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之道,道阻且长

假面的自白
2017-01-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麻美姐姐给我的印象还停留在失职里的耿直但有些自卑的大姐姐角色上,没想到啊没想到,本剧第三集里姐姐居然甩了东东跟一个所谓的"高帅富"在一起了,这转变让我有点方,不过想想也有点现实吧,周边这样的女子大有人在,见怪不怪吧。

看的是生肉,所以理解或许有偏差。麻美姐姐当时看着身边躺着的男友东东,内心os了一番,大意是:"如果只是停留在这样的生活,我为何还大费周折地从小县城跑到东京。" 的确,和东东在一起的生活模式,很舒服很平凡,就像五光十色的拼图里一块不起眼的碎片,似乎一切回到从前,日子久了却也会压抑一个充满好奇心与不甘平庸的熟女的欲望。 麻美的人设本来就是一个不断向前的女性。

唉~相信很多人看这剧都很有共鸣吧。 反正第一集就让我泪目了。。。从小城市跑到大帝都,待了几年,确实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接触了各种有趣的人,却也很迷茫很忧伤。 ps.结尾曲太好听了。 对第五集和第六集的一些感想。 中途差点想弃,大概是因为当时还不习惯看一集集地换男性伴侣,后来思考了一下,主角是绫,自然大家都是在围着她展开故事,发生关系,第五六集的更新又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教会了我不少,至少现在对于我来说,一步步向上攀登的绫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学习榜样。

女人究竟想要什么?恐怕是越向上行走的女子,越不容易受到男性的控制,一旦自我意识觉醒,就会被所谓的欲望所推动,但不管怎么说,绫真的很幸福,她遇到了很多男人,有过甜蜜的交织,也有悲伤和别离,慢慢地都化作她个人自性成长中的一部分。 我和女主的这番发言倒是不谋而合,为什么要去大都市?我也说不清楚,我只是冥冥中感觉到是有一种不安的心情在推动着我奔跑。 回家过年的时候我又回到了故乡,在突然开始变得拥堵的公交上我目睹了一成不变的风景,只不过增多了从乡村感到城里的车辆和人群,我开始怀念我从地铁出来,穿过胡同还有小区里去单位的那般寂寥和清净。 想要得到就要先付出,等价交换的原理,隔壁《今天,我就要结婚》里西内汉子羡慕她的母亲,也想着结婚过上主妇生活,也没有什么对与错,各人对幸福的定义本就是不同的,但想要兼得就难了。我想,我还是赞同绫的观点多一点,哪怕中途不伦和黑化。

和服男虽然每日出轨,但这种男性我要是碰到了也会深陷其中吧。

从小城市小地方出来的女性,最终是不是又会悲伤地回归原处?虽然这种回归会是更高一层的归零。我过去也想过,混不下去或者太累了就回家陪父母,可是。。。总觉得还是缺少了些什么?

将要向三十岁迈进的我,或许还不会如绫那般顺风顺水,不过至少给了我向上的动力与勇气,Keep Running! 第七集——女人究竟想要什么? 一开始镜头对准的是一场相亲会上。当周边女性朋友们陆陆续续结婚生子,日益疲惫的绫感到像玩抢凳子游戏,大家都坐下来了,自己也必须找一张凳子,大概是想要寻求安定了。 这个比喻,我之前在ted的一场名为《为什么30岁不是新的20岁》的演讲中,也听到过。

而上一集中绫致电和服店老板娘想要搞事的小插曲也划上句号,老板娘毫无波动,很简单,这夫妻二人是常见的婚后各玩各的模式。 毒舌女上司给出的以上答案,以及撒了一把狗粮后告诉这个比自己年轻的女子:先做好你自己,有一个人活的觉悟,才有可能以不变应万变。

另一个场景中,绫在酒吧遇到了之前第二个交往的男友,高帅富的妻子,宫。 因为意识到,结婚时的自己太草率,待到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譬如现在开个花店的梦想,于是果断选择了离婚。

镜头再切换时,绫已经和一个老实男结婚了。

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么? 不去从相貌评论,也不再去跟绫之前交往的男性比较。 单单只是觉得很悲伤,无论是主人公绫那皮肉苦笑,似笑非笑,强作欢颜的状态,还是观者我那茫然困顿的心情。 剧太现实,现实到让人背后发凉。 结婚也好,不结婚也好,很难定义幸福。 我想,最重要的莫过于还是找到自己吧,女人究竟想要什么? 自分でも分からない、迷います。 第八集的一点感触。 看第八集的时候,我正在回霾都的卧铺列车上,旁边是一位带着五岁女儿与刚满三岁儿子的母亲,她不停地说道:唉,气死我了,这不听话的孩子,对面过来一位母亲听到这话,两位开始交流起育儿烦恼,直到熊孩子们陆陆续续睡着了,一切才稍稍安静下来。

巧合的是,第八集也在围绕生儿育女的话题。

女主角绫真的好优秀,在工作上不断锐意进取,可惜必然遭遇到一个普遍的困境:事业与家庭如何平衡?

