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出经典:《射雕》边看边评

BleuElephant
2017-01-22 看过
01-04:前四集,给五星

     特写的武技表演给人一种写意感觉,尤其是江南七怪出场的那段,轮番出场认认真真一个不落,有一种古典小说介绍人物出场的布景感。用铜钟接酒而饮,应了比武切磋的情节,酒中豪情的诗意,以及功夫在拳外的情调,也让出场的次序不单调,一举好几得,五星以上的一幕。


      柯镇恶双目闭合,吐字牙关比较紧,又很清脆,暗合老怪物乖戾和豪侠性格,普通话中似乎也略带江南的平舌。演技五星以上。


      韩小莹有天生弱柳扶风之姿,我见犹怜之态,动作干净利落,表演不浮夸,尤其在法华寺打斗中误中了柯镇恶瞎子一个毒蒺藜,这一幕一闪而过,再到给解药时出来,不刻意表现女子受伤的委屈,却让观众把委屈念在心里,高。节制感情,是中国电视剧最缺少的内涵。韩小莹及其他六怪,让人过目不忘,选角一流。

      包惜弱与完颜六王爷的感情戏完整铺陈下来,受伤-拔箭-疗伤喂药-钟情。家破-(伪装)拔刀相助-王爷身份暴露-欲杀而不杀,欲自杀而不能杀:因为腹中婴儿,反而成了六王爷劝说包惜弱活下来的筹码,也完整解释了以后他们的感情线。编剧想得明白!

      用了83版主旋律作背景音乐,勾起往日情怀,致敬功夫一流。很多人一听这个音乐就会看下去,我就是。

      七怪合战黑风双煞,双方各死一人这幕戏,看哭了,不知为什么。柯镇恶对小郭靖说:“现在你五师父快死了,先去磕个头。”一句台词写尽江湖人看破生死同时又重视师徒和兄弟情谊的微妙复杂感受,又显柯镇恶在做大侠时刻的冷酷和精明,衬托他乖戾病犯时的老糊涂,极妙(这句不知原著里有没)。

       剪辑的节奏感还可以,只不过从醉仙楼到法华寺这两战之间仿佛时空穿越一般突然。听说若不这么剪辑,黄蓉要到第8集才出来,那就算了吧,还是第5集出来比较好。金人密谋攻伐铁木真和马钰追击梅超风,两个事情同时发生又互相交错,镜头蒙太奇不错。国产电视剧应该更多一些这样的镜头,让两股、三股线索同时进行,比一个线索平铺直叙更让观众有故事感,并且,由于切换线头属于“换脑子”,观众也不会审美疲惫。

     小孩演戏仍然不行,但总体还算自然,成年郭靖目前没有违和感,配角都很努力,焦木和尚是《少林寺》第一反派么?功夫高手一手都不露委屈他了。剧里连段天德也还活得像个人物,但所有小兵依然像稻草人。服装造型不走偶像剧路线。草原故事多发生在丘陵地形,但考虑到小说里多次提到郭靖上山学艺,丘陵搭配险峰倒也过渡得很自然。只不过没有一望无际的草原风景,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雕的情节很敷衍,汗血宝马没提“汗血”。拖雷、华筝和郭靖三人感情发展虽然镜头少,但也还足够。铁木真形象过于“曹操”,霸气毕露,让人看得跟六王爷那张脸一样舒服。

      说这么多,就是因为等待太煎熬了……

    2017.01.13



5-8集:可惜了那几只琉璃碗
    

   

     这“射雕”的戏眼,是黄蓉。黄蓉出场一如期许,这戏就成了。

     此戏自定义为“言情剧”,算是把83版的精髓学了个透彻。香港拍的就是言情武侠片,大陆人一直以为重音在武和侠,其实应该在言和情。武侠片意境一般就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重在情长,不要气短。武打绕着弯儿演绎情长故事,这才是武侠片的极致。

