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拒绝春晚电影?惨遭央视封杀?那罪真受不了

释凡
2017-01-27 看过


杨东升出任2017年春晚总导演的消息后,很多观众都热情期盼在2017年央视春晚舞台上,能看到陈佩斯再度登台亮相,偏偏节目单出炉后,大家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其实陈佩斯继1999年离开春晚舞台后,就再没有在央视春晚舞台出现过。曾有人说“假如还有陈佩斯在春晚,赵本山绝不会成为小品王。”

就连电影腾飞的内地,那些成名已久的喜剧明星们以各种角色重回大银幕,且身价不断上涨。这个队伍里,也没有看到陈佩斯的身影。有人继续议论“陈佩斯当年被央视封杀”、“陈佩斯不愿上春晚”、“陈佩斯不愿拍电影”,究竟怎么回事?释凡就带大家看一看。


陈强让儿子走喜剧路线


陈佩斯年轻时曾在电影里客串

陈佩斯曾被北京军区文工团、总政歌舞团鉴定为“普通”:19岁的他报考这两个单位都被拒,因为这张脸在河北河南之类的地方,“一拉一大把”。陈佩斯考到第三家,终于被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录取。不仅因为他的表演才华,或当时八一厂招生负责人是他父亲看着长大的“小田华”,更重要的也是他的脸:那时演员剧团需要一些出演反派的演员,陈佩斯那张“长得比他爸爸还难看”的脸,适逢其会。

这张脸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还是在新中国历史上首部反映红军长征的话剧《万水千山》里,但对于这张不属于主角的脸,所能得到的仍不过是一个跑场的匪兵。

1973年,陈佩斯向家里提出,希望藉由考文工团的机会返城。到这时,陈强终于开始为零基础的儿子辅导声台形表。陈强给了儿子一个建议:搞喜剧。陈佩斯回忆父亲的理由是:“中国老百姓太苦了,要给老百姓带来欢乐。”但在另一个层面上,或许对这张脸来说,喜剧将是比较安全的领域。至少,文革之后,陈强再也没有演过反派。

据说1973年陈强为了儿子能进八一厂,还没平反的他偷偷去找田华,托了生平第一次关系。10多年后陈佩斯准备离开,陈强没说什么,“我父亲对我们的教育比较宽,不是什么都管。”倒是当年力荐他的田华来劝了好几次,被顽石似的他几次气哭。又找陈佩斯的太太王燕玲做工作,俩人一起哭,也没有哭动陈佩斯。


1979年,陈氏父子主演的《瞧这一家子》被称为文革后第一部喜剧电影。从此以后,一代笑星陈佩斯诞生了。


陈佩斯的小品道路与封杀争议


陈佩斯和朱时茂《吃面条》一炮走红

1984年,陈佩斯和朱时茂第一次在央视春晚舞台亮相,凭借小品《吃面条》一炮走红。在随后的14年里,陈佩斯的小品11次登上春晚,成为中国最火的喜剧小品演员之一。1998年春晚,他和朱时茂创作表演了小品《王爷与邮差》,这是他在央视春晚的最后一个作品。

但谁也不知道,看似风光背后,有着各种苦衷,当年《吃面条》还被领导拿捏,没给出个意见时,陈佩斯就打算走,“太受罪了,我有点烦了。”这对搭档之所以能上场,用陈佩斯的说法,要多亏“朱时茂脸皮厚”:“过了几天老茂儿来找我,说导演要我们回去。”

一回去他就知道,压根没有导演的事,朱时茂自己想上节目:没有饭票,朱时茂腆着脸去制片部门要;没有房间,朱时茂看哪个屋空了就拉他进去排练讨论;乃至演出当晚统一发车去台里,都没有他们的位置,最后朱时茂拽着他随便上了辆车。“老茂儿脸皮特别厚,”陈佩斯又强调一遍,“我和他不一样,我脸皮薄。”


2008年他在北京卫视春晚小品《陈小二乘以二》

从此以后,陈佩斯十多年和春晚的合作并不愉快,十五分钟的节目背后是演员半年的焦虑:创作、打磨、送审、修改,还有各种原因不明的突发性撤节目。另一方面,对这两名电影出身的演员来说,小品毕竟是小技。陈佩斯热衷探索舞台形式的突破,他多次提出根据不同小品内容,运用视频手段等试验,无一被春晚采纳——2008年他在北京卫视春晚小品《陈小二乘以二》中得偿所愿,但平心而论,效果并不出彩。


陈佩斯在央视春晚最后小品《王爷与邮差》

1998年他和朱时茂的最后一个春晚小品《王爷与邮差》,工作人员把麦克风随便挂在戏服外,朱时茂刚上场麦就掉了,邮差不得不趋近王爷好让他蹭麦说话,而到最后陈佩斯一圈一圈跑起来时,朱时茂几乎是直着嗓子把台词喊出来的。而原来准备的声效光碟,现场压根没给他们放。下台之后,陈佩斯哭了。