临走前的一天,我家的电视台里正播放着央视的新闻周刊,讲的是推广我国二孩政策一年多来,由于女性还是会被失业,导致很多人依旧处于有心而无力状态。 而邻国日本何尝不是?甚至比我们更为着急,每季数部的催婚剧就是一个明证。

生育是伟大的,母亲是无私的。 但女性不可和母性合二为一,必须划分明晰的界限,不然,囿于其中,或许是对女性自我的否定。 这剧拍得现实而客观,嵌入自身的处境,恰到好处。 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之分,前男友的妻子也可以在最后成为女主离婚时想到的顾问,每个人的话都会发人深思,直击内心。 或许,只有女人才懂女人。有点开脑洞写个和短剧《艳子》那样的百合线。

第九集里,绫选择了和丈夫分居,然后,丈夫竟然比自己率先一步出轨,对象还是一个在绫和很多女人看来显而易见给男性设下圈套的心机女。 相比起男女间关系的紧张,女性与女性之间形成了某种和谐的同盟,互相体谅和愈疗。 今天,新剧更新,我刚抵达北京,久违的蓝天,熟悉的拥堵,却觉得有点开心。 走之前,竟然对家乡还有送别的双亲萌生一丝想要留下来的念头,很快,收到了同乡后辈的回复,他对我说,"当你说你想留在家这边工作的时候,我觉得那很梦幻。小城市的确很局限,在这里很多人都不一定能理解你包容你甚至还会因为你的学历而挤兑你,这样子真的能生活好吗?我觉得很难。" 看这部剧,一半的评论写给观者,一半的评论是写给自己,审视我自己这样一个来自不怎么起眼的城市是否要继续留在北京为梦想而努力的女子。

因而,预告中的东京,替换成北京,正是我的迷惘与忧伤。 然而,与其为了不确定的未来而恐惧,不如脚踏实地地活好每一天,也算是自我催眠吧。 插个题外话,某台貌似把《东京白日梦女子》《四重奏》买下来了,庆幸在严峻却不失希望的求职季里这部陪我度过漫长冬日,可以和b站同好们见仁见智、各抒己见的良心剧没有被盯上。 每周一次的更新俨然成为鼓励我不断向前的能量之源,上周的这个时候刚刚回到北京,主编觉得我还处于没有脉动回来的状态,很是不满意交给她的稿件,意识到自己写惯了自言自语的文章,调整了一天后,再修改的稿件最终得到了对方的认可。学习也好,工作也好,没有什么过不去的难坎,世间之事,大抵如此。 周六啃了生肉,大概理解了剧情,也猜到了主角最后似乎要回老家。被预告中舒缓的ED变奏深深吸引,有些“曲终人不见,江上树峰青”的意味,恍如女主年少从秋田向东京进发又最后饱经人世,阅遍繁华,却依稀不舍的心情。 本以为綾或许会和玲子推荐的赤坂再婚,没想到来自港区的这个男人,很清楚两个人的身份悬殊巨大,更不会为这明显的贫富鸿沟做出几分退让,不由觉得《花样男子》里的道明寺君真是太棒了!当然这个无处不显示自身优越的港区男却也憧憬着同阶层中能有真正互相喜欢的人,寻觅不得因而暂且和綾交往打发寂寞。

我觉得这男的虽然很可恶,但说出了几分实情,倒也冲淡了对他的坏印象了。

在一旁静静看着这群貌合神离的女子们玩着你我皆是好友的伪装游戏的这位小妹,毋宁说是编剧设置的传达自己看法的代言人,这样的桥段,本剧俯拾皆是。

但这部剧已经算是很仁慈了,只是揭露了冰山之角。我更推荐日本女性作家桐野夏生的代表作《异常》,那本根据1997年轰动一时的“东电OL事件”改编的小说将普通女性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融入上流阶层的这一情节写得更为赤裸刻骨,读完令人大呼过瘾又浑身毛骨悚然。至少在这里,綾还有跟男闺蜜小柳友吐槽寻求慰藉,还可以退回到她的秋田老家,而那部小说中女人们的结局却毫无丝毫暖意与救赎。

