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彩蛋和花絮总汇

彩蛋君KL
2015-12-1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新文章:《侠盗一号》彩蛋全整理

三刷影片后,确认了不少彩蛋,下面尽量按照时间顺序排列。 2187 Finn的暴风兵编号为FN-2187,2187是《新希望》中帝国军关押Leia公主的牢房号码。这个数字本来就是一个彩蛋,《21-87》是由加拿大先锋导演Arthur Lipsett在60年代拍摄的一部10分钟实验电影,对当年还是电影学院学生的乔治·卢卡斯影响深远。 护目镜 Rey的护目镜来自帝国统治时期的暴风兵的头盔。这是她在一艘货船上捡到的,这艘货船也是在众多在Jakku坠毁的飞船之一。 Jakku战役 Rey在影片开头探索的巨型飞船是帝国歼星舰,在飞船内外我们还能坠毁的X翼战机、TIE战机和Lambda级T-4a穿梭机。另外,Rey的住处是一架改装过的AT-AT步行机。所有这些残骸都是在Jakku战役中遗留下来的。Jakku战役发生在Endor战役(《绝地归来》)一年后,距离《原力觉醒》故事发生的年代有30年之久。 反抗军布偶 在Rey的家中,有一个橙白色的布偶,明显是反抗军飞行员的造型。根据官方资料,这个布偶是Rey在10岁用废墟中的残骸制作的,橙色布料是从一个废置的新共和国货箱里回收而来的。 飞行员头盔 Rey戴上的X翼战机飞行员头盔,上面有一行Aurebesh文字,翻译过来就是"RAEH"(读作Rey)。这个头盔的原主人是X翼战机女飞行员Dosmit Ræh,隶属共和国光复同盟的Tierfon Yellow Aces中队。 老鼠机器人 当Poe被押送到第一秩序基地时,背景中出现了“老鼠机器人”MSE-6。这个小机器人曾在正传三部曲中出现,第一次出场是在《新希望》中被Chewbacca的叫声吓跑。 垃圾机器人 GNK动力机器人(又称Gonk Droid)几乎在每一部星战电影中都有出现,外形像一个长着两条腿的垃圾箱。当Rey向废品商人卖垃圾时,可以看到这个机器人在商店外面闲逛;Finn和Poe在反抗军基地重遇时,它出现在Poe的战机后。 Wilhelm尖叫 当Finn和Poe在第一秩序基地偷走一架钛战机后,一个暴风兵被射中,发出了著名的Wilhelm尖叫。Wilhelm尖叫在1951年首次被收录,并在1953年电影《飞沙河袭击》中由一个叫Private Wilhelm的角色发扬光大,之后这声尖叫出现在每一部星战电影和近200部其它影片中。 克隆兵 当得知Poe被一个暴风兵解救后,Hux将军表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因为第一秩序招(qiang)来的暴风兵都是从小经过洗脑训练的。Klyo Ren表示他们应该考虑使用克隆兵,明显这是对《克隆人战争》的致敬。 矩形天线 千年隼的传感天线被换成了矩形的,因为原来的碟形天线在《绝地归来》中被撞毁了。 蝙蝠车 在影片拍摄时,导演J.J. Abrams与《蝙蝠侠与超人》导演Zack Snyder有一次你来我往的互动。当时J.J. 发布了一段叫"HUNKA JUNK"的视频,揭露了千年隼模型下其实有一架小蝙蝠车(当然我们在电影中不太可能看得到)。 法柜编号 这个在电影中不一定能看到,根据书籍资料显示,韩·索罗的走私船上其中一个货仓的编号为9906753。在《夺宝奇兵》结尾,美国军方把法柜钉到一个木箱中,这个箱子的编号也是9906753号。 氧气罩 Han Solo找到藏身的Finn和Rey时,两人戴着的氧气罩跟《帝国反击战》中Han、Leia和Chewbacca在“小行星洞穴”中戴的一模一样。 12秒差距 Rey惊叹千年隼最快可以用14秒差距跑完Kessel Run(一条走私路线),结果被Han Solo更正为12秒差距。在《新希望》中,Han曾向Obi-Wan和Luke炫耀自己的千年隼能在12秒差距之内跑完Kessel Run。 (秒差距是距离单位,而不是速度单位,人们普遍认为这是星战剧本中的漏洞。但据说在《新希望》的第四版剧本中,Obi-wan是知道Han说错的。也有人说这是Han的一种修辞手法。) 千年隼主人 Han Solo提到他被一个叫Ducian的人偷走了千年隼,这个角色在小说Smuggler's Run中首次登场。在衍生宇宙中,千年隼曾多次易手,最著名的一次莫过于Han通过打牌从Lando手中赢得了这艘飞船。 不好的预感 当Rey不小心释放了货船上的触手怪后,Han Solo说出了星战系列的经典台词"I've got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训练遥控球 Finn为Chewbacca找医疗物品时,翻出来一个小球,然后扔掉了。这其实是《新希望》中卢克用来训练光剑技艺和原力感应的训练遥控球。 棋盘游戏 Finn在千年隼上不小心启动的棋盘游戏Dejarik,曾在《新希望》中出现。当年被大怪兽举起重重摔到地上的小怪兽,终于在《原力觉醒》中报仇雪恨,拿着石锤棒猛敲了大怪兽的头,连!续!三!次!卢卡斯影业还请回了当年制作此段定格动画的Phil Tippett和他的团队为本片拍摄新的片段。 Maz城堡

(图片和资料来自SWNN) Maz Kanata的城堡外悬挂着很多不同的旗帜,其中包括: 1. Mawhonic的赛车旗帜 2. Aldar Beedo的赛车旗帜 3. Ark Roose的赛车旗帜 4. 未知 5. 安纳金·天行者的赛车旗帜 6. Wan Sandage赛车上的标志 7. Ziro the Hutt的纹身 8 & 15. Sebulba的赛车旗帜 10. Sabine头盔的花纹 11. 波巴·费特胸前的小麦标志。 12. Mythosaur的头骨,曼德洛人(Mandalore)的标志,也是波巴·费特肩膀上的标志。 13. Mars Guo的标志 14. Ohnaka的帮派标志 16. Teemto Pagalies的赛车旗帜 另外没有标示的还有Ratts Tyerell, Ody Mandrell, 和Broken Horn Syndicate的标志。 电影中,镜头再推进一点后,注意左上角还出现了501军团的标志。 Cherff Maota 当Rey进入地下房间时,画面左下角有一座Cherff Maota的胸像。Cherff Maota是一名已故的绝地大师。 云城走道 Rey进入幻象时,背景变成了《帝国反击战》中Luke和Darth Vader对战的云城走道。影片最初打算让Rey走下去,接着从破碎的玻璃中目睹整个事件,但这个片段最后被删剪了。 幻象之声 在Rey的幻象中,我们能听到Yoda在《帝国反击战》中的台词(由Frank Oz重新配音),Luke在《帝国反击战》中喊的"Nooo!",还有Obi-Wan说"Rey…these are your first steps"。Obi-wan的声音来自两任扮演者亚利克·基尼斯和伊万·麦克格雷格,其中"Rey"是从已故的基尼斯爵士的台词"Afraid"里剪辑出来的,而后面则由伊万本人亲自为本片配音。 (资料来源:EW) Hosnian星系 第一秩序的超级武器弑星者第一次发射时炸毁了Hosnian星系的几个行星。Hosnian这个名字实际上是对Crossroads学院电影教师Jim Hosney的致敬。 C-3PO C-3PO被换上了一只红色手臂,具体原因会在2月份发行的漫画Star Wars Special: C-3PO中揭晓。在影片中我们还能听到C-3PO的口头禅"We are doomed"(我们完蛋了)和"Thank the maker"(感谢制造者)。 Jedi 在影片中我们得知Luke曾试图培养新一代Jedi力量,但却发生了严重事件,导致他的一个学生堕入黑暗面并将他的努力付之一炬。这与小说中的剧情相似,Luke在《绝地归来》多年后重建新的Jedi组织New Jedi Order,负责保护新共和国和银河联盟的安危,但一直困难重重,他的徒弟Jacen Solo更堕入黑暗面,带来了Sith的重生。 