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S03E01背后的科技故事(有剧透)

加书亚在路上
2016-05-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创始人CEO被从自己的公司赶跑

《硅谷》第三季开始于创始人Richard被从CEO的位置上赶下来,董事会决定从外部请一位成熟老练的CEO Jack Baker来取代他。
随着创业公司的快速扩张,创始人的能力常常会跟不上公司规模,这时候从外部引入专业的管理者就成为硅谷的通常做法。创始人转而专注于产品或者技术,继续在公司经受历练,直到完全成熟后有可能重新执掌公司。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都是技术出生,创办谷歌时他们还在读博士。谷歌的扩张速度太快了,佩奇觉得超出了他的管理能力,于是从Novell公司请来了埃里克·施密特,三个人之间紧密合作,把谷歌带向了巅峰。今天,谷歌又重新回到了佩奇的掌控之下。从外部引入CEO失败的例子也很多,最著名的就是乔布斯和斯卡利。两人的年龄、观念、品味都截然不同,乔布斯是产品之王,而斯卡利的经验全部在营销上,他把一瓶糖水推广成了今天的百事可乐。这种差异会大大损害公司内部的团结,导致纷争和失败。从剧情来看,《硅谷》里Richard和Jack Baker之间的冲突将更多地模仿乔布斯和斯卡利两人的冲突。
今天,硅谷许多最著名、最具革命性的公司都在创始人的掌握之下:GOOGLE、FACEBOOK、TWITTER、UBER等等。似乎,那些传统型的公司引入成熟管理者比较容易成功,而那些开创性的,“想要改变世界”的公司需要更激进的管理方式,不能被股东和董事会牵着鼻子走,也不能只着眼于短期的股价。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比创始人更了解公司的使命和价值。所以,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与收购对象谈判时会递上自己的名片,名片背面印着“I AM CEO,Bitch!”


2、机器鹿和斯坦福机器人俱乐部

这一集的“爆笑时刻”出现在Erlich和Richard驾驶着那辆“Aviato”牌汽车,在加州公路撞上一头“机器鹿”的那一刻。Erlich立刻认出了那是Stanford Robotics Club的机器人,并十分心疼“Aviato”的前脸撞坏了。那个Club的人很快从一堆草丛后出来,大喊“Oh ,they killed the Bam-bot(机器鹿的名字)”。神奇的是,那头被撞倒在地的“机器鹿”没有坏掉,自己又站了起来。气急败坏Erlich冲上去又狠狠地踢了那头鹿几脚,那鹿被踢得倒退了几步,却很矫捷地保持着平衡。
确实存在这么一个Stanford Robotics Club,浏览其网页可知,他们目前在做的项目包括自动驾驶帆船、脑控轮椅,以及和NASA合作的登月用机器人等等。但Bam-bot除了外型像一头鹿之外,性能上更接近于去年红遍网络的波士顿动力公司的“机器狗”。波士顿动力的团队最初是从麻省理工分离出来的,和斯坦福大学没多大关系。他们研发的Big Dog机器人体型介于一头大点的狗和一头小点的驴之间,整个设计完全模仿动物,具有非常卓越的奔跑、爬行和负重能力。在网上那段著名的视频中(以及在这部剧里),机器狗(鹿)能在非常大的外部冲击之下保持平衡,即便冲击超过负荷后跌倒了,也很很快地爬起来实现自我修复。
2013年,波士顿动力被谷歌收购,但近期,谷歌又宣布要对外出售这家公司。外界传闻,谷歌担心波士顿动力开发的人形机器人和仿生机器人破坏性太大,会被用于军事用途,与谷歌“不作恶”的原则相冲突,所以才要出售这家公司。谷歌后来澄清,是波士顿动力的工程师固执己见,不愿意与谷歌原有的机器人团队相整合,工作开展不下去,只能选择出售。
Bambot这个名字,是迪斯尼的动画角色小鹿斑比Bambi和Robot两个词分拆组合而成。

3、公司估值如何随着市场沉浮

硅谷的现实比剧情里的更疯狂,这突出地体现在创业公司的估值上。市场有信心时,这些公司的估值往往成几何级数地上升,惨淡时,又会被腰斩,甚至再腰斩。
变幻莫测的估值,也让《硅谷》一剧的创作人员伤透脑筋。主创Mike Judge说,他们不得把把台词来回改了好几次,来让Pied Piper的估值更接近于现实。“Richard最初拒绝Hooli收购时,编剧本来想写1亿美金,但是怕觉得太夸张,所以还是写成了1000万美金。”Richard的扮演者Thomas Middleditch说,“谁知不久后Snapchat拒绝了Facebook20亿美金的收购。当时我们感觉就像被打脸了一样。”
这一季创作时,编剧还专门找了一些VC咨询,想知道Pied Piper融资时可能遇到什么困难。结果VC们很认真地说,“他们肯定可以融到1000万美元的,任何VC都会投钱给他们。”在这一季里,Pied Piper以5000万美元的估值融到了500万美元。总的来说,这个数字仍旧偏保守——如果真的像Richard说的那样公司的体量预期会像谷歌、FB那么大的话。可能,目前科技行业的泡沫预期太强了,这不仅影响了VC们,也影响了《硅谷》编剧们的信心。

