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唐人编剧邓紫珊致全体仙剑迷的一封公开信

南宫寒冽
2016-05-01 看过
大家好!

  我是「唐人电视版」仙剑奇侠传的编剧邓紫珊。
  首先就大家对此剧的投入和关注致以万分感谢。
  看到大家就一套仍未上映的电视剧的百般赞美及疯狂唾骂,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亦感动于大家的热情和可爱。
  我很能理解大家对仙剑的爱、认真和执着;所以这套电视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包括服装、音乐、演员、导演、甚至我们编剧组)才会引来这么多的批评。
  我明白所有仙剑迷为什么会如此强烈地捍卫大家心目中的仙剑。因为我也是某些东西的「迷」,我很明白那种情感。
  从小,我就很受一句说话影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把这种痛苦加在人家身上的。
  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个经验: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人生很是怀疑。 有一夜,我问弟弟:「做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弟弟回答:「你可记得以前我曾参加过基督教的团契?」
  我点头:「你不是早已不参加教会活动了吗?」
  弟弟点头:「是,因为我不完全同意这个宗教组织的一切。不过,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有一位牧师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受益不浅。」
  我好奇地问他:「是什么?」
  弟弟忆述那一番话:「他说:“每一位创造者——包括你和我,为什么要创造一件东西?(大家可记得在创造程中碰到过的痛苦,但当灵感涌现时的那种狂喜和兴奋?)创造者要造一件作品,是因为他喜欢它——基本上,没有人会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的,对不对?」
  我一直沉默,在思索他话中的意思。
  他继续说:「我们不是无原无故就能“出现”于世上的,我们都是被“创造”出
来的——不管创造者是谁。所以,我们其实都是被喜欢的。你想想,我们都是被喜欢的人,那种感觉是不是很美好?」
  听完这番话,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
  从此,我带着这个理念继续我的创作生涯。

  每一次我写的每一个人物,包括剧中的所谓好人奸人、所谓主角配角甚至剧中的无名小人物,都是我心目中所爱的。也许观众会对某个角色有所偏好,但其实于我,他们每一位都是活生生的。他们都活在我们创造的世界,那个时空那个情景里面。
  我喜欢他们的程度,就如每个人的「创造者」一样——如每一位母亲,每当提起她的孩子,眼睛都会发出光芒的。

  我不会糟蹋任何一个经我手创造的角色。
  今次的仙剑奇侠传,也不例外——虽然它是一个「再创造」的例子;但其实于我都是一样的。
  我爱逍遥、灵儿、月如,及剧中的每一位角色,绝对不亚于任何人。
  我也绝不容许任何人对这些角色构成任何伤害——包括我自己本人。
  让大家破口大骂的人物简介正是由本人操刀的。其中一个被骂的具体原因是错字,如忤逆居然被我写成了「五逆」。
  我也感到十分离谱。
  我在此向大家致以万分歉意。
  但我不同意大家痛骂我们扭曲了剧中的角色。人物介绍只能用很短的文字去概括一个三十集故事的主角人物,尤以逍遥。
  再说,一个人怎么去想另一个人,通常都强烈地带着他们自身的反射。
  所以,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却可以拥有上千万的版本,上千万种说法。

  举一个例子,当年关锦鹏导演执导电影「阮伶玉」时,走访了很多当年认识阮伶玉女士的人。他问及那批被访者对张达民先生的印象时,其中一位被访者说:「他是个矮个子」,另一位却说:「啊,他个子很高的啊!」两人的形容之相差这么大,令导演以为是不是他们搅错了,但很快他发觉他们说的的确是同一个人。
  关锦鹏回去后左想右想,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两位被访者,前者是一位身高六呎开外的高个子,而后者,却是个约五呎多的矮子!
而他们口中的那位张达民先生,其身材是我们社会一般标准的所谓「中等身材」。

