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说 《雪山凶灵》

冷仴塟椛魂ヾ
2016-04-1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怪谈类片子就好比我们平常听长辈说一些好像是他们亲身经历的鬼故事一样。这些故事有一个特点,就是情节似乎有些灵异,但又可以被解释为幻觉,毕竟这些故事的叙述者最后又都幸存了下来。比如《雪山》,我们既可以解读为麻里的冤魂制造了这样一系列事件,也可以解读为集体幻觉、美佐精分等等,甚至类似于大卫·林奇的超现实主义手法只是一个半虚半实的恶梦而已。从导演的设定其实可以看出,《雪山》这个故事是作为那个登山员故事的思想的延伸。四个幸存的文明人也同那个登山员一样,做出了自私的行为,却又不可避免地受到良心的谴责,最终导致剧情的反转。

有些评论对于一些细节非常较真,我觉得过于钻牛角尖,有些中毒太深。恐怕落合正幸也没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比如:飞机里的女生对话暗藏谁是麻里,有无耳环来区别两位女生,老头是幕后黑手实施集体催眠……想得越多,偏离得也越多。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最正确的。以前上学考试的时候老师就反复强调过,对于不确定的答案,不要随便去改。所以,对这部电影的思考也是一样。后面我按照《雪山》的剧情稍作修改,还原一个通俗的版本,同时也希望读者用“灵异是存在的”这样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去阅读。

顺便再说一下那个比较耐人寻味的四角游戏。美佐用饼干在解释这个游戏要五个人才能玩的时候,是很连贯地一个个替换过去的,过程中那块去替换的饼干在美佐的手里,而不在四角位置的其中一个,所以四角位置会有一个空位。而实际上A叫醒B后,B是要醒着5分钟后才去叫另一个人的。在值班那人醒着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画面都是值班的人在床上做着自己的事情,也就是说四个人在四张床上,三个睡着,一个醒着,是没有空位的。那事实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呢?B被A叫醒后,B的床被A占了,B呢又不能马上去睡C的床,因为C正睡着。那么我们看到的B坐的床是哪一个呢,其实就是A的那张空床,所以B在值班的时候是回到A的床上去了,这和美佐用饼干演示的情况有一点区别。而从我们的视角上,落合正幸就巧妙地回避了这个场景,从而制造了一个逻辑错误的心理恐惧。这和魔术的道理是一样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说过第10次轮到他的时候就叫醒大家。由于从顺序上,一开始老头是排在第2位,相当于B,只有按照ABCD四人顺序,ABCDABCDAB,第10次才刚好是B,五人是实现不了的,所以从这方面推理,也是不存在美佐演示的会有第五个人的情况。所以,为了让这个四角游戏产生更真实的恐惧感,我在下面的故事里做了一些必要的修饰。

《雪山凶灵》

“麻里——麻里——”

女大学生美佐焦急地呼喊着身边已经昏死过去的同伴。

在这班已经解体的失事客机里,凛冽的寒风裹着冰雪在机舱内肆虐,发出令人绝望的哀号。

咔嚓——咔嚓——

美佐循声望去,一名青年男子拿着相机,颤抖地拍着舱内失事的景象。

“你在干什么?”另一个身穿职业装的男子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伴随着这声怒吼朝青年男子头上猛地一拳。

“我是名记者!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记录下现在发生的一切,好让救援人员发现我们的时候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就在这时,麻里尖叫着惊醒过来,“好痛,我的脚好痛!”

“麻里,你忍着点,我拉你出来。”

美佐扶着麻里从座位上挪出来,在记者的闪光灯下,依稀可以看到麻里断裂的腿骨已经翻露在外。

“你这是在做什么!”美佐悲愤交加。

“你还拍!”职员继续吼着。

“抱歉,我叫结城拓郎,是名记者,这是我的工作,我要把这些事实保存下来。”拓郎对美佐道。

“都困在这里了还管什么工作?”美佐道。

此时,一位老者缓缓走过来,从边上找来两块硬板,抚慰麻里道,“我现在帮你固定一下骨头,会很痛,请忍住。”

<图片8>这位老者名叫真道春臣,以前是名医生,如今退休后打算和妻子一起回故乡颐养天年。可惜事与愿违,竟遭逢这般意外,妻子在事故中已然丧生,春臣紧紧搂着妻子,神情恍惚,直到麻里痛苦的尖叫声才回过神来。

那位身穿职业装的男子从飞机残骸中找到了一张导航地图,上面标识南面不远处有一间木屋可以暂避,便说服了大家一起过去。他自作介绍说名叫山内义明,自告奋勇背起麻里。

一行人靠着指南针一直向南走着,却始终看不到木屋。美佐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却发现义明已经放下麻里,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斧头在挖坑——他打算把麻里活埋了。美佐大叫一声冲过去质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义明解释道:“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让她暂避一下……”

“你分明是想埋了麻里……”美佐认为这只是义明的借口。

春臣和拓郎也围过来指责义明。

拓郎扫了义明一眼,上前背起麻里就走。可是没走几步,他放下了麻里,回过头和义明一起挖起来。

春臣转过身望着无法分辨的天地,害怕触碰到美佐寒心的目光。

美佐看到大家的举动,忿然背起了麻里,蹒跚着往前行。可是如此这般又能行多远,环顾四周皑皑白雪,她看不到一丝希望。于是,美佐也妥协了,意识到强行带着麻里走是不现实的。大家接过麻里,把她和她的包裹放进挖好的雪坑里,用一块冰块盖住,任凭着麻里在里边挣扎哭喊。

美佐只得在外边安慰道:“麻里别怕,我们马上会回来救你的!”

