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88 请回答1988 9.7分

致同类的你们

微雨里vv
2016-01-24 看过
【致同类的你们】
给在平行宇宙中终成眷属的金正焕和成德善,
还有金正峰和张美玉,
以及成善宇(善宇啊,终于知道你的姓了)和成宝拉,


世界孤独得很,我们需要一个同类。
每个人都是美丽世界的孤儿,在寻找同类,
找到过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孤单的,不是怪胎,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因为相似所以相知,因为相知所以相守。婚姻就是找寻同类,酝酿同类的过程。
好的婚姻是求同存异,相同让你我相互理解相互守护,剩下细微的差异让你我相互磨合相互补充。


【TO: MAGGIE & JB】
张美玉(曼玉)曾经对"一见钟情"嗤之以鼻,可在那个下雨天,"命悬一线"的正峰躲入曼玉的伞下,惊惶的两个人转头对视,顷刻火花飞溅。一系列意外环环相扣,创造出这场邂逅,让曼玉和正峰找到了彼此。

知道两个人有多么的相似么?

富家女张曼玉,物质充裕,父亲严格的管束是曼玉得到充足的爱和关注的表现。同样的,金正峰因为生病获得了父母最多的爱和关心。虽然家境贫寒,但伴随着严重心脏病成长起来的正峰拥有无敌富有的精神世界,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因为如果当下不做,不知道是否有明天的自己,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做了。在富足的环境里的曼玉,同样也是最大限度地按自己的意愿长大。可还记得曼玉的卧室,各种各样精美的陈设,那就是曼玉精神世界的写照。通过德善的话,我们还知道曼玉和正峰都有丰富的除了学业之外的知识。这也是进入网络时代后,两个人能在问题竞猜聊天室相遇的原因。丰饶里茁壮成长起来的两个人带着十足的浪漫主义色彩,精神世界交相辉映。你看聊天室里两个人的网名,MAGGIE(影星张曼玉的英文名)和JB(007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正峰二字的韩文缩写),就能知道这两个同类都是自信满满而妙趣横生地过生活。此谓相同。

如果说还有需要磨合的"相异",其一是88年残冬差点错过的约会,曼玉以为被放鸽子泪奔回家,而正峰死心眼一直等着她,同时还给德善打电话试图联系曼玉,磨合的结果就是,"钟路BANJUL周五七点不是一层是二层",各个细节都得明确。其二是曼玉屈服于父亲的安排远赴美国留学,正峰必须跟上步伐,所以入佛寺苦读,终于考取名校法律系。

关于曼玉和正峰还有一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相同的点,他俩竟然连口味都一模一样。曼玉爱吃炸面包,正峰喜欢米饭混上黄油、白糖和美乃滋。油腻的口味属于油腻的情侣。


【TO: PURPLE & SW】
首先得为宝拉铺垫一点内容。
关于宝拉姐姐有两个场景让我感触极深。一个是一花妈妈被怀疑患上乳腺癌,成东日把大女儿成宝拉叫到台阶旁边的路灯下把这个事告诉她,爸爸为什么只告诉宝拉?因为宝拉是长女。为什么告诉长女?因为妈妈如果有意外的话,长姐天经地义地需要代替母亲来照顾家人。还有一个是早餐饭桌上弟弟妹妹知道姐姐改学法律之后,宝拉从饭厅躲出来去水池边上刷牙,一边刷牙一边若有所思地听家人讨论自己的选择以及家庭目前的经济状况。她真的很在意家人对她的评价,也努力在为这个家操心。

我们怪宝拉不懂事,她在家里整天大呼小叫,欺负弟妹,参加学生运动,让父母揪心。但同时我们又会不经意看出宝拉的稳重,去奶奶的葬礼的路上,她也伤心,但她先照顾好哭成泪人的妹妹弟弟,开夜车送善宇妈妈回老家,告诉东龙正确的向父母抗议的方法,解开善宇关于高吉东阿加西的心结,为了善宇和自己的前途决绝地选择分手。

必须得为宝拉辩解一下所谓的不懂事:带头参与学生运动,成宝拉是爸爸妈妈的女儿,但是韩国第一学府的高材生成宝拉是时代的女儿,每一代人都有属于他们的使命,让满腔的热血沸腾是宝拉们接受自己时代的使命的召唤。94年的成宝拉还在打德善和余晖,但很奇怪的是弟弟妹妹都不那么激烈地反抗了,不管属不属于受虐狂的范畴,我相信了,这是成家姐弟之间表达感情的方式。

