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这是最勇敢的爱情

fhapples
2016-07-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次买了乐视会员,看了15集,二刷弹幕~~又看了一遍小说,将原著中一些喜欢的段落摘录下来,做个纪念。
继无心法师之后,终于又看起了国内的电视,还被迷得不要不要的~~我看电视一向比较极端,要么特别纯情,要么特别黑暗,犯罪悬疑片看得比较多,温馨的言情剧也看了很多。何以、致青春、翻译官、沥川往事我都买了实体书,缪娟的小说基本上都买了,但是电视根本没有打开过,实在是毁得太彻底,或者说它只是挂了一个名而已。看遇见王沥川,第一次觉得男女主角都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物,我现在看小说都是把他们代入进去,还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感觉好幸福啊~

颜值、演技就不说了,前几集的改编的确有些小白,但是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很有爱,从第五集开始正式有了将小说变成现实的感觉。我觉得非常燃的一段是小秋和父亲闹翻之后从家一路骑自行车到了昆明,从人物塑造来看,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如此倔强、勇敢、不矫情、充满韧性的小秋,所以说王沥川爱上她不是没有理由的;其次,从电视制作方面来看,剧组的用心可见一斑,没有一带而过,这一路的艰辛都拍摄出来了,并且让我们感受到一种向上的精神。

另外一个是改编的片段,特别喜欢,15集小秋因为迟到和张总吵




...
显示全文
第一次买了乐视会员,看了15集,二刷弹幕~~又看了一遍小说,将原著中一些喜欢的段落摘录下来,做个纪念。
继无心法师之后,终于又看起了国内的电视,还被迷得不要不要的~~我看电视一向比较极端,要么特别纯情,要么特别黑暗,犯罪悬疑片看得比较多,温馨的言情剧也看了很多。何以、致青春、翻译官、沥川往事我都买了实体书,缪娟的小说基本上都买了,但是电视根本没有打开过,实在是毁得太彻底,或者说它只是挂了一个名而已。看遇见王沥川,第一次觉得男女主角都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物,我现在看小说都是把他们代入进去,还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感觉好幸福啊~

颜值、演技就不说了,前几集的改编的确有些小白,但是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很有爱,从第五集开始正式有了将小说变成现实的感觉。我觉得非常燃的一段是小秋和父亲闹翻之后从家一路骑自行车到了昆明,从人物塑造来看,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如此倔强、勇敢、不矫情、充满韧性的小秋,所以说王沥川爱上她不是没有理由的;其次,从电视制作方面来看,剧组的用心可见一斑,没有一带而过,这一路的艰辛都拍摄出来了,并且让我们感受到一种向上的精神。

另外一个是改编的片段,特别喜欢,15集小秋因为迟到和张总吵架之后,一位傻得很可爱的小哥突然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进入会议室,当着所有人的面读出了一段情话,最后说“你的萧观”,配上当时的bgm,喜感十足,小秋一开始希望是沥川送的,最后知道是静文的恶作剧,沥川表面镇定,内里受伤。真是又虐又甜~

看虐的情节的时候就开弹幕,看到大家说“来吧,互相伤害”,就莫名觉得喜感,看剧看得好开心,等得好焦急啊~~

1、小秋和沥川初遇时17岁,沥川25岁,故事主要发生在北京。小秋打工的咖啡馆是星巴克。第一面其实是将咖啡泼在他电脑上那里,沥川在小秋对着他的车窗整理仪容时就见过她了。两个人的爱情更加浪漫,算是一见钟情吧,进展非常快,我并不觉得突兀。