凯文·史密斯 影片中,Han Solo问Finn他曾经在弑星者基地是干什么职位的,Finn回答说他是搞卫生的……这也许只是巧合,不然就是一个隐藏极深的彩蛋,在独立电影导演兼铁杆星战迷凯文·史密斯的电影《疯狂店员》中,两个角色为星战中的死星工程是否需要外包商而展开了讨论,他们认为暴风兵只管烧杀掳掠(而且枪法奇差),不会知道如何安装马桶……本片证实了暴风兵还是有一技之长的。另外,据说凯文·史密斯参与了影片的配音工作,具体位置尚未公开。 T-17 当Rey试图逃出弑星者基地时,在暗中听到两名暴风兵在讨论新型战机T-17。在《新希望》中,当Obi-wan关掉帝国基地反应器后,两名暴风兵进行了相似的对话,其中一名暴风兵问对方:“你看过新的VT-16吗?”。 垃圾压缩机 Finn问Han如何处置Phasma队长,Han一脸坏笑地提了一个问题"Is there a garbage chute? Trash compactor?"(这里有垃圾道吗?通往垃圾压缩机的那种)。在《新希望》中,Han, Luke和Leia曾在帝国基地的垃圾压缩机里饱受折磨。 万年借口 当Rey等人试图逃出弑星者基地时,我们可以听到一个暴风兵说"We think they may be splitting up"(我们觉得他们可能在分头行事)。在《新希望》中,一个暴风兵在相同情况下说了同样一句话。 Ben Han和Leia的儿子名叫Ben Solo,虽然电影中没有解释,但这个名字很可能取自Luke的导师Obi-Wan Kenobi,他曾在《新希望》中化名为Ben。在小说中,Luke和Mara Jade有一个儿子叫Ben Skywalker,他的名字正是为了纪念Obi-Wan而取的。但Ben Solo的经历可能更接近于Han和Leia的儿子Jacen Solo。Jacen是Han和Leia的儿子,曾经是卢克的学生,但最后堕入了黑暗面,并改名为Darth Caedus。尽管Jacen没有杀害自己的父亲,但他在小说Sacrifice中杀了卢克的妻子,也就是自己的舅妈。 Ello Asty 反抗军的一个外星飞行员叫做Ello Asty,他的名字来源于1998年Beastie Boys乐队的专辑"Hello Nasty"。另外如果把El-Lo-As-Ty读出来就是Lost(J.J.执导的美剧《迷失》)。这两点均经过J.J.本人证实(他是Beastie Boys的忠实粉丝,曾在《星际迷航》中用过他们的歌曲Sabotage)。Ello的头盔上印有用Aurebesh语言写的"Born to Ill"(生来有病),这句话来自Beastie Boys的另一张专辑"Licensed to Ill"。 雪地拔剑 Rey使用原力拔出雪地中的光剑,这是对《帝国反对战》中Wampa洞穴的相似镜头致敬。 R2-KT 反抗军凯旋回归后,画面右下角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机器人。它的名字叫R2-KT,背后有一个暖心的故事:小女孩Katie Johnson自小就在星战文化中长大,因为她的爸爸Albin Johnson是星战的超级粉丝,还是501军团的创始人之一。在2004年,Katie被诊断患了无法手术的脑癌,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父亲Albin委托了R2-D2建造者俱乐部制作一个R2机器人,来陪伴Katie度过生命中最后的日子。当他们意识到机器人不能如期做好的时候,另一个星战迷Andy Schwartz把他自己的R2-D2机器人涂成了Katie最喜欢的粉红色,并送给了Katie。Katie第一次看见这个机器人的时候开心极了,热情地投以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很享受与机器人在一起的时光,直到在2005年8月9日离开了这个世界。 