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價

何倩彤
2016-05-29 看过
我們迷戀殺局,因為我們比誰也迷戀真相。
我們迷戀真相,因為現實裡往往沒有真相。

弒者與逝者,不奇不動人,我們變得貪婪。
說故事的人們,努力祭出更多的美麗屍體。

殺人也要講創意。無傷大雅的人體實驗天天上演。
然後出現了這樣的殺局。

在這個講求噱頭的世道,它名如嚼蠟,只叫The Killing。
不是帶有批判意味的Murder,不是帶有腥味的Slaughter。
第一季的封面就一張臉。
就一句話:Who Killed Rosie Larsen?

平常的殺局,會在一季,甚至一集裡,了結。
但The Killing只處理一個問題而已,卻花了整整兩季的時間。
太誇張了,這麼長,你會猜度,事有蹊蹺。

你隨探長Sarah Linden一路追查。
牽一髮動全身,一個女孩的離逝,將整個小鎮連根拔起。
市長選舉的內幕、回教聚落的勾當、賭場的聲色犬馬、校園的地下暗湧、家庭的隱形角力。
一一被揪到陽光下。儘管這個小鎮,冷雨陣陣,總是沒有陽光。

以為兇險。
Linden卻與拍檔有這樣一番對話——
她問:「你覺得重案組會有不同?」
他說:「這裡至少有壞人啊。」
她說:「是嗎。誰?」

直視壞人的臉龐,我們才能得救。但The Killing的世界,沒有這樣的人。
一如小鎮的氛圍,陰鬱,灰濛。沒有非黑即白。

Linden是個動情的觀察者。因為動情,因為承受,所以頑固,也極容易被附身。
所以比誰也理解,他人的內心。
無論那一顆心,是何種色相。

一般的懸疑片,我們會隨著主角的腳步,逐步了解殺人者。
死者是開端,是謎面,殺人者是終結,是謎底。
但The Killing卻恰恰相反。死者既是開端,也是終結。

我們為Rosie Larsen作出種種假設,給她按上不同的名號。
以為標籤的增添等同更好的掌握。
但結果,Rosie Larsen再平凡不過。
作為一個死者,她甚至不提供慣有的慘狀。
彷彿Rosie Larsen無法化約為一具屍體。
平凡到教我們瞠目結舌。
我們繞了好大一個圈,回到原地。
雨雲銀邊,了不可見。

The Killing最教人動容的地方,就在於這種平凡。
它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小鎮裡,一個平凡的,
名叫Rosie Larson的女孩,很平凡的,被殺死了。

甚麼樣的案件值得我們鍥而不捨的追尋?
一部又一部電影教我們:大的、複雜的、奇情的。
但The Killing用它的微小和平凡來打動你。
它告訴我們,一個人,哪怕只是再平凡不過的一個人,離開,
已經是天大的事情,值得我們為了這樣的一個人,上山下海。
花再多的時間,也要好好闡述,逝者在活人中間刮出的空白。
花再多的時間,也要把理解和想像的路走到盡頭,哪怕要一頭撞上盡頭的暗牆。
花再多的時間,也要把我們親手貼上的標籤,一一撕下,讓Rosie Larsen成為Rosie Larsen。
僅僅是Rosie Larsen。

The Killing是如此的純粹。
在芸芸犯罪類影視作品中,你記得過多少個逝者的名字?記得過多少張活過的臉?
我就只記得Rosie Larsen。
案件水落石出之後,留下的人,仍在凝望。
她留下的已經不是證物,都成為遺物。
塵埃落定如雪。不用再苦力推敲了。
一切不過因為中魔,因為思念。


我們迷戀真相,因為人心才是最大的懸謎。
我們迷戀人心,因為,它易碎,亦是所有無法被述說的事物,所繫之處。


<图片1>





5 有用
11 没用
谋杀 第一季 - 豆瓣

谋杀 第一季

8.6

1513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谋杀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谋杀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