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觉得美队很无辜——半个路人对导演的吐槽

我就是想不出啊
2016-05-2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Ps:半个漫威路人,漫画只看过终极蜘蛛侠、一部分神奇蜘蛛侠(包括内战),电影只看过蚁人和银河护卫队;对美队系列只有剧情简介级别的认识
又ps:没看过美队12,钢铁侠123,复联12,下文观点仅限于对队三的讨论。

我看完电影时并不知为什么戏外会争论得如此火热,美队这个角色收到的负面评价,说实话有些出乎我意料。因为我以为,美队普遍惹争议的几处,片中其实都有相应的解释。当然,观众可以对这些解释不满意并加以批驳,但我看到的情况更多是,普通观众压根没注意到它们的存在。我个人认为,这是电影不对等的表现手法和塑造方式造成的。

我不知道导演/编剧(不知谁是主导,以下统称导演)在拍摄剪辑时主观上是何种态度,但是,这种不对等的、有所偏颇的表现手法和塑造方式,至少在客观上产生了“引导观众戏外撕逼”的效果。仿佛是故意的那样,所有能表现美队行为合理性的地方,电影都尽可能地将它们压缩、分散、弱化,并千方百计地隐藏在各种台词、场面和情节中。看电影时只要稍不用心,就会产生“美队怎么是这种人”的误解。

同时,电影又非常精妙地掌握了偏颇的程度,导演似乎巧妙地把握住“大部分观众为角色撕/撕角色”与“一不小心让观众全在撕自己”之间的平衡。比如,如果导演完全不表现美队的合理性,那么,戏外的评价估计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这让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猜测,导演是故意的。

基本上,我不喜欢把角色行为与创作者塑造分得太开,这有甩锅嫌疑,但队三电影不同。因为其中出现太多“不符合前一分钟描述的人设”的情况。我只能认为是导演的塑造方式有偏差,具有误导性。导演本来可以采用无数种手法,避免戏外误解不断,但他恰恰选择了最容易造成最多误会的那一种。

这让我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我厌恶这种手法。但另一方面,电影原本可能试图塑造的那个美队的形象非常吸引我。从庞杂密集的信息轰炸、略有偏颇的塑造表现和快速推进的剧情中,包括从片尾那封颇受争议的信中,我能勉强看到某些东西的影子:过时之人与不属于他的时代、困惑中的坚持原则、选择自我的勇气……

结合最后弃盾,这是我个人很喜欢的某类主题。我会忍不住展开脑补:这是一个与所处的时代有70年隔阂的人,无论他再怎么融入它,他必然总有某些时候感到自身游离其外。他与自己时代的联系大多随着旧识相继离世而剪断,“美国队长”的身份将他与当前时代紧紧地绑在一起,可以说,他对“70年后的时代中的我”的认知,至少有一部分是由“美国队长”的身份及其代表的形象所带来的。“美国队长”确立了Steve Rogers的形象,而Steve Rogers则填充了这个形象的内核,它如此牢固,似乎形成了某种 “成见”。而现在,他打算剥离这层他最熟悉的外衣,我认为这是他重新界定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的一个契机。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但我认为对于能成为“美国队长”内核的人来说,这个决定需要的勇气和决心不会太少。

当然,他完全可以毫无阻碍地生活。但如果导演尝试从相反的一面探寻这个角色的内心,我认为这不失为一种尝试,对我而言是很有趣的。

(以上完全是我自己的脑补,请不要在意……我很遗憾电影没有描绘美队弃盾的心路历程,这样我就不用脑补了……)

我不知道队三的美队是否ooc,但即便ooc,我认为如果按照正常的塑造手法,角色也能在戏外即便惹争议,也一定会少很多莫名其妙的误解。

关于导演有偏颇的表现手法, 试举以下几例:




一、 美队“偏袒旧友,只顾私情”

具体表现为:1、三次帮助冬兵逃跑。2、帮冬兵打铁人。


1、三次帮冬兵逃跑

实际上,美队只帮冬兵逃跑了一次,在最后三人互殴。最有争议的是第一次。当时,美队说的是:I should be the one to bring him in,他是去抓冬兵的。但是,他见到冬兵的第一句台词,完全不符合“来抓人的”这个人设。而两人与爆炸案有关的台词是:

冬兵:I wasn’t in Vienn, I don’t do that anymore
美队:Well, the people who think you did are coming here.