2、小秋发现沥川只有一条腿。
夜很深。客厅的光线已暗,他睡了吧?
我赤脚轻轻走到厨房,转过一道墙,猛然发现冰箱的门开着。他正站在冰箱面前,弯腰拿里面的东西。
我怔住,几乎惊骇。
他穿着短袖T恤,下面是一条足球短裤,他有修长的左腿,像雕像里的希腊美少年那样修长而健壮。他没有右腿。右腿从根部就消失了。
“Hi.”我轻轻打了一声招呼。
他站起来,转过身,看见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想……喝点水。”我的声音在颤抖:“矿……矿……”
“矿泉水?”
我点头。他手上拿着的是一瓶牛奶。他把牛奶瓶放回桌上,然后弯腰替我拿矿泉水。
就这么单腿独立,他居然站得很稳,没有一丝晃动,好像练过武功。
“还没睡?”他递给我矿泉水。
“睡不着。”
“我有很好的安眠药,你要试试吗?”
“哦……不用,我怕睡过头。”
他开始喝牛奶。
“你很喜欢喝牛奶吗?”
“嗯。我半夜要起来喝牛奶,婴儿期的习惯,一直改不掉。”
“如果你出远门,住的地方没有牛奶怎么办?”
“我会出去买,跑多远也要买回来。”
“毛病。”我淡而化之地轻笑着,极力掩饰内心的惊异。
“能麻烦你到我的卧室把我的拐杖拿过来吗?”他说。
我这才发现他手边竟没有拐杖。厨房离他的卧室很远。
“没有拐杖,你怎么走过来的?”我忍不住好奇。
“我跳过来的,”他说,“不过,当着你的面我就不好意思跳了。”
我拿来拐杖交给他,然后双手抱胸,恭维:“你平衡能力挺强的,真的。”
“我每天都练瑜伽。”
见他空空的裤管,没来由的,心悄悄地抽紧,为他心痛,为他惋惜。

3、游泳play
“我得趁机收拾你。谁叫你让我在校长面前出洋相来着?”我跳起来,把他推到水中,在水里拧他的背。
“噢,噢,”他吃痛,“我这不是在跟你争取奖学金吗?”
“你还说,你还说!”我不由分说地掐他的脖子。
他捉住我,把我的双手反扣起来。我在水里踹他的腿:“放开我!”
他反而扣得更紧,不让我动,却忽然开始吻我。从额头吻起,一寸一寸地来,故意避开嘴,从耳垂一直到吻到胸口,吻到我满面绯红,再回来,凝视我的脸。
“Did I scare you?”
“No. ”
“Can I kiss you?”
“Yes. ”

4、《追忆十岁年华》第一次出场,电视里高以翔念出这段法文的时候,苏得受不了啦~~
(沥川)“英文书名是‘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 你学文学,一定听说过。”
“中文叫作《追忆似水年华》。”
“《追忆似水年华》?嗯,译得真美。如果哪天晚上你睡不着,让我用法语给你读这本书,读完第一页,你就想睡了。”他在我耳边絮语,声调低缓,如闻天籁。
“是吗?”我转过身来,发现他披着浴袍,头倾着,气息拂拂,扫过我的耳垂,“为什么?”
“因为书的第一页就讲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看着我,带着捉弄的笑:“头两句是这样的:
“ Longtepms, je me suis couché de bonne heure. Parfois, à peine ma bougie éteinte, mes yeux se fermaient si vite que je n’avais pas le temps de me dire: “Je m’endors.”
他背诵给我听,那样优美的法语,梦呓般朗朗道来,令我怅然而恍惚。见我一脸迷茫,他又用英文解释:
“ It says: I have long had the habit of going to bed early. Sometimes, when I had put out my candle, my eyes would close so quickly that I had not even time to say ‘I’m going to sleep.’”
“行行好,要不您干脆给译成中文得了……”他的中文也很动听啊!
“我不大会中文……只认得九百五十个汉字。我爷爷说,我只用认得那么多就够用了。”
“什么?什么?”我大声说,“祖国文化博大精深,九百五十个字怎么算够?”
“所以,我不敢译成中文,怕你笑话我。”
“我不笑话你,真的。”我看着他,“我们对海外华人的中文水平从来都不作太高要求。不过,如果你不坦白,我还真看不出来你是文盲。”
“文盲?”
“嗯,文盲。”
他及时地捏住我的手。
“干什么?”
“手不许乱动。现在是更衣时间,A little bit of privacy, please。”

