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 魔兽 7.8分

作为一个地精,我不是英雄,也没有不朽的青春。

王作庸
深夜,失眠。
鬼使神差的想起了以前郊区的小公会。
木格子的童年。
一些搜集来的故事,一些看不太清的截图,一些稚嫩或成熟的声音,一个没写完被我隐藏了的故事。
……
或许还有一个结了婚的女人。

不想再提起来,是因为成长太痛苦。
再提起来,是因为回忆还是甜蜜的。


进入正题,失眠的时候又刷了一遍魔兽,我发现我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严重到这种电影已经不能促进我健康的睡眠了。
这部电影我一共刷了三遍,其中睡着了一遍,但作为一个暴雪的粉丝,我要求自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或者说,我很期待暴雪收回版权自己踏踏实实的做,它可以难看到大家都指着它骂街,我也会跟众人一起骂街,但我依然会买票去看。
这不是情怀。
一部电影,出生在我自己玩魔兽做任务做不下去的年代,它能让我回忆起一些我已经失去了的东西,我就觉得他是好的。
但是你拍的不好,我又买了票,那我肯定要骂。

说回电影本身。
无论是粉丝向,或者剧情向,这部吸金无数的《魔兽》都愧对于粉丝对他的期待。
对!没错!在我眼里他就是不合格的!
剪辑?抱歉,粉丝向的《小时代》比他更合格!
剧情?抱歉,作为一个原著粉我真的看...
显示全文
深夜,失眠。
鬼使神差的想起了以前郊区的小公会。
木格子的童年。
一些搜集来的故事,一些看不太清的截图,一些稚嫩或成熟的声音,一个没写完被我隐藏了的故事。
……
或许还有一个结了婚的女人。

不想再提起来,是因为成长太痛苦。
再提起来,是因为回忆还是甜蜜的。


进入正题,失眠的时候又刷了一遍魔兽,我发现我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严重到这种电影已经不能促进我健康的睡眠了。
这部电影我一共刷了三遍,其中睡着了一遍,但作为一个暴雪的粉丝,我要求自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或者说,我很期待暴雪收回版权自己踏踏实实的做,它可以难看到大家都指着它骂街,我也会跟众人一起骂街,但我依然会买票去看。
这不是情怀。
一部电影,出生在我自己玩魔兽做任务做不下去的年代,它能让我回忆起一些我已经失去了的东西,我就觉得他是好的。
但是你拍的不好,我又买了票,那我肯定要骂。

说回电影本身。
无论是粉丝向,或者剧情向,这部吸金无数的《魔兽》都愧对于粉丝对他的期待。
对!没错!在我眼里他就是不合格的!
剪辑?抱歉,粉丝向的《小时代》比他更合格!
剧情?抱歉,作为一个原著粉我真的看不下去!(我周围的路人不是被朋友/家属拖着去的,就是跟风走一波的,所以剧情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说的通就行了。)
套路?抱歉,好莱坞已经给了我够多的套路!
艾泽拉斯?抱歉,我只看到了一个完全还原的暴风城!(作为一个部落玩家心中的恨啊!)
人物设计?抱歉,你是在说路过打酱油一句台词没有的一众兽人英雄?
情节转折?抱歉,如果情节转折真的能抓住人那我的睡眠质量就不该靠这部片子来提升。

全片能算的上是惊喜的地方,除了鱼人宝宝、法师羊以外,可能就是联盟的坐骑狮鹫了(我的狮鹫不如别人家狮鹫还会打架系列)。
剩下的地方,看不出任何惊喜。
甚至,还有点太过套路的嫌疑。
这跟“外星人因为想扩张领地而入侵,作为小屌丝的主角开着光环,苦口婆心的劝说地球守卫者,最后猛然发现地球守卫者黑化,然后带着不打不相识的男二号杀进敌营,这时候却发现敌方阵营中出了一个热爱族民生命的叛徒,叛徒与主角联手,最终悲剧收尾”的套路有什么区别?

别说什么屁话,作为魔兽原著党,我表示魔兽这个游戏做得最好的地方不是剧情什么的,是人物的刻画,和很多细节的地方。
我的第一个号是亡灵术士,上线之后百度了五分钟才会做那个叫“再次醒来”的任务,然后一路杀骷髅练技能,探听血色十字军的秘密,让莉莉安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这里面每个人物刻画的都有性格,从莉莉安不接受自己,到慢慢的接受自己死亡变成亡灵的事实,我把这个变化归类于人物刻画,并不是什么剧情。
从提瑞法林地到银松森林,从希尔布莱德丘陵到阿拉希高地,从辛特兰飞到西瘟疫之地。
再到之后印象深刻的东瘟疫之地任务(也就是催泪的帕米拉小妹妹)。
这一路上见过了太多人和事。
……

