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胜爱情之路

洛之虹
2016-03-19 看过
英珠跟胜兆的这段感情路走得可谓艰难,一路上尽是曲折、坎坷!而最苦的当属胜兆!姜氏兄弟虽然各有各的不幸,但至少从未受过英珠的冷待,不若金胜兆,从一开始就碰壁,追求的过程更是苦之又苦,简直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老实说,有时候挺可怜胜兆的,追份爱居然还要过五关斩六将,真是不容易啊!

事实上,胜兆跟英珠的缘分早在五年前就定了。夜幕时分,民赫家门口那条幽暗的窄巷,胜兆与英珠擦肩而过。胜兆下意识回望了英珠一眼,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那笑中包含了太多的不解:爱情究竟是什么东西?眼前这个普通的女子又有何魔力,竟能让民赫为了她连家庭都背叛了?胜兆想破头皮也无法理解。

宽敞静肃的礼堂内,身着婚纱的英珠坐在金女士身旁焦急等待着新郎的到来。结果,民赫没来,宇赫也未到,倒是胜兆早早坐在了礼堂后面等待着这场婚礼的开始。这种巧合仿佛有着某种预示,眼明的人大概一早就看了出来,只有我这种反应迟钝的人才会在若干年之后才发现!——不过那时候,英珠和胜兆只是有过几面之缘,对彼此都没什么印象,过后也基本上忘了对方的存在。

民赫留给胜兆的那张合影,胜兆一直把它夹在钱包里带在身上。不过那张合影只能看见民赫的头像,至于另一半的英珠则被故意折叠起来,隐藏在背后无法见之。看得出来胜兆确实不曾在意过英珠。假如后来英珠没再出现,那么胜兆也会照样结婚成家,至于对象是谁就不清楚了——反正不是柳海嫔,因为胜兆一早就表态说他不会娶她——只是这样一来,胜兆的生命中就少了一份特殊的体验!

真正的认识源于五年后相逢的那次会面。英珠的据理力争、巧言善辩,让胜兆颇为赞赏——过后更是大赞民赫“看人有眼力”——不过胜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英珠居然拒绝了他当辩护律师(因为英珠觉得胜兆太过“理性化” ,一点也不通人情)向来只有金律师拒绝他人,还从没有人拒绝他金律师的,英珠此举可谓破天荒。 “被拒绝了!感觉怪怪的!”胜兆独自咕哝道。

英珠的拒绝反倒激起了胜兆想帮她的心。想要担任英珠的辩护律师是不可能了,但是另外向她推荐一名好律师却不失为一个好方法。胜兆的热心不仅是为了帮英珠,同时也是为了向她证明民赫生前所说的“金律师这个人心肠很热,将会成为帮助穷人的好律师”是正确的。对于第二次见面,英珠原是不想去的,只是还没来得及拒绝,胜兆就挂断电话了,出于礼貌,英珠只好前去赴约。本想见了面就让他把话说清楚,然后赶紧走人,谁曾想那人竟说“肚子饿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这是哪门子的因果关系?可是金律师要耍无赖,英珠也拿他没办法,总不能就这么掉头走掉吧。就这样,胜兆获得了第一次与英珠共进晚餐的机会。不知被迫留下吃饭的英珠会不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太霸道,太专制了呢?……从餐厅出来,胜兆打开车门欲请英珠上车,英珠却冷冷拒绝了他。“‘拒绝’是你的爱好吗?”胜兆不解地问——然,英珠越是拒绝,胜兆就越是对她感兴趣。胜兆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在工作上是这样,在感情上同样如此。所以他不喜欢身边那个死缠烂打的柳海嫔,因为“紧追男人的女人是没有魅力的!”按照这个思维模式,我们是不是也能这么理解:被男人紧追,让男人求之不得的女人才是有魅力的!如果真是这样,也就无怪胜兆会对英珠产生兴趣了。——“我不是带你坐车去闲逛!请上车!”大概是意识到胜兆真的别无它意吧,英珠勉强坐上了他的车,可一路上却紧闭双唇,沉默到底!

态度的转变始于第三次见面。当时文具店的老板正在调戏英珠,幸亏胜兆及时出现,帮英珠狠狠教训了那个老色鬼。训完人后,胜兆搂着英珠的肩膀潇洒地离开了现场,那架势像是在向世人宣布:李英珠是我金胜兆的女人,谁也别想动她一根汗毛!

