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赫的爱

洛之虹
2016-03-19 看过
向来以为只有女人才会追求唯一的爱,男人是没有唯一爱的,有的只是最爱,直至听到宇赫这句“我的爱情只有一次”时,才知道原来还有例外。只怕这样的男人只能存在于电视剧中,而现实却早已绝了种。

一直在想,宇赫这份唯一的爱是怎么产生的呢?是在那句“我认定你做朋友”之后对她有了好感?是在她一次次热情主动地凑到他跟前和他说笑,陪他玩耍时渐渐喜欢上了她,进而不能自拔地爱上了她?不知道,真的无法考究了,反正宇赫就是于不知不觉中悄悄爱上了英珠。有人说宇赫爱上英珠乃命中注定,而我倒觉得这是必然的,由于性格偏僻,宇赫的身边基本上没有朋友,更别说是异性朋友了,而英珠应当是有生以来第一个主动和他交朋友的人,同时也是第一个走进他生命的女孩,所以宇赫才会为她所动,由一开始的单纯友谊慢慢演变成深深的爱恋。

难忘他们在操场打球时的欢声笑语,难忘回家的校车上,宇赫张手为熟睡的英珠遮挡夕阳;难忘那个清晨,宇赫任性地要求英珠乘坐他的摩托车;难忘体育馆里英珠宇赫二人背靠背坐在地板上;难忘宇赫冒雨为英珠买伞,而后自己潇洒地淋着雨离去……太多太多这样唯美、纯真的画面了, 这些画面是他们青春的印记,更是宇赫终生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

爱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将其埋藏于心。而埋得越深,心就越痛!宇赫就属于这种。他爱英珠,爱到胜过爱自己的生命,可就是“什么都不能做,什么话也不能说,除了看着她,能为她做的,什么也没有。”这种爱在心口难开的苦楚一直折磨了他七年,我想宇赫的内心必是充满着永无止境的痛苦、挣扎以及难以忍受的煎熬。

上天其实是眷顾过宇赫的。从时间点来看,宇赫是第一个认识英珠的幸运儿,他们之间也共同有过一段纯真美好的青葱岁月。近水楼台本该先得月,然,这话到了宇赫身上竟不灵验了。明明有缘,却一再错过,那只能感慨他们今生的的确确是有缘无分。

在宇赫还来不及确认自己的爱情时,却发觉英珠早已倾心于他哥哥,无意争取自身幸福的宇赫只得将这份爱埋藏起来。当他站在马路对岸,望着哥哥和英珠牵手漫步的画面,当他拿着卖摩托车的钱去找英珠,却看到她与哥哥相拥的一幕,当哥哥亲口告诉自己快要做爸爸时,宇赫的内心该是怎样地一种痛彻心扉!然而他却默默地选择自我承受。

哥哥去世后,哀痛欲绝的英珠突然不辞而别,留给宇赫无限的挂念。依然清晰地记得英珠离开时,宇赫追赶她的画面。如风一般地狂奔,敏捷地跨过月台闸门(话说宇赫跨闸门的身手不得不令人叫绝,真的很酷),一路追至地铁前。好不容易看见了车窗内英珠的身影,可惜火车已经开动,任凭宇赫玩命似的追赶也无济于事,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似乎宇赫的一生都在这样苦苦追赶着英珠,然而就算追到无法呼吸了,也始终未能追上。

长达五年的分离时间并没有消磨掉宇赫心中的爱。从国外留学归来后,宇赫一心只想找到英珠,哪怕她已经重新嫁人了,也要见她一面,“用我的眼睛亲自看看,这样我才放心” 。

再次见到英珠,她依旧单身,只是身边已有了个天天。可能是出于对世俗眼光的畏惧,宇赫不敢向英珠坦白自己的痴情,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守候在她身边。或许宇赫真的不奢求得到英珠的回报,只要这样守在她身边一辈子便已足矣。然而胜兆的出现让宇赫这一最低愿望也变为奢望。胜兆搂住英珠的一幕恰好被窗外经过的宇赫撞见,带着满腔的无奈黯然离去,愤怒地挥拳重击墙壁……回头见了英珠,竟还强颜欢笑,说什么自己打台球赢了挺高兴,而当英珠抓着他的手,焦急地问他伤从何来时,宇赫却情不自禁地抓住英珠的手,但随即又松开。“英珠,你想不想离开韩国?”看来宇赫定是想不出其他办法了,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只可惜英珠委婉地拒绝了,而这一拒绝无疑扼杀了宇赫的最后一线希望。

