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见过九片棱角的回忆

曼仔
2016-10-25 看过
看高旗主持大事发声,岑宁儿梁博那期,高旗对谈梁博,不长,可能就十几分钟,但是感觉非常奇妙。

因为我今晚先是看的高旗大约十年前的一个访谈,讲述他从87年玩儿乐队开始,一直到后来超载出版同名专辑为止的那段经历,连带着也回顾了90年代初的国摇“黄金时代”。两个谈话,跨越十年,高旗分别作为受访人和访谈人,而谈话里谈及的时代只怕间隔有三十年,真有生生不息的传承之感。

高旗问梁博什么时候组乐队,乐队里都是什么人,梁博说就是大学时候组的,都是自己的师弟师兄,大家十几岁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儿音乐了。高旗就说,很羡慕你啊,我的乐手都是后来认识的,虽然也很默契,但是不比你们十几岁就相识了。听得我特别心酸。你明明十九岁就开始组呼吸乐队了啊,当时就已经认识张炬了啊,当年你身边一个又一个,全是后来响当当的名字,你二十出头就写了“九片棱角的回忆”和“陈胜吴广”。

岑宁儿演出完高旗讲话的时候,背景音乐放的就是“陈胜吴广”,琵琶声一落,连我都心潮起伏,而他若无所闻地说着串场词,是双重的鲜明对照。二十年前,他的高音,高亢又狂野,起伏变幻,无论是荒原困兽、生命之诗,还是陈胜吴广,都极具爆发力,如火如刀,明亮、锐利、声悬一线,命若琴弦。十年前,他说起精心制作的超载专辑在推出后,没有获得想象中的好评,一边说都过去了,一边分明介意,特别认真地给自己辩解,委屈里又透着自嘲,谈及他人看法与自己的坚持,倔强又厚道。

但是今天啊,他好像更温厚了,宽和、体贴、尊重每个人,真挚地欣赏着后辈,但身上锐气的、桀骜的、甚至是感性的一面,都被深深地藏起了。说实话我都很难想象如今的他会怎样唱起“所有被热烈浸透的夜晚”,“整个夏天,徘徊在你的窗前”,“用曾经最让我激动的晚霞,在天边画上你的模样”。不知道他回看这些年少时写下的历历如新的画面,又是什么样的心情,是不是有羞赧,又会不会怀念。

我一直不觉得“听歌的人最无情”,恰恰相反,听歌的人入戏最深。很多时候,歌手因为唱过千百遍,早已不再激动,可每次听到那些字句那些旋律又响起,恐怕只有听歌的人才会忠实地再激动一次、再战栗一次、再心碎一次。像我每一次听到“如果我现在”。

但高旗在节目一开始,抱着吉他即兴乱唱的时候,依然让人一激灵。仿佛是张爱玲说过,美人老了,但是眼睛没有老。拿来说高旗,大概就是,少年老了,少年风骨依然。年轻时候那样巴掌大的娃娃脸,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只是更添沧桑,但当他认认真真地弹吉他唱歌的时候,依然有屏幕对面毫无理智的女观众内心在朗诵“当你老了”,充满感情地凝望他饱受岁月摧残的脸。

我曾见过九片棱角的回忆。
36 有用
3 没用
大事发声 - 豆瓣

大事发声

9.4

103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大事发声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事发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