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一号》:孤帆星海尽,谁记英雄名

地瓜
2016-12-1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请注意文中的剧透提示。

讲真,这部片我看得有点热泪盈眶。回家的路上,怅然若失。到家之后,默默拿出硬盘,开始看《新希望》。
《原力觉醒》并不令我特别满意,归根到底就是因为它太保守,完全复刻了《新希望》的模式。当然,这么拍有这么拍的考虑,也无可厚非。但是,我希望看到既能秉承星战精神、又能做出创新的电影。
《侠盗一号》做到了。可能是它属于外传因而没有太多负担,反倒敢于冲破既有框架大胆想象,颠覆了很多对星战的传统认知;但同时影片又处处是星战的影子,骨子还是星战的精神。
如果你不是个星战迷,那么你可以享受刺激的动作和战争场面,并感叹义军为反抗暴政而做出的选择与牺牲。如果你是个星战迷,那么恭喜你,你可以感受到《侠盗一号》是如何致力于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为星战宇宙拼上一那块缺失很久的拼图,将那些熟悉的时空与人物巧妙地串联起来;了解片中人物背景故事的你还可以更深刻地明白他们所做出的选择与牺牲背后的意义。

--轻度剧透分割线--

在一开始听说《侠盗一号》的故事是发生在第四部《新希望》之前,围绕偷死星计划展开时,我是拒绝的。又是死星?拜托。电影4-6中有两部都在说死星,新出的7更是搞出了一个弑星者,宛若一个注水版死星,加量不加价。能不能有点创新?
但等我再仔细看这个故事梗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角度。这个故事梗概其实很早就出现了,早到1977年星球大战的首部电影《新希望》上映时就已经出现了,那时候它只有短短两段话。
第四部《新希望》,字幕来源:人人影视
第四部《新希望》,字幕来源:人人影视

但从来没有人想过要把这段故事讲出来,而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因为要知道,根据这段话所说,抢夺设计图的战役是义军对帝国取得的第一场胜利,这时候还没有莱娅·奥加纳公主、没有绝地武士卢克·天行者、没有油嘴滑舌的王牌飞行员汉·索洛。是什么人完成了这样的创举?
《侠盗一号》回答了这个问题:一群小人物。从帝国的角度来看,这些小人物无异于一群蝼蚁。

这就是《侠盗一号》最大胆创新的地方。这是《星球大战》系列第一次让一群不像主角的角色变成了大银幕上的主角。
众所周知,《星球大战》系列中最关键的七部电影,其最关键的情节都是围绕一个原力敏感家族——天行者家族(The Skywalkers)中的爱恨情仇展开的。连原力中光明与黑暗的对决、整个银河系政局版图和生灵命运,都受到这个家族中人选择的影响。
广受好评的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核心角色是阿纳金·天行者、阿索卡·塔诺、欧比-旺·克诺比绝地武士三人组。
现在播到第三季的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是群戏,但仍旧包括了一对绝地武士师徒,经常关键时刻开挂拯救队友。
这些都是好故事,不过绝地武士的故事多了就给人一种错觉:只有自己这边有一个绝地武士,才有希望。绝地武士,就像是救世主。
然而阿纳金曾是绝地武士;他不仅是绝地武士,他是预言中的天选之子(The Chosen One),是要为原力带来平衡的人。但他不是救世主。他在自身性格的驱使与命运的作弄下走向自己的宿命:他变成了冷酷而邪恶的达斯·维达。


--重度剧透分割线--

英雄一去豪华尽,唯有青山似洛中。共和国与邦联已逝,昔日叱咤银河的英雄尽殁,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如今是帝国旌旗遍插银河、铁腕政策寸草不生的最黑暗时刻。帝国冲锋队在大街小巷耀武扬威;

帝国级歼星舰(Imperial Star Destroyer )在城市上空投下巨大的阴影;

帝国情报机关的爪牙蛰伏在暗处。
倘若真的有不知好歹的反抗者吸引了注意,自有法力无边的达斯·维达尊主来把他们像蚂蚁一样碾碎。尊主当年带501军团血洗绝地圣殿,屠杀绝地武士尚且如砍瓜切菜,这些对原力一无所知的普通人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帝国又有了死星,塔金主义的产物。4-6中的死星,限于7、80年代的技术,哪怕是4中它炸毁了奥德朗(Alderaan)这整个星球,也没有多吓人;7中的弑星者,得益于日新月异的电脑动画技术,其威力被渲染到极致,甚至摧毁了霍斯尼亚(Hosnian)整个星系,但仍旧感觉缺了些什么。

看了《侠盗一号》,我才反应过来。4-7中,对死星或弑星者的受害者给出的镜头太少了(仅仅在7中有一个镜头);而《侠盗一号》,从普通人的视角,描绘出了这个象征帝国威权与恐怖统治的恶魔的可怕。
云海之上的死星,主激光炮仿佛张开的血盆大口。

在片中,死星第一次启动,并没有摧毁一个星球,而仅仅是一座城。但我们能够站在地表,和惊慌失措的当地人一起感受到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

