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间谍》:为爱牺牲

胡弃暗
2016-09-02 看过
——简析《双面间谍》里的人物形象
当电影从单纯的娱乐或宣传上升到艺术的层次时,和小说一样,它已成为文化阶层汲取精神养料和追求艺术享受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一样的是,前者必须经由语言符号的转化,缓慢而隽永,你可以控制自己的阅读进度;后者直接通过视觉冲击(算上背景音乐和台词,还有听觉感受),给人以立体感、鲜活感,它的表现节奏掌握在导演的手中(而阅读小说的时候,读者正担当着导演的角色,在头脑中充分地排演着书中的场景和情节),就某种程度说,电影除了买票进场之外,其放映过程,可说是一种强制灌输的行为。因而,影片呈现在观众面前时,它的艺术再造空间已被大大削减。正是这个原因,对于一本小说,评价它的优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对于一部电影,观众作出的反应要迅速得多,而这种反应,主要是由导演招致的,而非取决于编剧。在电影艺术中,导演才是真正的核心力量,演员的挑选、拍摄节奏的快慢、长短镜头的调整和切换、拍摄角度和背景的变换、色调的选择以及背景音乐的运用等,每一个侧面因素所带来的影响都不会亚于电影剧本本身的作用,同样的剧本,交给斯皮尔伯格,或者交给张艺谋,最终拿出来的作品肯定是相当不一样的。也正是导演,掠夺了我们对题材本身的再造空间。优秀的导演,常常令我们放心;拙劣的导演,则往往报废了我们贡献出来的艺术再造空间。
以上是我这个实际几乎不懂电影艺术的门外汉的一段题外话。正是因为不懂电影艺术,便往往部分地忽略了导演的功劳或者罪恶,而拔高编剧在电影构成中的作用和地位。我是说,我对电影作品的选择,往往取决于其原始题材。基本上,除了具有史诗性质的片子,其它题材,如爱情片、幽默片、警匪片、动作片、战争片以及这几年来相当火暴的魔幻片,通通刺激不了我的味蕾。当然,欣赏范围狭隘,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它只会使我错过许多吸收有价值的文化因素来充实自己的知识结构的机会。比如说,刚获得奥斯卡大奖的《指环王》,按说是一部很不错的片子,但我简直没法逼自己坐下看一分钟。
上面这一段,依然是本文的题外话。我写作本文的目的是想粗略地赏析一下我昨天刚看的一部名叫《双面间谍》(又名《喋血情》)的影片。当然,主要是从故事内容上赏析。它讲述的是纳粹扩张时期法国的故事。——“二战”这段历史,是我较为关注的。中日战争这一块,我们从小就在以教育的形式被动地了解接受,因而颇看了不少影片,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片子拍得相当粗砺,与张艺谋集大成的炫技之作《英雄》、《十面埋伏》相比,简直可说“原始”。尽管如此,我最喜欢的国产影片就在它们中间。如《小兵张嘎》、《烈火金刚》、《英雄儿女》等。当然比起我不经意间看到的关于欧战的几部影片,它们还是相去太远了,这种差距不仅仅体现在拍摄技巧上——本文并非为了集中批评国产电影,暂且略过不谈。我看到的那几部经典欧战影片,一部是关于意大利的《美丽人生》,一部是关于德国和波兰的《辛德勒的名单》,以上两部,出于无法挥去的喜爱,我均已写过影评,余下的一部便是《双面间谍》,影评我正要写。
《双面间谍》的故事,从法国因采取绥靖政策尚未卷入战争的1938年开始,影片结束的时候,法国业已沦陷,爱国志士们正在为复国大业不懈奋斗。
我决定以逐个分析主要人物的形式来鉴赏该片。
1. 海伦
海伦是一位可爱的姑娘,活泼美丽,热爱生活、朋友,和她的工作(或者说兴趣、专长)——时装设计。她更加憧憬浪漫而坚贞的爱情。正是爱情,使她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并且最终邂逅了死亡。
影片开始时,海伦的男朋友是保罗·皮埃尔,一个法共青年,爱国志士。我不确定他是否爱海伦,但我确定他爱自己的事业。海伦和他的一段对白,也许会让你觉得海伦有些无理取闹。是的,她的确无理取闹,但这丝毫无损于她的纯真可爱。她让保罗帮她去偷邻居家的那辆新自行车,只用一次。当然,保罗觉得她荒唐无稽,并拒绝了她。她驳斥保罗说,为了心爱的人,应该可以做一切事,哪怕去偷。后来,保罗的同志——让,在她谎称那辆自行车是她的的情况下,帮她推来了。于是,对爱情怀着无数绮丽梦想的她一下子就爱上了让,无可救药。她故意不去想,如果她老实不客气地叫让去偷,他多半也不会遵从的。她给让狂轰滥炸地写情书,并为了能和他单独待一会儿设计把其他人骗到别处去。