这两句无法明确传达出美队对“嫌犯冬兵”究竟是什么态度:确认是凶手,但不想在无取证、无律师辩护的情况下看他被射杀?认为他不是凶手?还是其他?

之后特种兵登场,这场戏很快就被刺激的打斗掩盖。因此,在这场戏中,观众对美队行为动机认识不明确。而仅从结果上看,只看见美队帮冬兵抵挡特种兵。这就造成了一种误读:美队出于私情,仅凭冬兵一面之词,就确信冬兵不是犯人,还要协助他逃跑。

实际上,美队如何猜测冬兵不是犯人,电影中是有所解释的。1小时02分左右,借猎鹰、美队和莎伦的三人讨论,电影陈述了美队的思路:有人利用爆炸引出冬兵,让他们抓到冬兵。其中最关键的台词是,猎鹰说:Steve,we look for the guy for 2 years and found nothing猎鹰和冬兵没有私情。在美队抓冬兵这事上,41分左右,美队说冬兵曾为自己牺牲,猎鹰说那是在1945年,之后还提出要确保已考虑所有选择。这说明他对此有所顾虑。但此处他没有怀疑美队的思路,可以认为,他认同美队的看法。

站在他们的视角看:隐藏两年令他们一无所获的人,突然主动现身犯事,本身就很不寻常,更别提好像故意让人发现那样露脸,除非这个人不正常。这正是为什么美队在抓冬兵时,会先确认他是否认识自己,这是在确认冬兵是否“正常”,他是否被洗脑。

然而,一个正常的叙事,会把这段解释放在抓冬兵前,并挑明其中隐晦的逻辑。在冬兵被抓后补充,而且只有这段宛如偷看剧本般的思路,看起来只是在为朋友脱罪找借口,误打误撞猜对了真相。



2、帮冬兵打铁人

实际上,美队想阻止铁人杀冬兵,最初自卫,但情况失控,不得不痛下狠手,但最终目的只是为自己能逃跑。我个人认为,看出这点不算困难。毕竟期间美队向冬兵喊“快跑”2次,向铁人劝说2次(1次说九头蛇控制冬兵,1次说这不能挽回过去)。有这些铺垫,无论影像表现给人的观感有多糟糕,我认为理智上还能得出上述看法。

以2小时03分冬兵朝铁人开枪为开战信号,三人互殴的过程大致如下:

3分:铁人封住美队行动,准备杀冬兵,冬兵挣扎,铁人的炮因此误射中某处,导致建筑某处坍塌压到铁人,美队挣脱,叫冬兵快逃,并拦住追击的铁人。

4分:冬兵往上跑,铁人追击,美队干扰阻止,铁人打下井盖

5分:铁人勒着冬兵往下飞,三人一起落到地面,美队在低处,美队和铁人开打,互打两下,
美队勒住铁人脖子,铁人把美队掀翻,打美队的头两下。

6分:冬兵带盾砸铁人背一下,把盾扔给美队,两人打铁人,铁人朝美队开一炮,美队趴地起不来,冬兵将铁人按在墙上,试图用手破坏胸甲的能源,铁人挣脱,打断冬兵手臂,朝他开一炮,美队带盾上,两人摆出对轰的pose,47秒左右,镜头转向泽莫。

9分:10秒左右,镜头转回。美队以狰狞的面目表情把铁人按在墙上打,铁人让AI分析美队的模式,打走美队的盾,近距离朝美队开一炮,美队倒地,准备站起,铁人飞过来又近距离开一炮,美队跪地,两人说出台词,铁人打美队两拳,将美队掀到边上,警告他不要再动,美队站起来。