面对胜兆的热情相助,英珠心中自是感激,只是总觉得有些不自在。至于胜兆自己嘛,则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因为英珠曾是民赫的未婚妻,帮一帮她也是合情合理的,并没有什么不妥。看来,“故人之妻”的确“既是阻碍也是催化剂”(引某网友观点)!

车站前,胜兆陪着英珠等车。两人开始闲聊起来,这是英珠第一次以一种轻松的神态跟胜兆交谈。对于这来之不易的局面,胜兆原本是欣慰的,只是当英珠告诉他天天不是她的侄子而是她的儿子时,胜兆一下子怔住了。“你有孩子了?”英珠微笑着点了点头,而胜兆的表情却异常难看,像是被人当头淋了一盆冷水。看着英珠乘车离去,胜兆的心里必是百感交集。不知这位理性的大律师是否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反映有些奇怪?人家有孩子,你失落个啥?莫不是对她有意思了?

知道英珠没了工作,胜兆连忙为她找了份工作,结果英珠却说她有自己的打算。原以为经历了一场英雄救美之后,英珠会信任他,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的拒绝。

明知道英珠无意接受他的好意,可胜兆还是在下班后到英珠那儿去——估计是想去说服英珠吧——恰巧那时英珠正背着生病的天天焦急万分地站在路边截出租车,胜兆二话不说立即开车送他们母子去医院。在医院里,胜兆争着要帮英珠付医药费,结果英珠坚持要自己付费。原本就老大不爽的胜兆终于在这一刻发飙了。“这孩子的爸爸到底是是干什么的!听说孩子病了,至少到医院来看看呀!”胜兆的责备听上去是有点道理,只是有必要这么激动吗,人家做“妻子”的都没怨言,你一个外人何至于如此生气?怎么看都有小题大做、借题发挥之嫌。而当英珠告诉他孩子的爸爸是姜民赫时,胜兆在大为震惊之外更是怒不可言,劈头责难英珠不负责难。英珠心中虽有百般委屈,但也毫不示弱,“因为爸爸去世了,孩子就连出生的权利都没有了?再说了,女人因为丈夫去世连孩子也不能生吗?这孩子的生命也是很宝贵的,我根本不想忘掉民赫哥,为此,我就该受到无端的责难吗?” 几句话就把刚才还理直气壮的胜兆堵得哑口无言……

仅仅四次见面,就定了胜兆今世的情!确实,这样的爱情来得快了些,难怪胜兆会将其比喻成是“突然下起的雷雨,想躲也来不及躲!”然,这份爱情于胜兆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首先,英珠是民赫所爱的女人,这层身份最令胜兆尴尬;其次,英珠是未婚妈妈,要跟她在一起就必须接受世俗的挑战,包括父母的极力反对;再者,胜兆所在的司法界是个保守的领域,搞不好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前途。眼前顾虑重重,胜兆的苦恼可想而知。但是不管理性怎样地鞭笞阻止,英珠还是在心中挥之不去。早上睁开眼睛,首先想到的是英珠,睡觉之前心里想的还是英珠。这种不受理智控制,朝思暮想着一个不该喜欢的女人,不由自主地去到她家附近窥视她的行为在胜兆看来无异于是个疯子!——“有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家伙,居然爱上了他最要好的朋友的女人,总是不自觉地想到她,可是那女人是单身母亲,这个问题在他脑子里反复出现,这让他心烦意乱,这家伙疯了!”胜兆如此自嘲道。许是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吧,胜兆决定去找英珠了……

“上一次太无礼了,正式向你道歉!”所谓的“正式道歉”其实是次要的,想见英珠才是重点。随着心仪之人脚步的远去,满腹心事的胜兆再也憋不住了。“我很想你,所以我才来的!”干脆、简短的话语,再配上转身瞬间那锐利而又坚定的目光,这样的胜兆确实令人难以招架,只可惜他眼前站着的是难以降服的英珠。“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被你的感情打动,也不会去关心,我只想和我儿子好好的生活……” 然,英珠的从容拒绝并没有使胜兆退缩。“我会耐心等下去,我不着急!”是,金大律师是不着急,反正我来的目的就是见你一面,顺便让你了解一下我的内心感受,为这场爱情的到来铺铺垫,至于你是怎么想的,那并不重要!话说看了这么多年影视剧,头一次听说恋爱还要先打招呼的,这金胜兆的做法可真新鲜!另外再补充一点,这段“阶梯示爱”的确很有创意!

