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 中邪 6.8分

专访 | 十年来最吓人的国产恐怖片,拍摄现场比电影更恐怖

蜉蝣
2016-08-02 看过

FIRST青年电影展还没结束一部叫《中邪》的国产恐怖片就在网上引起了非常多的讨论,(看过的人都被吓得不轻)。 这部超小成本的电影(一共花了7万,其中两万拿给男主角治腰伤了),不仅仅突破了“国产恐怖片不恐怖”的荒谬现实,更用新意和创意带给观众惊喜(其实是惊吓)。 这部已经收获“最接地气的乡村恐怖片”美誉的华语独立电影惊艳之作《中邪》也拿到了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艺术探索奖,并以超高分成为“豆瓣影评人选择奖”的最佳影片。

电影在展映中收获无数尖叫,而当晚就在酒店房间里,惊魂未定的笔者与微醉的《中邪》导演和制片进行了一次交杂着笑声和尖叫的对话。 Q:第一个问题,处女作是恐怖题材,那你的个人恐怖片前一百佳是什么? 马凯:前一百佳哈哈哈哈,你好好提问! Q:好啦十佳啦。 马凯:就说这几年看的吧,不说经典。我看的都是偏小成本,好像大制作很难拍好的恐怖片。《运河迷踪》《它在身后》《鬼书》《足不出户》《恐怖废墟》《活死人的黎明》《食人族2》,一定是2,整个节奏更快场面更宏大。 另外推荐个短片,叫《惊魂鬼片场》,是玩喜剧+恐怖,很有意思,我接下来的片子就是“抄”的他的。 Q:说得这么明显干嘛,说向他“致敬”就可以了。

《惊魂鬼片场》是2009年泰国惊悚片《鬼乱5》中的一段

Q:《中邪》开机之前有拜吗? 马凯:每天都在拜,就唯独出事那天(男主角拍摄过程中腰摔断了)没拜。那时还有两三天就拍完了,但还有几场最重要的戏没拍,所以结尾会觉得比较仓促。 Q:怎么想到的“还人”这个题材? 马凯:本来想弄跳大神儿的,后来觉得大家都知道跳大神儿是什么,就没有必要再去做了。我就问老大(《中邪》制片孙德强)说你们临沂有什么当地风俗,他说有个“还人”,我觉得很有趣。他就开着车带我们各处去了解。他舅舅就是专门做这个的,片中王婆家就是他舅舅家,戏里所有的还人仪式,每个动作每句话,都是真的。做了很多功课。 Q:整个主创团队11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马凯:6个主要演员全是横店找的,再加上导演1个,场记1个,跟机员1个,摄影1个,制片1个。特别小的团队。 Q:不是科班出身,关于电影的知识和技术都是怎么来的? 马凯:纯粹是自学。四年前觉得好多电视剧拍的太傻了,很想自己去尝试。也不知道做导演要做什么功课,就开始看有关编剧方面的书,看很多电影,强迫自己看文艺片。印象很深是第一次看《三峡好人》,我知道它拿了威尼斯金狮奖,就兴冲冲的去看。画面一出来我就懵了,根本看不懂。觉得这是电影吗? 那时只喜欢商业片,不太明白他作品的好,但我知道他拿了大奖,就一定是好东西。从那以后就强迫自己每天看两部文艺片。从黑泽明开始,买DVD合集看。两年以后才突然觉得有了突破。很庆幸当时做这个决定,开阔了我的影像视野。 Q:所以会在《中邪》里面,比如最后一个定帧镜头,都会有向这些文艺片致敬? 马凯:也是受他们的影响。但是拍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是拍完才意识到,这不就是前辈们玩的东西么。

《三峡好人》剧照

Q:很多人都提到《中邪》很像《女巫布莱尔》和《鬼影实录》,实际有受到它的影响吗? 马凯:受《鬼影实录》影响是最深的。《女巫》很棒,节奏感极强,我的没法比。当时做《中邪》只是想做个新媒体,犯懒没有深挖。 Q:一开始就想往新媒体方向运作的吗?也是因为看到《女巫布莱尔》这样小成本高回报的先例吗? 马凯:他(制片)为什么投呢?就是因为被侃懵了。 孙德强:他说老大,你知道《鬼影实录》吗?1.5万的投资,2亿票房,一阵猛忽悠。(笑)。但是说实话都是基于感情基础,我们关系特别好。 Q:当时的(投资)是你的全部财产吗? 孙德强:还借了呢。当时我没向家里要钱,我对象开小店赔了20多万,那是我们的全部家产。后来马凯提到《中邪》,我就想,20多万都赔了,也不差这四五万。

