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达 弗里达 8.7分

愿你的色彩,可以鲜艳整个世界。

汐葉ღ
2016-02-10 看过
十七岁时,我读到了她的故事。

那是一个夏天,我遇见了改变我人生的一本书,一本厚重的杂志册子。每次都会带着激动与渴望翻开,缓慢而津津有味的读着。仔细品嚼每个字,仔细用眼睛捕捉图片里的每一个细节。就是那时,我第一次知道广陵散,第一次梦想成为专栏作家,第一次...认识她。

弗里达,一个有着一字眉的墨西哥女画家。

她6岁时便患上小儿麻痹,致使右腿萎缩。18岁那年她乘坐的公共汽车与一辆有轨电车相撞。造成她脊柱、锁骨、肋骨断裂,盆骨三处断裂,金属棒进入了她身体的右侧,穿透了腹部,从生殖器出来。右脚有11处骨折,整个脚掌粉碎性骨折。
没有人在乎她还能不能走路,因为能否活下来才是当时最重要的问题。
后来,在先后经历了大大小小33次手术后,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是伤痛却如影随形,而且终身不能生育。她在苦痛中用绘画来转移注意力,父亲为她买了笔和纸,母亲在她的床头安了一面镜子,她开始透过镜子画自画像。
因为绘画,她与她当时又大又胖的老师——著名的壁画家迭戈.里韦拉频繁接触。1929年二人完婚,然而在他们整个婚姻中有过恩爱、外遇、创作性的合作与憎恨,最终,还是在1940年离了婚。尽管里韦拉和很多女人有染








...
显示全文
十七岁时,我读到了她的故事。

那是一个夏天,我遇见了改变我人生的一本书,一本厚重的杂志册子。每次都会带着激动与渴望翻开,缓慢而津津有味的读着。仔细品嚼每个字,仔细用眼睛捕捉图片里的每一个细节。就是那时,我第一次知道广陵散,第一次梦想成为专栏作家,第一次...认识她。

弗里达,一个有着一字眉的墨西哥女画家。

她6岁时便患上小儿麻痹,致使右腿萎缩。18岁那年她乘坐的公共汽车与一辆有轨电车相撞。造成她脊柱、锁骨、肋骨断裂,盆骨三处断裂,金属棒进入了她身体的右侧,穿透了腹部,从生殖器出来。右脚有11处骨折,整个脚掌粉碎性骨折。
没有人在乎她还能不能走路,因为能否活下来才是当时最重要的问题。
后来,在先后经历了大大小小33次手术后,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是伤痛却如影随形,而且终身不能生育。她在苦痛中用绘画来转移注意力,父亲为她买了笔和纸,母亲在她的床头安了一面镜子,她开始透过镜子画自画像。
因为绘画,她与她当时又大又胖的老师——著名的壁画家迭戈.里韦拉频繁接触。1929年二人完婚,然而在他们整个婚姻中有过恩爱、外遇、创作性的合作与憎恨,最终,还是在1940年离了婚。尽管里韦拉和很多女人有染,甚至是和弗里达的妹妹,但他仍是她最大的崇拜者。
之后,弗里达有过很多段不清不楚的感情经历,她勾引她看上的每一个人,其中就有共产党领袖利昂.托洛斯基,甚至还有女人。

对于她的传闻各种各样,但是在当时震撼到我的,是作为一个同龄人感同身受的恐惧,我简直无法想象她所承受的痛苦。就是在那个瞬间,懵懂的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一种极度想要珍惜人生的意识本能般的迸发出来,将自己都吓了一跳。

最初听故事,我以为她之后的一切选择只会是自甘堕落,然而,在她的生命中,有画作、有色彩还有一个与之相爱相杀的男人。这一切,皆是如此鲜活、自主的存在着。在她所处的那样多彩的世界里,肉体的伤痕又算得什么,她的灵魂,才是让人诧异的羡艳着。
如果可以飞,又要脚来做什么呢?

再说,才是她的作品。
她的画,色彩鲜艳得灼目,不知是因颜色还是那画作上对于苦难的奇异转化,看得人心上像是被狠狠锤上了一锤,又因艳丽得太过浓郁,一种感觉被逼迫似的喘不上气来。
初赏时,以为是乐观;再看便觉诡异;现在终是深深体会到那一种人生的磨难苦涩。
当你看到她的色彩而被感染,那一刻,才就真正体会到了“生命”。

弗里达去世后,她那个被称为卡萨阿祖尔Casa Azul或蓝色房子(Blue House)的家被改成了博物馆。现在,博物馆每月大约接纳25,000名观众。博物馆里面的十间房间都有不同的主题,其中一间房间有卡罗自己以及其他艺术家,包括保罗·克利(Paul Klee),何塞·玛丽亚·贝拉斯科(Jose Maria Velasco)和西莉亚·卡尔德隆·奥罗斯科(Celia Calderon Orozco)的作品。

在我与那本杂志失散多年之后,我早已忘记了这个曾想要加进欲望清单的博物馆,直到去年看到一则新闻:纽约植物园2015年最重要展览——弗里达·卡罗:艺术,花园和生活。其中,部分还原了当年在墨西哥城科约阿坎的卡罗工作室和花园 Casa Azul("蓝屋")。让人置于情景中去了解她,用独特的视角观看卡罗的艺术、自画像,以及现在看来几乎是神话般的生活。

在那时,我就想写这么一篇文章,致敬给这个曾震颤过我小小世界的女画家,抒发我这颗灵魂满溢着的情绪。可惜无奈时间有限,想做得事太多,便生生拖到了现在。

但,好歹算是笨拙的写了。

弗里达说,“我从不曾丧失我的热情。我所有的时间都在画画,因为他们老是给我用度冷丁,画画使我的日子丰富,它们使我快乐……我开玩笑,我写作,他们给我放电影……我没什么可抱怨的。”

弗里达47岁时逝世,度过了短暂而又激烈的一生后,她的最后遗言:

“我希望死是令人愉快的,而我希望永不再来。”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弗里达的更多影评

推荐弗里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