至于央视的侵权,也不仅是1999年那一次。1994年,央视独资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版了朱时茂、陈佩斯小品专辑的录像带。两人当时也打算起诉,央视找人出面说情、道歉,最后两人撤诉。只是换了领导之后,曾经的承诺就一笔勾销,改成光碟又出了。陈佩斯这次决定不让了,“他们有他们的说法,我们有我们的说法,他们依据规矩——他们的规矩,我们依据法律,所以觉得还是用法律来决定吧,看你们的规矩对,还是全社会、全世界的知识产权对。”



据说在当时,央视春节晚会剧组(包括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使用演员作品,事先必须有一个合约。那是怎样一个合约呢?实际上,该合约就是在春节晚会的直播前夕,央视文艺部会找演员或版权人“买单”,付上2000元左右的稿酬,那么这个作品今后的使用权就归央视所有。无论这个节目被播出多少次,也无论这个节目通过央视和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挣多少钱,都与作者本人无关,因为我们已经付给你稿酬了。而这一条“霸王合约”,在当时根本就没有哪个演员敢站起来提出自己的异议。其主要原因,就是大家都是冲着央视春晚而去的。

偏偏陈佩斯和朱时茂就是不信这个邪,哪怕冒着被“封杀”的危险,他们也要讨个“说法”。后来的发展是,两人虽然赢了官司,法院判“国际公司”败诉,但是这场硝烟尚未结束,陈佩斯和朱时茂面临着的将是更严峻的挑战。尽管陈佩斯放言“离开中央台,照样能发展”,可离开了央视后,陈佩斯的人生之路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02年陈佩斯还参加过春晚彩排

2001年底,陈、朱胜诉后,陈佩斯说出。“我们不是什么斗士,千万别有这么高的说法。我们只是对错误的事情说个‘不’字,对自己被侵权表示愤慨和不允许,仅此而已。”

其实,他们的处理其实比大众的想象更有弹性。朱时茂曾回忆,官司结束后,两人与央视领导吃了个饭,双方表示就此翻篇,春晚又开始问他们要节目。2002年2月7日,二人还参加了春晚彩排,表演了小品《江湖医生》,但这个节目没有出现在最终节目单中。“离春晚还有3天,剧组打电话来问我们能不能换个节目。我们想三天换肯定来不及了,可能还有别的原因。”朱时茂当时回忆。

就当时的媒体报道,原因是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院长在了解到小品内容后,给央视发去传真,认为小品有辱兽医,“将会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但该小品编剧王宝社曾透露,内容跟兽医无关,只有一句“看牲口”的包袱,拿掉亦无伤大雅。“节目最后为什么没上春晚剧组没有说清,陈佩斯和朱时茂为此都很伤心。”王宝社曾对媒体说。



从此以后,陈佩斯和朱时茂坚决放弃了央视春晚的舞台,并拒绝了前导演哈文邀请,再也不愿回那块伤心地。

电影道路辛酸坎坷


《瞧这一家子》被称为文革后第一部喜剧电影

同小品舞台同样伤心的是陈佩斯的电影之路。陈强为儿子铺垫的喜剧之路其实通往电影,《瞧这一家子》里手把手教陈佩斯演戏,而后开发的“二子系列”亦甘以一身老戏骨为陪衬。事实上,陈强的目标本是将“二子系列”做成中国版《寅次郎的故事》,希望能像日本人那样演几十年。

1979年,陈氏父子主演《瞧这一家子》更接近一部轻喜剧:“笑”是“教”的手段,影片的重点,或者说合法性,还在于寓教于乐的教育意义。陈强扮演顽固保守的老胡,在女儿女婿的帮助下积极探索技术革新,甚至学起了外语;一张口便白字连篇的“嘉奇”陈佩斯因女友的正面感召开始发奋学习,“把四人帮浪费的时间夺回来!”乃至刘晓庆扮演的“后进青年”张岚,对男友的交往要求也从物质大件、四季衣裳,变成了共同学习进步。


“二子系列”第一部《父与子》

陈氏父子的尝试不仅大胆超前、反客为主,并且他们所要尝试的“娱乐片”,在当时地位远低于“艺术片”——甚至“娱乐片”这个概念,都要直到1986年底才正式被提出。陈佩斯曾特地坐火车带着剧本到西影厂求一个拍摄的“名分”,因支持艺术片而一直为第五代导演感念的厂长吴天明甚至都没出来见他,一个副厂长看了剧本,回绝了他:“这类电影我们不做。”

第一部《父与子》他们自己做完剧本、拉来投资、开拍过半,电影局要求必须挂靠电影厂才能拍,看在陈强是个老同志份上最后不作追究。但发行仍是问题,老同志跑去电影局拍了桌子,电影局才出面,让中影公司收购了这没娘的孩子:“这是中国有史以来唯一一部没有厂标的电影。”陈佩斯回忆。

