令人困惑但同时又饶有趣味的“上海往事”式游荡,在凌乱破碎前后错置的时空中走马看花而忘记了旅程的终点;虽然那颗珍珠在表面上暂时不见了踪影,但它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穿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人物百态终于重新出现滑向了线绳的右侧——此时滚滚人潮开始缓缓褪去,而珍珠的颜色由沉默的漆黑变为了暴力的血红,陆先生已经悄然隐在一旁,而真正的主角这时才“破土”而出:他是那个我们以为在开场不久就死去,但却像幽灵一样在时光穿梭中反复出现的日本间谍渡部。

无论是在国产还是欧美日本电影中“主角渐变位移”的思路都非常罕见。特别是对于一部商业类型电影来说,这样的处理方法很容易分散观众的注意力,削弱他们对人物的认同甚至是移情。程耳之所以有魄力进行尝试,有赖于最初构想时将影片内核与人物进行了分离。正如片名《罗曼蒂克消亡史》,它讲述的不是某一个人物的命运跌宕起伏,而是带着罗曼蒂克色彩的一段时光无法挽回地消褪。

所有的角色,无论是黑帮大佬、明星名流、妻子情人、管家佣人还是打手小弟,在影片的一开场都生活的如鱼得水恣意纵横,对似乎可以无限绵延下去的惬意没有丝毫的怀疑。但当观众在影片的结尾回望,会猛然发现这影片的开始时刻就是他们人生的顶点所在。随后这些角色们无论怎样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力挽狂澜,都无法阻止从顶点滑落的命运。而导致这急转直下宿命的,是那个宣称自己已经是上海人的日本间谍,他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将其他人联结在一起,像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多米诺骨牌,他推倒了第一块,剩下的就无法停止的倒卧下去直至全体陨落。耐人寻味的是,这全体的覆灭正是日本间谍渡部个人人生辉煌的顶点——他出色完成了任务并占有了日思梦想得到的女人。也许当他在吕宋岛战俘营外等待受死的刹那,会猛然意识到自己人生最得意的一段时光,也正是在那虚幻飘渺的上海渡过的,正如影片中的其他人物一样。当昔日的上海大亨陆老板形单影只地走过通往香港的关卡,抬手让警察搜身的时候,我们都明白了:一切荣光和辉煌都已经逝去,时代抛弃了这些骄傲而自命不凡的弄潮者,留给幸存者的只有落寞中的无限回忆。

刻画无数幻想泡沫的宿命破灭,这才是那颗横贯《罗曼蒂克消亡史》的“珍珠”。正因为主导思想的高屋建瓴,它才摆脱了对单一人物的依赖,占据了一个“类上帝”的观察位置并获得了一张“通行证”可以将视点随着不同人物游移而从不确凿落实在任何一处。不仅如此,它还为影片赢得了很多“肆意”表达的自由:比如我们无需再刻意拘泥于对于旧日上海滩的考据执念,也没必要介意像葛优、章子怡、闫妮这样的北方人甚至是浅野忠信这样的日本人说出的夹生沪语,只因为一切都是一场同时充满着暴力、荒诞、浮华与真情的罗曼蒂克梦幻,与其说它发生在旧日的上海,倒不如说它是一个未来的梦境。在那个长的有几分神似上海的虚幻城市中,人们操着随心所欲的腔调和各自执拗的理想经历着这个梦的高潮、衰落与破灭。这一切均与沉重的怀旧与复古无关,而仅仅是一个宿命伤感的虚拟黑色浪漫时空。

这是一次值得钦佩的电影尝试。这些年我们看到了太多按照中国式商业逻辑造就的大片,它们充斥着网络大IP、“小鲜肉”、糙的看不清眉眼的3D怪兽、价值五毛钱的美好爱情、心血来潮的凶狠撕逼和让观众哄堂大笑的惊悚恐怖,唯独缺少的就是一点特立独行的想象力和一丝可以忠实于自己的真实情感。《罗曼蒂克消亡史》本身并不完美,演员浮夸而拿腔拿调的表演让人觉得膈应,来回拉抽屉似的时间线让人几乎理解不能,结尾处的凌乱琐碎让影片结束在乏力的仓促中。但不能否认的是,在电影核心创作意图上,程耳以逆行于主流意志的勇气对中国商业电影通行规则展开了一次“自杀式袭击”。

54 有用
22 没用
罗曼蒂克消亡史 - 豆瓣

罗曼蒂克消亡史

7.7

3157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