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都不算爱,还会有德云社吗?

ANNA
2016-07-12 看过
首先声明,本片虽然是讲漫才,但是从头到尾,就算上台表演的段子,也没一点能让人笑出来的地方。正真正铭的致郁系,更不用说还有日剧十几年来最炸裂的结尾。再热的血看完也冷了一半。同样是讲梦想,春番色彩明亮、走快节奏清新路线的重版出来,每集都端上一碗暖暖的鸡血汤,对于年轻人还好,怎么补都成,而吾等中年人反倒品出一丝红牛过劲儿之后的空虚。毕竟,就像男主角德永先生说的,并不是努力就一定会有成果啊。

说到日剧的励志,一直把努力就能实现梦想这句话当成座右铭,只要有恒心,少年手指虎里一群五十多的朋克大叔都照样可以咸鱼翻生。但是,放在现实里的话,到底要努力到什么地步才能抓住梦想呢?

男主德永,住在四叠半的狭小公寓,不打工的时候就窝进被炉奋笔疾书到深夜写段子,饿了煮一碗速食面;在便利店打工,被辞退,被打工的前辈欺负;进了不靠谱的事务所,跟了不上心的工口经纪人,眼看后辈都上电视了,自己却仍然在各种新人赛挣扎;没有女友天天被虐狗;费尽心血写的段子不被人理解;不像搭档那样八面玲珑,作为搞笑艺人甚至有点内向,会从忘年会逃出来去找大叔喝酒,等等,怎么看都是一条标准的上京鲁蛇。通常在日剧里,这样的男主有两种结局,要么突然人品大爆发赢得比赛走红,要么黯然神伤打包东西回老家。德永和搭档的搞笑组合Sparks,风风雨雨走了十年,您猜怎么着,组合解散了。

没有努力吗?已经很努力了啊。没有才能吗?明明观众都笑了呀。啊,果然是那个吧,观众觉得笑点有点难懂啊。可是我,是为了表演足以推翻世界常识的漫才一直在努力的,如果改成普通的段子,那就不是我的梦想了。

在不见硝烟的漫才战场上,德永开辟的路是一条Z字,有时候屈服于各种压力不得不采用观众喜闻乐见的段子,大部分时候则是用自己“足以推翻世界常识”的新段子。这样来来去去,德永也在一个个午夜的长镜头之间被磨没了精气,组合解散后干脆做了房地产中介。看到一对刚上京追梦的年轻搭档,元气满满地声称要靠漫才打天下,德永也只能报以无力的一笑。

德永的师匠神谷,则是闷着头一直前行,把漫才和横须贺夹克一样当成了生命的本体,观众什么的都下地狱好了,老子只演我想演的漫才。从大阪到东京,就算赌上了一切,失去了一切,只剩一具躯壳,也要把这唯一的躯壳投入到漫才里去。然后,突然间才发现,原来眼前已经一片黑暗。

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

追寻着像花火一样,在茫然黑暗里绽放的一点希望,走了这么久,竟然眼睁睁让它熄灭掉了。这才是真正的现实——所谓花火,就算曾经像太阳一样照亮夜空,也终将被黑暗吞没。

低头看着空空的双手,只有曾经的相遇是那么耀眼。

第一次见面,在热海的舞台下,德永看着台上嚣张大喊”下地狱“的神谷,红了眼眶。

最后一个镜头,看着贴在酒店玻璃上大送福利的巨乳神谷,德永又红了眼眶。

谐星Deadpool名言,人生中所有烂事儿,都可以回溯到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么,如果当时没有在热海遇见——如果没有拜师——如果没有买2000块一只的笔写传记——如果神谷没有来东京——如果没有一次次在苍蝇小馆美舟和暖帘小路熊猫喝到烂醉如泥——如果神谷还和真树在一起——会不会,德永或神谷已经取得天下了呢?

要是有”这部日剧真了不起“的奖项,我一定会投本剧一票。这样一个题材,出乎意料地没有说教,没有励志,没有鸡血,隔壁黑道都出道做落语家了,本剧还在兢兢业业为神马热海相声赛写段子。通篇都在用映画一般的镜头冷静地向观众展现主角们的生活,各种破旧商店街廉租房一一出镜,直接拍深夜各种路人连群演都用不着,恍惚间还以为看的是十小时的超长纪录片,片名叫《我的漫才不可能这么无聊》或者《林遣都带你逛东京》。直到结尾,两位主角都看似走到了艺术生涯的尽头,也要为了那一丁点卑微的希望努力。这样做是对的?错的?新组合赢得奖金了吗?巨乳大叔出道了吗?德永火了吗?本剧没有给出答案就戛然而止。它记录的只是生活的一个角落,并不需要任何结果。

像蟑螂一样顽强、几乎让人厌烦地努力活下去的,不只是神谷、德永,还有几千几万个上京追梦的年轻人。现实固然冷酷,你努力了也不一定会有回报,坚持了自己也不一定被人理解,但是,每个神谷总有一个德永,是直到世界毁灭都会觉得你超有趣的。

不是灌鸡血。不管成功与否,只要活着就不算bad end,既然心中有梦,总要追一下那朵转瞬即逝的火花试试看吧。

万一就取得天下了呢?
225 有用
56 没用
火花 - 豆瓣

火花

9.3

3251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火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