战争爆发后,让为了国家民族利益和自己的政治信仰,不顾海伦的再三恳求和阻拦,毅然选择奔赴前线去做一名最危险的步兵。你也许会认为海伦自私,这样认为半点没错,但从一个为爱情而狂热的女子的角度去考虑,你无法不为她的自私所感动。她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了保全她心爱的男人的性命。她去让早已背叛的家庭找他的父亲。让的父亲是一位大亨,有着巨额的财富和广阔的门路。海伦总算拿到了介绍信。这封介绍信可以使她的爱人从一名普通的步兵越级晋升为一位少校。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海伦坚决地踏上了开赴前线的火车,去寻找她的让。黑夜、大雨、寒冷、泥泞……让她饱受从未经受的折磨。千辛万苦找到让之后,让对她的到来感到惊喜,却对她的行为感到羞愤。他并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做一位安全地置身于指挥棚中的军官,而是重新回到前线,继续守卫最危险的疆界。她的努力化为泡影,你可以想象,她的眼神将透露出多少绝望。但她爱他,她爱他就可以容忍他的一切,可以为他作出任何牺牲——“即吾爱汝一念,使吾敢于就死也。”
“马其诺防线”很快被攻破,法国立即兵败如山倒,德军迅速占领了法国,而此时正负伤在身的让,在医院从伤员变成了战俘。让在医院期间,给海伦写过一封信,告诉她自己的情况。海伦得信之后急不可待要去看望他。那辆象征着爱情的一往无前的自行车,这回由海伦亲自出马盗取到手。她就是骑着那辆自行车去异乡的医院寻找她的爱侣的(此车中途被抢)。又是一次爬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可这一次,她扑了个空,让已经被羁押到德国去了。
这里有一个很耐寻味的细节:海伦的自行车被人抢走,就在她站在路口茫然失措之时,是德国官兵帮了她的忙。他们将她安全送至她指定的目的地,并帮她打听让的下落。因为没有帮她成功寻找到让,他们甚至向她表达了歉意。熟悉日本侵略者的豺狼作风的我们,多半要为德国法西斯发达的人性所震撼吧?不可否认,那是一个有着高度教养的民族,只有面对犹太人的时候,他们才会表现得穷凶极恶,那是因为他们受了错误理论的深深蛊惑。如此毫无索求地帮助一位素不相识的敌国姑娘,这是多么耀眼的人性之光!看看我们周遭的人群吧,他们的灵魂,相比于他们所恐惧和切齿的恶魔,是何其冷漠!你也许嗤之以鼻说:他们无非是在作秀,是一种怀柔政策的施用。可你敢直视人家眸子中纯净的温柔吗?请不要误会,我无意为法西斯的罪行开脱,你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没有谁的生命是完全的罪恶,只有爱才能拯救这个千疮百孔深受荼毒的人类,而不是怨恨和惩罚。
让被羁押到德国去了,而海伦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法国姑娘,充其量不过是个优秀的时装设计师。至于让的父母,再有能耐,面对作为敌国的德意志想必也鞭长莫及,何况对德国军方而言,他的儿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危险人物。谢天谢地,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位德国商人成为海伦所供职的企业的老板。最要紧的是,他爱上了海伦。
让回到法国之后,立即成为反德复国的地下组织的一员——用当下时髦的词汇,可以称之为恐怖主义者——专门策划、执行刺杀德国要人或法国投降派头目的行动。由于海伦和上面提到的那位德国商人的特殊关系,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他们的内线人员。她怀着为爱情牺牲一切的一贯愿望,帮他们完成了一次刺杀活动,也因此失去了那位德国商人的信任。
影片的末尾,海伦在协助营救让的一位被捕的同志的时候中弹身亡。我想,在她绵软地伏在让的肩头,嘴里冒出浓稠的血液的弥留之际,她应该看到了那辆崭新的自行车,是它带给她这段爱情,和这样的死亡。
2. 德国商人
很抱歉,我忘记了这个人的名字,而那张影碟,我已经还给了音像店老板。
这是个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的典型的德国男人。他思路清晰、心机缜密,一如他一丝不苟朝后梳的头发,然而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虽然他很好地把握住了自己的情欲,使他的君子形象一直维持到死。
他对海伦一见钟情,并且越爱越深入骨髓。他营救自己的情敌,向海伦开的条件仅仅是,请她不要辞职,这样他就可以时常看到她。他为了她,不断地损害本集团,包括自己的利益,一再地襄助敌人。他痛恨他的敌人,出自内心地痛恨,但他爱海伦,和对她的爱相比,他的恨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他才是和海伦一类的人,爱情至上,为了爱人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生命,并且他们都做到了。海伦在影片开始离开保罗·皮埃尔,无疑是正确的,可惜她迅速纠正错误的原因却是为了赶赴另一个错误。她始终都没有爱对人,这是她的悲剧所系,也是他的。