愿原力与你同在 最后Leia对Rey说出了星战系列最经典的台词"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以下是未证实彩蛋,欢迎豆友们证实后评论通知一下~ 1138 有人在评论说文章没有提到1138,这个数字来自乔治·卢卡斯的处女作短片《THX-1138》。 据说Poe刚进入第一秩序基地时,可以听到广播中提到“1138”,可我听到的是338…… 配乐家Michael Giacchino客串出演的暴风兵编号为FN-3181,但既然要致敬为什么不能像其它彩蛋一样直接用相同的数字呢? 还有网友说BB-8的名字中就藏着1138。 Jub-Jub J.J. Abrams曾于2013年答应脱口秀主持人Conan在影片中加入一句无厘头短语"Jub-Jub"。电影上映前J.J. 再次上Conan的节目,证实了"Jub-Jub"真的会出现在影片中。 ------------------------------------------------------------------------- 各种客串(图文版戳这里) 《权力的游戏》中的七个演员参与了影片演出: “美人布蕾妮”格温多兰·克里斯蒂,饰演造型拉风的法斯马队长。 “玖健”托马斯·桑斯特,饰演第一秩序官员,Poe和Finn乘坐钛战机逃走后他说了一句台词。 “沙蛇二姐”Jessica Henwick,饰演反抗军女飞行员Jess Testor,有好几个镜头。 “雪囧战友”Mark Stanley,没有露面,演员表上写他的角色是Clan Leader,估计是一名伦武士成员。 “二丫的剑术老师”Miltos Yerolemou,饰演Maz酒吧中的顾客。 “歌者Marllion”Emun Elliott,饰演一名反抗军战士,说了一句台词"A laser cannon?"。 影片开头的老者马克斯·冯·叙多将在《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中饰演“三眼乌鸦”。 本片与《权力的游戏》都用了同一个选角导演Nina Gold。 在沙漠中捕获野生BB-8的拾荒者Teedo,由世界上最矮的替身演员Kiran Shah饰演。 西蒙·佩吉客串出演废品回收商人Unkar Plutt,他是唯一在《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系列中都出现过的演员。 J·J· Abrams的外公Harry Kelvin也是一个电影人,曾多次在孙子的电影里“客串”(《星际迷航》中Kirk出生所在的飞船叫USS Kelvin;《碟中谍3》中汤哥收到的明信片上写着"H. Kelvin";《超级8》中的加油站叫Kelvin Gasoline)。在《原力觉醒》中,Rey初遇BB-8时告诫它要远离Kelvin Ravine(Jakku的一个深谷)。 J.J. Abrams的长期合作伙伴Michael Giacchino未能为影片配乐,但他在影片中客串饰演了暴风兵FN-3181,在弑星者基地中把Poe押送给Kylo。Michael还是奥斯卡最佳配乐得主(《飞屋环游记》),曾为《迷失》配乐。 Radiohead乐队制作人Nigel Godrich客串饰演暴风兵FN-9330,出场位置未知。 Han和Chewbacca遭遇的黑帮Kanjiklub中,走在前面的两个人是印尼动作影星Iko Uwais和Yayan Ruhian,他们都拍过《突袭》(2012)。 Darth Vader实力客串。 侏儒演员Warwick Davis饰演Maz酒吧中的一个外星人Wollivan,长着粉红色的短鼻和眯起来的眼睛。Warwick曾在《绝地归来》中饰演一个Ewok(遇到莱娅的那个),当时他只有11岁。 在慈善活动Force For Change中赢得客串机会的粉丝D.C. Barns,出现Maz Kanata的城堡中,饰演一个穿着黑色带帽斗篷的酒吧顾客,就在Wollivan的身后。 《我为喜剧狂》影星Judah Friedlander在影片中客串出演酒吧顾客。