知道胜兆的想法后,英珠对胜兆开始防范起来,态度也回到最初的冷淡。只是不管英珠这样地回避,胜兆还是会想方设法地出现在她面前,就连天天幼儿园的父亲节活动,胜兆也能不请自来。对他,英珠实在没辙了。

酒吧献歌一段可以说是英胜爱情之路的转折点,胜兆的良苦用心,巧妙鼓励终于换来了英珠对他的好感。这是英珠第一次牢记住胜兆的话,同时也是胜兆第一次走近英珠的心里。回到家后,英珠不由地拿起她和民赫合影的那张照片来端详。巧的是另一边厢的胜兆同样也在注视着这张照片。自打胜兆对英珠产生好感以后,就经常这样看着这张合影,不知这两者间是否有共同的含义?

好事总须多磨。海嫔的从中作梗让胜兆、英珠间的关系再起变数。“金胜兆律师是我未婚夫!”海嫔的谎话让胜兆好不容易在英珠心中建立的好感瞬间瓦解。原来就有了误会,再加上胜兆自作聪明误帮了英珠,害得英珠蒙受了不白之冤,结果英珠自然是把帐全算到胜兆的头上。本是一番好意,没想到却招来英珠的盛怒,胜兆在感到委屈之余又欲替自己辩解,“我为你所做的只有这些。看到你受累,我心里很难过,这是因为我爱你,我不忍心看到你受累的样子!”这应该算是胜兆对英珠的正式表白吧。然而早已认定胜兆有了未婚妻的英珠只是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请你不要乱用‘爱’这个字!”

晚上英珠加班,胜兆去找她和解,可英珠待他的态度还是没有改善。胜兆以为英珠这么对自己是因为民赫的缘故,殊不知这其中存在着误会。面对着英珠的死不就范,无计可施的胜兆只得一把将其强搂入怀中。本以为如此无礼的冒犯举动是要挨打的,结果英珠只是简单地将他推开,便没下文了。是气得忘了打,还是不忍心下手打?这就不得而知了。

胜兆:在你心里我的形象到目前为止还很渺小,但我有信心,我有信心让你得到幸福,真的!
英珠:你以为只要你愿意就可以随心所欲吗?我是不会卷入金胜兆先生先搞的游戏里的,我没那么悠闲,也没余地!
胜兆:请不要这么说,我可以忍受你的冷淡,但请别伤我的真心……
英珠:我也曾以为金胜兆先生先对我有真心,所以也动摇过,心情也曾经乱过,可后来知道不是的……
胜兆:你这个人为什么这样?你怎么总有种别人会害你的意识呢?
英珠:是金胜兆先生先叫人不高兴也不舒服!
英珠的话句句带刺,扎得胜兆浑身是伤。“英珠小姐怎么看我的,我现在知道了。对于刚才我的所作所为我表示道歉,我保证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了!”胜兆的话里似有告别的成分。而他刚一踏出办公室大门,坐在办公桌前的英珠就不自觉地落下了一行泪……

倘若不是信姬为了帮英珠出气而去找胜兆,他们间的误会还不知要到哪天才能消除,所以,胜兆虽然无辜地挨了信姬一顿骂,但这顿骂总算值得。然而意外的是,胜兆在知道有误会后,竟然没去找英珠解释清楚。也许胜兆明白,英珠不会听信自己的解释,又或许是胜兆真的累了,想借出差的机会让自己冷静冷静,顺便忘掉英珠,忘掉这段感情。

要忘掉英珠谈何容易!在济州岛,胜兆只觉得坐立不安,一刻也呆不下去。因为走在大街上不可能遇到英珠,空气中也没有英珠的气息,到处都没有英珠,然而胜兆的心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英珠!烦恼无处排遣,思念又抑制不住,苦不堪言的胜兆只得在吧台独自饮酒,企图一醉不醒……迷迷糊糊间只见一女郎来到自己身边正欲坐下,此时胜兆半醉半醒,挥手阻止道,“对不起,这个位置已经有人了!”总觉得“位置”一词有虚实两层含义。怎么说呢?胜兆身旁的位置只为英珠一人留着,不管她在亦不在;而胜兆心中的位置也只有英珠一人有权占据,任世间其他女子如何艳丽迷人,风情万种,也无法取代英珠的位置!