他怀疑——几乎确定——内应是海伦之后,悄悄地跟踪了她。他也知道,他应该跟她断绝一切关系,不必极端到把她交给盖世太保,只要把她扔回陌生中去,他就得救了。可他跟踪了她,他不可能意识不到,他跟踪她的同时,死神也正跟踪着自己。
在那套两层复合式公寓里,一切都已明白无误地摆在他面前。她站在他的对面,让即将来接她走。他疯狂过一阵过后,提出了他的要求:跟他回德国去,从此将变得安全。她迟疑着,直到听见钟楼上的钟声敲响了六下,才惶急地同意要跟他走。他心知肚明,她不是真心的,她只是为了保护另一个男人——他和她约好六点见。他也许真的应该把她交给盖世太保,但那只可能在一种情况下发生:他不爱她。他可能不爱她吗?不可能,因而他选择了饮弹自尽。对他而言,这可能是最好的收场,他不能再眼睁睁放走自己的敌人了,但他也做不到舍弃自己所爱,于是他只有放弃生命。他的死,从某种意义上暗示了海伦稍后的死。这是爱情至上者必然的命运:爱是牺牲,完全的爱便是完全的牺牲。他为海伦,海伦为让。
3. 让·布罗马特
我意图以分析这个极度爱国的共产主义者,或者说政治动物来结束本文。
我首先得承认,我有点反感这个家伙,我想这在很大程度上跟他在影片中没有死掉有关系。平心而论,至少和保罗·皮埃尔相比,他要沉稳可靠得多。我始终不能相信保罗真会如他所说的那么爱海伦。在这个蕴涵着深刻的爱的影片中,保罗的爱只能让人感到滑稽可笑。如果他真有那么爱海伦,那他后来就不会那么草率并带着揶揄意味地称她为“德国人的妓女”。他无非是想在海伦身上满足生理需要,为达到这个单纯得可笑的目的,他甚至向海伦求婚。这让我不禁想起张爱玲那句关于婚姻的名言——婚姻是一场长期卖淫。恰恰相反,让拒绝了海伦结婚的要求,他深知自己政治动物的身份只可能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他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拒绝和海伦相爱——他没有回她的任何一封情书,他尽量避免和海伦单独相处,但海伦终究是个迷人的女孩,在拒绝她的同时,他已不知不觉爱上了她——“以前是你跟踪我,现在轮到我跟踪你了。”当然,他对海伦的爱绝对无法跟海伦对他的爱相比,也无法和那位德国绅士的爱相提并论。他的爱就那么多,大部分已经交给了他臆想中的政治和国家,他能给海伦的爱,没多少了,所以,即使在和海伦同居之后,他依然没有放弃和她分手的努力,直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他才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状——这一辈子他已经不可能斩断和这个美丽女人的千丝万缕了,他对她的伤害是注定的了。
让不是不明白,让海伦去做内线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但他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这不难理解,政治在他那里,始终是居于第一位的。侥幸不可能是常有的,海伦的死也就不可避免了。
我从来不大相信,刺杀一两位政要的方式能够扭转局面换来和平,即使能,我也坚决反对这种方式,以卑鄙对付卑鄙,这是极端可耻的伎俩,何况,其中往往还得捎上无辜的生命。这种令人发指的游戏,到如今还在不停地上演着。
海伦这样一个女子,她厌恶——甚至鄙薄政治、阴谋、杀戮这些血腥的东西,她全心全意地热爱着生活和爱情。我不知道西方有没有和中国一样为烈士开追悼会的习俗(这种习俗是从西方传来的也未可知),我确定的是,海伦若是中国人,她的尸体很显然会作为烈士的尸体摆放在堆满鲜花的灵堂之上,她在天堂的亡灵将听见无数可笑的哀悼之词。我以为,如果她能开口说话,她肯定会说,你们省省吧,我做这一切,无非是为了我亲爱的让·布罗马特。
我现在偏题了,因为痛心于海伦的死。我在这里说了不少激愤之词,甚至部分地抹杀了让对海伦的爱,将他解释为一个冷酷无情的家伙。我不得不承认,当海伦死在他怀里的时候,他的眼圈红了,他的内心显然忍了很大的悲痛。影片放到这里,结束的字幕开始滚过画面,字幕下面继续演绎了一段作为尾声的情节——让接到一个电话。那头报告说火车站的炸弹已经布置好了,但引爆无疑会伤及无辜平民,那头向让请示同不同意执行。让平静地说,同意,从他的表情看,似乎又忍了一次巨大的悲痛。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不激愤,难道我应该由衷地钦佩让那一伙人败而不馁、百折不挠的爱国精神吗?这算哪门子爱国?以牺牲同胞性命——哪怕一人——的方式出现的爱国,我以为还是不要的好。
6 有用
1 没用
双面间谍 - 豆瓣

双面间谍

6.1

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双面间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