5、小秋在火车站排两晚的队买票,很有意思的一段,和大叔也聊得来。
那位大叔也强提着精神,看今天的人民日报。
“丫头,再说点什么给大叔我提提神吧。对了,你不是英文系的吗,给我念句英文诗吧。”
我吓一跳,看他拎着一大包行李:“大叔是文化人啊!”
“看不出来吧。我是会计呢。”
“那我给您背两首诗吧。”我先说英文,然后又将一位名家的译文背给他听:
“情人佳节就在明天,我要一早起身,
梳洗齐整到你窗前,来做你的恋人。
他下了床披了衣裳,他开开了房门。
她进去时是个女郎,出来变了妇人。”
大叔哈哈大笑,说丫头真有你的,挺逗的嘛。
我来劲儿了,又给他背一段:
“张三李四满街走,
谁是你情郎?
毡帽在头杖在手,
草鞋穿一双。”
大叔笑得更厉害了,说:“丫头你真神,能吟诗呢。你吟的是他吧!”
他指着我的背后。
我一回头,看见一个英俊的男人,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戴着帽子,拿着手杖,只是没穿草鞋。
大叔说,“哎,丫头,给大叔长长知识,那诗是谁写的?这么有情趣?就听你说一遍我就记下了。下回我把它当荦段子说给人听。”
我没张口,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替我回答。
“莎士比亚。”
沥川。

6、调戏与反调戏,很想看小秋念才子佳人小说的呀,可惜没有拍~~
(小秋)“为什么你全身总是香喷喷的?”他的下巴抵着我的额头,我嗅他的颈子,很色的样子。
“是刮胡子水的气味吧。”
“究竟是什么香味呢?”我迷迷糊糊地说。
“Lavender (薰衣草)。中文怎么说?”
“有个特古典的名字,杜若。是不是特别美?”
“嗯,又学了一个生词。跟你在一起怎么这么长学问啊。”他摸了摸我的鼻子。
“你也读莎士比亚吗?”
“我连《追忆似水年华》那种书都读,可见我的文学素养是很深滴。”他拿腔拿调地说。
“那我再说一段给你听,瞧瞧你知不知道出处。”我故弄玄虚,捏着京腔,“你听着啊,‘我见他着急,初意还打算急他一急。当不得他眉清目秀的一个笑脸儿,只管偎来;软软款款的香甜话儿,只管说来;怜怜惜惜的温柔情儿,只管贴来。心火先动了几分,爱欲也沾成一片。’”
暖洋洋的气息吹在他颈子上,他有些脸红:“这是黄色小说里面的句子吧。”
“才子佳人小说,和莎士比亚是不是有得一比?”
“说得不错,要不,咱们今晚就照这意思云雨一番吧。”他终于不顾影响,轻轻地吻了我一下。

7、小秋的父亲发现了她和沥川交往的事实,极力反对,还打电话给沥川骂了他一顿。于是沥川在春节期间飞到了昆明,小秋和父亲闹翻后也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到了昆明投奔姨妈。
“我在昆明。”他又说了一遍,“我着急,想离你近一点儿,真出了什么事,我好帮你想办法。但等了这么久,也没你的电话。”
“我刚到昆明。”我眼睛又湿湿的了。
“什么?现在?现在不是大年三十吗?”他在那一端,着急了,“你和你爸闹翻了?”
“差不多,我骑车到昆明投奔我姨妈来了。”我还在喘气,喘粗气。
“什么?骑车?昆明到个旧不是有三百公里吗?”我觉得,很少听见沥川吼人,但这声音,绝对是吼。
“我骑了十个小时,厉害吧!哈哈!佩服我吧!”我大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你在哪里?呆在那里别动,我来接你。”他说。
“哦,汽车客运站,快点哦!哥哥,外面好冷。”
“唉!别说你爸,我都想说你,”他在那头长吁短叹,“你胆子真大,真能胡闹。”

