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之美与故事之乏

一眼微澜
2016-05-09 看过
从电影艺术的形式美角度来讲,霍建起是用功了。一如导演此前的影片风格《那山那人那狗》《秋之白华》等,构图精致、布光置景考究,凉州官员的府邸布置一度让人想到了侯孝贤的《海上花》与《刺客聂隐娘》,用蜡烛的柔光来制造室内光影,就现实拍摄来讲还是极其不易的。

导演不愧是做美工出身,但这身份既成就了他,也限制了他。过度在形式上追求极致,反而会忽视内容的深度,何况电影要求的并不仅仅是讲完一个故事,而是讲好一个故事。既然在影院上映了,那么如何让观众买单便成为一个问题。霍建起这次的失利之处在于:在一个受众为王的时代,却忽视受众体验;在商业片的交易之地,却推出一部波澜不惊的“传记纪录片”……结果也只能是失了票房,输了口碑。

由王家卫做艺术指导,每个镜头单挑出来,都无可厚非,作为摄影分析之例,也恰如其分。夕阳西下,落日余晖布满黄沙,逆光下的玄奘踽踽独行,袈裟之摆,轻柔舞动;高高在上的佛像,金光环绕,如同上帝俯视芸芸众生,庙门一罅,独洒一尺光明,此时的玄奘跪拜在佛像之下,祈求指引,这些画面单是想象也很美,但观众不可能只为视效买单,毕竟电影不是摄影。

影片名为“大唐玄奘”,简单、通俗、甚至朴素,有传记片之嫌,但又不是一部完整意义上的传记片,只单截取西行取经为故事背景,或可取名为“玄奘取经记”。我相信,霍建起是有艺术追求的。他努力想讲明一个道理,讲清一个故事,讲美一段励志之路。每一部分,他都做到了,但若将三者结合起来,便不是像蔬菜沙拉那么简单地将调料混合,而是火候、时机的把握,而他还未做到。

在沙漠中前行,有大量航拍、俯拍的远景镜头,以显示人物在漫漫黄沙中的渺小,突显取经之路的艰难,导演在这个镜头上玩得不厌其烦。玄奘一路西行,既在度人,也在救己。途径各地的官员、西域国家的统治者、守边的将士……无不先是阻拦前行,再是妥协放行。从故事编剧的角度讲,人物缺乏足够的行为动机,似乎是为了显示玄奘的西行之难,而刻意设置众多人物。人在生活中面对的苦难,不是他设的,便是自找的。影片中的玄奘在西行过程中,除了要成功跨越他人的阻拦,同时也要解答自我心灵的疑问,从而走上自我解救之路。生理上要承受饥渴,心理上要面对绝望。整部影片的故事一句话概括就是:战胜他人,挑战自我,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导演将人物置于绝境中,可以说前四分之三的时间,观众的心情都是压抑的,苦闷无法得到宣泄与疏通。这也是为什么这部影片不适合在电影院上映。工作受挫、生活失意,生活已经够shit,难得看个电影还要更压抑?影片中的玄奘有佛祖解救,那现实中的我们呢?导演并未给出事宜的解答,似乎除了虔心佛祖,别无他路。

无法不怀疑影片有宣扬迷信思想之嫌。沙漠中突降突停的暴雨,只为就玄奘于一时;识途的老马顿通人性,找到野马泉;加瓦拉就了佛像于是脱了面具……一切的一切过于戏剧性,于是在‘传记片“讲究真实的基础上又大打折扣,此为编剧的不足。玄奘一直在宣扬众生平等,但这平等实则只属于凡人,圣人依旧是要高高在上的,所以无论在何地何时,玄奘也是受到优待的,甚而能踏着国王的背部走上宣讲台,俯视一切。另一情节上的不足便是,一人西行到达天竺,回来时带了两徒弟,似无必要。

影片以2016年的孟买大学图书馆开始,一名考古专业的学生寻找英国考古学家康宁汉姆的日记,于是又由康宁汉姆的《古代印度地理》还是讲到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伴随着画外音,影片的时空转到身在天竺的玄奘,再由玄奘的画外音回忆西行路,如此繁复的叙事结构实为没有必要。若单纯以考古学家之见来体现玄奘所著《大唐西域记》的真实性,则真是画蛇添足。

最后谈谈黄晓明的表演,不得不说,黄晓明实在不适合扮演苦心修行的玄奘。不在于演技如何,而在于选角的真实。导演在挑选演员时,更多要考虑的是演员的气质与所饰演的角色是否相符。王扶林在筹拍87版红楼梦时,陈晓旭其实并不是扮演黛玉的人选,因为她的演技不突出。王导坦言,就是看中了陈晓旭的柔弱气质。同理,在此片中,玄奘是一高僧,应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黄晓明的数次激动流泪,实在让人质疑其佛家修为。再者,西行历险,风餐露宿,这种精神的苦修不是靠外在化妆来体现的,何况黄晓明在到达天竺竟还有了发达的肱二头肌,似这西行之路不是修行,而是健身。

“一个人的影子无法铺满大地,但有些声音可以传得很远”……霍导对玄奘的关注与用心值得肯定,但此片在情节的合理性、结构的安排与演员表演上确实还需考量。
3 有用
1 没用
大唐玄奘 - 豆瓣

大唐玄奘

5.3

240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大唐玄奘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唐玄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