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歌手

路北
2016-08-23 看过

导师为他们而冲,但电视上并未出现他们的身影。

在得知自己的参赛录像将在7月22日晚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中播出,深圳歌手温妮发了一条朋友圈分享这一消息,点赞众多,评论都是赞美之词。

然而,她的激动与期待并没有持续多久,节目导演就泼来冷水,“下周才播。”下周复下周,直到盲选阶段最后一场播完,她也没能在电视上看到导师汪峰“冲”向她的一幕。 “被消失”的并非温妮一人,庾澄庆组的张秭禾、周杰伦组的高瑞、那英组的刘雨潼、朱兰兰、关世鹏以艾斯坎尔总共7位学员都遭遇了相似的命运。更相似的是,这7位学员都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加赛中被淘汰。

汪峰冲下来了

8月12日,在《中国新歌声》盲选阶段最后一期播出后,依旧没有“露脸”的温妮发了一挑充满“宣战味道”的朋友圈。 “作为中国最具权威的歌唱比赛,每位已冲选手都是辛苦了4、5个月才到今天······往年就算秒播每位都会出现,而且往年就算秒播第二场battle赛还会露脸播出······对于新一届的新歌声我只能‘不公平’三个字总结。” 她所说的“往年”,指的是同样由浙江卫视联合星空传媒旗下灿星制作打造的《中国好声音》,该节目连续播出了四年,总共四季,凭借转移盲选、导师抢人、草根故事等情节设置,一度成为国内收视率最高,影响力最大的音乐真人秀节目,人气歌手吴莫愁是好声音学员中的佼佼者。 而今年,《中国好声音》的模式创造者和拥有人Talpa Global BV将版权授予别家,才诞生了模式相近的《中国新歌声》。以至于在采访过程中,温妮总会将《新歌声》说成《好声音》,但更重要的是,她曾参加过该节目。 2013年,《好声音第三季》筹备阶段,尚在酒吧驻场的温妮被节目组导演发现,但遗憾的是,在与乐队排练阶段就被淘汰了。这段经历给温妮留下的印象是“太折磨人了”。往往导演一个电话过来,就会被要求飞往上海录音,如果录音没能通过,就会收到一大堆指定曲目要求回家练习,然后继续接到录音电话,循环往复。 今年也是如此,温妮投递的小样歌曲在3月份被选中后的四个月间,她在北京、上海、深圳之间飞了十几次。同时,她还需要配合节目录制VCR。今年因为节目更名,温妮先前录制的很多素材因为露出了“好声音”字样全部作废,工作量增加了不少。而节目组通常都是临时通知,要求迅速到位。为了配合录制,温妮的丈夫还自掏腰包从印度飞回国。 还有一位“被消失”的学员为了这个节目,放弃了自己原先的工作,而推掉了其他节目的录制。 6月27日,对于温妮来说原本应该是付出兑现的一天。她在《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上演唱了《活着》,导师汪峰最后几秒冲了下来。“我当时一直在哭,都不记得导师说了什么,只记得他说,一分钟前就想冲下来了。”

突如其来的加赛

温妮收到的第一个播出通知是在7月份,导演告诉她,她的参赛录将在7月22日播出。这一天,温妮提前在朋友圈做了预告。然而,导演在评论中告诉她,可能下周才播。她也耐心在朋友圈中道歉,说明节目调整。 之后《新歌声》播出的每一个周五,她会在朋友圈道歉,内容大致是,十分抱歉朋友们,我的节目今晚没有哈。在朋友们的期待和自己的尴尬后面,是她与节目组导演之间反复的沟通,得到的总是坚定的承诺:“相信我,你的一定会播。” 直到最后一根稻草的来临,导演告诉她:“你是衰,节哀,明年再来。”才有了文章开头那段“宣战声明”。 另一位“被消失”的学员告诉我,早在通过盲选时,家乡的媒体就采访了自己,新闻报道都刊登了,但是电视上却没看到他的身影。“感觉在吹牛,名声都搞臭了。” 在温妮的追问下,导演说明了原因:第一期,因改编《双节棍》的游淼比她有点;第二期,领导觉得她的原声小样不够好;第三期,领导觉得她的侧面机位不好看。说到这里,温妮显得有点激动,甚至在采访中抱了一句粗口。 而后面两期没上,则是因为这7位学员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加赛中被淘汰。 7月31日,盲选阶段被“冲”的48位学员接到通知,次日将在北京开会宣布第二阶段新赛制。这其中,汪峰战队11人,庾澄庆战队11人,那英战队14人,周杰伦战队12人。而新的赛制就是通过队内淘汰,每个战队取前10名。 《中国新歌声》宣传总监陆伟告诉我,加赛安排在录音棚内,每位学员清唱一首歌曲,由队内导师决定谁去谁留。 汪峰战队的加赛在8月2日,温妮和她的队友们仅有一天时间准备,她对此颇为不满。“因为《好声音》(口误,指《新歌声》)是亲民的比赛,都是选草根过来唱歌,我们总很多人平时都无法接近录音棚,突然改赛制,让我们来承受这一切。”在演唱的过程中,她的手都是抖的。 那英组的艾斯坎尔在加赛中演唱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只花了两天时间准备。比赛他还因感冒发烧了,嗓子疼得不行。在进棚前他告知了那英,得到的回复是,多喝水,唱吧。 但在陆伟看来,这是一场公平的较量。“每一个战队都是同时比赛,是同一个条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如果你没有时间准备 其他人也没有时间准备,这是一样的。”同时,他肯定了进棚比赛的重要性,清唱和上一次现场演唱,可以让导师对学员的综合实力做出判断。