比起胜兆的苦恼,身在汉城的英珠手里捧着他那份迟来的礼物时,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喜悦之色……误会已经解除,事实证明胜兆是真心爱自己的。英珠开始淡淡地思念起胜兆,回忆着他过往的点点滴滴。

想见英珠的心是那样迫切,顾不得手中的工作,只想火速赶回汉城……昏黄的夜灯下,一个颀长的身影倚靠在粗糙不堪的墙壁上静静等待着伊人的出现。好喜欢胜兆这一等待的身影,孤独、冷清,满含着痴情、执着,平静的表面下蕴藏着一颗急躁不安、热切盼望的心。然而这样的身影英珠却视而不见。渴望的目光定格在所爱之人的身上,随着她的身影不断移动,由最初的出现到默不作声的经过再到最后的消失,胜兆在这其间经历了希望、失望乃至绝望的全过程,当中的苦涩可想而知,然而能够见到日思夜想的人一面,也不失为是一种安慰!
“他那样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许是因为听到这样的报告吧,英珠终于心软了,顾不得回应信姬便夺门而出……
“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也不想见到你,请你离开吧,我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也没什么奢求,我现在这样挺好,所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再也不要来了!”英珠违心地拒绝着胜兆,因为她心里清楚以她这样的身份是断不能接受胜兆的,然而就在他伸手拉住她时,不禁泪流满面,暴露了自己的真情……

汉江边上,面对着胜兆诗意般的温柔话语,英珠早已陶醉其中,如同是被爱情催了眠!“活在世上,我第一次知道有这种爱:就凭能够在同一个空间呼吸,也感到幸福和安慰!我刚知道!我希望你能幸福,也希望幸福是从我这里开的……”相对于之前,胜兆现在的示爱之辞变得抒情委婉多了。也许在经历了几番波折之后,胜兆终于明白:在爱情的战略上,一味地疯狂进攻并不能保证获胜,爱情需要尊重,需要小心呵护、慢慢经营,爱情又是勉强不得的,需要随缘,需要顺其自然。

到这里,英珠算是接受胜兆了。之所以说“算是” ,是因为看这一段的时候,总觉得他们两人间的关系不够明朗。胜兆爱英珠,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英珠到底爱不爱胜兆,这就让人捉摸不透了。说爱吧,她又从未明确表示过,而且从她的脸上也看不出一个恋爱中的女人应有的那种甜蜜与沉醉。再者,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显得很客气,甚至有些不自然,每一次他拉她的手时,她总是“本能”地往后缩,那表情看似有些受惊、不情愿。说不爱吧,她又经常和他在一起,就连上下班也由他专车接送。真叫人看不懂!

现在我多少有些明白了。英珠不是不喜欢胜兆,只是顾虑太多,无法放开了爱,因为她不知道跟胜兆相爱是对是错,也不知道这段爱情会不会有结果,能不能得到父母的认可,英珠更怕胜兆会因她而遭受不幸——“其实我不是不喜欢他,我认为他是个好人,但我总是犹豫不决……我不希望因为我又有一个人要痛苦和受难,民赫也是为了我受了很多苦”——所以从一开始,英珠就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并且刻意封闭自己的情感不让它轻易显露。在胜兆面前,英珠总显得有些拘束,不自然,这当中有矜持的成分也有顾虑的成分。对于这份爱,英珠一直是小心翼翼,一点一点付出自己的感情,如此谨慎其实也是出于对这份爱的呵护与珍重!

爱情之路尚未稳定,困难就一个接一个地摆在眼前。天天无心的排斥,让胜兆很是头疼,而天天张口“叔叔”闭口“叔叔”的,更是让胜兆难堪!在天天面前,不管胜兆做得再好,也远远比不上他的亲叔叔——宇赫!确实,宇赫是胜兆最大的威胁。宇赫不仅占据着天天的心,而且还是英珠最信任的人,更为震惊的是,宇赫居然暗恋了英珠七年!这么深,这么沉的一份爱居然能埋藏在心里那么多年,宇赫的忍性、耐力远远超过了胜兆的想象。假如宇赫向英珠表白的话,胜兆真的没有把握能够抓住英珠的心。对宇赫,胜兆确实有些后怕。

最为棘手的莫过于母亲大人的反对,那么坚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然,胜兆不同于民赫。民赫顺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所以他选择了爱情割舍了亲情;而胜兆却是鱼与熊掌都非兼得不可,所以他不会为了英珠而舍弃父母,离家出走。这样一来,必然是难上加难!不过这样的做法却令人赞赏。

英珠生病那一幕,看得直让人揪心。病房内,宇赫握着英珠的手守候在其床边;病房外,胜兆默默地转身离去,独自守候在医院外……不是他不想捍卫自己的爱情,而是因为体谅宇赫的心,宇赫的情,所以只好退让。适当的退让是应该的,只是由此所带来的烦恼、忧愁、难过却只能自己独自承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宇赫父亲的公司被ZEUS公司蓄意蒙蔽吞并,宇赫认定身为ZEUS公司法律顾问的胜兆也参与了此事,遂把他当成仇人。胜兆是哑巴吃黄连,冤枉到了极点。

