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分钟的动画版“盲山”

杀手里昂Leon
2016-09-19 看过
采访、文/杀手里昂
文章来源:《电影》杂志10月刊

全英文分镜头,六易其稿,花三年半创作,还有弃用的N多设计概念图,别以为创作的是一部外片,或者长片。它只是一部动画短片。没错,动画短片,但讲述的却是中国贩卖人口的现实故事,没有对白,尺度还挺大。导演赵易在荷兰居住了16年,学动画10多年,其中三年半里没干别的事,专职做了这一部短片,《八里沟》。有人称这是动画版“盲山”,因为反映现实尖锐深刻。在第10届First影展,《八里沟》获得最佳动画/实验片奖。
赵易的《八里沟》获得第10届First青年影展最佳动画/实验
赵易的《八里沟》获得第10届First青年影展最佳动画/实验

【壹】“很多人觉得动画必须是要去幻想,其实动画也可以是反映现实的。”

《电影》:“八里沟”是河南新乡一个真实存在的地名,片名是根据这个地名由来的吗?
赵易:当时我并不知道真有一个地方叫八里沟,其实片名是我杜撰的,我就是想取一个比较有乡土气息的名字。我父亲从小在农村长大,他有一次说小时候上学的地方叫八里河,那个地方特别穷,小孩子连鞋都穿不上。我的片名就稍微改了一下叫“八里沟”。
一袋红薯就把女人卖了
一袋红薯就把女人卖了

《电影》:为什么想到创作一个关于贩卖人口的题材?
赵易:贩卖人口的事情经常在媒体里面看到,我觉得这个题材真的是太特殊了,现在的社会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存在,我就觉得特别匪夷所思,而且这一男一女,他们平时还要一起共同生活,晚上关起门还要一起睡觉,这中间的关系我感觉特别复杂,有很多想象空间。虽然我本身并没有认识这种经历的人,但是我特别喜欢讲述人物关系和家庭关系,特别喜欢这种复杂人物关系呈现出的那种张力,我就尝试着用动画能不能实现。
动画中种红薯的段落
动画中种红薯的段落

《电影》:因为你没有农村生活经验,创作的时候怎么去把握这个题材?
赵易:有一部分是听父亲讲他小时候的生活经历,其他的就要自己收集一些资料,比如短片中他们有种红薯的情节,用带叶子的茎杆插进土里,有点类似于插秧,并不是播种,这个我以前也不知道,是我网上查了以后才知道的。

《电影》:有人说这部短片是动画版的“盲山”,题材挺尖锐的。
赵易:确实是因为我想去描述一种非常尖锐、比较有冲击力的东西。我特别喜欢创作现实题材。《八里沟》它有一点魔幻色彩,但是它主要还是为现实的叙事服务的。很多人觉得动画必须是要去幻想,其实动画也可以是反映现实的。而且动画给你一种非常大的自由,用变化的、夸张的方式去反映现实,有时候反映的可能比真人电影拍得更好,更一针见血。
片子尺度很大,有很多性爱描写
片子尺度很大,有很多性爱描写

《电影》:虽然是动画短片,但是尺度还是挺大的,有直接的性爱描写,为什么表现得这么直白?
赵易:因为这种与外界相对封闭隔绝的农村环境本来也没有太多的文化娱乐生活。两口子夜里没事就只能做这个。另外这个片子没有对白,他们两个交流的形式不是很多,我想通过性爱更直接的表现两人之间的关系和关系的变化。

《电影》:为什么这部片子不用对白?
赵易:第一是因为我怕自己掌控能力不够,我之前还从来没有用过演员配音。第二个方面,我自己这方面的生活素材可能还达不到那个程度,如果让他们有很多对白的话,我可能要填充很多环境生活上细节,就会给我造成很大困难。

《电影》:你对你这部动画的画风或者风格有一个界定吗?
赵易:如果从技术上来说应该是二维手绘的。画风的话,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想过模仿谁,就是觉得好玩。我刚刚收到台湾一个动画电影展的电子邮件,他们按风格归了一下类,我这个动画是放在了一个叫古典美学创造再现的单元。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属于尽量去传承,挖掘我们中国民族传统的东西吧,在技术上再变一下,在和题材的结合上再紧密一点,加一些个人的东西。

【贰】“其实不光是布景,还有摔碎泥娃娃的桥段,也是受了《狗镇》的影响。”

《电影》:这部动画短片的线条特别简约,人物造型是怎么设定的?
赵易:人物上我主要还是想要那种乡土气息,所以我参考了一些上海和陕北的农民画,他们的人物造型就是比较夸张、生猛,然后背景也是平的,完全没有透视关系。如果反映室内环境的话,好像是一个设计蓝图一样,房间就是四方形的,比如说床在墙里面的话,那就是在画面的上方,造在门这边就是在外边。

《电影》:其实你在光影上也做了一些处理,显得人物没有那么扁平。
赵易:因为这部动画整体气氛还是比较沉重的,所以画面以黑白为基调,在这种比较单一的色块下,人物在环境中就显得特别平,不够立体。我做了一个最大变动就是在很夸张、很平面的人物上又加上了光和影的关系,这样就可以带出更多的氛围来了。比如在春日里,那个光线就可以很柔和,我只有一层淡淡的影子就可以了;夏天的时候,我就给它很强烈的,好像曝光过度一样;冬天的时候,我在屋子里加入炉火,这个人物,火苗忽闪忽闪的就有命案变化,通过加入这些细节让这个人物更生动化。