当Maz大喊Han Solo的名字时,Friendlander饰演的角色和其它酒吧顾客一样转过了头。 跟J.J. Abrams合作过的《迷失》演员Greg Grunberg饰演X翼战机飞行员"Snap" Wexley,这个角色来自小说Star Wars: Aftermath。 另一个来自《迷失》的演员Ken Leung在影片中饰演反抗军将军Statura。 《唐顿庄园》中饰演Lady Shackleton的演员Harriet Walter,在影片中出演给Chewbacca疗伤的Dr. Kalonia。 凯丽·费雪(莱娅扮演者)的女儿比莉·洛德(Billie Lourd)在片中出演一名反抗军官员Connix中尉,全名为"Kaydel Ko Connix",值得注意的是她的发型与母亲在《新希望》中十分相似。电影中有几个镜头她都站在母亲旁边,还有一句台词。 以一句台词"It's a trap"怒刷存在感的Ackbar将军出现在反抗军总部,由正传中的演员Tim Rose回归出演。 《绝地归来》中Lando的副船长Nien Nunb成为了X翼战机飞行员,由演员Mike Quinn回归出演。 当Rey被第一秩序俘虏时,她试图用原力控制对一名暴风兵说"You will remove these restraints and leave this cell with the door open"。出演这名暴风兵的是007的扮演者丹尼尔·克雷格。 J·J· Abrams的父亲Gerry Abrams在影片中客串出演Cypress船长,这个名字来源于他在1978年创立的电影公司Cypress Point Productions 。当C-3PO说反抗军需要一个奇迹时,Cypress站在它的左侧。 J·J· Abrams的助理Morgan Dameron,也就是角色Poe Dameron的名字来源,在影片中饰演的反抗军成员——Meta准将,在得知弑星者补充能量完毕后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谢天谢地Jar Jar Binks没有出场…… 以上内容来自外网资料、网友评论和本人一二三刷,欢迎补充。 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授权~ 喜欢本文的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愚乐大众(ID: everybodyfool),提供关于电影你应该知道的花絮,可能不知道的彩蛋,也许不想知道的剧透,和肯定想知道的福利。

拓展阅读: 《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全回顾! 《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全回顾! ------------------------------------------------------------------------- 以下是我给腾讯娱乐写的专稿,翻译自IMDB,严禁未授权转载。 (图文版戳这里) 关于故事 本片是《星球大战》系列第七部电影,故事背景设定在《星球大战6:绝地归来》的30年后。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距离《星球大战6:绝地归来》(1983)上映隔了32年的时间,距离上一部公映的影片《星球大战3:西斯的复仇》已经有10年的时间。 包含《星战7》在内的后传三部曲为《星球大战》系列引入了一条名为“新宇宙”(New Universe)的时间线,并将应用到书籍、漫画、游戏等周边故事中。《星战7》之前的“衍生宇宙”(Expanded Universe)相关内容仍为卢卡斯影业所承认,但已被归纳到一条平行时间线中,并更名为“星球大战传奇”(Star Wars Legends)。 