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儿带着纯真的邪恶冲过去,而她害怕地转了身。

Mayissummer
2016-05-14 看过
带着神秘物品和漂亮装束来到孤独小镇的Tilly,面对清晰的城镇风景,记忆却模糊得好像看不到过去。被别人称作疯子的妈妈住在一个破败的山顶小屋,村里人说,好多年没有看到她。

像极了《百年孤独》里循环往复的家族,打开一扇门,不知从何世纪而来的老奶奶,依然喘息在摇椅里。而诡异的是,“疯子”妈妈最后,用惊人的“疯”力拯救了被自己诅咒而抑郁的Tilly。

原版小说的开头将小城镇的东西南北描述了一番,说就在医生家的后面有一条湖水流过的小池子。这样的伏笔在电影中诸多,好像游戏闯关,导演早就在你略过的镜头里安排好了一切。好在小镇的设施简单,一眼望到边际,谁住在哪儿,抬头便能看见。

于是电影最后的那一把火在一开始就藏好了端倪:人们鸟兽状聚集在一起,说山顶有人生火,她真的回来了。这些年来居住的疯茉莉(妈妈)似乎从来没有生火,女儿的回来带来火——活的象征。她不远万里归来,总要搅和下这死水微澜。

最让我个人喜欢的,是导演镜头里小镇的色彩。哥特式风格,尖锐明朗,好像藏不住秘密。尤其是原本深藏在杂货店里的碎花裙少女,开始在剪裁得当的衣服下露出雪白的双峰。她们光亮的肌肤和身段极为怪趣味得让电影的画面荒诞而不真实。就像乌娜对他们说,“你们似乎不知道衣服得体的意思”。乌娜没有说错,她们的妖娆在这座小镇显得非常诡趣。

衣着让少女变身,却难以改变她们被养育的暴戾属性。孤独小镇里的人单一、无聊,彼此之间互为地狱。他们遵从的好恶,其实简单到——谁让你是个荡妇。男权社会笼罩的小镇,一言不发的郡长控制着这个城市最主要的基因。只是万事有因果,他断子绝孙,唯一的儿子被亲生的女儿“害死“。所以电影最后出现《麦克白》,预示着“王”的男主角惨死的下场。

最出彩的(或许导演并不希望如此),是类同于舞台剧演出的角色性格。略带脸谱化的人物,让每个角色都可以独立地跳出群戏。缺乏”众“的概念的小镇,每个人或者是慈善家,或者是侩子手。他们的出场更像是舞台剧上的角色分配,夸张,但是定位精准。

归根到底,这部电影还是女性导演自我的陶醉。巧手的裙装可以改变一切,身材俊俏的男主不需要理由就可以发生爱情。只是,爱情不过是亲情高潮的前奏。最后解救Tilly的,是母女间互为的感应。妈妈亲手做了一碗汤,告诉Tilly要用你的能力去还击——只是还击的,还是那些长舌的女人们。

最后,说印象最深的那一幕。怪医生像当年的斯图特一样,冲过去,只是没有了女性身体的保护,一头栽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男性们邪恶地以为面前的她会坚定不移地停留在原地,却未曾想过有一天,她们,已被冥冥万物启蒙。
127 有用
6 没用
裁缝 - 豆瓣

裁缝

7.9

10654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裁缝的更多影评

推荐裁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