10分:铁人朝美队举起手,亮出掌心炮,冬兵拉铁人脚导致他分心,美队趁机扑上,将铁人举起并摔倒在地,用盾击打铁人的头盔,砸开之后,以盾用力插能源,30s,结束。

仅从行动上,我认为这段打斗的表现没有问题。但是,美队痛击铁人头盔的那几下过于凶悍,此处没有美队的表情特写,没有台词传达他的内心情感,只有第三视角的动作刻画,容易造成“美队莫非和铁人有仇”的假象。又由于这出现在浓墨重彩渲染的、最具悲剧性的最后一幕,因此观众不会记得其中铁人打了美队几下、是否朝他开炮,只会记得美队痛打铁人。

而这个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这场打斗中,美队和冬兵的台词不足。

打斗开始前,铁人在“情”上先天占理,观众提前对他有所倾向。此时没有表达队冬二人歉意的台词,观众很难与他们共情。高速打斗的过程中,观众被动作场面吸引注意。没有队冬二人不间断的台词提醒,观众很容易忘记他们为什么开打、为什么打成这样、现在是什么局面。结束打斗的最后一幕,铁人场面居弱势,“情”上占理,情感反应合乎常理,观众理解;美队于“情”而言不如铁人占理,场面上居强势,情感反应电影未明示。

对于很容易只记得强调画面的普通观众而言,铁人几乎完全博得了观众的同情,他完全“占理”了。然而事实上,如果仔细看打斗过程,队铁二人的互博只能算各有输赢,决非一方按着另一方穷追猛打。诚然美队击打铁人头盔处确实过于凶狠,不留情面,但30s前铁人亮出掌心炮的那一幕,我也不觉得那只是为了摆个帅气的pose。铁人确实于“情”而言更合理,但总体而言,美队也决非蛮不讲理。

根据打斗前、1小时46分左右,美队安慰冬兵他被洗脑迫不得已干坏事,冬兵说:I know, but I did,这说明冬兵对此心怀歉意。结尾的信、美队听说铁人和女友分手时的反应,也表明美队同样心怀歉意。然而,此处几乎没有任何台词戏、表情戏向观众传达这个信息,导演本来应该在打斗中加入队冬的台词,靠台词提醒观众,队冬此时并非不具合理性,但他没有这样干。




二、 美队的“强行政治正确”

这部电影以“内战”为名,而协议正是内战的发端,就标题看,协议本来该成为其中心(当然,事实并非如此)。因此,对于电影而言,在协议上正确的人,就是电影的政治正确。因此,美队能成为这部电影的政治正确,是因为在协议问题上,这个角色被放在了合理的位置上。复联大部分都站在美队这边、最后连铁人都“屈服”于美队(挂罗斯电话)、展现出类似谅解的态度,这都是因为美队在协议上具有合理性。

美队不签协议的原因在影片30分有所陈述:What if this Panel send us somewhere we don’t think we should go, what if somewhere we need to go but they don’t let us.鉴于此类片中的政府通常都是反面,这个理由已经提前确定了美队的正确。

侧面表明不签协议的合理性的还有35分钟左右,黑豹的台词:The Accords, yes. The politics, not really.

以及罗迪的台词:This is the Unitied Nations we are talking about, it‘s not the world security council, it’s not Shield, it’s not Hydra,联合国=正面,因此,与之不一样的安理会、神盾局和九头蛇=反面。安理会都有可能成为反面,那117国的小组成为反面也并非不可能。

美队对签字的看法是:I’m not saying it’s impossible, but there would have to be safeguards.

