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泽莫,一部超级英雄电影里的路人甲

魏知超
2016-05-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叫泽莫,我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里的——路人甲。


我生活的世界里,遍布超级英雄:



而在超级英雄的世界里(尤其是那些PG-13级的),有一种不成文的政治正确,叫做“超级英雄绝不伤害无辜”。

可是,“绝不伤害无辜”,你信吗?呵呵。

“不伤无辜 ”,传说是20多年前,由一个机器人定下的。这个机器人,为了后来竞选当美国加州州长,用“不伤无辜 ”来树立自己的伟光正形象:





此公惯用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行走江湖,所到之处坏蛋那边鸡犬不留,但平民老百姓却不知怎的愣是一个都死不了。


从此以后,“不伤无辜 ”就变成了江湖上的一条“规矩”。

后来,各种超人类、外星人、机器人粉墨登场,超级英雄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却没有人敢坏了规矩,直到十几年后的2007年。

那一年,一群后来被我们叫做“变形金刚”的外星硅基生物从天而降。他们分成好的和坏的两拨,来地球约架。宇宙那么大,偏偏选在地球约架,这也就算了;地球那么大,偏偏选在繁华大都市的市中心开打,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就在变形金刚开打的前一年,同样来自外星的碳基生物“超人”也跟他的死对头卢瑟约了一架。那会儿打起架来场面也挺大的,卢瑟在纽约曼哈顿(超人管它叫“大都会” )边上的海里生生弄出一片陆地来:


在现实世界里,这当然会引发海啸,至少淹死市里一半人,但在我们这个不讲道理的超级英雄世界里,结果也不过让曼哈顿的大楼晃了几下而已。

后来我们一边看着超人抬起那块陆地扔到太空里,一边给他喝彩:“升仙啦~!”



所以说,那一架,打出的是老派超级英雄的范儿。老派超级英雄打起架来,和风细雨,打架归打架,却不太乱扔东西,很少伤到路边花花草草,更别说伤到人了。那时候,我们这些路人甲,一遇上超级英雄打架,立马兴高采烈蜂拥到摩天大楼屋顶,热壶茶,边嗑瓜子边看大戏——反正也没什么危险嘛。

那么大的场面,平民伤亡数是0。

听说差不多一百年前,中国军阀混战,士兵们光是朝天放枪,却不怎么死人,一场好几万人的大战打下来,也就死个一二十人,那时中国的老百姓就扶老携幼,赶到战场边看热闹。我们这些路人甲,当年也是这么干的。英雄打架,我们路人甲看热闹,其乐融融。

那时候超级英雄打架,是真的不死老百姓。这是“规矩”。

可一年后从天而降的这群变形金刚倒好,以往我们在屋顶上看热闹,现在他们直接在屋顶上开打。超级英雄向拆迁大队沦落的序幕,就此拉开。


以往,规矩还没坏的时候,拆迁大队长都是由超级坏蛋们来当。比如变种人里有一个叫万磁王的,就是个拆迁小能手:


上世纪六十年代,他拆体育场:


拆白宫:


21世纪,他拆金门大桥:


这种本来只有坏蛋才爱干的事,在规矩坏了之后,就变成超级英雄和超级坏蛋们一起干了。

比方说,当年和风细雨、不伤花花草草的超人,到了几年前的2013年,性情大变。他跟他老乡佐德将军约了一架,没错,又约在纽约。上一回那一架,只是地上裂了几道缝;而这一架,整个城市都碎成了粉:


再比方说,钢铁侠刚出道时,是很在意保护平民的,毕竟,保护平民就是史塔克把自己变成钢铁侠的动因嘛:


可到了后来复仇者联盟大战外星人一战,他和绿巨人他们一起,把整个纽约轰成了渣渣:


表面上看起来,这时的超级英雄们仍然把平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在疯狂拆楼毁墙的间隙,美国队长不忘指挥几个路人甲乙丙丁避难:


钢铁侠打失心疯的绿巨人时,拆了一幢正在建的高楼,拆之前还特意扫描了一下楼里有没有人:



超人为了保护几个路人甲,不惜扭断了他活在世上的唯一同类佐德将军的脖子:



似乎路人甲的生命依旧无价,跟以往无异。

但是,在这之前,他有没有想到,已经有多少无辜路人跟碎了一地的城市一起被轰成了渣渣?他们只是没有在他面前碎成渣渣而已。

这就是吊诡之处。过去这么多年来,你们看着这群超级英雄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拆楼毁墙,却看不见任何一具无辜者的尸体。

大多数时候,我们这些路人甲在镜头里出现时,都在躲避这些超级英雄和超级坏蛋们扔出来的各种断砖碎瓦。

这些断砖碎瓦,如果是被超级坏蛋扔出来的,那还能砸死几个人。

但只要它们是被超级英雄扔出来的,怎么说呢,就都很“识大体”,凡是进了镜头的每一块“正义的碎片”,都非常精准地砸向人群的缝隙——正义一方的断砖碎瓦,就是砸不到人:


要不就是,当碎片就要砸中人的千钧一发之际,超级英雄们就及时出手把人救了:


但,大家想想,这合逻辑吗?

直到最近,人们才终于意识到,当年那几场拆楼大战中,我们路人甲其实死伤惨重。

很多人说,超级英雄就是神。那么,如果神可以伤害凡人,那么我们这些凡人应该如何面对神呢?

