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法律、道德、爱情,却与法律、道德、婚姻死磕了十几年

布朗伦纳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世间时光弹指过,为人能有几多时。三十来岁的李雪莲,清秀苗条,事业稳定,本来可以在农村过上美好富足的生活。然而,一场婚姻变故改变了她的人生。她想报复前夫秦玉河,于是凭着一股牛劲儿走上了一条漫长的告状请愿之路。最后秦玉河去世,李雪莲近二十年的努力无果而终。此时的李雪莲,年老色衰,事业破败,生无可恋。
一开始,李雪莲没有想到法律。事实上,如果李雪莲懂法、遵法,她当初就不会提出与秦玉河离婚了。小说中,他们离婚是为了生二胎;电影中,她们离婚是为了得到单位分的房。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生二胎是违背计划生育这项国策的;同样,为了多得一套房而假离婚,从法律上讲也是不合理的。从这一点可以得出,不管是小说中还是电影中,李雪莲的法律意识都是相当淡薄的。
另外一个情节,也同样反映出李雪莲不是守法良民。小说中写道:“这事儿可就窝囊死了。一口气忍不下,李雪莲便想杀了秦玉河。”杀人是犯法的。李雪莲不只是有想杀人这个念头,还真正付出了行动。她找自个儿娘家弟弟李英勇,要求他帮忙杀掉秦玉河。后来她去求屠夫老胡帮忙,不过秦玉河可能听到了风声,就开着货车去黑龙江了。然后,她在看厕所的中年妇女的提醒下,才想起诉诸法律。 显示全文
世间时光弹指过,为人能有几多时。三十来岁的李雪莲,清秀苗条,事业稳定,本来可以在农村过上美好富足的生活。然而,一场婚姻变故改变了她的人生。她想报复前夫秦玉河,于是凭着一股牛劲儿走上了一条漫长的告状请愿之路。最后秦玉河去世,李雪莲近二十年的努力无果而终。此时的李雪莲,年老色衰,事业破败,生无可恋。
一开始,李雪莲没有想到法律。事实上,如果李雪莲懂法、遵法,她当初就不会提出与秦玉河离婚了。小说中,他们离婚是为了生二胎;电影中,她们离婚是为了得到单位分的房。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生二胎是违背计划生育这项国策的;同样,为了多得一套房而假离婚,从法律上讲也是不合理的。从这一点可以得出,不管是小说中还是电影中,李雪莲的法律意识都是相当淡薄的。
另外一个情节,也同样反映出李雪莲不是守法良民。小说中写道:“这事儿可就窝囊死了。一口气忍不下,李雪莲便想杀了秦玉河。”杀人是犯法的。李雪莲不只是有想杀人这个念头,还真正付出了行动。她找自个儿娘家弟弟李英勇,要求他帮忙杀掉秦玉河。后来她去求屠夫老胡帮忙,不过秦玉河可能听到了风声,就开着货车去黑龙江了。然后,她在看厕所的中年妇女的提醒下,才想起诉诸法律。
李雪莲与秦玉河商定先假离婚,过一段时间后再复婚,哪料秦玉河跟别的女子结了婚。秦玉河的这种行为违法吗?

没有。所以,李雪莲的官司注定是输的。但是,李雪莲几乎是法盲,只认自己的死理,所以才能坚持十几年为自己讨所谓的公道。法律没能帮上她,这不是因为法律本身不完善,而是因为李雪莲事件超出了法律范畴。
这个故事不只是关于法律的那么简单,也是关于复杂的人性和道德的。假设李雪莲会上网,她会在网上说什么呢?她很可能以受害者的身份,站在道德制高点,通过网络发泄自己对秦玉河的愤怒,狠狠地谴责秦玉河。秦玉河背叛了李雪莲,这是不道德的。小说中的秦玉河,人品差,不是东西。可是,李雪莲就是高尚圣洁的吗?
