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 Men》: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纤手破橙
2016-05-2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上次这么卖力荐剧还是在2010年,当时看完《波士顿法律》,各种抓耳挠腮,个中微妙处恨无人可以分享。

于是逮着机会就向周围朋友安利,然而应者寥寥。

极少数点开了,受不了开头短平快的节奏和纷杂的叙事线索,没看完第一集就点了叉。

时间一长,我也就耸耸肩接受了——人生就是这么寂寞如雪呗!看个美剧,在现实中也找不到同好。

这已经是我第二回写长文推荐《Mad man》(广告狂人)了。上回写完《一人是一座岛》时,《广告狂人》还剩全季的最后几集未播。

前段时间终于把结尾几集看完了。总算各人的因缘际遇都有交待。连Peggy都有了情感归属。

编剧其实早安排好了那么一人。只待曲终人散之时,在灯火阑珊之处将其拎出来凑成一对,而且一点不突兀。

共事十年以上还能互相欣赏的异性同事可以直接去领结婚证了吧?



当年讨厌Don讨厌得一度弃剧。有人把Don从第一集开始的情人捋了一遍,真是一项浩大工程。丫就是广告圈的种马!

可是结尾处,当他坐在麦肯巨大的环形办公桌前,周围一色衣冠楚楚,和他一样谈笑自若,万物皆备于我的创意总监们,Don眉宇间的落寞无处可藏。

看到这里,我又心疼得不行。没办法,谁让丫天生自带男主光环。

在麦迪逊大街混迹了几十年,男女之间那点事,谁睡了谁,谁和谁在一起了,谁和谁分手了,大概是最不能算事的事了。

如同每一场宿醉,天一亮,自动痊愈,打针吃药都不用的。再见面,彼此还能默契地揭过不提,依然是合作无间的Partner。

麦肯最终收回了Sterling Cooper公司的独立经营权,将所有人员打散收编自己麾下。

一时间,新旧交替,人仰马翻。原本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杀伐决断任我行。到了人家屋檐下,少不得雌伏在大机构僵化机械的制度和流程之下。

旧时同事们各显神通想尽办法在新公司里立住脚根。Don依然被麦肯的大老板们施以青眼,表面上光鲜如昔,内心却早荒芜成了一片盐碱地。

十年间,原本在麦迪逊大街有自己一席之地的Sterling Cooper公司几经合并收购,几次命悬一线,始终能保有自己的title,这回算是彻底终结于此。

创始人Cooper斯人已逝。
Sterling这个老浪子的心气情怀也散落成渣。
顶梁柱Don对职业生涯心生厌倦。



麦肯巨大的会议室里,满屋子都是和他一样的创意总监们。会议主持不再是老搭档Roger,侃侃而谈另有其人。别的创意总监阐述自己手里头的Case,他不过是众多旁听者中的一个。

往常,不管是会议开到半截还是行至尾声,当Don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必定先掸落手中的烟灰,猛吸一口,微蹙眉头,然后自信而强势地对整个广告从创意到执行来一段盖棺定论的conclusion。客户听了心满意足,下属听了心领神会,总之皆大欢喜。

这一刻,坐在麦肯的环形会议桌前,Don看上去有些孤单,有些隔隔不入。职业困境是一方面,生活也深陷泥淖。

女儿无意间撞破他和楼下邻居太太搞外遇,第二次婚姻即将到头,……

Don绝对不是《广告狂人》里面第一个试图从东方哲学和宗教里面寻找出路的人。Sterling Cooper早期有个copywriter中途跑去当喇嘛了,后来在小酒吧里还和旧时同事偶遇一场,自此消失在众人视野。

公司创始人Cooper在办公室里悬挂着日本触手系卡通色情画。连日常习惯都向东方人致敬——所有高管进入他办公室必须脱鞋。

作为潮流文化和消费文化的缔造者,麦迪逊的广告人审美高于一般普罗大众,这一点毋庸置疑。当上帝也无法将他们从迷途中指引出来的时候,他们只能转而求助于中国的孔子和老庄。



结尾处,Don和一群像他一样迷失的人,避世在一个很偏僻的村庄。每天在悬崖边打打太极,练练瑜伽。

当一群厌世者围坐一起,看上去像是吸毒者的互助会,Don糊里糊涂地参与了他们的讨论。在这群衣着邋遢的失意人群中,他这个来自曼哈顿的精英男士看上去依然那么格格不入。

直到一个叫做莱纳德的男人站了起来,对大家说:“我一直活在角落里,习惯了被人忽视。在办公室里,人们从我身边走过,从不正眼看我。我回到家,看着我的妻子和孩子,当我坐下时,他们根本懒得看我一眼……”

听到这里,唐抬起头来看着他,莱纳德继续说:“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到我在冰箱里,有人过来关上了冰箱的门,周围陷入一片黑暗,每个人都自顾自地吃着饭。然后门开了,我看到每个人都在笑,不过他们依旧不正眼看我。接着门又关上了,灯也熄灭了。”

其他人听完这番话一脸淡然,惟独Don哭得不能自持。

这个梦既是隐喻也是现实。当男人像冰箱一样供养着家人的生活,殊不知真正家庭的天伦之乐正在远离他们。

女儿Sally撞破了自己的奸情,父亲的形象跌破谷底。第一任妻子在电话那边一脸厌倦:请你不要再打电话来。

所有血缘羁绊和情感牵连的亲人都离他远去。



天朝其实也一样。男性在家庭中的角色日益边缘化,父亲在子女成长中长期缺位,留下一地鸡毛的婆媳关系和长大后指责原生家庭的子女……

一如冯唐所说:周围男性怎么看和美好生活没有关系,刚升VP的全副心思想升MD,刚升正处的全副心思想升副局,挣了几百万的想挣一个亿,挣了一个亿的想到创业板上市产品卖到美国去,一腔驴血,一脸大包……

再看看我周围这些二十出头的男人,单向度的价值取向。一眼即可望穿,少了回味咂摸的空间,一如这十年间广告设计风潮的变化——日趋扁平化。

一切向“钱”看,你我都是时代裹挟的风和沙。不是说“一腔驴血,一脸大包”的价值观不好,而是少了一些“人之所以为人”的可爱和可敬。

《波士顿法律》也好,《广告狂人》也罢,打动我的不过是职业与操守、信念与理想所折射出来的男人情怀。

都说现在已经进入了“审美的母系时代”,时代要求男性剔除几千年文化基因里面的“直男癌”因子,补充一些“性情营养”。

微博上有女生说起感性男人:有才华的、内心纠结的中年男人,都是重大自然灾难,到哪毁哪,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确实是这么回事——如果一个四十多有才华的男人,还没世故浑噩成一座空壳,内心还常纠结之处,绝对秒得你渣都不剩。

我身边很少这样的男人。如果你们身边恰好有,记得告诉我。



                                                             个人订阅号:溯洄而上
                                                              寻找气质相近的朋友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广告狂人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广告狂人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