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思考自由教育?

石板栽花
2016-05-26 看过
他们在思考自由教育?

电影《飞不起来的童年》(Conducta 2014)似乎是在思考自由教育问题,对于古巴这样的国家来说,这点颇令人意外。无论“自由教育”概念如何界定,它的本质一定是关乎自由的。“自由”首先应当表现为消极意义上的“免于不当干预的自由”,其次是积极意义上“可自由地去做什么”的自由。本片中的老教师卡米拉(Carmela)的权威就来自于她的“自由”教育实践,她不仅努力地让自己的教育活动免于外来的不当干预,她也努力地保护自己的学生,让他们自由地接受教育,并让教育成为他们获得自由的手段。

教育在卡米拉心目中具有神圣地位,她的教师资格证书是挂在圣母像旁边的;她信仰教育,当然她不允许“信仰”被玷污,就像她不允许教堂神父否认她祖母的信仰一样,那种反抗是决绝的,她在和代表政府权力的儿童事务专家Raquel的交锋时的神情便能说明一切。在她看来,教育是教育者的事务,当教育者能够自己解决教育内部事务时,来自外部的任何干预都是不当的,尤其当干预者只是为了自身形象而非受教育者的目的时,即便他代表政府,这种干预也是一种明显的“恶”,那就是自由的敌人。所以,卡米拉强调过去和现在生活的不同,过去生活简单,如何应对,教师都能为学生作点“准备”,而现代生活复杂,即便政府也不能且不应该代替学生来做如何应对生活的决定,因为在她看来,干预越多,自由越少;教育只能成为学生获得自由的手段,而不能成为自由的枷锁。所以,她反抗一切不当干预,轻蔑地称它们为“狗屎东西”。

外部干预的不存在并不代表教育自由当然地就获取了。“政治正确性”有时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它也有可能会内化为某些教师行为规范的指南,成为干预教育自由的隐形杀手。比如校长配合政府专家将查拉(Chala)送到再教育学校,那位新来的教师Marta,将学籍注册不合法的Yeni送去见她爸爸。校长有时身不由己,但Marta的行为显然是一种“无形压力”所致,即便卡米拉委婉地指出这一点时,她仍不自知地认为自己“没有被任何人施加压力”。所以,除了反抗不当干预争取外部的教育自由外,内部的教育自由仍然需要积极维护。当然,这种“积极维护”也总是和“争取外部自由”密切相连的。接下来,我们看看卡米拉是如何维护内部教育自由的。

在卡米拉这里,学生的表达自由是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的。强调教师的权威,学生的表达自由会受侵犯。在卡米拉看来,每个班都有像查拉这样的“不安分”的学生,但她并不认为言辞上“顶撞”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都是孩子啊!”也就是说,她似乎认为“权威意识”是教师的一种自恋,孩子根本没往这上面想。Marta虽然根据查拉打架而促使他被送到再教育学校,但显然之前她被查拉顶撞是导火索。就查拉事件而言,卡米拉是否有点过分维护查拉了?即便是为了维护表达自由的缘故,我们也可能认为动手打架也是不对的,但卡米拉也未因此批评查拉。这虽显得有点不合理,但的确有其高明之处。动手打架是一种表达,手段虽有点偏激,但目的完全正当,因为查拉想维护的完全符合正确的价值观。大家可能看到了,打架之后,不仅被打的同学不敢再贸然羞辱同学,其他同学也都知道了这是一种恶劣的行径,这无异于被上了一堂生动的道德教育课。与其说卡米拉是在偏袒查拉,不如说她在维护正确的价值观。打架的确有可能导致危险,但小男孩们之间的这种肢体冲撞本身也是他们成长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即便不在学校发生,也会在学校外发生,限制“冲撞”有时也就限制他们受“教育”的机会。

维护学生的表达自由最突出的事件是教室的墙上出现“宗教性质的画”。这虽是Yeni纪念死去同学的一种自然情感的表达,但对于这位社会主义国家的官员Raquel来说这是大逆不道的。她之所以可不听任何解释,很强势地反对,是因为这涉及某种政治原则性的问题。然而,这种表达是值得肯定的,即使我们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观众,也都会这样认为,因为保护孩子自然情感,不让它受到政治的粗暴干涉,是保证孩子情感正常发育的基本条件,尤其在有同学逝去的特殊时刻,它让“孩子们明白了生死的意义”;而且,Yeni的行为其实与学校是否支持和宣扬宗教无关,所以,卡米拉在回应Raquel质问时说,“我不被允许,但孩子们是自由的”。这表明卡米拉认为孩子们的表达自由不应受制于成人世界的政治规则。如果卡米拉不坚持这一点,任由政治践踏孩子们的稚嫩心灵,那么这种教育一定会成为自由的枷锁。所以,当卡米拉说:“这件事自然而然地发生,也必须自然而然地发展下去”时,我们的确感受到一股力量,或许这就是我们“良心”的感同身受;我们也的确感到很震撼,或许这因为我们的“良知感到亏欠得太多”了吧!

家长式的儿童教育或管理总受到质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强加了大人的主观判断到孩子身上,从而剥夺了孩子们未来自由选择的机会。然而,我们都知道,也正如卡米拉所说的“孩子从来没有选择”,无论是从他们的能力还是他们的条件来说。然而大人们有时又必须为孩子作出选择,这样,大人们为孩子作出选择时,应当有某种标准,这个标准可以是什么呢?代表国家利益的Raquel依据的是政府规定的条条框框,而卡米拉给出的标准是孩子们的自由,他们的自由发展。所以,在查拉事件上,卡米拉坚持将查拉留在普通学校,因为她知道若屈于政府的压力,再教育学校会成为查拉“人生中一个难以抹去的印记”。在“伪造学籍”事件上,若不伪造学籍,Yeni可能失去读书的机会。

“伪造学籍”事件表现出卡米拉教育机会均等的愿望,而在最后一幕她讽刺Raquel,反映她的某种平等理念。由于大环境的影响,Yeni无法继续哈瓦那的学业,即使在查拉事件上感到良知有所亏欠的Raquel想在Yeni学籍事情上获得弥补,这也让人觉得她是个毫无原则的人,同样是孩子,为何要区别对待?当然,最让卡米拉不舒服的是,在她说明了她的行为只是出于“良知”的情况下,Raquel仍然要再提那张宗教卡片,所以卡米拉出言嘲讽“你还真什么都不懂”。的确,她不懂,教育其实是一种情感的事业。(文/石板栽花 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Ps.本片中文字幕 翻译:微博 @DaweianAnyways;校对:微博 @罗伯特不是鸡哥,志谢!
38 有用
6 没用
飞不起来的童年 - 豆瓣

飞不起来的童年

8.4

872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飞不起来的童年的更多影评

推荐飞不起来的童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