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与心上的白莲、脚前的昙花

海棠簪
2016-02-19 看过
     美的标准本来就不是统一的,宋人之后的美人标准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讲究的是个自然清新浓淡相宜,即使稍有修饰,也不过一支碧玉簪斜斜插在乌发间,博一个“不是人间富贵花”的美名。印度的美人全然不同,必定要穿金戴银着花缀锦,耳环鼻钉手镯脚铃额饰项链臂钏披帛头巾一应俱全,纱丽要色彩最鲜艳图案最繁复的,左披右卷裹住玲珑身段,朱砂丹蔻与香料要最昂贵最神圣的,点在眉间发上与指间,用以夸赞富贵与美貌。移步时环佩叮当,舞动时花团锦簇,眼波流转间必然要衬得花与月一齐失了色。

   印度这个国度不出骁勇善战的战士,炎热湿润的气候容易消磨斗志埋葬铁血,这片肥沃富饶的土地上出的是多情的诗人和痴情的美人,出的是诗歌与神话。《宝莱坞生死恋》是一出古典爱情式悲剧,亡于门第之见与父母之命。德夫与帕萝是比邻而居青梅竹马的儿时恋人,因德夫求学英国而分离十年,十年后两人情投意合爱情犹炽,帕萝出身舞女的母亲乐见其成,却因为这合情合理的期望被德夫一家羞辱。帕萝不顾少女的羞耻之心夜奔德夫家希望私奔,却被犹豫不决的德夫伤透了心,嫁入了家财万贯的名门望族。此后,醒悟过来的德夫后悔无门夜宿妓院日日买醉,嫁入豪门的帕萝郁郁寡欢孤寂凋零。德夫临死想与帕萝告别滚落在帕萝夫家门前,被禁足的帕萝却被挡在了高高的门墙之中,两人始终不得一见。

   俗吗?俗!美吗?美!盖因大多数的爱情悲剧都是相似的俗气和凄美。在悲剧故事里,女子要承受大部分社会不切实际的期许,却往往比男子要多一重艰忍与决绝。帕萝是个好姑娘,美丽坚贞,勇敢热情,她的爱情是细水长流源源不绝的温泉水,在巉岩绝壁间迸发着蓬勃的生机,她的爱情混杂着幼时的濡慕和青春的缠绵。但同时她也高傲且聪慧,在爱人前是个俏皮娇柔的小姑娘,却以端庄得体的大家闺秀行于世人之中,尤其是被所爱中伤决然远嫁时更是遥遥观若不可攀附的神女。

   而她出身显贵的爱人德夫却真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似乎只要表现得不像个大人就还能得到孩子的待遇,可以脾气暴躁任意妄为,爱上了可以否认当做孩提时的戏耍,后悔了可以回来仍指望得到温暖的胸怀。只是当他的恳求得到的是爱人冷酷向他拮问家族的名誉与尊严时,他才明白无忧无虑的童年业已远去,锦绣青春空葬给男婚女嫁的现实,随着爱人花轿远去的除了为他点亮的长明灯,还有一世落空的幸福与美满。帕萝用七分傲气与三分理智为自己选择了高贵冰冷的归宿,即便受困高墙之中仍能活的很好,受到婆婆丈夫继子继女的肯定与接纳,这时的她宽容善良睿智能干,这是她作为一个成熟女人的底气。

    出现在这故事里的还有爱慕德夫的名妓山德拉姆,她和帕萝在社会地位上虽有云泥之别,却有毫不逊于后者的美貌与痴情。只是社会的樊篱阻隔了她的前程,她注定一生不能做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生来被人厌弃玩弄,只能在流光铄金的夜晚出现,而无法在阳光下生存。她贩卖爱情,但一生只爱过一次,即使毫无回报依然尽数给予。

    相比之下,德夫前不能守住自家池塘上盛开的白莲,后不能接纳尘土中开出的昙花,实在是爱的卑微活的窝囊,在两个集世间美好于一身的女人之间暗淡无光。他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多情诗人,他行将就木,疯癫度日,讴歌爱情与幸福,诅咒人生与自己,在酒香中消磨生命的激情,将一腔悲愤装点自己的灵柩,用浪漫到死换来死神的叹息。一个把爱情当做生命的男人,却缺乏抗争的勇气与成熟,不得不说是件可悲又可怜的事。

    如果世间男女的角色换一换,也许就能少许多所谓不得已,而多一些赏心乐事。
21 有用
1 没用
宝莱坞生死恋 - 豆瓣

宝莱坞生死恋

8.3

975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宝莱坞生死恋的更多影评

推荐宝莱坞生死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