到目前为止,星球大战的官方时间线包含以下影视作品: 《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1999-2005)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2008) 《星球大战:义军崛起》(2014) 《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1977-1983) EA游戏《星球大战:前线》(2015) 《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2015-2019) 乔治·卢卡斯为《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写过一个故事大纲,剧情围绕帝国陨落后新共和国的建立,主角为卢克、莱娅和韩的子女。迈克尔·阿恩特根据这个大纲为本片撰写了剧本,但后来被否决了,新的剧本由导演J·J·艾布拉姆斯和编剧劳伦斯·卡斯丹共同创作。 关于演员 马克·哈米尔(卢克·天行者)、哈里森·福特(韩·索罗)、凯丽·费雪(莱娅公主)、安东尼·丹尼尔斯(C-3PO)、肯尼·贝克(R2-D2)、彼德·梅林(丘巴卡)、Tim Rose(阿克巴上将)和Mike Quinn(尼恩·农布)是仅有的从《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回归的演员。 据卢卡斯影业总裁凯瑟琳·肯尼称,当哈里森·福特和丘巴卡再次踏进千年隼号飞船的一刻,布景棚内所有人都惊呆了,整个剧组至少有200个工作人员通通鸦雀无声。 在2014年夏天拍摄期间,哈里森·福特被千年隼的液压门意外砸伤了踝关节。而导演J·J·艾布拉姆斯在试图搬开砸到哈里森·福特的重物时,扭伤了自己的背。 根据马克·哈米尔爆料,乔治·卢卡斯在一次午饭时若无其事地告诉他,迪士尼将会制作新的星球大战三部曲,如果他不想参与,卢克·天行者将不会被写进剧本里。于是,马克·哈米尔立刻同意继续饰演他的角色。 马克·哈米尔出演这部影片时的年龄与亚利克·基尼斯爵士在拍摄《星球大战4:新希望》(1997)时的年龄一样,都是63岁。在《新希望》中,亚利克·基尼斯饰演的欧比旺·克诺比是卢克·天行者(马克·哈米尔饰)的启蒙导师。 在2013年夏天,有报道称马克·哈米尔和凯丽·费雪均各自开始了高强度的节食、运动和特技训练,从而配合影片的角色需要。最后,马克·哈米尔减重20磅,并为角色留了大胡子。而凯丽·费雪则减重35磅,还将头发染成了金色。 约翰·波耶加非常担心失去自己的角色,以致于在星球大战官方推特正式公布演员名单前他都不敢告诉父母自己有份出演。 波·达默龙(Poe Dameron)这个名字来自导演J·J·艾布拉姆斯的女儿的一只北极熊玩偶“波儿”(Po);还有他的助理Morgan Dameron。Morgan在影片高潮大战中有客串戏份(饰演Meta准将),反抗军大本营中那个一脸震惊的女子就是她。 在成为剧组的一员后,奥斯卡·伊萨克向导演透露了他的舅舅是星球大战的铁杆粉丝。因此,伊萨克的舅舅被邀请到片场造访,而且得到在影片中客串的机会。 "一美"詹姆斯·麦卡沃伊、切瓦特·埃加福特、赛斯·罗根和乔尔·埃哲顿都是波·达默龙的演员人选。 J·J·艾布拉姆斯希望找一位年轻演员饰演赫克斯将军(General Hux),他希望这个角色拥有一种悲剧感,而且令人觉得他身为一个危险组织的指挥官会显得太年轻。这个角色最终由多姆纳尔·格利森饰演。 因为影片内容的保密需要,很多演员都是突然通知被选上的。多姆纳尔·格里森是在剧本彩排前一天才知道自己试镜成功的。奥斯卡·伊萨克则是在当天几个小时前才收到通知的,当时他被要求在伦敦一家酒店的房间里等候,将有人通过电话告诉他应该下楼去乘坐到彩排现场的专车,还是订一张飞回美国的机票。 影片中的反派凯洛·伦(Kylo Ren)由亚当·德利弗饰演,这个角色曾考虑邀请迈克尔·法斯宾德或者雨果·维文出演。《霍比特人》中的“精灵王”李·佩斯也曾为这个角色试镜。 加里·奥德曼曾为本片试镜,但那个角色最终由马克斯·冯·叙多出演。 