     这版射雕的武打都拍出折子戏的感觉来了。第2集醉仙楼江南七怪大战丘处机,是“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感觉,武林人士斗酒,自然斗出武林风采。第8集赵王府黄蓉比武,真的不仅仅是武术动作而已。拖住这批高手,别让他们找到郭靖,这是黄蓉孤身犯险的原因。一场架有非打不可的理由,就有了输赢的在意,有了输赢的在意,就牵动人心。但武打不是瞎打一气,还要有章法。要文比还是武比。文比就是立下规矩,不斗生死,按照规矩来判谁输谁赢。黄蓉打侯通海这场,三碗水端平,谁掉算谁输。这看起来就像耍杂技似的。黄蓉身形灵动,有如蝴蝶戏花一般穿梭在众人眼前,稳稳护住她自己身上的三碗水,碧绿翠碗,透明纯酿。这三只碗也该跟她玩出感情了吧,结果胜局一定,黄蓉两手一甩,清脆的砸碗声响在屏幕之外。可怜那几只琉璃碗,原本以为佳人青眼有加,专心维护,但明显是自己想多了,免不了心碎结局。这大概武打里自己走出了感情戏的打法。

       最近老是有人批评武打慢镜头,原因大概就是某Duang大哥不用慢镜头还得了好莱坞的奖,所以把这个理念普及了一下。其实Duang大哥的打斗是跟搞笑连在一起的,要的是“你这样打不到我、你那样还是打不到我”或者“你这样躲也被打、那样躲也被打”的喜剧效果,武打本身求整体连贯,可以说自成一派,无可厚非。但以此来树立武打正宗,苛求别派,就属于粉丝太不自量力了。武技本身当然是用慢镜头来展示最为漂亮,也最能直击人心,让人印象深刻。想想“躲子弹”之类经典动作,这个武打派别也应该有自己的门户资格。

      不知道这版的黄蓉会让多少人爱上射雕。这个黄蓉的好处就在于她史有前例,又或者说,她能让人乍看之下就惊呼:我在书里见过她。其实观众不仅仅在书里见过,也在83版射雕里见过她。神似不在容貌,而在姿态、表情、动作,乃至性格。这版的黄蓉跟翁美玲有一个地方像极了,那就是,说一句话,可以变换好几个表情。

      杨铁心在窗外偷听他的惜弱回想前程往事,分辨到底是杨铁心离开了她,还是她自己离开了铁哥。这段最易激起断肠人的悔意和爱怜,果然,杨铁心张嘴咬住自己的手臂,好让自己不发出声来。他此时不发出声音,而观众则要替他发狂了。一个小动作抓住了最浓的感情。相比而言,穆念慈就弱了些。当杨铁心质疑穆念慈:你对那小子动了心了?此时的穆念慈,应该是被抓住了小辫子似的矢口否认,受惊小鹿一定在乱撞,一方面杨父的这一声质问让她受惊,另一方面是她为自己竟心有所属而受惊。但演员只有一个平淡的摇头和否认,火候欠缺。王妃造访那段,穆念慈的双手搭在杨铁心双肩,镜头对着杨铁心的脸,正好把穆念慈的手也摄入镜头内。那么,她的手就应该说话。当杨铁心说:我们草莽人士,也有自知之明,不会缠上你们的。此时穆念慈对杨康的依恋已经非常明显,当听到这样的话时,内心该有揪紧的感受吧,手上至少得有相应的语言表达吧,可惜白白浪费了这幅构图,这手就像面瘫一样呆立木偶似的搭在杨铁心肩上。

