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Hodor想到的片段。

爱吃鱿鱼的猫
2016-05-24 看过
在冰火所有的故事线中,一直对布兰线最为无感,和我持同样观点的朋友也说,It's basically Hodor Hodor all the time in Bran's story. 谁知这竟是六季以来最为泪崩的一集。

没记错的话,看书的时候哭过四次。

第一次是奈徳在地牢中回忆劳勃和自己年轻时,“他看到青春年少的国王,高大英俊,头戴鹿盔,手持战锤,骑在马上宛如长角巨神。……‘奈徳,你看看我们,诸神在上,我们怎会落到这步田地?你被关在这儿,我死在一头猪脚下。当初我们可是一起打下江山,赢得王座……’”当时劳勃已作古,奈徳也将不久于人世。

第二次是卓戈卡奥得知丹尼莉丝被下毒的时候,这个从未志在横渡狭海甚至惧怕海水的草原之王愤然,“这个卖毒药的人,想从我生命中的月亮身边逃走,那就让他跟在她后面跑。……至于卓戈之子雷戈,我也要送他一件礼物。我要送他那张他母亲的父亲曾经坐过的铁椅子,我,卓戈,卡奥,要做这件事。“剧集中甚至还添加了丹妮在不朽神殿中见到卡奥和儿子在帐篷里安守天伦之乐的幻象, 曾经相夫教子的美好愿景几乎要让当时还未足够坚强的丹妮崩溃。

第三次是席恩回到铁群岛的片段,从遍插茱萸少一人到儿童相见不相识,从小做质子的席恩从来无法获得身份认同感,一直在生父和养父的抉择中徘徊挣扎。他不知道日后将会因此产生一系列错误的抉择,更被拉姆斯百般折磨。

第四次是猎狗从黑水河之战中逃离,临走前藏到珊莎的房间,让小小鸟为他唱最后一首歌。这个言语粗俗行为不羁却有细腻内心的莽汉,被史塔克的另一个女儿遗弃在河间地的某棵树下,默默等死。

我想,这都是因为浓浓的宿命感,使整部作品充满了悲剧气氛。有些人生来便是为其他人更重要的使命铺路,终其一生,至死方休,为了诸多预言中所谓的三头巨龙,亚梭尔亚亥转世,绿先知……作为读者的我们已经知道有些人注定成为不了主角,必死无疑,然而身在故事中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成为英雄的幻想中,步向惨淡的命运。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角,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是上天注定的那个人。

Anyway, 回到Hodor,荷兰朋友安慰我说,At least he was a happy big guy in his entire life. That's enough.
14 有用
1 没用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 - 豆瓣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

9.5

1817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