《电影》:那个炉火的火焰是怎么做出来的?
赵易:那个是我自己先拍摄了一段火焰的影像素材,然后再加到动画中去的。不光是火焰,还有一些酒杯里的酒或者碗里的水,都是真实拍摄的,然后再加到动画里去。但是你必须要特别仔细,这个火和水一定不能太实了,一定要虚一点,不要太多细节,不要让整个画面看起来很突兀。

《电影》:短片中人物线条轮廓是那种流动型的,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设计?
赵易:如果片中的人物有很长时间静止的话,他就会变成完全静止的,觉得特别死板,然后我就想在他静止的时候让他也稍微动一点。这个片子是手绘然后加上电脑生成的,它和纯手绘还不太一样,人物在静物状态的时候,你还可以给他一帧或者两帧,他就不是百分之百的静止了。
动画中的白色线条布景借鉴了《狗镇》中的格局设计
动画中的白色线条布景借鉴了《狗镇》中的格局设计

《电影》:影片中整个环境布景都是用白色线条勾勒出来的,是借鉴了拉斯·冯·提尔的《狗镇》吗?
赵易:其实不光是布景,还有摔碎泥娃娃的桥段,也是受了《狗镇》的影响。《狗镇》最后女主人公惩罚村民的时候,矛盾激化达到了高潮,给我的心理冲击特别大。《八里沟》最后男女主人公矛盾激化也必须找到一个合理的引爆点,最后我想到了泥娃娃,男主人公不管怎样打她,虐待她,她都能承受,唯独最后男主人公摔碎泥娃娃,让女性彻底失望,这是她无法逾越的一个底线。

《电影》:泥娃娃在片中还起到一个很重要的叙事作用。
赵易:我还是想用它来象征男女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吧,有种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看到很多报道,公安来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她们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走。片中的两人就是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女人并没有非常强烈反抗,也是因为她做了一个泥娃娃,那个男性又给那个泥娃娃画上了门牙,他好像是许下了一种承诺,虽然买了你,但是目的也是想和你一起共同生活,一起组建家庭。这个女的还是有一种期望在里边,泥娃娃成为两人关系的纽带,每次她想跑的时候,最后泥娃娃还是把她拉回来了。
泥娃娃是片中很重要的一个叙事道具
泥娃娃是片中很重要的一个叙事道具

【叁】“这部短片花费了我三年半时间,而且这三年半我没有做其他任何事情。”

《电影》:我看到这部短片的制片地区除了中国,还有比利时、荷兰。
赵易:我是在荷兰学的动画,当时申请的那边的国家艺术扶植资金,他们投资的时候明确规定,如果要花钱的话,就必须要花在他们两个国家。其实这个片子超过70%的工作是我一个人做的,电影的声音、配乐是他们那边做的。

《电影》:毕竟这是一个中国本土农村题材,他们在处理声音的时候会有障碍吗?
赵易:确实有很多地方要我好好跟他们沟通一下,举一个例子,在盛夏的那个场景,有非常强烈的阳光,我想制造一种压迫感,想要那种非常强烈的刺耳的蝉声。比利时也有蝉,但是他们的蝉叫跟我们的非常不一样,而且达不到我想要的强度,我总是跟他们说让声音再大一点,再大一点,要有聒噪的感觉,但是他们想象不到那种声音。
导演弃用的设计概念图
导演弃用的设计概念图


《电影》:看片子的时候音乐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怎么想到在一部动画片里加入类似信天游的民歌?
赵易:在动画还没做完的时候我就很想用这个音乐,我把这个陕北音乐放给比利时那边的音乐人听,一开始希望他们能帮我按照这种风格再创造一下,发现特别难。我就想方设法联系到了这个音乐的演唱者王向荣,他是陕北歌王,曾在上海影像公司录制了一个清唱的CD,我一共买了他两段音乐,当时和比利时的音乐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用在三个地方,开头和结尾用的是同一段,中间女人走在树林里给男人送饭时候用了一小段。用了以后发现效果特别好,和画面那种生猛的感觉搭配的比较合适。大家也都挺喜欢的,好像不光是中国人,连外国观众,很多人都问到这个音乐特别有冲击力。

《电影》:外国人看到你这部动画短片后是什么反映?
赵易:在艺术风格上,我觉得大家接受度都非常高,影片中的冲击力大家都能感受到,确实像鲁迅先生说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是在题材上,有些人就说没看懂,不少人就没看明白是贩卖人口的故事。在外国他们可能想象不到在中国会有这种故事发生。

《电影》:这个动画片你大概做了多长时间?
赵易:这部短片花费了我三年半时间,而且这三年半我没有做其他任何事情。一开始修改这个故事我就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算下来我做了一共有六七个版本的分镜头脚本,就是说每一个场景的分镜头,都画在纸上,标注下时间和大概介绍。然后再把其它一个一个场景都简单的勾画出来,编辑在一起,这是特别痛苦的一个过程。
导演赵易的分镜头手稿
导演赵易的分镜头手稿

《电影》:在创作上,你觉得这部动画最难的是哪一部分?
赵易:对于我来说最难的还是讲好一个故事。因为这个作品有一些遗憾,在人物刻画上,我觉得可以再丰富一些。其次就是这个故事能和动画的一种表现形式能非常紧密的结合和相适应也是太难了,真正能做的好的人,我觉得全世界可能都不是太多。其实动画方面的专业人才很多,但是既能讲好故事,又很懂动画,又能把动画技术环节实现上能好的还是很少。

《电影》:有下一部片子的创作计划吗?
赵易:我非常想继续保持创作状态,但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还没有想出来一个好故事。现在还在继续寻找吧,暂时还没有计划。
9 有用
1 没用
八里沟 - 豆瓣

八里沟

7.7

11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八里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