       另外要赞的是故事的讲法:第一人称视角还是第三人称视角。第三人称,就是上帝视角、平铺直叙。第一人称视角,就是用主人公的眼睛看世界。后者往往造成戏里有戏,“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样的意境。郭黄夜探赵王府,就是郭黄的第一人称视角,有一种带观众偷窥赵王府的感觉,两人你来我往的对白,分明是交代观众下一步参观什么,有导游即视感。找药、探听机密、了解小王爷杨康的为人,都是通过郭黄二人视角。别人的故事串成主角的故事,整体感非常完美。小王爷对着穆念慈调情、对着杨铁心表忠心,到他母亲那儿才透露实情,是因为怕师叔王处一怪罪,才将他们父女软禁在自己帐下。一句话又暗示了他多么怕他师父丘处机,为将来埋下伏笔。同时,他对母亲也是极尽欺骗之能事,故意折了兔子腿激发母亲爱怜之心,可见杨康是个洞察人心的机变小王子,连母亲也不放过的小阴谋家。预计这版的杨康人物性格将崭露得更为丰富透彻,别有可观之处。

      从剧情来讲,这版带有终极考证版的追求,编剧可能要把金庸原著中各种情节疑点都交代明白。前四集中,对于完颜洪烈和惜弱感情线索已经交代得比原书透彻了。而另外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金国六太子会屡屡出现在宋朝境内?十八年前到牛家村,十八年后栖身中都赵王府。这版里回答了:我为什么屡屡南下,就是为了探询岳飞四首诗的秘密,找到武穆遗书。感觉合情合理。而对于两人感情,一般在书中的印象是,完颜洪烈横插一脚,最后原配夫妻重新相认,各自以死了结,成就爱情神话。但实际上可能还有更丰富的内容。这版里交代,包惜弱改嫁理由充分,因而跟完颜洪烈夫妻和谐的可能性很大,只不过带点思念亡夫的任性,又不贪图荣华,所以才居住在仿造牛家村的小屋里。而完颜洪烈真真地是模范丈夫,百依百顺。这幕戏里包惜弱提出要重回牛家村,引来一番争吵,到赌气出门的当口,完颜洪烈还调转头来说:去牛家村的事,我会安排妥当。大丈夫能压下心中不快,遂爱人的心意。而所遂心意,虽然只是做死人的绿帽王,但也无异于让爱人插自己胸口一刀。

       一个人物美不美,要看与这个人物打交道的人怎么说。黄蓉初次亮相赵王府,那些豪客由着她的主意来玩,一个个还都非要自己亲自赌上一局,这里面难道没有那种一亲芳泽的意思?何况刚开始他们是听说王府有贼,要去查看来着。黄蓉一出现,他们就忘了这茬了?似乎也没人当黄蓉就是这个贼,只是说要探明你小丫头片子的来头。这场比武,似乎就是豪客们陪小丫头玩耍,黄蓉一出场,就自带千金公主的属性。欧阳克遇见漂亮女子就让她们拜师父,阅人无数,眼光应该是有的。他在那场子里,从一开始简直就是护花使者兼鉴宝专家了。观众借他的眼看黄蓉,就知黄蓉能牵动情场老手,可见美丽脱俗程度。和欧阳克的比武发生在水缸之上,水缸的缸沿正是一个圆圈,暗合原著画个圈子比武的规矩。欧阳克凑近黄蓉身边一嗅,“好香”。这句“好香”补足了观众急需的嗅觉,可谓及时而到位。“好香”中有亲昵,有温柔,有好色,一句“好香”刻划出欧阳克原来是花中痴少,倒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了。后来他直接让叔父欧阳锋去桃花岛提亲,也很好理解,因为他已爱到骨子里啦,得不到,更心疼。


2017.01.17



9-14集:杨康是个大坏蛋

    梅超风骑在郭靖身上大战五大高手,仇人兼做助手,却再没有比这更加珠联璧合的事了,让人想起“你是我的眼” or “你是我的腿”。一旁黄蓉本能地知道不对劲,一口一个“师姐,你可以下来了”、“师姐,你可以下来了”……这重复再重复的尴尬,我们应看做是艺术的修辞,而非台词干瘪。风云落定,梅超风潇洒地飘到假山顶上坐定,呼唤一声“郭靖”,没人答,呼唤一声”小师妹”,没人答。最寂寥的事,就是你在发问之时,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回声。