<图片7>突然,一袭强烈的暴风雪把义明手中的地图刮走了。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木屋依稀出现在了不远处。

一行人终于如获救般进入了希冀良久的木屋。

木屋正中央有一个取暖炉,四个角落各有一张床,有毯子,床边还有食物,仿佛就是为这四位幸存者准备的。义明看到食物,正要去吃,春臣当即喝道:“先别吃!这些食物要统一管理,平均分配,否则我们根本挨不到救援人员来救我们。先把炉子点起来吧。”义明不顾春臣阻拦,急着啃了一个苹果,却尝不出半点滋味。其余人从包裹里找了些衣物丢炉子里烧,可是无论火烧得多旺,大家也都丝毫感觉不到一点温暖。

“为什么这炉子烧得一点都不热?”义明情急之下,拿起斧头朝着墙上的木板砍去。

“蠢货,你拿来烧啊,把屋子都烧光吧!是你们的观念先入为主觉得冷,那怎么会暖得起来。我们只要专心看着火,就会暖和起来的。”春臣道。

大家照着春臣的方法去做,不一会儿,屋子里渐渐温暖了起来。大家把所有食物堆放在一起,有水果、饼干、糕点、火腿,好不丰盛。

这时候,美佐忽然想起还埋在雪里的麻美,急忙冲出屋去。

“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胡来啊!”春臣冷不防因美佐的举动吃了一惊。

拓郎不放心美佐,带上铲子也跟了出去。

“麻里——麻里——”美佐和拓郎相偎摸索着前进,四下里寻找。

隐约间他们看到不远处雪地里好像有东西。应该就是麻里,美佐想。

他们走近发现,麻里头部和手臂已经露在了雪地外,可是身子却被冰块冻住。

“我好热,我好热。”麻里呻吟着。

“麻里别怕,我们这就救你出来。”美佐已经泣不成声,勉强吐出了这几个字。

拓郎正准备铲,却惊讶地发现难以下手,因为根本没办法判断冰下麻里的身体究竟是朝向哪边。时间急迫,拓郎只能孤注一掷,结果一铲下去冰下随即涌出一股暗红的液体。

<图片6>“啊——”美佐一旁尖叫着,吓得跪倒在地。

拓郎刚才那一铲,一定是铲进了麻里的身体,而那暗红的液体正是麻里身体里流出的血液。麻里死死地抓住美佐,伴随着深深的怨恨,指甲掐入了美佐的毛衣下。

“杀人凶手!杀人凶手!”义明不知什么时候也跟了出来,一把抢过麻里身边的包裹,丢下那句话,一溜烟儿跑了。

“我们救不了她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拓郎使劲搂起跪坐在雪地里的美佐,挣脱开麻里,头也不回地往回奔走。

回到小木屋,在春臣询问下,义明冷冷道:“已经死了。真是可惜!”义明翻起麻里的包裹来,抓出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又掏出了一件白色的衣服。美佐见状,冲过去一把抢走道:“别碰!这是麻里的!”美佐蜷缩在一角落的床上,嘴唇颤动似乎依然念叨着什么,目光却停留在火炉上动也不动。

“你们听过这个故事吗?有个登山队遇到雪崩,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但其中一个身体受了重伤。他们搭起帐篷等待救援,另一位借口看外面情况每天三次走出帐篷,在外面偷吃私藏的食物。帐篷里的同伴因为没有食物,身体越来越虚弱,终于……后来这位登山队员就把他埋在了远离帐篷的雪地里。可是第二天醒来,他发现尸体竟然躺在自己身边。于是他一遍又一遍地把尸体埋起来,可是每次睡醒之后尸体又会出现在边上……”

春臣正说着,义明打断道:“你非要在这个时候说鬼故事吗?”

“抱歉,我无心说鬼故事吓唬各位,只是想告诫大家不要争夺食物而已。”春臣瞟了一眼还在咀嚼着食物的义明道,“说这个故事只是这个原因而已。这故事还有下文,但我不想说了。好了,睡吧!”

