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赞郁式暴力美学的另类尝试

忘不了¥¥
2016-05-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朴赞郁的《小姐》改编自莎拉·沃特斯的原著《指匠情挑》,幅度比较大,把整个故事的背景设定在了日占时期三十年代的韩国。故事变成是说一位年轻的少女(金泰璃)受雇到一位富有的日本小姐(金敏喜)家中当女佣。后者在一座巨大的庄园内生活,并受专横的叔叔看管,计划日后与叔叔成亲。女佣于是和一个假扮日本伯爵(河正宇)的骗子一起为小姐设下了圈套,想要侵占她名下的大笔财富。没想到套中还有套,意外的是小姐和女佣还坠入了爱河…在没看过原著和BBC的前作改编情况下,剧情还是有些令人吃惊的。电影分三段,前两段分别以女佣和小姐的视角叙述同样的故事。这种手法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去年昆汀的《八恶人》前一半便是如此,把时间倒回去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讲一遍。以不同的人称叙事固然有它的优势,如设谜解谜的过程可以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同一件事以不同的角度看有些时候会很有趣,但作为一部两个半小时的电影,难免让人觉得:废戏太多了。
<图片2>

说回情欲戏,整部电影三段中的色情暴力程度是递增的。就像一部成人电影也会从前戏开始,随后过渡到“正餐”,《小姐》第一段在以女佣角度叙事时,因为小姐对她来说是一个未知的神秘的角色,她们的情欲戏也很点到即止,小姐(金敏喜)甚至没有露点。而到了第二段,借由小姐和男主的介绍,谜题一一解开,小姐和女佣之间的感情真正是怎样的也浮出水面。此时同样一场床戏仿佛被朴赞郁瞬间增加了八个机位,上下左右全面铺到银幕上,时长虽然不如前两年的金棕榈《阿黛尔的生活》,但尺度绝对是冲着那个标准去的,两位女主不仅换了好些姿势,香汗淋漓,言语也十分直接(语言上,《小姐》的尺度的确比《阿黛尔的生活》大多了!),对观众们极尽挑逗。

而这一切却让我提不起什么兴致。这和性取向应该没有太大关系,因为《阿黛尔的生活》中山崩地裂般的情感还如昨天一般历历在目,相信大家也都还记得。开始想来有可能是因为背景设定比较复杂的关系。电影的第一段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这里,尤其介绍女佣的身世来历等等,更整个的圈套计划和复仇主题似乎关系不大;演员们日语韩语切换得很频繁,字幕信息量略大,甚至画面我都没法顾及到全部了;更不用提离东亚文化更遥远的欧美观众,我甚至有点体会到大部分观众去年第一次看《聂隐娘》时候的懵掉的状态。所以,在两人情感戏没有太多铺垫,多是为随后的抖包袱的情况下,第一场情欲戏倒更像是“做了个交易”。而到了第二次回放,感觉自然也没法跟第一次比了。
<图片3>

但是朴赞郁如果不弄点鲜血淋淋的镜头那就不是朴赞郁了。到了第三段,换成了正常叙事的全知视角,两位女主对骗子男主实施报复。在故事已经全部讲完,正做好心理准备说电影差不多结束了,导演猝不及防地插入了一段酷刑和一段床戏,仿佛终于能恣意地用全片都没处使用的血袋似的… 而就必要性来说,我觉得真是太多余了。尤其最后的床戏,在之前已经由小姐用极具挑逗的声音念出来过,当时的效果已经很好了。
<图片1>

话说到这,倒不能只批评导演或者制片方为了吸引观众什么都做得出来了。电影工业发展到今天一直保留其奇观特性,以刺激眼球的元素吸引观众观看并试图满足其猎奇心态,于是以色情暴力为噱头的行为强行插入与剧情无关的段落实在见怪不怪了。《小姐》的前一场媒体放映是一部媒体评价很高的德国喜剧《托尼·厄德曼》,这部电影中间也插入了一段女主角和她同事之间毫无情感铺垫的、诡异的情欲戏,本以为到了之后会有剧情上的呼应,结果那个同事之后干脆消失了… 在短时间内接二连三地看到这种低劣的情色奇观后,我不由得产生出厌恶之情。但是,原本发骂文狠批两导演的念头很快被打消了,因为除了一时的快意恩仇外可能没有太多营养价值。我意识到,在遵循资本规律的电影行业运作下,若只在道德层面批判电影创作者的动机未免只是看到树木,而不是整个森林。噱头对观众而言可能只是短暂的注意力转移,对商家、投资方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资本盈利,情色噱头更是把肉体(尤其是女性的肉体)和欲望商品化了。我们一直大骂迈克尔·贝,因为他堂而皇之地用臀部特写来介绍女性角色的出场;观众甚至都能嗅到其内里的铜臭味。但试问在大展奢华排场的电影节首映的所谓“艺术电影”,和前者真的有很大差别吗?
10 有用
12 没用
小姐 - 豆瓣

小姐

8.4

32911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小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