4、CEO教练、比尔·坎贝尔

几乎每一个倒霉的创始人CEO在得知自己要被赶出公司时,第一反应都是抗争。在片中,Richard先是强硬地表示“I will sue the fucking death of you!”,得知法律(以及公司律师)不站在他这边后,他又软了下来,说:“I’ll even go to one of those CEO coaches,like that guy at fucking twitter.”(你们不是认为我能力不行么?我可以去跟CEO教练学啊,推特的那个家伙不就是那么干的么!)
CEO教练是个什么鬼?推特的那个家伙又是指谁?
以Y Combinator为代表的形形色色的创业孵化器在硅谷的兴起只是近十来年的事,更早以前,创业公司想获得指导的一个重要途径是CEO教练。与创业孵化器提供从办公场所、早期投资到创业规划、人才招募的一条龙“保姆式”服务不同,CEO教练通常只是凭借自己的行业经验去和CEO们“聊一聊”。在硅谷的CEO教练中,最著名的一位是四月份刚去世的比尔·坎贝尔。在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推特……所有这些最著名硅谷公司的故事中,几乎都能看到这位比尔·坎贝尔的身影。故事开始时坎贝尔从不在场,故事发展到一个重要节点时,通常是公司陷入困境或者CEO面临重要的决策时,董事会里就会有人跑出来提议,CEO应该去和这位坎贝尔聊一聊。随后,坎贝尔就成了故事中的重要人物,他可以以公开的身份在公司董事会占有一个席位,也可能仅仅是私底下成为CEO们的密友。
但是,教练们并不见得会永远对向自己咨询的CEO保持忠诚,特别是当他认为CEO无法胜任公司的经营时。在推特的故事中,坎贝尔出现在埃文·威廉姆斯把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从CEO的位置上挤下来后不久。随后,新出任CEO的埃文对于公司最终决策的战略犹豫不决,限制了业务的增长。受到同事的批评后,埃文对于“可以从这位传奇教练身上学到什么东西感到非常兴奋。”《孵化Twitter》一书描述了他们初次见面的经过:

        “坎贝尔向后倚靠着椅子,并开始扮演他的角色:教练。他咆哮着、怒吼着、叫喊着并说着俏皮话,仿佛告诉埃文如何将球投入球门。然后,他开始咒骂,如同锤子敲打金属,‘见鬼的’一词几乎出现在每个句子句尾。这个见鬼的……那个见鬼的……见鬼的。见鬼的。见鬼的。
        当轮到埃文说话时,他问了第一个问题:‘作为CEO,公司变得越来越糟糕,我做的最差劲的事情是什么?’
        坎贝尔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雇佣了你那群该死的朋友!’然后,他花了10分钟进行了一次关于朋友和生意以及怎样区分的、激烈的长篇演说。埃文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
        埃文被坎贝尔震撼了,他们互相握了手,并约定以后每周见一次面。”

        后来,董事会决定不再让埃文担任CEO时,也是由坎贝尔出面告诉他这个消息。坎贝尔一边告知埃文这个消息,一边咒骂“这些讨厌的纽约投资商”,以示自己没有参与这次的决定。在推特的故事中,CEO教练似乎并没有发挥什么正面的功能,所以Richard把推特拿出来说事,其实是一种反讽。


5、用高科技做蠢事(胡子、snapchat、VR)

硅谷的极客精神孕育了许多奇思妙想,也孕育出不少愚蠢的发明。用最高大上的科技来干最低端的蠢事,是贯穿《硅谷》一剧的重要噱头。还记得第一季里那个只能发送bro的聊天app吗?还记得第二季Hooli公司大头(Big Head)所在的那个工程团队怎么费尽心思完善玩具大炮的射程算法吗?在第三季第一集中,Richard不愿继续在Pied Piper继续担任CTO,赌气来到一家叫Flutterbeam的科技公司面试。两位创始人向Richard祭出了公司的黑科技:在一个视频聊天插件中为人物合成3D全息胡子。
        “目前,延迟效果很糟糕。如果你头扭得太快,胡子会跑到你的耳朵上去。有了你的帮助,我们有没有希望在9个月内把滞后时间缩短到20毫秒?以便赶上11月的胡子节?”
看着各种造型的胡子出现在自己的嘴角,Richard的尴尬大于震惊。虽然观众都快笑抽了,Richard似乎并没有打算拒绝这份工作,直到后来他的律师和他严肃地讨论起给蛇装上胡子的技术难度,并建议他继续留在Pied Piper。
        在视频聊天时,给人物戴上胡子真有那么蠢吗?去年和今年年初,著名的阅后即焚社交应用Snapchat分别收购了两家创业公司Looksery和MSQRD。Looksery和MSQRD这类应用的特点就是提供很多有趣的滤纸和贴纸,以便在实时视频中能实现特效,比如给正在视频自拍的你加个兔子耳朵或者加个面具等等。Snapchat的用户群主要针对90后群体,与FACEBOOK、Twitter的用户们不同,这个群体希望社交能带来好玩、有趣的娱乐性,追求一种玩起来觉得很“酷”的感觉。目前,Snapchat的估值已接近于160亿美元。
        那么,在实时视频中给嘴角添加稳定胡须的技术难度究竟有多大呢?把不同的图像缝合(Stitching)在一起,是目前大热的VR视频的重要组成部分。(图片)特别是实时地调整这些图像以适应观看者不断变化的视角尤其具有技术挑战性。如果能成功做到这一点,会来到更好更吸引人的VR体验,或许还能从中诞生下一代的娱乐、技术大平台。不过在Flutterbeam这里,这种技术只是用来调整胡子,显然大材小用了。