暗示?

“我也是被‘冲’学员,没‘冲’的都播了,为什么我没播。”电话那头的艾斯坎尔有些激动。确实,相比同样是灿星制作的《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给学员们露脸机会不算多,往年很多没被导师转身的学员都有镜头,而今年未“冲”上镜学员只有一个。 “他们可能对之前的节目有一个固有的印象。”陆伟和节目中的导师一样,反复强调了这是一个全新的节目。 温妮认为,之所以没能露脸与没签约有很大关系。这一爆料并不算新鲜,在《中国好声音》播出时,就不时有媒体曝出“签约晋级,不签约淘汰”的新闻。 今年,在导演选中温妮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份来自星空传媒旗下梦想强音的长约。因为已经签署了保密协议,温妮只能形容:“这是一份谁见了都不会签的合同”。同时,温妮表示自己收到了梦想强音方面的暗示,“如果你不签,就不一定后面,是吧。”以及“我们会和上面说,谁签了谁没签。” 陆伟否认了“签约晋级”一说。“坦白讲,我们签约过程和比赛结果是没有关系的,我们的签约和比赛是同步进行的,这一届新歌声,已经签约的学员,比例还不到10%,也就是说 48个人,已经签约的人不超过5个,所以绝对不存在你没有签约就会被淘汰。”另一位“被消失”学员的说法与陆伟的相近。 张智勇是《中国好声音第三季》那英组的学员,他在2014年收到了一份梦想强音的9年长约,“也没有威胁我,就是让我考虑一下。”另外,对于合约中利益分配的合理性,他认为很正常。“一个公司签新艺人,都是公司拿大头,艺人拿小头。到中间年段可能是持平五五分,到后续年段,可能就是艺人拿大头,公司拿小头,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陆伟举例,之前《好声音》每一年每个战队的冠军,都有没有签约的学员,第一季有吉克隽逸,第二季有金润吉。他还表示,即便在盲选之后的阶段,节目组想要操纵比赛结果也并不容易。 “对战之后,第一、二季是媒体投票加上导师自己选择,第四季是媒体、乐评人、唱片公司 、导师投票,总决赛是全国媒体101家,一人一票。在这些过程中,我们是没有淘汰的主动权的。” 陆伟表示:“每一位离开舞台的学员,心里一定是不好受,我能理解。”他告诉我,节目组之后会向“被消失”学员做出更正式的说明,同时,这些学员的参赛录像将放在导师组内对战时播出。“比如说这个礼拜五,我们播出的汪峰十强,一共是11位学员,如何选出这11位学员,会在电视上呈现,这是一个赛制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没有播的问题 。”而播放的具体内容将依据节目的时长来安排。 在最后一期盲选播出后,温妮的期待转变成了委屈,甚至有些愤怒,她反复在社交网络大吐不快,指责《中国新歌声》对自己的不公,同时积极地寻求媒体报道。有朋友曾劝过她:“你不怕被灿星封杀吗?”她回答:“我不怕,对于这种名目张胆的不公平,我真的是忍受不了。” “那你这么频繁主动地联系媒体,最大的诉求是什么?”她叹了一口气,“就是希望能在这个节目中展示自己。”

48 有用
6 没用
中国新歌声 第一季 - 豆瓣

中国新歌声 第一季

5.4

500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中国新歌声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中国新歌声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