宝拉和善宇最明显的相同是——俩人都是大写的学霸。他们都不算天才型选手,善宇不是常胜将军,也会考第二名,和爱踢足球的金正焕、爱骑摩托的迈克尔相比,善宇是努力挂的;宝拉在家里只会出现在书桌前和饭桌前,你不会在电视机前找到她,投入学习状态其他什么事都顾不上了,连出嫁之前在客厅陪父母坐着都捧着一本书。他们都有极强的自制力,善宇安排好的学习计划,即使是寒假也全部执行好;成宝拉做个会计的兼职,也有把图书馆里会计相关专业书全部刷完的气势。他们靠努力,靠投入,靠自律成为顶尖学霸,成为令人羡慕的前途光明的法律人才和医科生。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背着整个家族活着。
善宇在慈爱的父母的细心呵护下顺利地长大,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家人。父亲去世,成长得很好的他自然地扮演父亲的角色,他对珍珠的疼爱很大程度上是在模仿去世了的爸爸对自己的爱,他还学爸爸对妈妈的体贴,再难吃的便当妈妈做的也全部吞掉。他会以妈妈的意愿为志愿成为医科生,为了不给妈妈任何负担加倍努力争取到全额奖学金。善宇是家里的顶梁柱,妈妈和妹妹未来的生活全都得指望善宇。
成家三姐弟其实也成长在有爱和关心的家庭里,只是成爸给人做担保,因此而负债,家里经济变得困难起来,父母为了钱发愁,为了钱吵架,爱和关心也掺上了淡淡的忧愁。在这样的家里,金钱的流向意味着希望和爱的偏袒,学习优异的成宝拉可以获得弟弟妹妹没有的“握握”,可以及时更换眼镜,因为你我都能看出,稀缺的资源投资在宝拉身上回报率绝对比另外两个孩子靠谱。仗着这些宝拉自然会霸道。但是给你投资的背后,是深深的期许,"当然要给你换眼镜"相当于"都给你换眼镜了你必须更努力才行啊"。贫困家庭的期望压在宝拉身上,她必须更加努力,舍弃一些阻碍,奋力逆风奔跑才行。

所以你看,宝拉和善宇都是极其果断之人。善宇追宝拉,抱定追不到手绝不回头的信心。当宝拉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后,毫不迟疑同意交往。宝拉在流星雨降临的夜晚,为了自己和家庭的未来,即使善宇说了"姐姐你走了我再也不会见你"的狠话,她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94年两个人被命运地又推到一起,姐姐毫不掩饰思念和留恋,情感和理智都是满分。善宇没有犹豫,直接抛出三个要求,把姐姐完完全全地圈在自己的身边。

还有他俩表达负面的情绪的方式也是相同的。愤怒,成宝拉的愤怒刻不容缓,直接喷射,而善宇只是不容易愤怒,可当年面对那个满脸横肉、不断向自己挑衅的学长,他那充满厌恶的桀骜不驯的眼神一点都不逊色于宝拉。而悲伤之时,两个人都躲避旁人,攥紧双拳,偷偷掉眼泪。

所以只有成宝拉和善宇可以相互安慰,相互依靠,我和你是同类,我才能明白你的行为,明白你的情绪,明白你的心事。所以善宇总能看出姐姐的心事,一直关切“姐姐没什么事情吧”,宝拉姐姐陪着善宇解开和高吉东阿加西心结。

说起相异就是宝拉的暴脾气和善宇的好脾气,宝拉从不干家务和善宇总把自己屋子打扫好把衣服洗好,宝拉不会表达对父母的爱,善宇却很是在行。私以为,这也不用特别磨合,正好互补。15年中年姐弟CP视频通话,成宝拉已经被成善宇打磨得“温良恭俭让”了。真好!