《灵动:鬼影实录》

Q:《中邪》是一个XX故事(已自动为您屏蔽剧透关键词),这个主题有太多经典作品,你是喜欢这个主题,还是说为了审查做出这个设定。 马凯:根本没想过,几万块钱审什么查,哪有想过要发行。我们当时就规定投五万块钱。那时挂了个横幅很牛逼说是什么院线的,那是闹着玩,十块钱弄的。 Q:那为什么会处理成这样的结尾? 马凯:本来当时是有两个结尾的,因为男主角受伤,还有由于技术原因,很多特技我们做不出来。最重要的是,打听了下翻车要多少钱,就算了。 Q:影片开始有几个算命的片段,算是铺垫,都是偷拍的视角,是真的偷拍吗? 马凯:有两段是偷拍,家里的戏份不是。我们想找当地话剧演员来演,但是来现场的路上,演员得了胆结石,告诉我拍不了。就只能拿着机器在大街上拍了两段。 Q:选择三部摄像机视角拍摄非常妙,是怎样想到的? 马凯:既然伪纪录片就不能出现客观的角度去拍,两个摄影机是不够的,王叔王婆那里还有很重要的线索,这两个机位没法拍到。所以就想到了偷拍的针孔摄像机。把它融进去故事才能讲得更顺一些。也增加了惊吓度。 Q:很喜欢用烟盒摄影机偷拍王婆王叔的那个视角,传输到电脑上有种残破凄厉的感觉。而且交代了很多之后的叙事,是真正恐怖爆发的点。有借鉴吗? 马凯:《鬼影实录》嘛。但我觉得这个视角它已经拍得非常好了,我不想过多的再去玩这种东西。所以只有一场,把恐怖戏份放在后边。

《中邪》片段(不要仔细看黑色这张图!不要!)

Q:这部电影的声音很原始但也很用心,对恐怖片来说音效也是非常重要的。在预算极低的情况下,怎么设计声音的? 马凯:全都是同期声。当时老大非要加恐怖的音效,商量了好几次。但我不想要用夸张的造型、声音和一惊一乍去吓人,我想在心理上吓人。 Q:恐怖片对节奏和情绪的要求极高,怎么把握哪个元素最能惊吓到观众? 马凯:我有研究过,比如说,丁鑫发现刘梦没有跟过来,就返回去找她。当时大家都知道屋子里有鬼,这首先就表明了她有多爱丁鑫,但是她有一个极限。我们拍她慢慢沿台阶往上走。这个时候即使镜头拍十分钟,观众也不会觉得枯燥,因为你知道屋子里东西,会有潜意识的期待,导演一定会有设置。 Q:整个团队在拍摄时会害怕吗?比如大量的夜景戏。 马凯:真的是特别吓人。首先剧组人就不多,去另一个房间一定得有人陪着。尤其那个小纸人,屋子里没光窗外光线进来的时候,我们自己都吓死了。那个小纸人不是做的是请来的,它是有名字的,还必须要送走。 其中演王婆的演员连着两天做噩梦,梦到有人向她要钱,制片的舅舅让我们把小纸人送走后给它烧纸,王婆的演员第三天晚上就好了。 在我们所感受的所有东西里面,小纸人是最恐怖的,很不愿意去拍它,但又是重要道具。当时有想过想要拍它作为一个恐怖元素,构想了很多情节,都是比现在还要恐怖的。但是镜头一对准它,我自己都受不了,尤其在这种环境下,毛骨悚然。 Q:谢导演不吓之恩。

Q:导演为什么不自己演? 马凯:我自己的气质和这部电影是不搭的,很容易跳戏,就没有出镜。还有就是我尝试过自编自导过三部短片都流产了,很难专注在导演功课上,一边进入角色一边考虑镜头。 Q:王婆和王叔这对夫妻关系可以说是剧情复线上的亮点,是为喜剧效果设定的吗? 马凯:确实有这么想过。之前在想在丁鑫身上尝试一些喜剧,原来把王叔的角色设定得很闷。但因为他不是职业演员,把他硬生生掰到那种状态是很难的。反而是他本身有很多特别好玩的东西,我就去挖掘这些,稍微尝试了一下。 Q:《中邪》让观众觉得叙事上面有断层,前面低级趣味后面恐怖爆发。这是拍摄经验不足的节奏失衡还是刻意安排? 马凯:当时设想的就是前三十分钟很热闹,观众不会想到会发展到之后的剧情。不希望大家一下子就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而且到三十分钟片名出来才意识到节奏变了。 Q:看片时就意识到了片名的出现和剧情是融在一起的。拍摄的时候是有完整剧本还是边聊边拍,感觉《中邪》的台词太口语,也导致了稍微有点拖。 马凯:有完整剧本,但会根据现场情况调整。我是希望演员就是生活中的状态。

《中邪》片段

《中邪》片段。床底是不是有人?窗外是不是有人?

Q:接下来一部就是纯粹恐怖+喜剧? 马凯:是的,就是正在写的这一部,叫《惊魂记》,有点low但还是打算叫这个名字。很喜欢这个剧本,写的时候我自己都在笑。 Q:预算是多少? 马凯:七八百万吧。牵扯到场景,小成本很难实现。 Q:还会跟这帮人合作吗? 马凯:必须是他们。一起吃苦走过来的,又出了那么大的事儿(男主腰摔断了),我不可能撇下他们。现在和他们谈的基础就是演员必须我来定。 Q:还坚持不用音效吓人? 马凯:这次就要换种玩法了。 Q:但我真的可能不会去看了。

(采访:蜉蝣、支离疏 / 场记:陆支羽、老闭 / 文:哪吒男)

1128 有用
66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61条

查看更多回应(461)

中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