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琳蓄谋已久的zz童话

海里的长寿动物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朋友的启发下我看了2007年在《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快要完成的关头拍的关于J·K·罗琳的纪录片A Year In The Life。她当时对采访者说,自己会写一部给孩子们看的zz童话 。标题取材于此。

看完《神奇动物在哪里》,戴头巾的美国黑人女总统的面孔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如果撇去J·K·罗琳在片尾为《神奇动物》系列片后四部的铺陈不说,这部电影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

首先,英国辍学科学家Newt Scamander一踏上充满希望的美利坚土地,遇见的就是女活动家Mary Lou Barebone激情豪迈的演讲,宣扬魔法师和魔法的存在和他们的邪恶,警告大众,自己的身边充满着危险可怕的巫师们。这种煽动性的演讲、传单、海报,你们觉不觉得眼熟?没错,美国大选后,许多当下的年轻人不接受大选结果,大学生、研究生、甚至高中生上街抗议,最荒唐的是有一组高中生翘课坐在大马路上把上班族的交通要道给堵了。我有个朋友说得好,她对选举结果虽然也很失望,但是她发起大家去倾听另一方的声音、另一方选择特朗普的原因。然而大部分人并不这样做,他们一味地嘲笑特朗普的发型、家人、他被媒体抓住的把柄。他们不去从两位候选人的政策角度出发,而从“...
显示全文
在朋友的启发下我看了2007年在《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快要完成的关头拍的关于J·K·罗琳的纪录片A Year In The Life。她当时对采访者说,自己会写一部给孩子们看的zz童话 。标题取材于此。

看完《神奇动物在哪里》,戴头巾的美国黑人女总统的面孔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如果撇去J·K·罗琳在片尾为《神奇动物》系列片后四部的铺陈不说,这部电影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

首先,英国辍学科学家Newt Scamander一踏上充满希望的美利坚土地,遇见的就是女活动家Mary Lou Barebone激情豪迈的演讲,宣扬魔法师和魔法的存在和他们的邪恶,警告大众,自己的身边充满着危险可怕的巫师们。这种煽动性的演讲、传单、海报,你们觉不觉得眼熟?没错,美国大选后,许多当下的年轻人不接受大选结果,大学生、研究生、甚至高中生上街抗议,最荒唐的是有一组高中生翘课坐在大马路上把上班族的交通要道给堵了。我有个朋友说得好,她对选举结果虽然也很失望,但是她发起大家去倾听另一方的声音、另一方选择特朗普的原因。然而大部分人并不这样做,他们一味地嘲笑特朗普的发型、家人、他被媒体抓住的把柄。他们不去从两位候选人的政策角度出发,而从“受过高等教育者”的道德制高点出发去斥责支持特朗普的人都是白色垃圾、只受过低等教育者、恐同者、性别歧视者。这与Barebone有什么区别呢?她依据最近的灵异事件、被破坏的房屋判断带有魔法的群体都是邪恶和危险的。当然不知者无罪,她被蒙在鼓里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魔法世界把麻瓜(在美国叫做No-Maj,即No-Magic,我不知道罗琳写剧本时候为什么要再给美国麻瓜们起个名字,按罗琳的尿性可能有什么寓意吧。后文一律按《哈利·波特》原系列称作麻瓜)都蒙在鼓里,如果想了解“真相”,那么麻瓜看到的将是强大的魔法世界给他们看到的“真相”。同理,本次大选许多人基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民意测投与其它主流媒体的预估,以为克林顿赢定了。而大众所了解的“事实”和现实大相径庭。Paypal创始人、Facebook投资人 Peter Thiel曾在十月份的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演讲中说道人们“长期以来都习惯于否认现实的困境,这就是泡沫的来源……他们的生活比父母和孩子们都更轻松,从而陷入无尽的‘泡沫’中。” 一群人翘班逃学高举旗帜呐喊自由民主、打倒川普,拒绝歧视、大爱无疆,仿佛是Barebone声嘶力竭地呼唤大家意识到魔法世界有多么可怕。

另一方面,整场电影的反派——Obscurus——是当魔法师小时候法力被压制后憋出来的魔物。 如果宿主Obscurial无法再控制了,那么就只能被Obscurus吞噬,产生毁灭性的效果,比如电影中Obscurial失控后把整个纽约城都给翻了天。联系上文笔者所述,可以猜想,Obscurus代表的就是不同阶层之间隐藏的矛盾,在媒体和执政党的粉饰下一切太平。麻瓜所隐射的普通民众无从得知,而只有掌握大权和力量的魔法师们才把讯息掌握在手心里为自己所用,为了不引起民众的“恐慌”而瞒天过海。只有当矛盾无法遏制了,才不可避免地爆发出来。美国自2008年次贷危机开始,对“改变”充满期待,寄希望于奥巴马政府。然而,在他执政的八年中,不仅种族矛盾没有缓和,反而愈演愈烈。他试图推行的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又称“奥巴马医改”)建立在其他人付出昂贵的医保费的基础之上,低收入中产阶级已经快要负担不起;大选之前许多家庭收到了高达两倍左右的2017年医保账单,立即改投唐纳德·特朗普。民主党众议员Bob Bonta为自己族群利益、牺牲中日韩等群体利益而推出的亚裔细分法案(AB-1726),旨在亚裔群体(祖籍亚洲、生或长在美国的公民)之内分为多个族群,细分后,这一法案将影响教育、医疗、养老等政策的制定。这一系列事件寒了许多勤勤恳恳通过自己劳动而获得成果的公民的心。如果说Graves对Obscurial那句残忍的“你一点用都没有!”是促使他魔化的导火索,那么那张贵了一倍的医保账单就是促使许多人改投特朗普的契机,而这次的大选结果则是戳破那一层泡泡的针,引发了各地的游行抗议甚至暴力冲突。这层泡泡在电影里就是魔法世界试图隐瞒麻瓜群体、清楚麻瓜记忆的咒语一忘皆空(Obliviate)。这些民族冲突(包括实际的力量冲突和观念上的冲突)在电影里体现在被Obscurus的大肆破坏而满目疮痍的纽约城。

在这一场被混了遗忘药水的大雨后,城市的残骸在恢复,人们忘记了灾难,重新回到自己的步伐中;在隐藏的魔法世界中,一缕Obscurus消逝在半空中。这宛如大选过后的美国,虽然世界好像渐渐遗忘了大选结果,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中,但是这些矛盾冲突犹如闷声不发的哑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响。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哈姆雷特。身处不同国家的人看到的这部电影,我相信也看到了不同的隐喻。我看到许多影评、短评说这是一部为满足许多人童年情怀的平庸的爆米花片,但是若说罗琳女士在撰写剧本时已经考虑进去了这次的选举——或者只是某时某地爆发的冲突,那么这部电影剧本已经同她以往的文学作品一样,是一次深思熟虑的对现实的反讽。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推荐神奇动物在哪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