8、两人住在翠湖宾馆,很喜欢的一段,沥川因为被小秋父亲骂了一顿,长了一身大包。
“什么时候到的昆明?”
“你爸一骂我,听那架式好像你遇到了麻烦,我第二天就来了。”
“那么,”我说,“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这里,有半个月了。”
“反正我也有很多事要做,很多图要画。住哪里都差不多。”他耸耸肩,表示没什么大不了。
我去洗澡,出来,没衣服换了,只好穿他的衬衣和短裤。趁这当儿他去订了一份晚餐,我狼吞虎咽,一扫而光,都不知道是些什么菜。
“三十晚上,你通常会做些什么?嗯?”他从身后圈手过来吻我。
“吃完年饭,到我外婆家看春节联欢晚会。”
“我不喜欢看电视。电视太吵。我们一起读书,好不好?”他文绉绉地说,“我的包里有一本哈姆雷特。”
沥川一向不这么酸的啊。这是怎么了。我觉得他的脸很烫,呼吸也很烫,手还是热。于是,我说,“什么哈姆雷特,瞧你这样胡言乱语的,你一定发烧了。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不看医生,医生难看。你洗完澡好香,我就要看你。”他让我坐在床上,自己拿着毛巾,一缕一缕地,替我擦干头发。
我探手到他的腰间,解开他的系绊,隔着衣物吻他,他的小腹滚烫,身体迅速起了反应。
我抬手,去解他的衣扣:“站了那么久,累不累?坐下来吧。”
他按住了我的手。
“怎么了?”
“我身上过敏,长了不少大包。你别看了。”他终于说。
……
“要不,你跟我回瑞士,我教你滑雪。”他搂着我,搂得紧紧的,“在这里,我要等你到二十岁才可以结婚。在瑞士,十八岁就可以了。”
他自个儿说着说着,美滋滋地笑起来了。
我拧他的手:“明白了。我爸骂了你一顿,你紧张了,就长出这一身的大包来。这就是压力呀。哥哥,我给你泡柠檬茶,我给你涂药,我给你按摩,我给你解压,好不好?”
他低声说,“卫生间里有保险套,咱们还是来点实质性的吧。”
沥川拒绝脱掉衬衣,说一身红包影响美感。隔着薄薄的衣物,我们身体紧紧契合,轻轻碾动,迅速被情欲淹没。我们在近乎窒息的纠缠中进入高潮。那一刻,他的身躯紧绷着,在我的怀中轻轻颤抖。
我们分头洗了澡,他老老实实地趴在床上,让我给他涂药。
全部涂完后我汇报成绩:“前面十三个,背后十五个。一共二十八个大包。为防止化脓感染,你不可以戴假肢。还有,” 我看了看耳温计,“你在发烧,三十九度五。这种时候还做爱,王先生,你当真欲火焚心。”

