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不是煽情,能哭的出就不算绝望

躲张
2016-05-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看的徐皓峰的影评集中有一句话,“自知宿命的人,是有力的悲剧人物。”

我想,李材韩警官就是这样的,慷慨赴死的戏码向来不能免俗,但是只有这样,才能造就一个悲情英雄。

整个剧集中,三个主角流了无数的眼泪,为彼此,为受害者,为在强权面前的无力感。总有人说,韩国影视剧里煽情是一把好手,造就了众多的悲情场面,但是我总觉得,所有的这些悲痛的情绪,用再多的眼泪表达都不为过,甚至说,只要他们还能哭的出来,就还没有到绝望的境地。

在车秀贤因为第一次看到尸体,坐在楼梯上默默流眼泪的时候,李材韩坐在她身边,说,我也哭过,里面那些像野兽一样的刑警也是,看到人死了,谁能无动于衷,所以要抓住犯人,我们都这么痛苦了,被害者亲属得是什么样啊。

对于李材韩来说,见多了死的场面没有让他麻木,没有让他变得无动于衷,而是让他对受害者有了更多的关怀,在每次的案件中,他都投入了自己全部的情感,痛其所痛。在京畿南部连环杀人案、高层大盗案和仁州女高中生事件中,李材韩的三场哭泣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初恋女友死于非命,明明可能会发生的一段美好的感情,最终只变成了一具尸体和两张没能送出去的电影票,李材韩一个人坐在电影院里,在周围哄堂大笑的人群中泪流满面,大银幕闪过的白光照在他的脸上,惨白,苍凉。

拯救过的犯人因为被误抓,女儿死在了燃烧的公交车上,李材韩坐在车里,放着女孩录的音乐,在车内逼仄的空间里,他哭到喘不上气,对着对讲机说,都是怪我,也许这个对讲机根本就不该存在,那些人也不会因他而死。

到了第二次没能拯救朴海英的哥哥的时候,李材韩从理直气壮的怒吼,到只能站在旁边偷偷的掉眼泪,他将所有的罪责反压在自己的身上,根本不敢靠上前,连在对讲机里对朴海英说出真相,都需要将情绪用力的、重重的吞回肚中,才不会在一开口就失声痛哭。

三个案件,他为认识和不认识的受害者流泪。但是让人庆幸的是,从头到尾李材韩都是誓死不肯向恶势力低头,耿直如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已经被权钱所控制。他痛哭过,怒吼过,争执过,质疑过,但是最后,他还是会一遍一遍地说,绝对不要放弃。

“既然犯了罪,无论有钱还是有后台,都要得到相应的惩罚,那才是我们警察该做的事。”

对受害者的怜悯,化为了责任和毅力,和向死而生的勇气和希望。

要说到车秀贤警官,得首先感叹一下金惠秀的演技,从青涩飒爽的警花,到沉稳内敛的特警组长,两个时空的状态切换毫无压力,在哭戏的处理上,金惠秀也使用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呈现方式。在众人一次抓捕犯人的过程中,李材韩为了救她被犯人捅伤腹部,在救护车上,年轻羞怯的女孩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受伤流血,所有的情绪终于遮挡不住,纵情释放开来。车秀贤从抽泣到哭诉,最后仰起头嚎啕大哭,哭的难看,哭的直白,哭的洒脱。而十五年后,车秀贤的脸上已经鲜有表情,在和朴海英挖出李材韩的尸体时,她心底深处所有压抑和不为人知的情绪统统被迫见光。金惠秀的表达方式非常沉重:呆呆的立在原处看朴海英疯狂的挖土,跌坐在地上慌乱的动手,用颤抖的手慢慢拉开李材韩被尘土掩盖的警官证,指甲因用力而发白。从确认李材韩已经死去时,她的眼神一直空洞,在这样的李材韩面前,她压抑了十五年的情感竟然无处可以释放,再也无法像十五年前那样嚎啕大哭了。

从得知李材韩死,到在现实中料理后续,车秀贤的悲痛都处在自己控制的范围中,但是这一切可控,在李材韩的声音出现在对讲机中的时候,都不存在了。她抓着对讲机,撕心裂肺的哭喊,试图阻止李警官前往死亡的道路。在看到剧中一次次的蝴蝶效应时,我在想,如果明知改变过去可能会带来更糟糕的现在,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毫不犹豫的做出选择,但是车秀贤没有犹豫,至少在唯一能够拯救自己最在乎的人的机会面前,她没有犹豫。

其实非常感谢编剧,最终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在男女主角开车前往疗养院的时候,朴海英的脸上都是不确定和犹豫,而车秀贤的脸上,是微红的眼眶,和微微扬起的嘴角,前方等待她的,也许是活着的那个人,以及他身后所有的希望和光。

也许他们内心也在呐喊着,不会再绝望了。
44 有用
5 没用
信号 - 豆瓣

信号

9.2

2528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信号的更多剧评

推荐信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