“不能睡,睡了就死了。亏你还是个医生!”义明反对道。

“睡一觉是不会死的,那些被冻死的是因为体温太低丧失了知觉。”春臣解释道,“如果我们只是小睡片刻,可以保存体力。”

“一旦全部人都睡着了就谁也醒不过来了。”义明道。

“那么我们可以轮流睡觉。”拓郎道。

“不错,留一个人值班,每过5分钟叫醒下一个人来换班。”春臣道。

“我明白了,你们三个想串通起来,打算不叫醒我!”义明感到不安,怀疑道。

“那这样,叫醒下一个的同时就去睡他的床,如果他还睡就把他赶下床。这规则可以吗?”春臣道。

“好吧,但是我要排在他前面。”义明指了指拓郎道。

“那就从你开始,你先值班,下一个我,然后拓郎,美佐。五分钟一班。两圈以后,刚好第十次再轮到我,我就叫醒大家,然后一起吃一点食物。”说罢,春臣把手表交给了义明。

一个小时过去了,轮到第十次值班的春臣把大家都喊了起来,每人领了一包饼干。当大家正满足地嚼着饼干的时候,美佐突然惊叫起来:“这房里多了一个人!”

“多了一个人?”大家都十分诧异。

美佐用4块饼干在地上摆成4张床同样的位置,从中拿起1块作为值班的那个人,然后按照之前的值班规则,依次替换后面的饼干。等到替换到第4块饼干的时候,美佐的手不禁颤抖起来。

<图片5>大家都发现了问题。

是的!

第4块饼干后面并不是第1块饼干的位置,而是个空位!

这个四角规则只有5个人的时候,才能依次替换过来!

春臣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看了下手表,瞬间瘫倒在地上。

没错!

这里有5个人!

如果按照每人5分钟轮10次的话,一共应该只需要50分钟才对,可是现在过了整整1小时!

也就是说,春臣第3次醒来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第10轮,而是第12轮,有第5个人在值班里参与了2轮!

四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究竟是谁叫醒了自己,自己又叫醒了谁?

春臣回过神来,说道:“那这次我们叫醒下一个的时候,还是睡自己的床!过10轮以后还是我来叫醒大家!”

大家都同意。

这一回,轮到第10次的春臣看了下时间,过了3刻钟,时间是对的,便长舒了一口气。5分钟后,他把大家都喊了起来。

然而,义明此刻却在床上一动不动。

大家围过去仔细一看,发现义明已经死了!而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义明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也就是说,刚才的四人值班,一直是在义明没有参与的情况下进行的!

春臣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慌,抓起一大块火腿就拼命啃,蜷缩在床上喃喃道:“我们都活不了了……我们都活不了了……”

<图片4>忽然,春臣似乎看到了什么,双眼瞪直,青筋爆起,紧咬着嘴里的火腿,抽搐了几下,便不动弹了。

美佐目睹此状,几近崩溃。拓郎牢牢搂她在怀,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安慰道:“嘿,听着,我们还活着。”

待美佐情绪稍稍平稳后,拓郎架起相机对着他俩道:“万一出了事,也可以记录下来。我们是最后的生还者。”

最后的生还者……

黯淡的炉火在深邃的冰冷里虚弱地挣扎,疲倦的身体互相找寻着绝望中的依靠,再也感觉不到时间流动的迹象,而周遭却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

美佐一个冷颤从这片死寂中摆脱出来,而拓郎似乎已经与周围浑成一体。她回头一看,吃惊地发现拓郎的背后实实地插着一把斧头——拓郎已经死了!

<图片3>最后,只剩下美佐是生还者了……

可是,她真的是生还者吗?

美佐查看相机回放,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当时一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拿着斧头,朝拓郎徐徐走来……

<图片2>美佐吓得一把丢掉相机,紧裹着毛毯乞求道:“麻里,放过我吧……麻里,放过我吧……”突然,她察觉到有一个地方很不对劲。

是相机?是死人?是屋子?

不!

是她自己!

她猛地掀开毛毯一看,“啊——”,这身麻里的白色衣服什么时候竟穿在了自己身上?还有……还有指甲——麻里死前掐着自己的指甲竟长在了自己的手上!

正当美佐错愕不已之际,一只莫名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美佐大叫,茫茫然感到周围的世界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小木屋消失了,周围雪雾迷漫,死去的人依旧保持着生前最后的姿态,麻里的身体也依然埋在冰下……

救援人员抓着美佐的手询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美佐缓缓站起身,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喃喃自语道:“我……我是……”

<图片9>拓郎的相机正回放着曾经的一些画面——在那个布满死亡的夜里,美佐穿着麻里的白色衣服在雪地里游荡……

一如春臣讲述的那个关于登山队员的故事的下文——那名登山队员惊恐不已,便在帐篷里预先安置了摄像机,结果第二天他打开摄像机来看,发现录下的竟然是自己半夜掘起尸体搬回帐篷……

相机拍摄下的画面究竟是真相还是表象,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真正的美佐仍然被困在那间“小木屋”里备受恐惧的煎熬……

<图片1>
1 有用
1 没用
世界奇妙物语 电影特别篇 - 豆瓣

世界奇妙物语 电影特别篇

8.3

785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世界奇妙物语 电影特别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世界奇妙物语 电影特别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