     杨铁心一家的生离死别,本来是非常沉重的事。幸运的是,从相认、奔逃到诀别,以及祭奠,都没让人犯尴尬症,感情充沛但不浮于表面。这可能得归功于画面的穿插切换以及演员表演的谦抑。杨家奔逃路上,穿插丘处机和马钰以萌萌的身高差出场,山林间谈些推动情节发展的琐事,却也有仙人下凡的风姿,为的恰好是解救杨家危难。但到最后,救人的也被包围,反倒要由被救的来解这个死局——杨铁心求生意志旺盛,但情势所迫之下也绝非缩头乌龟,让人真正体会到了包惜弱曾给出的评语:“使这杆枪的人,是有情有义的大英雄。” 表演的谦抑,可以举一个例子。杨铁心诉说最后遗愿、给穆念慈和郭靖乱点鸳鸯谱的时候,拉起两人的手说:“靖儿绝对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此时杨铁心的眼睛,看的不是别的地方,而是杨康的眼睛。这句话这样说出来,从杨康角度听来,是多么血淋淋的控诉啊:你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但反过来,也是杨铁心的期许:你可以做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么?那么多意思,就在一句话,几个眼神中,表达完毕了。

       感情充沛,有时也表现在感情要合理。比如杨康的母亲死了,杨康作为螟蛉子,他在六王爷那里的地位就不再名正言顺了。这时候,杨康就理所当然地“退一步”,回到他宋人的角色上来,但王爷放不下对包惜弱的感情,爱屋及乌,一定要召回完颜康,这就是“进一步”。这俩人的一退一进,简直是伦常世故的完美演绎,换得杨康的那颗荣华富贵的心重新蠢蠢落地。杨康如何重回王爷身边这段,在原著中似乎是没有的,但83版和2017版都补充演绎得很到位。

      说到感情充沛,还得说一下穆念慈。杨康病愈后,两人商议后事的那场,穆念慈突然大胆地说:“比武招亲你赢了,我跟定你了。”只有简单的叙述,没有肢体动作。杨康接着回应:“比武招亲赢你的,是金人小王爷,你现在面前站的这个人,什么都不是。”杨康的表现,是恋爱中典型的“釜底抽薪”,“以退为进”,明面上是退缩,展露自己最惨的一面,实际上是索求,希望得到对方最彻底的爱。这种聪明人哪怕自己并没有明确是否爱上对方,但要从对方那里得到的,却是毫不含糊的满满的爱。此时的穆念慈,前一句话已经展露了最为彻底的少女心思,当然应该是无所顾忌了,最脸红的话已经说出口,在情郎的“退让”攻势面前,毫无疑问地应该心中暖流一热,母性的关怀充斥整个胸怀,而这绝不是一句平平淡淡的、带点客观叙述味道的“我喜欢的人是你”可以表达的。在我设想中,穆念慈此时应该在肢体上冲动一回,如果能从后面死死抱住杨康,再说同样的话,就够了。有时候我觉得,能够做出这样的表演的,是章子怡。这样的冲动,也完全符合穆念慈外柔内刚的性格。穆念慈在我心里一直是另一个木婉清。

       洪七公皮肤光滑得太过了。吃了黄蓉一道菜,余音绕梁,三月不知其它肉味,这可以理解。但因而吃别人的叫花鸡就吐,甚至连专业厨师的菜都难以下咽,这属于演绎过度吧?叫花子怎么能用“穿过绫罗绸缎、再也穿不了破衣烂衫”来比喻“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呢?以后丐帮里污衣派和净衣派的争执看你还怎么圆!但我相信,我们对于洪七公,看着看着还是会习惯的。毕竟是配角。