9、一言不合就xx
我的脸憋得通红,我说:“你……你……”
——我想说,你就来看Mia吗?就不能陪我多坐一会儿吗?可我支吾了半天,说不出口。
我听见自己恶狠狠地骂他:
“You killed everything in me! How could you do that?”
他站住了,凝视着我的眼睛,欲言又止,然后,他向我走来,正要开口,却被我气势汹汹地打断:
“现在!不许你说话!王沥川,我要你马上吻我!”
他看着我,神色很震惊。
我只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对不起,小秋。”他向我张开双臂,用力地拥抱我,在我耳边喃喃地说,“是我对不起你。”
“不要你说对不起,我们之间没有对不起。吻我!马上!”
可是,他只在我的眼皮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温柔地、象征性地、安慰地。他的爱曾经如此慷慨。我的心再度破碎。
“You must move on.”
“No!”
“记住你发的誓。”
“No!”我大声说,“你走!你回瑞士!永远也不要回来!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
“是你要我回来的!”
“是的,我要你回来,我要的是你的人,活生生的人,不是你的幽灵!”
……
此时此刻,真的,我很想掐死他,又想掐死我自己。
“如果明天我就会死掉,今天,今天你还会像这样对待我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抓过我的手,将它放在自己身体的右侧。
我舒展五指,海星般附在那个原本是他的腿,现在,却是一条冰凉、坚硬的假肢上。
“我不是活生生。从来都不是。小秋,你爱得有这么深吗?六年都不够你走出来吗?”
“不够,一千年也不够!我不走出来,我为什么要走出来!”
“你能长大一点吗?在你的一生中,有些东西必定要走掉,必定要失去,let it go!”
“我不要失去你!”
“是的,你害怕失去我,但你已经失去了。你要面对这个结局。”他说,“当你读到一本最好的书,见到一个最英俊的男人,或者到达了一座最美丽的城市。你就对自己说,你已经见到这世上最好的东西,你将让这些东西陪伴你走过余生。可是,过不了多久,新的事情发生了,你又读到了一本更好的书,遇到了一个更英俊的男人,进入到了一座更美丽的城市。另一种生活开始了。”
他继续说,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不要害怕结局。结局只是一道幻影。一切结局,都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
“不!别和我狡辩!我和你,只有开始,没有结束。永远也没有结局。如果非要有结局,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You are so damaged!”他拧着我的肩,低吼,“你这个傻女人!为什么听不时我的劝?你的脑子里是些什么?水吗?稻草吗?Stupid! Stupid! Stupid!”
“我就是傻的,你才知道!”
他一直在喘气,很生气,脸气得通红。
“OK,”他放开手:“只要你答应我move on,让我做什么都成。”
“Kiss me, make love with me! Now!”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叹了出来。
我们相顾无言,目光紧张地对峙着。
几乎过了一个世纪,他说:
“关掉灯。Stupid Woman!”

10、小秋去苏黎世找沥川,太浪漫的相遇。
三十分钟之后,沥川果然出现在机场。他坐着一个小巧轻便的轮椅,正要从电动玻璃门外进来。
机场大厅里或走或坐,有着数不清的穿西装的男人。而我却能在沥川出现的第一秒认出他,脑海中同时闪出诗人庞德的名句: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花瓣数点。
对我来说,沥川便是湿漉漉的人群中唯一的光芒。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心浪如潮、爱恨交加。我们有多少天没见了?八十天了吧!分次分别都那么长,长到足以淡忘了他的容貌,长到所有恨都消失了,所有的伤都愈合了,转眼间又变成了爱。

11、蜘蛛洞还是盘丝洞?小秋有时会叫沥川哥哥,莫名觉得很萌啊,电视里好像也没有了~~
“一会儿外面有风,穿这么少,不会着凉吧?” 这几天苏黎士气候异常,虽说才是四月中旬,竟和三伏天一样热。沥川不仅穿着短袖、短裤,还赤着脚。笔直修长的腿、微微拱起的脚背、白皙的足腕裸露着,深蓝色的人字拖鞋上绕着红色的带子。勾魂摄魄啊。我立即大脑短路、双眼发直:“腰痛不?晚上帮你按摩。免费服务,上乘享受。”
“少来,”他冷笑,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懊恼,“别动不动就和我起腻。党和人民是怎么教育你的?一见你就跟进了蜘蛛洞似的。”
“哥哥,是盘丝洞。”我更正。跟这人讲过整本的《西游记》,到头来就这记性。
不等他回答我又说:“我也去换件衣服。我虽长得不如你好看,不过我有好看的裙子,可以把你比下去。”蹦蹦跳跳地来到楼下,我从行李箱里拎出一条镂花的白色上衣,一件浅紫色的长裙。见沥川从楼上下来,我说:“沥川,帮扣一下后面。”
上衣的一排鸳鸯扣全在背面,密密麻麻地有十几粒。扣到一半,肩头忽地一沉,沥川的头倒在我的颈边。他开始从背后吻我,下颚顶着锁骨,温润的气息扑面而来。一面吻一面说:“不成,这么多扣子没法扣……太香艳了。”
说罢,不顾一切地将我的身子拧过来,双手捧着我的脸,一时间,意乱情迷:“小秋,你究竟想把我折磨到什么时候?嗯?”
“这话我正要问你。”我仰头直视,不屈不挠。
他凝视着我的眼睛,爱恨交加:“你有完没完?”
“没完。”
“停止勾引我!”
“不停止。”
“以后不许给我打电话!”
“偏要打,有空就打。”
“我不接!”
“不接就飞苏黎士……”