李雪莲想杀死秦玉河,去找老胡帮忙。老胡说:“我帮了你,我能得到啥好处?”李雪莲说:“你帮我打人,我就跟你办那事。”所谓“那事”,是一种含蓄的说话,大家都懂的。这是一场性交易。李雪莲并没有以此为耻。为了泄私愤,她可以不择手段,哪里还管什么道德和法律。
李雪莲在县里打官司,结果败诉。后来她去市政府状告县长和法官贪赃枉法、玩忽职守。在她的道德观念中,别人不帮助她、不按照她设定的程序做事就是坏的,自己杀个人、和屠夫办那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她不仅不懂法守法,其实也没什么崇高的道德情怀。
李雪莲的道德观处于相对功利取向阶段。科尔伯格研究了道德发展模式,提出了三水平六阶段理论。根据这个理论,0~9岁的儿童处于前习俗水平,这个水平又包括两个阶段:惩罚与服从定向阶段与相对功利定向阶段。在相对功利定向阶段,儿童评价别人是否道德的依据主要是看别人是否满足了自己的需要。李雪莲就处于这个阶段,别人没有满足她的需要,她就恼怒,认为都是别人的错。她从来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不会反思自我。她以一己蛮力对抗整个世界。但这个世界,不是以她为中心的;这个社会及其体系,也不是为了她而存在的。
李雪莲自始至终都是自私的,同时也是非理性的。她是不是潘金莲很重要吗?从小说中,读者感受不到李雪莲深爱着秦玉河。既然不爱,又哪来的恨?她不是因爱生恨,而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和欺骗。只要秦玉河对她好,顺着她,不管他其实有多渣,她都会觉得他好。但一旦他做出对她不利的事,那他就是畜生、龟孙,她就会立刻翻脸,忘掉以前所有的好。她的爱情是肤浅的。她“当初结婚找秦玉河,图他个膀大腰圆,一膀子好力气”。这种择偶观很现实,和城里女子要找“有车有房有稳定收入的”如出一辙。她的眼里,根本没有爱情。
一个你不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你为什么要恼火呢?这段婚姻断了就断了吧,你可以放下的,可你为什么要“闹他个天翻地覆,也闹他个妻离子散”?李雪莲可以选择另一种活法,就是找另一个男人,踏踏实实过日子,而不是跟秦玉河死磕。他看到秦玉河建立了新的家庭,心里不平衡,想毁灭这个新的家庭。但是,她还有自己的孩子。在小说中,李雪莲有一个小女儿。“一时杀不着秦玉河,李雪莲便把气撒到了两个月大的女儿身上。女儿正在哭,一巴掌下去,把她扇得憋了气,不哭了。”李雪莲没有尽到母亲应尽的责任。她一心想的是跟秦玉河闹,哪怕闹个十几二十年,她也不在乎。这种不为子女考虑的行为,表明她缺乏基本的家庭责任意识。
李雪莲的身上,没有先进的法律观、道德观、婚姻观,但她始终坚持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占理的。一个人的世界观错了,那么眼中的世界也就错了。
李雪莲折腾了近二十年,真正地推动了社会前进吗?没有。社会不会因为她的一番折腾而变得更好。她的动机也不是让社会变得更美好,她只是为了发泄对秦玉河的愤怒,告诉世界“我受到委屈了”。她的原话是:“我要的就是鸡飞蛋打,我不怕罚款,我不怕开除公职,我也没有公职,我在镇上卖过酱油,大不了不让我卖酱油,秦玉河个龟孙倒有公职,我就是要开除他的公职。”她费劲闹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秦玉河不能过安生日子。
还记得甄嬛说过的台词吗?“不必要为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去生气。”但总有些人,为了那些不值得的人和事,变得抑郁、焦虑、狂躁、暴怒,甚至走向自我毁灭的途径。李雪莲这样的人,具有一些不合理信念。不合理信念是埃利斯的ABC理论中提出的,包括绝对化要求、过度概括、灾难化思维等。李雪莲的不合理信念中,最为凸出的就是绝对化要求。例如,她要求李英勇帮助她杀掉秦玉河。李英勇知道杀人的后果,自然是拒绝的。李雪莲说了一句:“我是不是你姐?你姐这么让人欺负,你就睁眼不管了?你要不管我,我也不杀人了,我回去上吊。”别人不满足她的需要,她就闹,她就以亲情、道德绑架别人,这就是绝对化要求。就是这种不合理信念,让她为不值得的事情折腾了近二十年。
法律、道德、杀戮都不可能彻底解决李雪莲的问题,因为李雪莲本身有问题。也许,心理咨询师可以通过促进她探索自我、改变认知、改善情绪而帮助她更好地生活。但李雪莲到底是不是心理有病,我在此不做评判,因为我不愿意拿我的理论和规则去揣测别人有没有心理问题。
我父母是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他们可能持有和李雪莲相同的观念,可能与李雪莲产生共鸣,但90后、00后不太可能认同李雪莲的价值观和为人之道,甚至可能认为李雪莲是愚昧而落后的。《我不是潘金莲》是一个好故事,但没有好的主题思想。
李雪莲的勇敢和坚持,是无法感动我的;她要讨的说法和公道,也是我无法认同的。她是一位执着而非理性的人。我更欣赏的是那些追求真理、追求让社会变得更好的执着而理性的人。但是,我能理解李雪莲,因为我也会跟一些事死磕很多年,跳不出自己的思维逻辑和感情惯性。
我不懂人生,我只是对人生过敏,跟人生死磕了十几年而已。
ps:《我不是潘金莲》反映了官场生态。人民群众与政府的关系、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是值得探讨的,但这不是我在这里想讨论的。我没有将李雪莲放在社会背景下来分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我不是潘金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