最后的最后,原来最浪漫的事情并不是“以你之姓,冠我之名”,而是出生之时还没有名字便互相冠上“成”这个姓氏的,被“同宗同源不可通婚”的旧习诅咒的,从不违抗父母之命,习惯背着家族的希望的宝拉和善宇,最终为了爱携手刺破了世俗的藩篱,两个曾经走失的相同的灵魂合为一体。


【TO:猫德善&狗正焕】
我们悲伤地假设有个平行的世界,在必然世界(可观测的宇宙)范围之外还存在着无穷多个“可能世界”,那么在“这”没有完成的事,或许在“那”完成了。

通过对德善的姐姐宝拉,以及对正焕的哥哥正峰的描述(宝拉和正峰也有相似的部分,这是为什么早先正峰也向宝拉表现过情愫,但两个人终究不同远远大于相同,正峰是真的随心所欲,宝拉看似任性的背后全是克制),多多少少我们可以想象猫德善和狗正焕在成长里经过的残酷:老二德善长在银根紧张的家里,有值得父母期许的大姐,还有肩负传宗接代重任的弟弟。父母爱她,但难免不足够,甚至一不小心就会忽略她。正焕有身患重病的哥哥,父母整颗心悬在哥哥身上,同时还得疯了一样拼命赚钱。父母爱他,但难免力不从心,甚至以为他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

德善和正焕是在岩石缝里野蛮生长出的一束花和一棵树。资源和爱是缺乏的,但对偶尔降临的阳光雨露,他们倍加珍惜,绝不辜负。88年奥运会成德善被选上礼仪小姐,被任命的信任,以及每天可以享用的美味牛奶面包,让她每天按时去报到练习,回家自己加练。朋友陪正焕和惹人嫌的学长踢球,愿意依靠他解决问题,正焕就能把整个钱包贡献出去;东龙偶尔在正焕面前耍宝,正焕每次都捧场开怀地笑。天知道他们多么害怕愧对那点儿阳光和雨露!升学咨询之后,妈妈不再叫德善“秀妍”,德善大哭着抱紧妈妈,央求她不要放弃自己。正焕因为护照的原因惹得不会讲英语的妈妈尴尬,他买回妈妈喜欢的栗子生涩地道歉,最后还偷偷地给妈妈标上名字英文字母的韩语发音。

他们当然也会感到委屈,正焕悠悠地念着:“没有比我家房子更讨厌更简陋的地方了”,德善在父母“明年复明年”的借口里爆发,因“有个独属于自己的生日蛋糕”这种小小愿望都不被尊重而崩溃大哭。但很快他们就大度地和缺憾和解,正焕念的下一句便是“但讨厌和简陋的另一种说法可能是熟悉和舒心”,而对于德善,一个补上的生日蛋糕,一双不算名牌的运动鞋,一支廉价冰激凌,这一丁点补偿就可以将她重新收买。德善和正焕大方地接受世界的不完美,谁的父母没有在孩子的成长道路上留下过阴影?只要是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阴影随行,他们愿意只关注积极的部分,乐意活在光明里。我们不都是父母培养长大的同类么,接受父母,就是接受自己,如此才能前行。

他俩在贫瘠之下笨拙地给予,还都是“以德报怨”的稀有品种。
正焕因为哥哥一路受苦,最后给自己打造一个冷酷的模样,但他还是无限地心疼他哥,他给哥哥煮拉面,陪哥哥玩自己并不感兴趣的游戏,在病房里陪哥哥度过可怕的黑夜,甚至打定主意替身体不好的哥哥实现任何梦想。德善一路被宝拉打、扯头发,被抢走心爱的衣服,但她俩的仗无论打得多血腥,最后还是一同入梦的亲姐妹。德善每次叫宝拉"欧尼",都是在依靠或者心疼姐姐,宝拉打电话告诉德善奶奶去世了的时候,还有德善亲眼目睹了宝拉在考试院的蜗居的时候。我相信那年考试院狭窄走廊里德善的拥抱和眼泪,给了离开家和放弃善宇的成宝拉不尽的温暖,她会想:“啊,原来我的妹妹成德善真的很心疼我啊”。还有你看马达加斯加宣布不参加那一届奥运会之后,成德善接受采访,她眉头紧皱,留下不舍也不甘的眼泪,但少女德善还是会发自真心地祝福。