12、小秋写给沥川的信都是René读给他听的,两个中文都不是很好的人,很有爱啊~
昏了,我气昏了,不用照镜子就知道我满脸都是黑线:“沥川给你看我写的信?我找他算帐去!!!”
印象中沥川没有那么坏啊!不会像电影那样,一个男生收到女生的情书,在寝室里怪腔怪调地念出来,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屏幕上闪出长长一段英文,René说:“不是不是,你别往坏处想。……那段时间Alex病得不轻嘛,你的email都是我念给他听的。”
这下轮到我抓狂了:“病得不轻?怎么病得不轻了?连动都不能动吗?”
“也不是啦。就是没力气,整天得躺着。” René避重就轻地说,“不过,安妮,你为什么不写英文呢?那些email太考验我的中文了!知道我们这些老外读你的email有多难吗?你动不动就写得老长,还都是意识流,连个标点符号也没有,我都不知道在哪里断句。然后,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念,一边念一边被沥川骂,说你的中文肯定没写错,为什么他就听不懂……”
噗——我哭笑不得:“我没让你读呀!也不是写给你的嘛!”
René打出痛苦的表情:“安妮,我的博士论文做的可是《鲁班经》叻,我能读懂文言文,也认得繁体字,但我读不懂白话文。”
——说这话时我正在喝茶,“噗”地一下,喷了一屏的水。
“不会吧?一般大家都觉得白话文比文言文要容易呀。”
René:“那是你们中国人吧。信不信由你,文言文在句法结构上更象英文。总之,你写的是白话文,简体字。我只能读文言文,繁体字。所以,我老要查字典。每次你的email一来,我得先用一个软件把简体变成繁体,然后又去查不认得的字,弄明白拼音,再念给Alex听,Alex还老埋怨我念错了!有时候,你写的词我们俩个人都不懂,字典里也没有,Alex命令我去图书馆查更大的字典。可怜喔,外面下雹子我也得出门!有时候,简繁转换出了问题,成了一堆乱码。我又挨骂,沥川命令我找人恢复,得花钱请人。总之……那段时间我也很辛苦,你们的爱情我也出了力,你得谢谢我!”

13、番外,关于回信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古典式样的木函,打开木函,拿出一本比我的书还要厚两倍的册子。
那册子看上去远比我的书要精致,装订成一本书的模样,却有画册那样的大小。
他吻了我一下,他将册子递到我的手中:“今天是我们的生日,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那本书的封面上写着:
“Letters to Xiaoqiu”(给小秋的信)
……
我从头一直翻到尾,从一半开始,我的email就结束了,他仍然接着往后写,长长的独白,英文夹着中文。
我默然看着他,深深地感动。
他摸了摸我的脸,柔声地说:“我其实回了你的每一封信。没有力气打字,我悄悄地录在录音笔里了。后来,你没再给我来信,我仍然经常写。没有告诉René,不过已成了习惯。”他将我的手捧到他的心上,继续说,“本来我打算在遗嘱里将这些信委托给René保存。如果有一天,你出了什么事,或将不久于人世,René会把这些信寄给你,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人深深地爱过你。”
我把那本厚厚的册子抱在怀里。促狭地笑了:“难道你从没想过,我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也多半是因为你。我若真的要死了,也多半是被你气死的?”
沥川凝视着我,目光深沉而专注,仿佛在我的瞳孔中寻找他的影子:“小秋,手术后,我不敢看自己,从不照相,家里也没有穿衣镜。我一直以为,美的东西永远离我而去了,等待着我的,只有死亡和腐朽。不是吗?如果你手里拿着把锤子,什么东西看上去都像是钉子。可是,”他的目中有阳光,也有雨滴,“我却在你这里看见了久违的美,在你的眼中,我是如此美丽。
41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遇见王沥川的更多剧评

推荐遇见王沥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