凡人分成了三类。

第一类叫“敬神者 ”,对于他们来说,“超级英雄是神”不是一种比喻,而是一种真实。



第二类叫“惧神者”。他们对神的力量感到恐惧,于是扬言要限制神的权力。超人被美国国会传讯、问责;100多个国家签署《索科维亚协议》来限制复仇者联盟。


惧神者信誓旦旦地说要与神好好谈谈,但他们其实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神即便与他们达成协议,那也不是因为两者的地位平等,而是出自神的自觉与施舍。

敬神与惧神,其实是一体两面。背后的心理,无非都是对难以想象的超级力量的极度恐惧。有趣的是,人们消除恐惧的两条道路,南辕北辙,却殊途同归。前者臣服于超级力量,用臣服换来超级力量的庇护, 从而找回内心的安宁。后者幻想神会遵守与人类的约定,人类从而免除被他们伤害的危险。可是,不论哪一种情况,神仍然对他们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只要他们想,随时都可以。所以敬神与惧神,都是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罢了。

于是,只有这剩下的最艰难的第三条路, 才能让人类在神的阴影之下重获精神的独立与自由。

在这条路上的我们,选择成为第三类人——“弑神者”。

最早选择这条道路的,是我们路人甲的好基友,蝙蝠侠,老爷,布鲁斯·韦恩。

在超人与佐德的那场拆迁大战中,死于飞溅的断砖碎瓦的,就有他的亲友。蝙蝠侠意识到,不论超人是恶是善,只要他握有那种毁天灭地的神力,他对人类就是一个天大的威胁。于是蝙蝠侠决定弑神。


表面上看起来,蝙蝠侠的弑神动机出于对人类存亡的责任感。但事实上,他心底真正的动机与此根本无关。他内心的感受与那些敬神与惧神者根本无异——目睹超人神力的那一刻,他心里升起巨大的恐惧——面对神,凡人太无力了。


这种无法控制命运的无力感,蝙蝠侠小的时候经历过一次,那一次,弱小的自己无力阻止自己父亲和母亲玛莎被杀。





超人的神力让蝙蝠侠瞬间变回那个内心充满恐惧的孩子。所以蝙蝠侠的弑神,其实是被内心的恐惧驱使。

蝙蝠侠本来差点真的杀了超人,直到超人在最后一刻喊出自己母亲玛莎的名字。没想到,超人的养母与蝙蝠侠的母亲同名。


蝙蝠侠竟然就这样与超人握手言和。

有人说:太狗血!

这么说的人其实没有理解蝙蝠侠。并不是因为母亲名字一样就下不了手,就要化敌为友。

人经常如此,很多时候,我们心底里不是不知道自己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我们只是害怕承认,然后便避而不想。直到有旁人在合适的机缘下点破这一点。这就是所谓的当头棒喝,一语惊醒梦中人。而超人那一声吼,就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玛莎这个名字,在错误即将铸成的千钧一发之际陡然出现,之前那些避而不想和害怕承认的内心阴影喷薄而出。人的思绪,越是潜藏在内心深处,人就越受它牵制,而一旦摆上台面,往往也就能泰然处之了。于是经此当头棒喝,蝙蝠侠脱胎换骨,心思澄明,弑神的念头一扫而空。

在蝙蝠侠那里,人与神如何相处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也许凭借蝙蝠侠那样的勇气与智慧,他最终能找到与神共处之道。

而我呢?

我没有蝙蝠侠那样的境界,我现在仍是坚定的弑神者。在索科维亚那一战中,我的妻儿,跟我一样的路人甲,被复仇者联盟抛出的断砖碎瓦所杀。


从此以后,我就成为“复仇者”的复仇者。

可是,凡人有什么能力弑神呢?

在超人那边,除了半途而废的蝙蝠侠之外,也还有一位坚定的弑神者。他就是超人的死对头卢瑟。


与蝙蝠侠因为惧神而弑神不同,看着人类万物之灵的地位被神侵占,卢瑟感受到的不是恐惧,而是愤怒。在卢瑟看来,人作为天之骄子的尊严因为神的出现而被损害了。于是他不怕神,而是厌恶神。 他是少有的在精神上与神平起平坐的凡人。

卢瑟深知,靠人的力量无法与神抗衡。他说,如果人杀不了神,那么就让魔鬼来吧。

他借恶魔之手弑神,可惜功亏一篑。


卢瑟这么聪明的脑袋怎么没想到呢?能杀了神的,除了魔鬼,其实还有神们自己。

我一介凡人,凭什么与复仇者联盟的那些神对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挑动神与神之间的战争,借神之手来弑神。在我的谋划下,美国队长与钢铁侠乖乖陷入圈套,复仇者联盟因此而走上决裂之路。


也许你要说,我是超级英雄世界里最没有野心的反派。也许是吧,我毕竟只是一个被超级英雄伤害的路人甲,但正是我这样的一个路人甲,以一人之力让神的帝国从内部开始瓦解。

诸神的黄昏,在我这个路人甲的手中开启。

这是凡人的伟业。

文:魏知超

———————————————
欢迎订阅我的公众号:
妄想型精分影评(微信ID:moviemad)
精分影评思路广,脑洞无边欢乐多\(^o^)/
309 有用
50 没用
美国队长3 - 豆瓣

美国队长3

7.8

3611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6条

查看更多回应(56)

美国队长3的更多影评

推荐美国队长3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