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见过真正的垃圾?

作者车厘子
2016-05-23 看过
文/车厘子

1
寂静的夜色中,一辆蓝色大巴悄悄驶进一个荒凉的小镇。

车上下来一位脚蹬高跟鞋,衣着考究,烈焰红唇的美艳女子。女子掏出烟盒,看看左手边的商铺,叼起一根香烟,看看右边商铺,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目视前方,优雅地说:“老娘回来了,你们这群混蛋!”

影片就这样启幕了。

美艳女子名叫Tilly,幼年因为一桩谋杀案,被迫背井离乡。之后,她逃到欧洲,跟时尚设计师学服装设计,学成归来,誓要还原当年的真相。

她的目标锁定于当年凶案的目击证人、指控她是杀人凶手的小学老师,说母亲是“荡妇”、她是“小杂种”的药剂师,以及道德败坏的镇长。

她用一种出格而挑逗的方式——身着自己设计并缝制的服装,突显出自己的身材优势,在小镇与邻镇的橄榄球赛上,当众宽衣解带,分散邻镇球员的注意力,令本镇球队成功夺冠,同时也成功地引起了小镇的骚动。

人们开始议论这个当年的“杀人凶手”,“疯婆子”兼“荡妇”Molly的私生女,以及不知羞耻的“暴露狂”。然而议论的同时,一点也不妨碍她们有求于她。

杂货店老板的女儿Gertrude,为了吸引意中人的注意,特意来找Tilly为她设计服装。穿上Tilly设计的礼服,令Gertrude在舞会上惊艳众人,大放异彩,成功获得如意郎君的关注且被求婚。接着,找她设计衣服的人接二连三上门。

小镇上的女人穿上Tilly设计的衣服,从丑小鸭进化成白天鹅,每天像活在电影里一样搔首弄姿,将土路木屋当成T台,每日作秀不止。Tilly为这些女人带来了美丽和关注,这样她就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接纳,融入他们的生活吗?事实并非如此。

镇长请来另一名裁缝,与Tilly叫板抢生意。很快,镇上的女人都窝进镇长家,请新来的裁缝缝制新衣。新衣试穿失败,女人们再次奔向Tilly家。

你以为经此一役,人们就会对Tilly改观吗?

老师在Gertrude的婚礼上,再次提及Tilly当年杀人的往事。Tilly拿着老师当年的伪证词,想当着全镇人的面澄清自己,却揭开了比往事更令人不堪的身世。

Tilly觉得自己是“被诅咒”的人。母亲中风猝死;男友为了证明她未受诅咒,跳进装满的高粱的谷仓,窒息身亡;已经改名为Trudy的Gertrude再次加入了迫害Tilly的行列……

2
这是一个残酷无情的小镇,然而它反映的却是一个及其现实的世界。

大冰的《乖,摸摸头》中,曾描绘过一只翻垃圾吃还被人踹的松狮狗。

“踹它的也未必是什么恶人,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而已,之所以爱踹它,一来是反正它没靠山没住人,二来反正它又不叫唤又不咬人,三来它凭什么跑来吃我们家的垃圾。

“反正踹了也白踹,踹了也没什么威胁,人们坦然收获着一种高级动物别样的存在感。”

然而,这样的高级行径并非仅仅发生在人与狗之间。

无论你是多么平凡的人,无论你是多大的腕儿,只要被人揪住道德瑕疵,就会变成被众人踹的狗。

反正是你作了恶,我站在道德制高点,是正义的大多数。我可以在道德的高峰俯视你,踹你,你又没有办法还手,你能拿我怎么办?

Tilly原以为,揭开事实的真相,还她清白,人们就会接纳她了。那时她还有母亲的庇护,男友的关爱。当亲情陡逝,爱情的救赎失败,她才清醒地意识到,她的清白与诅咒从来不是人们关心的对象。他们只关心自己,只在乎他人会不会看到他们美丽光鲜外表包装下的真实的自己。

对于这些人,Trudy最了解,也知道对付他们的杀手锏是“将你们的真面目公之于众”,因为她也是其中一员,知道自己最忌惮什么。

你说这是人性也罢,是道德缺陷也罢,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就活在你的身边。哪天你一转头,就能看见他们在对你指指点点。

其实他们知道什么呢?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充其量不过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却都不好好吃瓜,偏要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以此博得存在感。

最典型的莫过于前段时间引起轰动的柳岩伴娘事件。好好的一桩喜事,经此一闹,新郎新娘每年的结婚纪念日该怎么过?当事的明星要以什么样的形象在娱乐圈立足?

