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曲,鬼乡祭】电影视觉的多方位思考和解读

Sybil
2016-04-1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是应该被批判的,为了艺术的进步。看待历史也要带着批判的眼光去审视那些袒露的,掩盖的过去,为了人类的进步。但知晓了这部片子的拍摄历程,我认为太过苛刻的“审美”反倒显得尖酸刻薄了。当然,每个人都有权利诉说和保持自己不同的观点,也包括我自己。

       1.创作背景
       2002年,赵正莱导演在一次慰安妇受害老人的慰问公益活动中看到了一幅出自慰安妇老人姜日出之手的画作,名叫“浴火的少女们”,描绘了老人当年亲眼目睹的一幕,山田大坑里一具具交叠残破的少女尸体正被焚烧。拙劣的画技却生动地还原,赵正莱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由此萌生了创作电影的想法。2008年剧本创作完成后,赵导演开始寻找投资人。但最终都因为“不够商业”,“没有大众性”,“慰安妇题材敏感”接连被投资公司婉拒,也包括中国投资商。最后导演无奈只能借助众筹网站,有幸得到了75000名网友的支持,筹措到了相当于总预算费用一半的12亿韩币(约750万人民币),总算在去年6月开机,在随后两个月的拍摄过程中,经费连连告急,甚至一度停拍。然而在去年8月影片拍摄完成后,问题又来了——找不到发行公司,制作人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旦找不到发行公司,就将影片在youtube上公开,所幸发行的问题顺利解决了,历时14年终于和观众见面了。从低调上映,到先后击败了《死侍》《危机13小时》《神战:权力之眼》《疯狂动物城》多部好莱坞大片稳拿冠军宝座,一时间将《鬼乡》推向了风口浪尖,有人批判这是在贩卖伤痛,让我想起了《金陵十三钗》上映的时候也是遭到这样的质疑,好的作品是会引起争议的,我觉得两部作品都是好的影片,引起争议无可厚非。。“‘慰安妇’本身从来不是《鬼乡》宣传的重点,我们绝不会做贩卖伤痛的事情,”《鬼乡》的宣传方负责人曾对媒体这样解释道,“比起任何事情,在高度的关注下,对于少女们的保护是第一位的,无论怎样好的意图也有可能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片中饰演慰安妇少女贞敏一角由姜荷娜只有15岁,饰演英熙一角崔莉也仅有20岁出头,她们都是在日侨胞的后代,因为影片的上映,在日的两个小姑娘受到众多的人身安全威胁,她们克服恐惧不安,坚持完成拍摄,这样的勇气弥足珍贵。《鬼乡》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拍摄的,但现实发生过的故事一定更加悲惨。影片的目的不是激起仇恨,而是铭记历史,为了让"慰安妇"真正成为历史。
 以上参考自《"鬼乡""东柱"卖座背后 慰安妇题材14年的上映路》——网易娱乐。

      2.电影剖析
      2.1题材主题
      我倾向于给这部片子贴上历史的标签。大胆选择了“慰安妇”的历史题材,为这群遭受磨难的女性发声。“慰安妇”这样的字眼于我来说难以接受的,粉饰了施暴者对受害者血淋淋的残害事实,还堂而皇之地冠以了正当名义,不清楚为何现在国际还沿用着这个名词,对受害者们是不公平的,她们是被强行掳去的,并非出于个人意愿,和随军妓女是相去甚远的,更像是日军的性奴和性玩具,然而这样的词语更伤害受害者们,提醒着她们那污秽肮脏的过去,也许是出于另一层面的保护,才无可奈何的接受了“慰安妇”的称呼。片中的老奶奶看着电视中的慰安妇哭诉那痛苦的过去“像是机器一样,不停歇的工作,直到坏了,无法修理了,就销毁。”她几经思想挣扎才鼓起勇气去警察局举报,然而面对着陌生的警官,她根本无法启齿,转身离去,却听见职员的对话“那样的过去谁敢说出来呢?除非是疯子吧?”,于是她大喊着“对,我就是那个疯子!”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去回忆那黑暗的历史,又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对陌生人说起那痛苦的经历呢?
      片子加入了超现实的元素,有两条线索,一是当年的贞敏,而是现今的英熙,并通过绣佩(平安符)这个物件以及遭受强奸后带有灵力的女孩恩京联系起来,回忆和现实交织,将过去的历史一幕幕铺展开来。开篇是捉迷藏不亦乐乎的少女,结尾是少女回归了温暖的家,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吃饭。晨起戏林中,暮至归家去。如果没有中间的灾难,少女本来的生活应当是这样的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可是事件确确实实发生了,不能当做噩梦一场,苏醒平安。我想导演的意图是铭记历史,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惨剧。