铁人很赞同这点,所以他回应:Once we put out the PR fire, these documents can be amended.他对美队不签字的原因,应该也是赞同的,理由是当30分钟前后,美队解释完后,铁人说:If we don’t do this now, it’s going to be done to us later,他没有反驳,而是换个理由说服美队签字。我认为这可以表明他同意美队,否则他会直接呛回去(比如,机场大战美队说冬兵不是凶手时,他就说:Your judgement is askew)。 这也就是说,尽管两人做法不同(签与不签),但对协议本身的观点是相同的。

影片后段,罗斯拒绝抓捕泽莫那一幕,证明了协议的负责人果然不靠谱,甚至还很可能是反派。关键不在于他不听信铁人,而在于他对铁人说:Your’ re luck you’re not in one of these cells.

铁人是签字的超英,还为抓捕美队等人出力,虽然失败了(罗斯视角下有故意放跑前队友之嫌),他还有雄厚的背景(有钱、和上层官员有交往),连他也尚且不能摆脱“没被关进来算你走运”的评价,其他人有可能怎样,可想而知。这段同时也表明,铁人“先签字、后修改”的迂回计划,可能过于美好了。

因此,从逻辑上看,美队在协议这个问题上,是一直正确的,而铁人实际赞同他。但在观感上,美队不签协议的合理性却显得陈述不足,这同电影的表现手法有关。

复联对协议的争论集中在30分钟前后。协议派有四人:黑寡妇、罗迪、钢铁侠和幻视。铁人的演讲明显更能打动观众,更具说服力。因为他的论点有铺垫:开头任务造成的损失令观众提前站在他的立场。中间援引受难者的事例,进一步支持他的合理性,吸引观众注意。在此之前,来找铁人哭诉的黑人母亲,令观众对他的心路历程有了解、易产生同理心。黑寡妇的论点属于折中,是综合考虑了美队的担忧和铁人的做法的结果,拉人好感。

反协议派里,猎鹰只说了两句话,一句吐槽罗迪是墙头草,另一句吐槽黑寡妇什么时候也支持政府。美队的论点陈述很漂亮,但支撑它最关键的证据:政府曾经干过很多坏事,电影中没有任何影像表现,也没有让任何角色用台词传达给观众,没有铺垫,缺乏事实论据,在辩论中处于下风,有理也看似没理。

在1小时左右,美队和铁人在协议上的第二次冲突,很快又因旺达的遭遇跑偏了,并被铁人的“give me a break”打断。在这之后,协议再也没出现,也就再也没有对美队的合理性的进一步表现。因为之后电影重心已经完全转移至冬兵。

电影有两个主要矛盾:协议和冬兵,后者占据电影大部分时间。美队的合理性本身已陈述不足,接着又由于电影主要矛盾的改变,塑造美队这个角色的焦点则由“不签字的合理性”转移至“对冬兵的态度”,前者背后涵盖的命题——超级英雄需不需要监管、该如何监管——是过于严肃的命题,后者带有明显的私人痕迹,骤然从前者转向后者,很容易让人对角色产生严重的“私心过重”印象,前后联系,让角色前者的合理性再次打折。说到底,两个矛盾没有任何逻辑联系,只由于偶然因素,在时间线上紧密地前后衔接在一起,观感上矛盾主次不鲜明,很容易造成某种概念混淆,并影响观众的某些判断。

(其实,矛盾从协议转向冬兵,冲突的焦点由“理”转入“情”,我猜是为了深化黑豹说的 “仇恨”这个主题,这本来很有想法,但由于对此铺垫不足,我个人觉得电影没有很好地完成对“仇恨”主题的刻画,而且,如果以此为前提,似乎可以说,导演对电影的主旨并不是很明确,这可能是由于电影希望表达的东西太多导致的)

影片的前30分钟,可以说都在为法案的“看似合理性”做铺垫,也就是说,铁人的演讲看似只有1分钟,但实际上有足足30分钟的剧情在背后支持。但所有能论证美队合理性的地方,都是零散的台词。它们首先不集中,分散地出现在30分钟(此处最多)、35分钟和1小时左右,只是一堆台词中的某几句。其次,没有强调的场景镜头。这使得观众完全记不住美队方的合理性,甚至产生出“为了冬兵不签字”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误解。