在这种强权面前,没有人敢反抗。电影将帝国的这种黑暗,渲染到了极致。
然而在这个时刻,有一撮小人物站了出来,向帝国宣战。他们身边没有绝地武士,倒要面对一个超一流的昔日绝地武士。他们不但要面对这极致的恐怖,还要给义军和银河系带来生机。
没想到的是,“侠盗一号”小队最先遭遇的,竟是义军的掣肘。这是《侠盗一号》第二个创新的地方:刻画出了义军的复杂,也把他们变得有血有肉。这一点是4-6部对义军的塑造和7部对抵抗组织的塑造中都没有做到的。
在《侠盗一号》中,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义军。首先,在义军之外有一支由索·格雷拉带领的游击队,采用极端乃至恐怖手段打击帝国势力,常有附带伤害。这让我们见识到了帝国反抗者中的派系林立。
在这里稍微提一下,索·格雷拉的背景故事在《克隆人战争》S5E2-5中交代得比较完整。他也是第一个由动画作品进入真人作品的角色。

格雷拉在片中戏份很少,没多久就领便当,给人留下了一个偏激而不识大局的印象。但预告片中有一句他的独白:“如果你继续战斗,你会变成什么?”这句话揭示了他的过去。事实上,在克隆人战争中,他就已经是翁德伦(Onderon)反抗分离势力占领军的游击队领袖。这场战争中他失去了自己的妹妹,并且一定程度上也要为此负责。共和国变成帝国之后,他妹妹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他又继续反抗帝国暴政。经年累月的斗争摧毁了他的身体和精神,才把他变成这副模样。最后他坚持不逃走,恐怕也是厌倦了这一切。
其次,义军同盟本身,有反抗帝国的意志,但有时会缺乏勇气,有时又不择手段。说不择手段,很明显,一开场义军上尉卡西安·安多一言不合就干掉了意志不坚定的接头人,这段其实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并且义军高层还下令有机会就击杀死星建造者、琴·厄索的父亲盖伦·厄索。最后盖伦正是命丧义军的炸弹,这不能不说是全片最讽刺的地方,义军被黑出翔。高潮部分,义军高层并不相信琴带来的父亲的信息,拒绝出动主力舰队,显得既平庸又懦弱,义军再次被黑出翔。
说到底,片中义军的选择非常可以理解——他们不过是普通人,会恐惧,会猜疑。他们不是坏人,但也很难称得上英雄。这才更显现出“侠盗一号”小队的伟大。
《侠盗一号》这一次塑造了六名生动形象的“侠盗一号”小队成员形象。电影时间有限,不能面面俱到,有很多预告片中的场景也没有出现,但成员们特点都很突出。
甄子丹和姜文作为中国演员,融入得非常成功,没有任何尴尬,反而还很出彩。甄子丹饰演的齐鲁特·英威睿智幽默,姜文饰演的贝兹·马尔巴斯冷面傲娇,居然擦出不少火花,制造不少笑点。“叶问怒打十个冲锋队员”的打戏,很短,但很尿性,没有看够。
原帝国机器人K-2SO,毒舌、死理性、冷幽默。投诚的帝国货机飞行员菩提·鲁克,时常给人一种畏首畏尾的感觉,但又觉得他很靠谱。
卡西安·安多与琴·厄索,万恶的编剧把他们的关系扼杀在了摇篮里。琴的悲剧程度应该与1-3中的帕德梅·阿米达拉不相上下。年幼丧母,与父分隔十几年。当年父亲被迫跟随奥森·克伦尼克离家,天空阴沉、草浪滚滚,竟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感。

谁知再次相认,竟成永别。我非常能够理解在她的父亲死于义军的炸弹后,她为何没有与义军置气,反而力主义军主动出击夺取死星设计图。她并非为义军做这一切,而是为了他的父亲盖伦。盖伦穷尽一生力图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穷尽后半生反抗帝国。他即使被迫为帝国建造死星,也要千方百计为它留下阿喀琉斯之踵。他虽死于义军的炮火之下,但琴要为他完成这一切。
《侠盗一号》告诉我们,如果你不知道为何而战,你就会失去希望。琴为了他的父亲,齐鲁特和贝兹为了被死星毁灭的家园。卡西安曾经发誓为义军做任何事情,但他最后明白他不是为了义军而战,而是为了一些更高的信仰。而K-2SO就是单纯得可爱了。他对琴说:“我会和你一起。”末了又补充:“因为上尉说我必须得这么做。”
正是因为如此,“侠盗一号”小队和其他义军战士,才能抱着必死的决心,主动出击帝国。
渗透基地、偷取并传输死星设计图,是一个复杂的流程,需要大家各司其职。这是一场不可能的任务,要求的是巨大的代价。
K-2SO,在数据控制室坚守到最后一刻。它没有C-3PO那么好运,能够在枪林弹雨中全身而退,被打烂了还能被重新组装起来。
胆小的鲁克,在保护数据传输的飞船里坚守到最后一刻,他脸上显露出的是坚定、释然和平静。