细节方面包括,地精初始任务的车上能播放广播,能换台还能停止,让我以为在玩沙盒游戏。
每个表情有特定的声音,团灭了我们团在吃大餐的时候我喜欢和畜生战士一块/小火车,然后团长就强行我们两个再吵待会就不分装备(一需多贪,非DKP公会)
牛头人站着不动的自动动作是挠屁股,我看卑鄙马维斯的视频里,那个cos加摩尔的哥们学的神像!
不同种族不同的攻击特效,以前觉得兽人战士巨帅,然后仔细的分析了兽人战士的英勇打击神cos农民叔叔种地的动作我就去玩亡灵战士了,亡灵战士真的帅,亡灵意志对于我这个PVE玩家来说也是爽的不行,走位失误免费章!
……

有些东西虽然现在真的记不全了,但那份感动与纯真依旧停留在我心里:

夜幕下的幽暗城,阴森又宁静。
新手亡灵看着路上的两三行人,不知怎么开口。
“下次!”他这么对自己说:“下次再遇到一个骑马的人,我就向他问路!”
他这么想着,出了神。
下水道旁卖蟑螂的杰雷米亚·派森大叔惨然一笑,对着新手亡灵比划了一阵,见那个亡灵不理他,转身去忽悠其他新手玩家了。
“如果……如果再没有人来,我想我要下线睡觉了”新手亡灵抱怨着。
新手亡灵在偌大的幽暗城中迷了路,所以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将近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啊!点卡在燃烧!九村在咆哮!
在这半个小时里他不是没有想过别的办法,问过路人,也自己百度过地图。
问路人的结果显而易见,没有人理会这个又穷又丑还带着点儿北京通县乡音的小亡灵。
百度了地图的结果也很明显,大家都忙着升级,如果不是给点积分,谁会抽出时间来解答这种问题呢?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了,小亡灵像不会动的植物一样就在下水道旁边杵了十分钟,厨师长与副厨师还不时发出嘲讽的笑声,这让小亡灵有点心疼自己打了水漂的三十块大卡钱。
“还说这是个有爱的世界!都是骗子!”
小亡灵随手打出这行字,准备下线并删除这个游戏,但在他等待人物返回界面的时候,一个密语特有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小亡灵好奇的看向公屏,粉色的字体很简单,“怎么了”,甚至他连一个问号都不舍得打出。
小亡灵试着用/m回复那头账号的主人,但在他笨拙的打出了自己的遭遇后,发现自己未满15级不能发密语。
小亡灵试探性的看向那个不知装备着什么、等级栏是问号的男亡灵,用白字打出了自己心酸的遭遇。
“对方发来交易申请,确认/取消”
坐在屏幕这头的男孩点了根烟,看了看自己包包里仅有的10银币20铜币,心里忐忑不定。
他怕对方看不上自己这点钱,他怕自己再也不能从这死城中走出。
“接受”惜字如金的男亡灵发来消息,小亡灵下意识的点了确认。
“唉,没办法,看来自己这10银币也要贡献了!”小亡灵心里想着,在金钱栏输入了10银20铜,刚想点接受,但交易栏那边已经点了接受。
小亡灵仔细的看了一眼,惜字如金的亡灵转给了小亡灵50金。
50金。
也许对满级的人不算什么。
但这对小亡灵以为着很多,首先可以换包包,其次跑图可以靠鸟而不再是11路生跑,最后,这也是小亡灵向一同进坑的玩家炫耀的资本!
50金!
更重要的是,这50金告诉了小亡灵,这个世界,是一个真实的,有人情味的世界。
“快,宿舍要熄灯了”惜字如金男亡灵第一次用了标点符号。
屏幕这边的男孩猛的抽了一口烟,点击了鼠标,然后迅速截图,准备待会发个空间状态什么的。
“跟我走”说着男亡灵用2.5s搓出了自己的战驴,飞快的跑向了电梯。
小亡灵看着男亡灵的背影,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见他越走越远,只能跟着男亡灵走出了那曾经卡死过联盟两团人的电梯。
提瑞法林地的天空是绿色的,但绿油油的天空下却有一种病态的美。
不管别人觉得美不美,反正小亡灵心里很满足,他此时的心里很美。
他终于重见天日了!他终于带着50金重见天日了!
“记好了路,走了”
小亡灵呆呆的看着亡灵法爷绝尘而去的背影,呆呆的打出了/挥手。
小亡灵心里一番感叹,先是发了个QQ空间动态,这才想起了还没有跟那个亡灵法爷说过一句谢谢。
所以,这50金,他没有花。
包包也还是初始的12格包包,走路也不敢上鸟基本靠11路,QQ空间朋友们的回复也当作了茶余饭后的笑谈。
……
在小亡灵逐渐入了门去过西瘟疫之地后,他从那个游魂口中得知,卖蟑螂的大叔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他偷偷的流了泪,用自己身上本来想凑够了买包的钱买了两只蟑螂。
……
几个月后,小亡灵也逐渐的成长为了部落的栋梁,有一天他也满级了,他没有满级玩家应有的兴奋,刷刷荣誉刷刷正义刷刷牌子刷刷坐骑刷刷勇气……
他独自来到了幽暗城里,幽暗城还是那么死气沉沉。
卖蟑螂的大叔还在忽悠着路人,厨师长看到他已经长大成材也不敢再轻易的嘲讽,而是献媚般的向他安利着自己能获得厨师奖章的日常任务。
但,小亡灵一眼都没有看。
他熟练的走到幽暗城中心的银行,从银行里取出了那个自己已经忘记叫什么的法爷给自己的50金,他在寻找着一个和他当年一样,在幽暗城迷路的旅行者……