PS:这里罗列了科技公司创始人CEO被赶跑名单中较著名的4位:

1、Groupon的Andrew Mason。
Mason在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说,“在担任了4年半紧张而又精彩的CEO后,我决定花更多的时间和我的家庭在一起!开个玩笑,其实是我被烧鱿鱼了!”2013年2月,Groupon发布了一份季报,亏损大大超过预期,这引起了董事会对这家公司商业模式的怀疑,他们决定先炒掉CEO再说。直到今天,Groupon能否实现快速的营收增长仍旧让人捉摸不透,公司股价也一直徘徊在IPO价格的28美元左右,这比2014年1月的峰值低了50%。离职后的2013年7月,Mason发布了一盘包含7首歌的“励志商业音乐”(motivational business music)专辑,名字叫《努力工作》(Hardly Workin)。

2、Apple的乔布斯
乔布斯被赶出苹果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这都和一句“你想留在这里卖糖水还是和我一起去改变世界”的名言有关。专注于开发Macintosh电脑的乔布斯需要一位成熟的CEO替他管理整个企业,他用这句名言钓来了百事可乐的营销型CEO约翰·斯卡利,后来却被斯卡利主导的董事会排挤出了苹果。在乔布斯不在苹果的12年里,苹果成功做出的东西屈指可数,而许多失败的案例却非常著名。苹果沦为了一家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的二流公司。乔布斯离开苹果后,创办了NEXT电脑公司,并收购了著名的电脑动画公司皮克斯。乔布斯在NEXT没有获得像苹果那样的成功,不过NEXT的工程师们最早探索了面向对象的编程这种软件设计方式。同时,乔布斯把皮克斯从一家专注于开发图形电脑和动画处理程序的公司变成了一家最成功的动画电影公司。

3、雅虎的杨致远
2008年11月7日,雅虎宣布只要一找到合适的人选,它的创始人之一杨致远将不再担任CEO。杨的离职是因为他拒绝了微软450亿美元的收购邀约,董事会觉得他成了股东们赚钱的绊脚石。随后,谷歌宣布终止与雅虎的广告收入分成计划,这大大打击了雅虎的营收能力,使杨的CEO地位更加雪上加霜,最终导致了他的离职。雅虎,从早期互联网的先驱和搜索引擎的开创者后,成了今天的二流公司。从2012年开始,雅虎一直处于梅丽莎·梅耶的掌舵之下,这个女人最大的爱好就是买买买,收购了无数小型创业公司,但雅虎最明智的一起收购决定——即2005年以10亿美元入股阿里巴巴却和她无关。离开雅虎后,杨致远加盟了阿里巴巴董事会,并成为一名天使投资人。

4、推特的杰克·多西
2007年4月,杰克·多西成为TWITTER的第一任CEO。埃文·威廉姆斯、杰克·多西、比兹·斯通成为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但仅在1年半之后的2008年10月,杰克·多西就被踢出局,埃文·威廉姆斯继任CEO。推特太酷了,酷到几位创始人都不急着靠它赚钱。但他们却因为推特的产品定位展开了激烈的冲突。杰克·多西想出了“状态更新”这个概念,他认为推特应该是随时随地与朋友分享自己在哪里、做了些什么的工具(像国内的微信一样);而埃文·威廉姆斯则看到了推特在新闻领域的重要作用,它让人们随时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些什么。理念的冲突、管理上的没经验和决策的鲁莽,使得多西被排挤出了管理层,仅在董事会保留一个席位 。离开推特后,多西创办了Square支付公司,同时继续以推特董事长的名义接受媒体采访、出席各类活动,把自己宣传成“推特之父”。2015年7月,多西重新回到推特,取代迪克·科斯特洛(迪克是演员出身,离职后加盟《硅谷》创作团队,成为内容顾问)再次成为CEO。今天的推特已经没有当年那么酷了,它面临巨大的营收压力,不过它仍旧没有像GOOGLE和FACEBOOK那样找到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


——————————————————————————————————————
个人公众号:加书亚在路上
正在更新印度旅行日记,欢迎关注!

115 有用
8 没用
硅谷 第三季 - 豆瓣

硅谷 第三季

9.2

2812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硅谷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硅谷 第三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