齐鲁特、贝兹和众多义军战士与飞行员,冒着帝国狂轰滥炸,为渗透小队赢得时间。
完成任务的卡西安与琴,在面对赶来清场的死星的终极打击时,在斯卡里夫美丽的海滩上,望着毁灭的光芒,抱紧了彼此。
没有主角光环,主创们也太狠了点。“星战”系列作品中有各种各样的风格,比如4-6就是乐观的喜剧,1-3是黑暗的悲剧。而《侠盗一号》是一部黑暗和悲剧程度比肩《西斯的复仇》的电影,甚至更甚:影片前半部分小队成员们各种搞笑,转眼间就慨然赴死。
美好是如此脆弱而短暂。但义军的精神就在于握住这刹那的美好,并为之而战。
整体来看,电影长达133分钟,但节奏极为紧凑、信息量极大。引子过后的40分钟多线并进、剪辑利落,各种信息交汇,死星的阴影呼之欲出;故事从后半部分斯卡里夫战役开始进入高潮,敌后、地面、天空、太空,全面开战。甚至在“侠盗一号”小队完成任务后,故事从高潮走向了更高的高潮:义军拼死取得斯卡里夫战役的战术胜利并达成了战略目标,但这一切随着达斯·维达那恐怖的歼星舰的到来而画上了终止符。刚刚还乘胜追击的义军主力舰队在帝国主力舰队的打击下不堪一击,仓皇跃迁逃窜。一艘刚刚启动跃迁的飞船躲闪不及,迎面撞上维达的帝国级歼星舰,粉身碎骨。这一幕提醒我们帝国有多么强大。
在截取了死星设计图的同盟突击护卫舰(Alliance Assault Frigate)上,黑暗中红光一闪,响起嗡嗡声,还有沉重的呼吸声。达斯·维达来了,如果我们从义军船员的角度来看他,就会感受到他是多么令人闻风丧胆。维达优雅娴熟地展示他的各种杀人技巧,“一步杀十人,千里不留行”,眨眼间就把义军屠杀殆尽。当一扇无法开启的舱门隔住了逃命船员的去路,仅仅留下一条缝时,一个船员将光盘从缝中递过去,身后则是战友们的惨叫。他脸上露出对死亡的恐惧,嘴里却仅仅说:“Take it.”无数船员一面飞蛾扑火般用性命换时间,一面接力传递着象征希望的光盘,保留下这片火种。
最后,在一艘逃脱的义军封锁突破船(Rebel blockade runners)上义军船员把光盘交给一个背对镜头的女性,当她转过身来,是电脑制作的年轻版莱娅·奥加纳公主,与1977年的扮演者凯瑞·费雪几乎一样。当船员问她这是什么时,莱娅公主轻描淡写地说:“希望。”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对她感到愤怒的。因为这个光盘所沾的血,岂是一句“希望”所能抵消的。
但,这就是战争。精英阶层、平民阶层,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侠盗一号”小队和众多义军战士、船员所要做的,就是牺牲,并被遗忘,然后换来一点点希望,给未来的莱娅·奥加纳、卢克·天行者、汉·索洛。
结尾,维达望着公主的飞船在星海中远去,下令追击。至此《侠盗一号》与《新希望》无缝对接,这是令粉丝激动的一个地方:这个故事是全新的,但却又与过去的故事如此契合。
其他契合的地方还包括,让我们知道了为何第一颗死星会被“轻易”击毁。这是盖伦的功劳。
第一颗死星被击毁后,卢克·天行者和韦奇·安蒂列斯(Wedge Antilles)成立了侠盗中队(Rogue Squadron),侠盗中队汇集了银河系中最优秀的飞行员。《侠盗一号》从侧面揭示了这个名称的由来。英雄的精神最终通过这个名字传承了下来。
第五部《帝国反击战》,字幕来源:人人影视
第五部《帝国反击战》,字幕来源:人人影视

《侠盗一号》虽然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侠盗一号”小队成员以及众多义军战士们的信仰与牺牲却格外真实。我们从一个个普通人的角度重新审视歼星舰、死星和达斯·维达,能够体会到普通人在他们面前宛若蝼蚁、不堪一击;但正是由于蝼蚁们的同仇敌忾与视死如归,使得强大的帝国与达斯·西迪厄斯皇帝迈出了走向覆灭的第一步。
“星战”中从来不缺伟大的英雄甚至是反派。这些英雄与反派,是支撑“星战”这个世界在粉丝中绵延几十年不衰的支柱。
但是真正让“星球大战”这个世界丰满起来、鲜活起来的,恰恰是那些小人物,那些小得不能再小、没有主角光环、连自己命运都不能把控的小人物——克隆人、机器人、士兵、平民、奴隶、海盗、小偷、流浪汉。我在各种“星战”作品中看到他们的故事,这些故事虽然在“星战”的历史长河中只是惊鸿一瞬,却留下了比绝地武士、西斯尊主、将军、政治家等大人物更难磨灭的印记。
1838 有用
6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7)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