这是我在魔兽这游戏里比较有感触的一小事儿。
说真的,这种小事,在魔兽里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如果把这些东西都写出来,估计写个三天三夜也写不完。
但是就这么一小事我就能写这么长时间写这么多字(虽然挺水的我也承认),所以拍出来4个多小时或者剪辑后的俩多小时的片子真的能完全展示魔兽里的所有东西吗?
细节和人物刻画的根本不到位!
那些部落英雄,既然你不去刻画他,那干脆就别让他出现。
看着小吼、老吼、黑手、刃拳、死眼、耐奥祖……
每个英雄的事迹我都那么熟悉,但从头到尾说话的只有杜隆坦和狗蛋(古尔丹)
还有同行的PVP非任务剧情党不断的问我“这个是谁那个是谁”

这就是所谓的魔幻了吗?
这就是所谓的剧情合格了吗?
这就是所谓的好了吗?

魔兽世界给我整体的感觉就是,它是一个完整的世界,甚至是与我所处的三次元完全相平行的一个世界。
它有它的编年史、种族、天气、王国和氏族。
我曾经有一群好基友,虽然现在联系也越来越少了,因为一些事情也闹的很不愉快。
还有那个我曾经托付了终身的女人,虽然最后也没能走到一起。
他们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更加真实。
所以,我也越来越爱他们。

抱着这样的期望,我去看了这个电影,现场的气氛确实好。
但,电影本身让我失望,让我这个脑残粉很失望。

我爱这个游戏。
爱的很深。
爱到听朋友说蛋总洗白了,我都不忍心去玩7.0了。
我不知道,那个洗白了之后的伊利丹还是不是那个我深爱着的倔强的、固执的、癫狂的、邪恶的、渴望力量的、深爱着泰兰德奶奶同时又伤了玛维心的最有天赋的恶魔猎手。
还听说了全民橙装。
想想以前兄弟会之剑的传说、风剑的传说还有我怨念的一些东西。
真的出了,我还会激动的把我的喊声传遍全网吧吗?
我想,也不会了。

我长大了。
魔兽也变老了。
就连以前最喜欢逛的窝吧魔兽玩家吧都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所谓的“低龄化”,水经验的水经验,骂人的骂人,做代练的做代练。
我干嘛还固执的还要求暴雪的东西和以前一个质量呢?

但,他是暴雪啊。
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的暴雪啊。
如果是别的什么东西,做出的东西好或者差,我可能会嗤之以鼻一笑而过。
唯独暴雪不行,因为他是暴雪。
爱他,所以,对他要求更严厉。



后记
现在太多人讲究情怀,弄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情怀了。
朋友看火影告诉我是情怀,拉着我去看火影海贼的大电影。
说真的,我不想去,你什么时候见灌篮高手、数码宝贝出过大电影?(虽然当年数码宝贝的扭蛋、卡牌和数码暴龙机坑了我很多钱,现在钩子和手办也在变着法的终结我的零花钱……)
情怀我从来不认为是自己说出来的,从来都是别人评价你,这人真有情怀。
就像井上雄彦先生让SD迷们苦等了这么多年的湘北VS山王动画版。
虽然我也知道,如果真出了动画版,无非也就是大猩猩几个盖帽、樱木几个扣篮、流川自己表演一会儿、良田运球秀和那个火之男人的三分秀,其中遇见重重阻碍,然后樱木扣篮绝杀这样的剧情。

以前一个公会的,也都渐渐的成家立业了,大家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大家好像没什么不对,只是联系越来越少了。
RL、猎人都干上了微商,QST卖上了保险,我也舍不得屏蔽他们。
我觉得有一天,他们会提议叫我再次重出江湖,想起那个第一次团本连灵魂链接天赋都不点直接被团长骂哭了的玻璃心地精萨满阳立痿,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但我有种错觉,好像只有我还活在过去,我好像还是在那个夜里被守城的电话吵醒,然后悄悄的把笔记本立在被窝里,插上耳机听着RL的指挥,心里不断蹦着脏话嘴上却不敢说话,被热的一脑袋汗也不敢掀开被窝透口气的傻孩子。
他们说我这叫不思进取。
我却把我回忆时脸上的表情归类为情怀。

希望魔兽2早日开机,希望这次能由暴雪亲自操刀,希望这次的等待不再是一万年。(自动脑补:我,被囚禁了一万年,又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现在你们竟然闯入我的领地,你们这是自寻死路!本脑残粉分分钟高潮!)
联盟狗,我是部落猪,你们还好吗?我在现实中又踏上了那条熟悉的道路,希望,这次专注剧情任务PVE的我,能不那么快被你们杀死然后跑尸。
魔兽2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魔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