       郭靖的人品,在这几集里有了集中的体现。古人重视名誉甚于生命,名誉就是生命,这是蝼蚁人生所不能理解的。武侠作品的架空现实,有时也正好给了一个架空蝼蚁人生的基本设定。金庸武侠之“侠之大者”是奠定其作品地位的根本要点。在“射雕”中,一个像阿甘一样的“笨人”,迎来奇缘和福利,这恰是对人性光辉及其必然酬劳的最好展示。好人无须等待来世好报,好人现世直接就有好报,这就是郭靖之天然懵懂和天然福分。实际上我们喜欢郭靖,恰恰就暗含着我们希望看到:一个人积攒下人品,就是积攒下无穷财富。金庸对人物的奇遇式犒劳,毋宁是对伟大人性的奖赏。他激励着我们。

      靖蓉第一次完整的幽会,发生在绿树环绕的河边。真是满满的奢侈,多少人能有机会与两情相悦之人来这样一次心无旁骛的旅行?而我想到的一句确切的诗,能陪衬此时的观感:“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我们在2017年重回射雕,恰如重温旧梦,而此梦如初恋。此时的康慈也开始了他们注定灰暗而苦涩的恋情,而观众切不可泄气,因为就等着他们的恋爱结出下一代的主人公杨过来呢。

     黄蓉又扮叫花,又扮算命先生,还装神弄鬼戏弄江南六怪的事情,是改编的情节。对此,我是接受的,恰如韩小莹所道破的,这表明黄蓉有多么心爱郭靖。“世间最美好的感情,莫过于两情相悦。”韩小莹的道白既是她自己的心声,又是一番画外音式的评论,透露出一股港台言情剧的味道:那,做人最要紧的,就是开心。回过头来再想想,扮叫花和扮算命先生等等,是不是也包含着编剧们潜移默化中周星驰的影子呢?
 
      说一些奇怪的事情。黄蓉和郭靖在水里打着闹着,全然湿身,就索性开始游起泳来,但游泳却似乎没有脱衣服的意思。穿着衣服游泳和穿着衣服睡觉,看来是武侠人物世界的两大惯例。江南七怪带着一番犟脾气,坚定地自称为江南七“怪”,而跟他们打照面的武林人物,不管来自正派还是反派,则一律回一句:“哦,原来是江南七侠啊。”你说,反派也称别人侠不侠的,这好么?何况人家都自称是怪了,反派也硬要转折为敬称,这诚意太大了。另外,江南六怪对于郭靖婚约的事情,看来是非常迟钝的。杨铁心临死扯上郭靖穆念慈的时候,他们没提郭靖金刀驸马的事,尚且情有可原,因为不能冷了将死之人的心;但后来丘处机和六怪共处议事提到杨铁心遗愿的时候,六怪还是啥都没说,让人感觉他们颇似游戏里的NPC,自己没有自主意识,得等触发条件到了才能说出他们原本知道的事;果然,直到郭靖严辞拒绝这桩婚事的时候,华筝公主这个茬才被六怪提起。六怪拒绝小妖女的时候都想不起郭靖与华筝订婚这个理由(原著是有的),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陆乘风独坐垂钓时,湖光、山色、背影,辽阔而静谧,忽然飞来一只蜻蜓,停在钓竿上。这简单的动静让人充满了对画面的感动。蜻蜓若是偶然闯进镜头的,让人惊叹镜头的捕捉能力;若是有意安排的,则让人感叹剧组的匠心。美中不足的是,陆乘风的唱词里有一句:“巢由故友,南柯夢,遽如許!”“遽如许”被唱成了“遂如许”,这配音歌者认白字,这可是让人比较难受的硬伤啊。遽如许,就是突然如此了的意思。你念成“遂”,还如何让人跟着摇摆?!

       我有一个感觉,金庸的“射雕”三部曲,其实相当于西方魔幻世界的“指环王”或“冰与火之歌”。大家好好珍惜。

     
2017.01.24
171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射雕英雄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射雕英雄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