义愤填膺的“观众”里,无论是为柳岩出头,抨击一众明星伴郎,还是以柳岩平时塑造的形象大做文章,都跟Trudy那群小镇人和踹狗的老百姓有什么区别?

更有甚者,还根据这一事件,意淫出渉事明星们当时的心理活动和关系的深浅真假,简直成了一个读心术专家。不由得让人感叹,高手在民间哪!

3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没有战争、瘟疫,却兵荒马乱,民不聊生,那是因为我们从来都不缺乏毫不相关的莫名的恶意。

只要你出了一点点错,除非错在真空里,不然,必会被人拿来大做文章,紧揪着不放。只要表示不服,就拿“自己做错了事,还说不得动不得”来堵你的嘴。

更甚者,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任何生理特点都可能被人抓来攻击。例如矮,胖,丑,黑。

大学时有位女同学多和男生交好,几乎没有谈得来的女性友人。某一寝室的女生在没有话题的时候,总要拿她出来充门面,整个寝室的女生情谊,仿佛是由该名女同学维系的。

女同学谈了男朋友,她们说:“瞧她那两条青蛙腿,居然有人会喜欢她。”

女同学入选院学生会干部,她们说:“还不是因为学生会男生多,都吃她那一套。”

女同学获得奖学金,她们说:“肯定是她利用职务之便,给自己加了很多活动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女同学被保送研究生,她们说:“好不容易自己考上研究生,以为可以摆脱她了,没想到还要跟她做三年同学。”

五六个人抱团攻击同一个人,够团结,够有爱,够情深谊长的吧!然而毕业各奔东西,十年后再相见,打听到各自的近况后,那场面可好看了。

对年过三十依然单身的A,她们说:“都成老处女了,还眼光那么高,想嫁王思聪还得成网红呢!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资质!”

对婚姻触礁,正和老公闹离婚的B,她们说:“连自己的男人都抓不住,还在我们面前秀学术,秀出国。”

对婆媳关系不和谐的C,她们说:“多大点破事儿,还拿出来说,谁家没个家长里短!”

你看出来了,她们也会互相攻击的,而且不留情面,直戳痛点。以为她们的情谊会因此终结,然而女同学的话题又将她们紧紧联系到一起。“听说没,某某某也离婚了,结婚不到半年就完了,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云云。

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无论走到哪儿,你总能碰上三两只。他们大多无聊至极,闲得蛋疼,一张嘴长在脸上,不是在嚼东西,就是在嚼舌根。他们存活的意义全集中表现在一张嘴上,尤喜聚众铄金,积毁销骨。

私以为,这一点,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演绎得更加生动,惟妙惟肖。诸君不妨一看。

4
影片的结尾,真正爱着Tilly的母亲,警察叔叔为悔过替Tilly顶罪了,男友也死了。母亲对小镇众人说:“他的死是要证明,他对她的爱远远超过了你们的恨。”

可是真爱带不走你的恨,亲情净化不了你的怒,所有的牺牲都在催促着一个复仇女神的诞生。没有理由再去隐忍、退让。那些衣着华丽的外表下,根植于骨子里的恶,永远都不可能因为一两个人的牺牲而改变。

于是Tilly帮小镇剧团的对手设计服装,头戴黑帽,身着华服,铺上绸缎将火引向小镇中心,在点燃木屋,走上红绸的那一刻,完成久违的复仇,同时完成个人的升华。

列车上,售票员看到熊熊燃烧的大火,说:“可能是在烧垃圾吧!估计是烧过头了还不知道。”

售票员离开后,Tilly注视着窗外的滚滚浓烟,说:“你没见识过那些垃圾。”

你可曾见识过?
30 有用
5 没用
裁缝 - 豆瓣

裁缝

7.9

10639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裁缝的更多影评

推荐裁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