      2.2人物点评
      我想和大家聊聊故事中的贞敏。
      有网友说,贞敏就是一朵圣母白莲花,大放人性光辉。我苦笑,猜测网友可能是玛丽苏小说韩剧看太多了。我更想把贞敏比作山中纯洁烂漫的白色山茶花。14的花样年纪,带着单纯懵懂,以及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贞敏和平日一起玩耍的两个小姐妹玩游戏打赌,若是她赢了可以要对方的绣佩(平安符),若她输了就给她们麦芽糖。当然自信满满的贞敏赢了两个绣佩,面对两个哭哭啼啼的小伙伴,贞敏嗔怪她们不愿赌服输,又无可奈何地归还了其中一个女孩的绣佩,而对于另一个女孩的苦苦哀求,贞敏还是选择不加理会,自己保留。按照圣母白莲花的设定,也许贞敏的做法该是,赢了对方两人,不仅不要对方的绣佩,即使内心非常渴望要属于女孩子的这个挂件,还双手奉上珍存依旧的麦芽糖,又或者干脆故意输了游戏,大大方方一起分享麦芽糖。但是贞敏没有这么做,她不是白莲花,她保留着自己的私心,甚至因此被妈妈痛打一顿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为了和同行的英熙成为朋友,她虚报了自己的年龄谎称自己也是15岁,也提出把自己的绣佩借给英熙戴,她是善良的。她坚定地劝说同伴不要对施暴的日军动心,她是理智的。她拿到地图组织4个人一起逃跑,却因为一个同伴被发现,而又毅然放弃逃跑选择回去,她是有原则有义气的。也许更应该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也想念家中的父母,然而却选择留下了,英熙也顾念着家中众多弟妹,但也选择留下了,只有一个女孩坚持逃离,最后不知去向。我认为有时候做决定,并非事事都考虑动机,更多时候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就去做了。也许贞敏,英熙就是靠着下意识在行动,也说不定在被遣回时内心也曾后悔不堪。
       关于日军,其实我有几个疑问想和大家探讨。
       首先的问题是日军的服装是绿色的,而朝鲜君军的服装是黄色的。已经习惯了抗日剧中小鬼子们的黄色军装并联想到他们的自称“皇军”,在这部片子里的服装颜色让我感觉有些出戏,不知道大家有什么理解和看法?
      其次是对片中日军田中一角的质疑。真的存在这样的日军士兵吗?不直接施暴反而让贞敏好好躺着休息十分钟,只因为她长得像自己的妹妹?而许许多多的日军士兵也是口中说着女孩们长得像自己的姐姐,妹妹,甚至妈妈,身体却一次次不停歇地贯穿残害着女孩们。但想到前面一个镜头,田中开枪打死突袭日军的朝鲜兵时,面上带着的痛苦的表情。以及后来田中和贞敏说,大家都笼罩在死亡的恐惧当中。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日军说女孩们像姐姐,像妹妹,像妈妈,实际上是因为想念自己的家人和迫切回到家乡,但是为了转移死亡的恐惧,便发泄在女孩们身上呢?顺着这样的思考,简直是给了这种罄竹难书的罪行找了理由。我开始自责自己竟然会萌生这样的念头,并一遍遍的思考,直到田中递给了贞敏部队的地图,这样出格的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一旦地图流到敌方的手里,将构成多么巨大的威胁。禁不住联想,是不是最后拿着地图逃亡的姑娘遇到了朝鲜兵,才让他们如此之快地攻入日军阵营呢?然而日军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让女孩们捡树枝,然后用来焚烧她们自己。也许早就有了转移的命令了。一切都不得而知。
       让我疑惑的镜头还有,一行日军归来的路上,遇见路边三具灰蒙蒙的少女尸体,一个叫隆介的士兵停了下来,轻拍着少女微敞开的衣服的尘土,同行的一个士兵回头问他在做什么?我原以为会有更可怕的戏码——奸尸,忍不住掩了双眼,却听见他说想帮这个丫头穿好衣服,同行报以一个淫笑,这个士兵也咧开了笑。疑惑不断在我脑海升腾。还有一个士兵强迫一个中国的少女穿上旗袍的情节,又是出于什么动机呢?果然还是忍不住凡事都思考动机了。

      2.3镜头语言
      我认为导演在片子中运用的镜头语言是平实不突兀的,比较自然地叙述故事的发展。而其中最令我震撼愤怒的镜头无疑是,俯拍的小隔间里女孩被残忍的日军压在身下蹂躏,又切换到另一个女孩挣扎在日军身下,再切换到日军士兵在一个失去意识的女孩的身上继续施虐,镜头不断切换着一个个小隔间,又不断地上升扩大镜头范围,让观众目睹众多的少女在一个个小隔间里被蹂躏虐待,女孩们的挣扎声,哭喊声和日军们的打骂声,喘息声交织一起。有人说这样的镜头语言太过直白,但是人们忽略了历史的真相该比电影残酷悲惨更多更多,影片最终定下的级别是15岁以上可以观看,15岁的年华正是片中众多少女受害的年纪。
 
       2.4色彩音乐
       对于色彩的运用,导演还原了现实,不做太大的调色。但在军营里无论白天黑夜一直是昏暗压抑的,黑暗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我们看不清走廊的深处,紧闭的房门背后还有多少更肮脏的交易。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看不见女孩们身上还有多少伤痕,看不见她们到底流了多少泪水。
       对于音乐的使用稍微有点过了,运用了大量的朝鲜民谣,显得故意渲染和煽情,我认为应该稍作删减只在关键情节保留配乐,比如女孩们围坐在池塘边,在被士兵勒令讲日语的情况下,一个妓女出身的少女为大家偷偷唱朝鲜歌谣。

       关于《鬼乡》的评述就到这里为止,希望能和大家一起探讨对影片的疑惑之处。
13 有用
2 没用
鬼乡 - 豆瓣

鬼乡

7.5

3343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鬼乡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