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横漂,7万成本,18天拍摄,却为国产恐怖片挽回尊严?导演马凯和他的《中邪》

水原瓜子
2016-12-29 看过
拍《中邪》的时候,横漂马凯和他的剧组也遭遇了一系列邪门的事:
 
先是制片人开车时差点撞死一个行人随后缠上了官司,然后约来的一位演员在赴片场的路上突然胆结石病发无法参演,接着,马凯发现由于收音设备故障,拍摄前四天的素材都无法使用,再后来,男一号在拍一场夜戏的时候失足从一座桥上跌入乱坟岗,摔断了腰……
 
“我们每天都烧香,唯独那天下着小雨,我们没烧……反正似乎和我们这片扯上点关系的人都得出点事,”导演马凯说。
 
是的,花费7万(其中2万为主演医药费)、经历了18天回忆起来怎么都有点邪门的拍摄之后,这部有着粗粝质感和凄厉恐怖氛围的超低成本恐怖电影《中邪》让横漂马凯成为了导演马凯。
 
今年7月,《中邪》在第十届First青年影展上放映,一举成为影展上的“爆款”,并斩获该届影展“最佳艺术探索奖”和第十届FIRST豆瓣影评人选择奖。仅有的两场放映现场座无虚席,有观众甚至宁愿挤在过道上,也一定要经受一下马凯从山东临沂带出来的“中国农村版《鬼影实录》”的惊吓。

伪纪录片视角步步逼近人物,在手持摄像机的剧烈晃动中,两位大学生深入山东农村经历灵异遭遇牵引着观众经历一个又一个心理的起伏,破败的农村风貌,朴实的语言,不加修饰的画风更加剧了影片的恐怖气氛。有人直接在影院里尖叫起来,这让在暗处观察的马凯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此前几个月的评审阶段,马凯已经陆陆续续从网上看到了参评影评人对于《中邪》的评价。知名影评人、《中国新闻周刊》主笔杨时旸在其影评文章中写道:

“恐怖片在中国一片死灰,但《中邪》的出现却让它意外复燃。一位横漂导演,花费几万元,用伪纪录片的方式为这个类型挽回了尊严。”
 
这评价不低,但第一次拿成片参赛的马凯依然在影片放映的时候,紧张到不行。
 
他和团队早早来到放映厅,盯着大屏下零零散散的四五个观众,窃窃私语道:“会有人来看吗?不会就这几个人吧。”
 
“谁知道一会儿‘哗哗’全部坐满了,我们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第二场更满,走廊上全都坐人了,”马凯回忆说。
 
人坐满了,可马凯还是紧张,他又怕人看到一半觉得没意思起身走了,“我印象很深,是走了一个,真的,我印象特别深,就走了一个。”
 
-“他走的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我想还回不回来?”
 
马凯就这样,在一边充斥着“几万块钱拍的东西”终于能搬上银屏的欣喜,一边混杂着对于影片表现的担忧情绪中,度过了在First 青年影展的10多天。

10多天里,他每天只能睡3小时,“不好受,真的不好受,太兴奋了,兴奋到你睡不着觉。”
 
这一切确实发生的太快,《中邪》的走红像一只有力的大手,生生将马凯从他曾经的横漂生活中拽出去,那种怀着演员梦、偶尔接接做有一两句台词的“小特约”的活、得空就窝在家里看剧本看电影的生活,马凯过了近五年。
 
“你知道群演和特约的区别么?群演就是站在那儿不动,一句话都没有,说话的就是小特约。有一句话的一般就是两、三百块钱,我就是属于这种的,”五年前,马凯瞒着父母悄悄来到横店,那个时候他突然强烈地想当演员,可考了一圈电影院校都没能如愿,只好在某宝上买了张假证骗父母自己去上大学了,只身来到横店成为了穿梭在各个片场中寻觅机会的一份子。

特约的活儿并不是每天都有,马凯说,相比那些在横店混的风生水起的横漂儿,他交际能力很弱,大多时候一个月的收入在1500左右。
 
“几年下来,我发现(做演员)想出来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就尝试向幕后转,写写剧本,拍拍片子,”没有科班基础的马凯,完全是通过自己在片场的观察和数年积累的看片量自学,“我给自己有个规定,上午看剧本,下午看一部片子,晚上再看两部片子。”

在《中邪》之前,马凯曾4次尝试拍摄自己的恐怖短片,但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效果与设想的相距甚远,连剪都没剪。
 
对于恐怖题材,马凯有种几近疯狂的痴迷,他几乎看遍了国内外的恐怖片,看到最吓人的地方他总是会暂停一会儿,“好好享受一下那种被吓的感觉”,一有钱就想自己也拍点“吓人的东西”。
 
“我一般要是穷得实在疯了,就去跟组,跟组演员,一个月大概有三千块钱,跟上三个月,我就能存下将近五六千,就去拍短片,要么就跟两个组,存点钱就去拍、存点钱就去拍,大概就这么过来的。”
 
《中邪》的筹拍源自马凯和制片人孙德强的一次闲聊,他们本打算合作拍另一部短片,偶然间聊到了以1.1万美元成本揽获2亿美元票房的《鬼影实录》,马凯立刻想到他儿时在山东农村听到的各种有关算命、“仙儿”的传说,两三年前,用算命做切入点拍一部短片的想法曾马凯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用低成本的方式,加上中国农村的特色元素,“这类型的片我也能拍!”
 
拿着制片人借来的5万块钱,花了十几天写了脚本,攒了平时在横店演戏的几个朋友,《中邪》就此开拍。马凯去到临沂农村实地探访当地的“神婆”,他挑选了一个废弃的山庄,山庄外就是清代的乱坟岗。马凯笑着回忆这一切,既满意又感慨,这十几天的经历,“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近几年中国恐怖片一直抄袭韩国,抄袭日本,抄袭泰国,其实没有出现过真正表现出中国元素的恐怖片。”横漂马凯作为一个资深恐怖片影迷,把他的脑洞付诸作品,他没意识到自己就这么突然红了,直到影展的交流会上他看到向他递来名片的众多双手,直到他回到横店开始有不太熟的人在路上跟他说:“马导,恭喜恭喜!”,直到他开始收到各种媒体的邀约。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马凯,横漂马凯和青年导演马凯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他答:“横店的马凯就是吃着一桶泡面过年。但今年,大概不会了。”
 
此时的马凯坐在景山某条胡同闹中取静的二层小屋里,准备重新剪辑《中邪》。获奖后《中邪》的版权被腾讯影业买下,有望在重新包装和制作后登陆院线。
 
导演马凯的下一个脑洞?

“我想讲一个戏中戏,进一个拍鬼片一个剧组发生的故事,喜剧加恐怖元素,这是我2014年写的本子。”
 
担心“导演马凯”不再让人感到惊艳吗?

“有过担心,First(影展)刚结束那一段时间就特别担心,我就在想,我下一部怎么拍,把你抬的那么高,我下一部怎么写,纠结了好长时间,就觉得不敢写了,不知道怎么拍了。但后来就就想通了,我就拍我理解中的那种类型片,或者说我对于影像的理解,我把我认为最好的拍出来就OK了”
467 有用
147 没用
中邪 - 豆瓣

中邪

6.8

3864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1条

查看更多回应(261)

中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