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们的不合时宜

臣亮言
2016-05-13 看过
在UME看的片,下午场,5号厅,穿过爆米花香味的走廊,路过美国队长3的展板和还没撤换的功夫熊猫塑像,等着《百鸟朝凤》开场。
一个并不复杂、甚至并不新鲜的故事。
田园牧歌的乡村与景观,东方古朴的师承与羁绊,时代车轮的碾压与血汗。
这样的带有寻根和怀旧色彩的题材和主旨,不仅在同时期的商业大片的包夹中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甚至在中国艺术电影乃至中国文化创作中,也有点时过境迁。
并非不佳,却总有些难掩的,不合时宜。

而不合时宜,似乎正是吴天明导演以及那一代电影人的际遇与宿命。
不合时宜首先是一种生不逢时。第四代导演算是中国电影史上最让人扼腕叹息的一代,比起第一代导演的兴奋求索,第二代导演的葳蕤绽放,第三代导演的曲折前行,第四代导演,就像《百鸟朝凤》中的游天鸣,甫学成出师却被时代浇灭了所有的光荣与梦想。
他们成才于六十年代,沉寂于七十年代,待到八十年代能再触碰摄像机与胶片时,却多是而立或不惑的年纪,他们将压抑已久的创造力连同时代赋予的伤痕和缺失一并浇注在了他们的作品之上,承上启下,创造了和第三代导演截然不同的艺术手法和关注主题,并且启迪了第五代导演的成长与探索之路。
然而经历了短暂的八十年代,随着九十年代开始到新世纪已经定局的我国电影高速的市场化和商业化,第四代导演转型、退场或居于边缘,再次地与时代尴尬地面面相觑。

《百鸟朝凤》虽然完成于2013年,公映于2016年,但它更像是一部来自过去的电影,带着一点吴天明导演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隐喻和预言,呈现的是第四代导演投射在今天的影子。
一个跟天明导演同音的叫做天鸣的男主角,一个近乎成长母题的前半段故事。在游天鸣得以能够学会唢呐曲目中封神之作的《百鸟朝凤》自立门户后,却迅速地连同唢呐一起被时代抛下,就像命运女神刚垂青地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又重重地给了他一耳光。
后半段的故事便是让人不忍目睹的古技艺的没落,异文化的侵入,师承制的终结……有学者援引第四代的另一位导演丁荫楠的作品《逆光》里的一句台词,来总结第四代导演的一大创作主题:“在我心中叠印着”“一个古老的中国与一个现代的中国”。这句话放在《百鸟朝凤》一片中虽不完全适合但也具有解释力。第四代导演始终具有一种矛盾性,他们渴望社会进步却又对现代性存在着某种虚无感,他们冷眼旧式社会的愚昧落后却又始终难以割舍对旧式中国的淳朴留恋。一个古老的中国与一个现代的中国总是在他们的镜头中此起彼伏的出现,而这种呈现往往既个人化又具有整体性。由于自身的经历,他们比谁都希望社会往前走,却又比谁都舍不得抛下过去。
然而就是这种独一无二的矛盾与不合时宜,才使得去看这部片子成了件让一个长期关注中国影视的人无法拒绝的安排。

这个时代的文化生产和消费有太多的应求而生,应运而生。
并不是经常都有这样的带有时代印记的,不合时宜。

另外,对《百鸟朝凤》我还存有的疑惑是对其最后的几个段落:一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一说的昙花一现(游天鸣并未能如师父所愿以此为契机将师兄弟们重新完整聚齐),及其对结局的粗暴干涉(虽然文化局作为权力机构的介入带有慰藉作用,但看起来总觉得更像和谐需要);二是《百鸟朝凤》作为一个理所应当的高潮华章,却因为铺垫不够(堪受得起这曲子的人突然出现并配以强行解说)和声音问题(焦三吹奏时手指动作和音乐并不匹配,以及游天鸣接过呛血的唢呐继续吹奏结果刚摆起架势背景音乐就粗暴响起),煽情之余,却使得全片的线索和题眼变成了一个遮遮掩掩始终不得其要的落空的重音。

然而就这样落幕散场,又何尝不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譬喻。
2 有用
1 没用
百鸟朝凤 - 豆瓣

百鸟朝凤

8.3

26438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百鸟朝凤的更多影评

推荐百鸟朝凤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