曾天真地以为努力读书就可以出人头地,现在发现,其实恐怕越来越难,尤其是当我那时候读完《异常》里用功学习的佐藤和惠与学霸美鹤的故事后,像被泼了盆冰水,寒冷彻骨。

綾也大概理解了出身都市的母亲当年做出的选择。

如果说这描绘是一个女人的史诗,一点也不为过吧。 在写论文的时候,碰到过“女人中的女人”这样一句评价,没能好好理解,导师告诉我,接纳自己的阴暗面,选择与它拥抱而非排斥,女人就会变得柔中带刚。 在我看来,回归到原点,甚至遇到第一个男友东东的綾,便是这样一个典范。 莽撞过,不安躁动过,春风得意过,虚荣过,悲伤过,最后在一个名为“家”的原点处获得治愈。 “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也” “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眼神里全是戏,不言自明,狼狈而逃。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最后一集的标题是《拥有强烈欲望的女子可否圆满完成名为人生的游戏?》,自然预见得到,故乡对于綾,不过是中途心灵愈疗的歇脚处,女子之道,道阻且长。

母女互怼,尤其是麻美姐姐,总觉得在双亲面前竟然还是像个小孩子般稚气未脱。

在家乡遇到当年说自己是白日梦女子的老师,老师现在已经把绫视为了自己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

哈哈哈,莫欺少年穷啊!

最后的一集,许多渐渐已忘却的面孔,如走马观花般再次闪现,似乎每个人都有了一个不错的归宿。

不过呢,港区出身的人最终还是和同样出身的人结为连理。

很显然,与东东的再次重逢,是极为苦涩的一幕,纵使相逢,不过是此情可待成追忆。

绫不是不明白这样的小幸福,只是向上生长的人哪里会肯止步?

我曾经在大学毕业前夕读过国民大作家夏目漱石的小说《三四郎》,至今萦绕在我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的,是饱经人世、洞察人心的夏目借熊野县青年三四郎之名,呈现在小说中的三个世界的思索。 第一个世界是三四郎、也是众多奔赴大城市的小城市、乡下者们所有过的共同记忆——故乡,这个世界是古朴的、甚至滞后的,无怪三四郎想要将“过去”封存在这个落脚点上,不到万不得已不愿归去,仅仅在伤感时才借母亲寄来的信件聊以慰藉; 第二个世界是进入大学的三四郎,接触到的学者野野宫先生所坚守的世界:一眼望不到边的阅览室、摞得比人还高的图书堆、冷清的实验环境,贫困却也充实,尽管三四郎并未真正进入,也不免感叹“进入这个世界中的人,因不知当前的世界而颇不幸,也因能逃离烦恼的世界而颇幸运。”的这份宁静致远; 第三个世界,是美弥子、与次郎们为主角的世界,觥筹交错、五光十色,无时不刻不对年轻的三四郎充满着吸引和诱惑。 这三个世界,便是象征着三条人生轨迹,读小说的人恐怕也会经历着和三四郎一样的纠结。尽管三四郎想着把母亲从乡下接来,娶一个来自第二个世界的美貌妻子,然后自己再潜心于野野宫式的治学中,构建起这样一个美好的未来,却终究被一场失败的恋情戳破幻想。而这样一种迷恋大都市浮华,不愿回归落后故里,却又漂泊无所依、恍如迷途之羊的情形,又岂是三四郎和他的时代所独有的? 綾,没有来自对学术世界的困惑,而面对另外两个世界,她也毫不犹豫地继续上京;然而自觉才疏,放弃了学术之路的我,依旧在其他两个世界的交界处举棋不定。

这部剧结束了,女子绫的故事也告一段落。而剧外的人们,生活或将开始,或将继续。向前走吧,不知足的少女,为了让明天的自己感激而非厌恶今日的我,一如既往地努力吧!

愿与诸君共勉之~

440 有用
57 没用
东京女子图鉴 - 豆瓣

东京女子图鉴

8.7

9089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3条

查看更多回应(63)

东京女子图鉴的更多剧评

推荐东京女子图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