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已至—— To House Stark

半胱氨酸
2016-05-27 看过

一些关于狼家的很混乱的思绪。

【A】

每个史塔克都想回到那一天。
临冬城里闲适安宁,空气中混杂着泥土、木屑和炊烟的味道。布兰依旧吃力地拉开弓箭,罗柏和琼恩,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瑞肯坐在木马上晃荡着双腿,奈德和凯特琳站在二楼看着他们,珊莎和艾丽娅在屋里做绣活。
布兰总是脱靶,这引来了兄弟们无情的嘲笑,奈德一脸严肃地说,你们谁十岁的时候就是神射手了?而此时,无心刺绣的艾丽娅偷偷溜出屋子,抓起一把弓,正中靶心。艾丽娅淑女地行了一礼,布兰像只炸毛的猫,扔下弓箭就朝艾丽娅跑去,而兄弟们笑得更大声了……

又或者是那一天。
罗柏他们带回了六只冰原狼幼崽。奈德史塔克大人正好有六个子女。
夏天——哦不,那时夏天还没有名字——跟在布兰后面,寸步不离。看着他熟练地爬墙,偶尔会用嘴叼着他的裤脚,带着他穿过临冬城的小小街道。
最乖巧的冰原狼是淑女,毫无疑问她是珊莎的。珊莎呆在屋里和女伴们刺绣的时候,淑女也静静地伏在门外,两颗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不攻击人,不大声嚎叫,像个优雅的贵族,和她的主人一样。
艾丽娅把她的冰原狼唤作娜梅莉亚,一位女战士的名字。她和姐姐完全不同,她绣不出精美的花纹,她不是淑女。娜梅莉亚总是听不懂艾丽娅的指令,不过她们相处地十分快乐。
毛毛狗脾气很大,瑞肯总是得费很多功夫才让他安静下来。瑞肯有时会想毛毛狗会不会不喜欢自己取的名字,因为这太幼稚了。毛毛狗哼哼了几声,挪到瑞肯脚边蹭了蹭他。瑞肯觉得,毛毛狗还是喜欢自己取的名字的。
罗柏的冰原狼威风极了,身姿矫健,高大威猛——听起来像是描述他的主人。他带着灰风去打猎、训练,他和灰风心意相通,灰风就像是他的伙伴、战友。
琼恩的冰原狼是个意外。当时那小家伙可怜地躲在石头下,嘤嘤地叫着。他和他的冰原狼兄弟们都不一样,眼睛红红的,通体雪白。所以琼恩就叫他白灵。他骑马的时候,白灵就在后面跟着;他练剑的时候,白灵就在旁边看着。

如果可以,他们一定会告诉自己,不要离开临冬城啊,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啊。

【B】

凛冬将至。史塔克们总是重复说着这句话。
凛冽的冬天真的降临了。

罗柏对琼恩说,下次再见,你就是一身黑衣了。
奈德对琼恩说,下次我们见面,我会跟你讲你母亲。
罗柏对布兰说,等我回来。
瑞肯对布兰说,不,他们不会回来。

没有下次。
回不来了。

艾丽娅藏在酒桶旁边。
弗雷家正举行着婚礼,母亲凯特琳和哥哥罗柏都在里面。
她亲眼看到灰风被弩箭射死。再往前走五十米,如果推开门,她会看到罗柏和凯特琳血肉模糊的尸体。
所幸她没看见。
奈德被砍头时她也没看见。因为有人捂住了她的眼睛。
这一次是猎狗及时带走了她。
艾丽娅有一个复仇名单。
她去了布拉佛斯。

布兰和瑞肯躲过了一劫,阿多和阿莎一路护送他们。
他们长大了很多。
布兰去找三眼乌鸦,瑞肯投奔安柏家族。
夏天和毛毛狗一直陪伴着他们。
但是之后的路,要他们自己走了。

琼恩的经历糟糕透了。
他和守夜人兄弟并肩作战,他和野人斗争过最后达成友好联盟。
但是在一个雪夜,他被守夜人兄弟捅了六刀。
机缘巧合他又活了过来。
他说他斗争过,但失败了。

珊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临冬城。
从鹰巢城来的路上,她曾经和艾丽娅十分接近。
在临冬城,她像是做了场噩梦,置身炼狱一般的噩梦。然后席恩带着她逃了出来。
布兰妮天神降临一般救了他们的命。
席恩和她告别,他说他要回家了。
珊莎就想,家,那我的家呢,我们的家呢?

琼恩和珊莎终于相聚了。

接下来,你们会找到艾丽娅、布兰、瑞肯,然后一起回家吗?

我希望所有事情都能这么简单,寥寥数语就可以概括。这样便可以省去很多撕心裂肺的令人窒息的细节,把所有痛苦的压抑的血肉剥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森然的白骨。

然后摸着白骨,念着雪莱那句著名的诗,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图片1>
<图片2>
184 有用
35 没用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 - 豆瓣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

9.5

18160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