“其实我很喜欢英珠,想跟她结婚,我想在她身守护着她。”胜兆话音刚落,宇赫手中的酒杯瞬时滑落……这一刻,宇赫大概已经意识到自己又将失去英珠了,我想他的心应该也像这杯子一样,有种从高处重重摔下去的感觉。

无法阻止别人接近英珠,想向她表白又说不出口。痛苦之中,宇赫想到向信姬求婚,希望她能拉自己一把,让自己不安分的心平静下来。宇赫对信姬说,他会努力把英珠当作家庭成员同时尽力不使她伤心;宇赫又对胜兆说,他会把这段感情当做回忆,不再沉湎于这种不可能的事情。本以为宇赫真的平静下来,不再沉湎于这段情了,没想到却在英珠生病那次来了个情感大爆发,把多年来深藏于心的爱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

“我为了你,没有一天安稳过,因为你,我活得很痛苦,要是你能够从我身边走开,我永远见不到你该多好啊?我呀,奔走、挣扎,总是不安定,我受不了了……我爱你,英珠!如果你不爱我,我认了,我受得了,可是要是叫我不爱你,这我做不到,这太难了!”医院楼道内,宇赫从身后紧紧抱住英珠,泣不成声地诉说着自己的深情。然而一切经已无可挽回,因为英珠已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到他身边了……这迟来的真情告白的确让人心痛感慨不已,但对于宇赫而言未必不是一种解脱。如若他默不作声直到地老天荒,那么所受的痛苦必定是现在的千百倍!

“现在我要放任我的感情,我要坦荡地活着,直到我的一切全部烧成灰烬,直到心中的烈火变成一堆灰烬,我也不在乎。”积蓄多年的情感在坦露之后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宣泄个够,纵然心如火烧般疼痛,但也心甘情愿!

因为难过,宇赫不愿看到英珠、胜兆二人结婚。然而听说英珠以后不再跟胜兆见面时,宇赫却反倒更难过了。这或许是因为看到英珠的失魂落魄,胜兆的失意消沉,让宇赫也感同身受到他们的苦;又或许是因为那天夜里,英珠当着他的面深情不舍地望着胜兆走近姜家大门的一幕,让宇赫明白到了英珠的心。

“在过去,我以为下雨时需要的是雨伞,所以,我决心成为英珠手里的一把伞,可是,英珠真正需要的是却不是雨伞,而是能够在风雨中陪伴她走的人,可我只能成为一把伞,而不能成为陪伴她走的人。”回首自己的爱情之路,宇赫竟有了这般深刻的认识,也许,他是真的勘破这段苦恋了。每每听到这番“雨伞论” ,总会自然而然地联想起若干年前的那个下雨天,宇赫、英珠在路边的商店前避雨,宇赫突然匆匆离开,不一会儿又冒着雨再度出现,酷酷地单手递给英珠一把刚买的雨伞,让她打着伞回家,而他自己则头也不回地跑进雨中,淋着雨再一次匆匆离去……其实宇赫完全可以和英珠共撑一把伞,而后和她一起漫步雨中,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非要独自离开呢?没错,下雨的时候雨伞是很重要,但人们只会对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产生感情,而不会对遮在头顶上的那把雨伞产生感情。这一点宇赫明白得太晚了!

当宇赫握着英珠的手,嘴里说着“如果人有来世,希望我们有缘,相亲相爱,永不分离”时,分明可以看出他依然放不下今世这段情缘,不然何以会寄希望于那遥不可知的来世呢?唉,也不知当夜深人静,独自回溯过往与英珠的点点滴滴时,是否也会有“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慨呢?

最后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女孩,活脱脱就是学生时代的英珠的翻版。同样的活泼开朗,同样的热情主动,就连见面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惊人的相似。也许是上天有意要给宇赫一个补偿吧,只是不知痴情的宇赫是否会接受?
7 有用
0 没用
生命花 - 豆瓣

生命花

8.2

16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生命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生命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