对体制的压力,陈佩斯的处理方式直截了当,如他所扮演的二子:国营厂不给干的,那就由个体户来解决。1991年,他在海南成立了“海南影视有限公司”,因为当时民营企业尚不能涉足电影、文化产业,只有在海南能够注册,两年之后,他在天津开发区注册了“大道影业有限公司”,“天津市不能注册,只能在天津开发区。”他解释。直到最近,他才在北京注册成了公司,但不能用“影业”二字,最后以“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替代。


《爷两开歌厅》终结“二子”系列

公司成立后投拍的第一部电影是《爷俩开歌厅》,二子从深圳淘金回北京开歌厅,仿佛印证了陈佩斯从海南创业回北京拍电影。当时体制渐松,陈佩斯向辽宁电影制片厂买拍摄指标,请长影厂摄制组,无他,因为便宜。但这反而是二子系列的最后一部,陈强因身体原因,之后不再担任主演。

往后的几年里,制片人陈佩斯经历了中国电影体制改革的全过程:从拷贝统购统销,到各省分账,再到分票房。令陈佩斯骄傲的是,不管什么形式,他的影片都没有亏损:1991年《爷俩开歌厅》参加第一届长春电影节和全国电影交易会,虽与《新龙门客栈》狭路相逢,但卖出拷贝数仍在全国第三;


《太后吉祥》票房达到1300万

到1993年《编外丈夫》开始各省分账,他调侃“一个爷爷变成30个爷爷”,但拷贝数还是排在前五;第一部分票房的影片是1995年的《太后吉祥》,投资400万,据陈佩斯计算,票房达到1300万。

况且,经过大道公司所付出的努力,是在电影工业尚未成型的环境下,调查全国发行情况,开市场策划会,做全套宣传策划案、观众调查问卷。在《太后吉祥》的电影策划书上,陈佩斯已经印上“中国第一部贺岁片”的口号。


《好汉三条半》被全线撤出

三年后,“中国第一部贺岁片”《甲方乙方》与陈佩斯的《好汉三条半》同时上映。陈佩斯回忆,当时《好汉三条半》的票房每日在20万元左右,但5天之后,影片被全线撤出,只能在郊区院线看到,“而《甲方乙方》却能从圣诞前一直演到春节前,因为出品方、发行方都是他们自己。”


陈佩斯配音《爱宠大机密》

由此以后,心灰意冷的陈佩斯,就像放弃小品事业一样,放弃了自己曾经辉煌的电影制作。只是偶尔接受朋友邀请,客串《戒烟不戒酒》《谍·莲花》《大闹天竺》等影视剧,为《大闹天宫3D》《超人总动员》《宝葫芦的秘密》《爱宠大机密》等动画配音。



进军话剧市场,重回电视剧领域


《托儿》走话剧路线

2001年底,47岁的陈佩斯选择了话剧舞台。同时也是其舞台喜剧三部曲之一的作品《托儿》在北京上演,开始了他的话剧生涯,该作品在中国近50个城市连续演出达120场。

2003年,第二部舞台喜剧《亲戚朋友好算帐》上档,一年内在中国演出近60场,观众达8万人。

2004年,第三部舞台喜剧《阳台》上档,先后推出了四川方言版、普通话版、云南方言版以及上海戏剧学院教学版,三种语言版本共演出近137场,该剧于2007年10月28日在北京海淀剧院落幕。

2008年,又创作了话剧《阿斗》并在北京上演,这标志着他已经从小品演员成功的转型为话剧演员。

曾有一些八卦新闻称,陈佩斯在后来穷困潦倒时,在其妻子的安排下,不得不在深山承包了万亩荒地。对此,陈佩斯后来说,“那时候我在广播艺术团有工资,还能跑穴,能挣钱。我在山上是为了在山林的环境里使自己安定下来。网上(那些说法)那是展开了自己的想象空间。”


16年后《好大一个家》重返央视

2015年1月27日,陈佩斯自导自演的电视喜剧《好大一个家》登陆央视一套,讲述城市拆迁的那点事儿,这也是时隔16年后,陈佩斯首次重返央视频道。

因为近年来“春晚”小品质量下降,留下的精品不多,所以观众对陈佩斯回归“春晚”有着强烈的呼声,对此,陈佩斯说:
“时光不可能倒流,我也不能回到襁褓中去。还是花钱到剧场来看我的喜剧吧。”

对于春晚,陈佩斯表示现在没有更高的热情,他说:“我不是太关心谁来执导春晚,在我看来谁都能导,我没有什么更多的感受。”

春晚小品虽然让陈佩斯很红,但他也坦言其实那会儿虽然名气大,但“都是浮华”,也没有转换为落袋为安的实惠,“每年为了春晚的小品,要耽误半年时间排练磨合,没法干别的挣钱的事儿,过节也没法跟家人一起吃饺子,甚至还错过了团里分房子、评职称。人红了也难免遭人妒忌,其实那几年我是真没赚着钱。”


10 有用
0 没用
父与子 - 豆瓣

父与子

7.6

561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父与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父与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