原本在协议上占理的美队方,在这种表现手法下,显得只有20%的道理,而这本来是美队成为政治正确的基石,于是就显得非常“强行”了。

当然,我认为,戏外的观众完全可以对电影传达出的这种政治正确进行批判,或提出自己的解读。但是,这种批判应该指向某个电影,如果批判角色,它应该是“在批判整部电影的前提,批判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角色”,而非“在批判某个角色的前提下,对电影进行批判”。




三、 美队与铁人的冲突

根据电影明确表现出的,铁人签署协议有三个原因:极力补偿损失破坏的负罪内疚心理、尽快解决公关危机的企图以及挽回女友。其中,2个私人的,1个公共的,后者最紧迫。但是,这几点都和协议本身无关。

铁人与美队的冲突,在于做法(签与不签),而非认同协议与否(见上)。这与两人的经历、身份地位脱不开关系。电影表现出,铁人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他可以提出动议,还能跟官员沟通。这或许是他不care协议具体内容的原因之一,因为大不了还能修改(见上)。但美队没有这种能力,他只能谨慎地做出个人选择:不签。

因此,尽管铁人签字、美队不签,但在“是否认同协议”这个问题上,他们都不认同。二者不存在理念冲突,因为在此事上,他们的冲突受临时因素(私人、公关危机)的影响较大,难以看出恒定的理念。仅因是否签字,就粗暴地将之归结为“是否认同协议”的冲突,并从“是否认同协议”中引申出诸如道德观、价值观、意识形态等等的冲突,甚或以此为基础,将某种价值观强加给某位角色,而忽视超级英雄电影这一根本前提,并将相反的价值观套给另外一位角色,我认为这都有过度解读之嫌。毕竟,对A角色的解读,换个说法和修辞,未必不适用于B角色, 甚至未必不适用于大部分超级英雄漫画和电影,说到底,“超英”的概念本身就是西方世界的产物。

事实上,对我而言,片中美队唯一值得诟病的地方就是,他并没有提出第三条合理的道路。毕竟反对很简单,而建设很难,这是铁人值得敬佩的地方,他具有伟大的能力和勇气,他敢于建设。但是,“什么才是合理的监管”这个问题太难以回答,这不是美队,或者说不是这部还要加入刺激的场面、轻松的笑料和有趣的新角色的电影可以解答的,也不是它必须回答的重点,美队的选择仍无可厚非。

可以说,从这点看,这部电影也许注定要采用这种偏颇的表现手法。以“内战”为名的电影,观众如果不能在戏外为之争论,那是很失败的,因此,电影必须要让观众能吵起来。听说之后还有复联三,而从队三结尾看,复联三极有可能全员和好,这决定了内战不能战得过于真情实感,因此必然不会出现理念冲突。实际上,这份协议内容听起来就“反派”得很明显:Only when and if the Panel deems it necessary,任何个人英雄主义电影里,这类条款几乎都是坑爹预定。铁人当然不能真同意这么弱智的协议,他必须迫于情势。但如果这样,观众还怎么撕起来呢?于是,电影必须尽可能压缩美队方的合理性,集中表现铁人方的合理性。但是,伪•理念冲突也必须告终,因为复联终究要和好。于是为了真正打一场,以“情”字主导的三人混战出现了。

电影若想引发观众在戏外的争论,应该建立在对冲突双方都有完整合理的表现和塑造上,这才是有追求的电影,靠不对等的表现手法和塑造方式,强行压缩一方的合理性,这种“强行冲突”的方式,令我很无语。再联想角色戏外受到的许多误读,我只想说,这真是太冤了。
8 有用
0 没用
美国队长3 - 豆瓣

美国队长3

7.9

4200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美国队长3的更多影评

推荐美国队长3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