你看,两个人说话方式是一样的,“喂,特功队”“喂,狗正八”,绝对不说漂亮话,因为成长的环境从没给他们机会去学习说这些话。你看,两个人行为方式也是一样的,我最先发现你流了鼻血,我这样关心你“肯定是小黄书看多了”,我轻易发现你嘴角的饭粒,我这样提醒你“傻子啊,今天不用带盒饭了”。(就像中年的德善和正焕依旧这样表达,“让你穿这么少冻感冒了吧”,“要不要给你镜子你自己照一照”)。还有,两个人追求爱情的方式也都一样,“我爱你”这种话打死我也说不出来,但我可以变着花样做给你看。94年的德善成为托业能考700分的女人,她也喜欢抱着胳膊坐着,还不经意地纠正别人说的低级口误。德善成长成了女版的金正焕,凹和你一样的造型,说你总说的话,成为和你一样优秀的人。

德善和正焕面对面站着就是在照镜子,我甚至说不出他们的相异,也许只有性别是不同的。喜欢李文世的歌,阅读李文烈的小说,他们的精神世界比起峰玉来浅显单薄许多,但是两个人的灵魂跋涉同一条小径,体会过同样的伤痛,这些相同的辛酸能让两个独立的个体实现最深的懂得,互相治愈。阅读,听音乐,去另外的城市旅行,是在找寻同类。同一个组织,同一种信仰,同一个党派,这是同类的相逢。在相当于分开过的5年里,两个人竟然共同奋斗成了飞行人,这是令人战栗的默契。“活着,奋斗着,爱着我们的生活,爱着生活馈赠的一切悲欢,那就是一种实现。生活的充实常在,人人皆可获得。”这是平凡的金正焕和成德善一起达到的圆融的境界。

让德善和正焕这样两个迟缓愚钝的少男少女真心地拥抱彼此,是对过往艰辛岁月和吃力成长最好的应答和奖励。进入而立之年,身为社会的中流砥柱的两人共同赡养父母、教养子女,同为飞行人也会担心对方的安危,但更多的是并肩翱翔蓝天的自豪感(传说中的神雕侠侣?)。人过中年,落入俗套的平淡生活也可被两个人年轻时共同的偶像瞬间点燃,一起再去听一场略有些沧桑的李文世大伯的演唱会,中年夫妻像当年那样拉拉手,这久违的心动是我们一起返老还童了么。(这显然比“开饼干盒子”的桥段美好1988倍)

【所以其实也不必假设所谓的平行世界。】
李昌镐在书里写自己,他说,围棋就是魔法的世界,围棋就是宇宙的中心,世界的所有秘密都被呈现在围棋中,而只要稍微开拓一下视野,那无穷无尽的变化就会滚滚涌现。在那如同迷宫般交错的横线和竖线上思索,然后每次解决困局找到新的棋路的欢喜,就如同发现天下至宝。

所以啊,即使德善知道围棋的比赛规则,了解崔泽一年之内的胜率,又能怎样?用“千差万别”来形容成德善和崔泽依然不为过。视围棋为“天下至宝”的崔泽大约只有20%是普通人崔泽,剩下80%是围棋伟人崔泽。而智商99的成德善连围棋的起点都搞不懂,如何和崔泽心意相通?成德善绞尽脑汁也看不明白建筑在“点上而不是空格里”的阿泽的经天纬地,崔泽即使再需要成德善也不能够体会她在KTV里狂舞的那种普通人的酣畅淋漓。

很多人说,德善缺乏爱,阿泽表达爱,两个人多么的般配和合适。可是我们都知道,人们会因为迥然不同而被吸引,这只是一时而已,因为自私的人类永远不可能爱别人超过自己。请记住,任何人都不会被别人拯救,在世界里沉沉浮浮,只有我的同类甚至只有我自己可以拯救我自己。


【最后的疯狂】
无数比请回答系列经典的文艺作品,还有真实存在的现实生活都在教导我们这个“同类才是真爱”的真理。
《呼啸山庄》里,主人公的独白:“他永远也不知道我是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
我只要活着就无法忘记你,因为你的灵魂长在我的里面,你的思想借着我的神经元跳跃。
你就算触犯天条,我也可轻易饶恕你,因为同样的,我也极易和你一样误入歧途。
你如果离开这个世界,我会变得无比胆怯,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我不再像它的任何一部分,我也再无法理解光怪陆离的它。

其实啊,正八和特功队:“我们只是肉体分成两个,灵魂从来都是一个整体。”


所以啊,写这篇驳论文就是想说,明明是举世无双的真爱,咋就给糟蹋成这般。





以上。
FROM V
551 有用
7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8条

查看更多回应(108)

请回答1988的更多剧评

推荐请回答1988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