“我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太无能了!以前呢,没碰到过什么挫折和难办的事,最近全碰上了……”从来都是一帆风顺的金胜兆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如此窘迫。好在英珠够理智,没跟宇赫组成统一战线敌对胜兆;好在胜兆父亲想得开,没有跟妻子一起反对儿子的抉择!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向英珠求婚,结果却换来分手的伤痛。胜兆的心顿时碎成一片片。当他紧紧抱住英珠试图以此挽回英珠的决意时,英珠分明也想抬手抱住他,然而这一次她没再忘情,迟疑了一会儿,终把手垂下,轻轻挣脱开胜兆的怀抱,含着泪悲伤离去。而在一旁的胜兆早已僵死在原地,不知所措,待到回过神来想要追回英珠时,却迷失在了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带着几分醉意,踉踉跄跄回到家中,无力地卧倒在床上,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轻轻滑落。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来此时的胜兆必是心碎到了极点……与之相对应的是走在石阶上的英珠。哀伤、迷惘、踌躇、无奈!拖着沉重的脚步拾级而上,停住,转身,急速下阶,又停住,转身,抬步而上……在这条悠长的石阶上英珠不知彷徨了多少次,直至心力交瘁,瘫坐在石阶上,任由泪水肆意流淌……爱情如此之无奈,怕是在遇到胜兆之后才有所体会的吧!

与民赫是死别,与胜兆是生离!然,不管是死别或生离,于英珠而言都是残忍的。在爱情的艰难跋涉中,英珠早已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

分手之后,两人总是不由自主地思念对方,为了减轻这种思念,他们又不约而同地采用忙碌工作法。与之前的积极主动相比,现在的胜兆总给人一种被动的感觉,不再做积极的争取,只想等到母亲答应这门婚事,只想等到英珠同意回到他身边——老实说,我不大欣赏后期的胜兆,总觉得他少了之前的那份意气风发、潇洒无畏——还好最终他母亲算是默许了,不然胜兆的一生极有可能在等待中孤独度过。

在宇赫的暗中安排下,英珠与胜兆在校园内不期而遇,这种不期而遇无疑是个天大的意外,以至于英珠有些难以置信。在缓慢起身的过程中英珠的双眼一直凝视着胜兆,那感觉恍如隔世。郁郁葱葱的大树下,英珠、胜兆、天天三个人在一起的那幅画面很和谐也很温馨,俨如一家三口。经历了种种困难之后,英珠终于觅得与她风雨同舟的人,同时也找到了一个真正属于她的温暖的家!这样的结局,无疑是一种令人憧憬的幸福之美!


最爱是谁?
比起默默暗恋的宇赫,比起苦苦追求的胜兆,作为英珠初恋的民赫无疑是最幸运的,因为他几乎什么都没做就得到了英珠的心,而且还是英珠倒过来追他的——想想胜兆、宇赫二人,几时得到过这种待遇——即便是在他离开人世之后,英珠也是不顾一切地要为他生下遗腹子,并且多年来守节不渝,其中的深情不言而喻。
乍看之下,英珠最爱的人是民赫,但细究之后却又发现似乎爱胜兆爱得更深一点。虽然在胜兆的面前英珠从不说“我爱你”之类的话,就连一句“我喜欢你”也不说,但这绝不是因为不爱胜兆。英珠是爱胜兆的,只是爱得过于含蓄罢了,而这种含蓄恰恰是她成熟的表现。英珠不想轻易说出自己的感情,因为她明白有时候放在心里的爱要比说出口的爱更深沉、更持久!如果说英珠爱民赫爱得最痛快,那么爱胜兆则爱得最无奈。英珠可以义无反顾地爱上民赫,可以当着他的面直截了当地说“我喜欢你” ,可是对于胜兆,英珠却是犹犹豫豫,想爱又不敢爱,想放弃又放弃不下。当初面对民赫的离家出走,明知道这会加剧他们父子间的矛盾,可英珠还是答应了民赫与他同居。而今,当胜兆站在英珠面前向她求婚时,英珠却坚定地拒绝了他。“因为太爱,所以拒之门外” ,直到认识胜兆后,英珠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此时的忍痛分离,只是为了保全胜兆,不让他重蹈民赫的覆辙。相对于第一段爱情,英珠似乎更加懂得爱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英珠对胜兆的爱已然超过了民赫!
12 有用
0 没用
生命花 - 豆瓣

生命花

8.2

16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生命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生命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