      我说这个故事,是想说明:
  大家怎么去理解一件事,其实很大程度是反映大家本身是什么人。
好象大家会执着于人物简介中描述逍遥的第一句那一连串的:「五」逆子、花花公子等等……
  却对紧接的第二句话视而不见:「他是孝子、他重情重义……」
  为什么呢?
  我对逍遥的理解是,他不是一般的「样板式」人物。这也是他与别不同及他的魅力所在。
  逍遥的心理层次之复杂,若用三言两语就能概括,他也未免太肤浅了。
  在创作过程中,我一直反复地想象:逍遥自幼失去双亲,跟李大婶在小小村庄里长大,他有什么想法?
  李大婶是一介女流,虽然也曾是一个女侠,但在现实的社会,更在古代,要艰苦经营小小客栈的她,绝不容易。
  从小跟李大婶拉扯长大的逍遥,在环境影响下,加上他自身的性格,他绝不是一般的孩子;我觉得,他很年轻时就已看透人情冷暖。
  他不愤世疾俗,因为他善良。
  他很顾及人家的感受,所以本来很有理由不快乐的他,选择了以乐观,甚至有点嬉笑怒骂去应付人生。
  逍遥是一个很「暖」的人物。
  逍遥的可爱,并不在他如样版人一样的完美;他是有血有肉的!
  因为要挣扎,因为要选择,才显出这个人高尚的情操!
  逍遥对于喜欢自己的女孩子(如村里的香兰和秀兰),他不会板着脸装作一本正经地拒人千里。他会以开玩笑的方法去处理这个于他这个年纪要面对的对异性的忐忑和向往。但其实他骨子里,是绝对对爱情认真和执着的。
  觉得他花心的应该是不了解逍遥的人。
  了解逍遥的人早就知道这只是他的表面。
  再说,逍遥对女孩的所谓花心,我们于剧中的落墨其实很轻。只是透过侧写去对逍遥作一个全方位的透视。
  在剧中的他带点嬉笑怒骂,不代表他下流。
  逍遥在第一集已遇上灵儿,基本上跟原作的出入不大。
  整个剧里的逍遥、灵儿和月如的微妙的关系,我们都是以原作为依据的。




  另一段为大家争议的关系:
  酒剑仙、贝琪(即大家口中的青儿)、甚至圣姑,并不是如大家想象中的不堪。
  因为,贝琪跟酒剑仙绝无任何关系!
  其实,我们想借这一段戏来带出一个命题:
  「庄周梦蝶」。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个,容大家看后再作讨论。这可能真的会引起一些争议,但我想这个争议并不在人物关系上,而是人生观上的争议。
  贝琪的出现,甚至她跟独孤剑圣的关系,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乱搅」。
  他俩带出的讯息并不是爱情,而是一个人如何去找自己的「道」——尤以她是女娲后人、他是蜀山掌门接班人。
  这个宿命,一直伸延至贝琪的后代灵儿;还有——
  宿命,一直伸延至独孤剑圣的师弟酒剑仙,他的徒儿逍遥……
  一切,是无可选择?
  却是一个又一个决定生死的抉择!
  我所理解的仙剑另一个主旨,就是宿命。
  还有,它对世情那一份不能形容的唏嘘。
  我想,这是除了逍遥、灵儿和月如那段可歌可泣的感情外,另一个让仙剑之所以变成传奇、令大家感动的重要原因吧!
  我们的确是把一些人物作出了调节, 但我不同意大家说我们「破坏」了仙剑。
  我们是借逍遥、灵儿和月如、甚至剧中其它的角色,去演绎仙剑的世界。
  在剧里,我们有一句话: 君子小人,总在一念思量。
  是后段说到逍遥跟月如闯蜀山救灵儿,从酒剑仙口中得知往昔蜀山最黑暗的日子的那一段戏。

  还有:
  逍遥、灵儿和月如,也并不如大家指责那样,成为了月如单向,逍遥只爱灵儿的情况。我们是绝对保留了逍遥、灵儿和月如的那份微妙的关系的。
  当然,在演绎方面,必须增加他们的心理层次,因为我们在处理的是一个三十多集的连续剧,并不是一个只用十数小时就被破关的游戏。
  再次澄清,在这个剧里面,我们亦没有安排什么大家口中的四男四女的爱情故事(对这点一直很让我莫明其妙)。
  戏剧仍未上演,已有连番似是而非的猜测;部份人士又把猜测当成事实,很有点瞎子摸象的味道。
  大家不要再就无谓的猜测而生气,这实在太不健康了!
  希望所有的仙剑迷都不是盲目的狂热份子,因为仙剑的确是一个经典。
  一个经典是「值得」有一班很有质素的支持者的。
  但如果它的支持者是如此不可理喻甚至盲目无礼,就是真的把仙剑糟蹋甚至「降格」了。




  同时:
  很感谢那些支持本剧的朋友。为了公平起见,请不要先盲目的支持,在看过剧后再给予支持和鼓励吧!
  在某一栏中有几位网友引述我们创作的灵儿和逍遥的对白——那些对白不知道大家从那里得知,不过看到仍然得感谢该大家的欣赏。
  下笔至此,我恍然大悟!
  其实大家并不是不了解逍遥、灵儿和月如,大家只是不认识这个不见经传的我,才会引来如此的猜疑、讨厌和愤怒。
  在此再向大家致万分歉意。
  我唯有好好努力!
  日后若有机会,我很愿意在这里给大家就剧情作一些说明。
  「君子小人,总在一念思量。」

  共勉之
  邓紫珊2004年8月15日
12 有用
3 没用
仙剑奇侠传 - 豆瓣

仙剑奇侠传

9.0

2475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仙剑奇侠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仙剑奇侠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