马克斯·冯·叙多曾在八十年代电影《飞侠哥顿》中饰演反派Ming the Merciless,而《飞侠哥顿》的漫画原著是刺激乔治·卢卡斯创作《星球大战》的灵感来源之一。 在《星球大战:克隆战争》中,Governor Pre Vizla这个角色是根据马克斯·冯·叙多为原型创作出来的。 西蒙·佩吉参与了影片的演出,这让他成为第一个参演过《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的演员。 凯丽·费雪的女儿比莉·洛德在影片中得到一个角色,这是她第一次参与电影演出。 比尔·哈德尔(《周六夜剧场》)和本·施瓦茨(《公园与游憩》)为影片贡献了BB-8的声效。 关于名字 波·达默龙(Poe Dameron)的名字来源于导演J·J·艾布拉姆斯的女儿的一只北极熊玩偶“波儿”(Po),和他的助理Morgan Dameron。 影片中的新型机器人因为造型酷似8,同样也像两个字母B,所以导演把它命名为BB-8。 凯洛·伦(Kylo Ren)的名字与"Kybo Ren"相差无几,Kybo Ren是动画《星球大战:外星一对宝》(Star Wars: Droids)的反派之一。 芬恩(Finn)的名字曾被用在多部星球大战作品中,男性和女性角色都有,包括《星球大战:克隆战争》中的威奎贼盗Finn Tegotash和提列克绝地武士Finn Ertay,黑马漫画《星球大战:入侵》中的主要角色Finn Galfridian,《星球大战传说》中的西斯君主Finn,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中的银河共和国士兵Finn,游戏《星球大战银河篇:分裂帝国》中的非玩家角色Finn Shallo,还有很多在青少年小说和黑马漫画中出现的酱油角色。 蕾伊(Rey)的名字来自一位电影工作人员Rey-Phillip Santos。 导演J·J·艾布拉姆斯表示,法斯马队长(Captain Phasma)的名字来源于70年代恐怖片《鬼追人》(Phantasm),因为导演在看到盔甲的设计后,想到了影片中那个杀人的金属球。 根据J·J·艾布拉姆斯的说法,赫克斯将军(General Hux)的名字来源于他曾经看到的一个废旧的坟墓,墓碑上面刻有Hux的名字。 第一秩序的超级武器叫做“弑星者”(Starkiller),这个名字来自乔治·卢卡斯最初为卢克取的名字Luke Starkiller。 关于道具 蕾伊的服装参考拉尔夫·麦克奎里(星战正传美术指导)设计的卢克早期概念图,其中护目镜和服装尤其相似。 贾库背景中出现的巨型拱门来源于拉尔夫·麦克奎里的早期设计,最初曾是贾巴在塔图因的宫殿的一部分,后来在动画《克隆人战争》中用作Teth寺院的一部分。 新一代机器人BB-8的灵感来自拉尔夫·麦克奎里早期设计的其中一个R2-D2概念图。不同于将一个小圆顶附在一个大球上,最初的设计更像是一个无腿的R2-D2架在一个小球上。由于这个创意在当时(70年代中期)无法实现,所以被放弃了。 新款的X翼战机包含了拉尔夫·麦克奎里和乔·庄斯顿为《星球大战1:新希望》设计的但未被使用的元素。特别是机翼上的半圆形引擎,旧版则是圆柱形的。 波·达默龙的X翼战机型号为T-70,是正传电影中T-65B的升级版本。 X翼战机“蓝色中队”将在影片中首次亮相。在《星球大战1:新希望》最初的剧本中,卢克·天行者所属的队伍名为“蓝色中队”,但由于当时的蓝屏技术会导致后期处理时蓝色的物体会被隐去,所以战机的颜色都被改成红色并更名为“红色中队”。 雪地冲锋兵胸口上的Aurebesh标志来源于拉尔夫·麦克奎里早期设计的暴风兵造型,但这个细节很难看得出来,因为雪地冲锋兵在影片中几乎被剪,只留下几秒的镜头。 关于主创 第一部没有乔治·卢卡斯直接参与的星球大战电影。 J·J·艾布拉姆斯一开始对执导《星战7》是拒绝的,他表示害怕自己会亵渎经典,后来卢卡斯影业总裁凯瑟琳·肯尼迪拜访了他的Bad Robot办公室,开始长达一个月的谈判,最后JJ终于改变了主意。 J·J·艾布拉姆斯是历史上第一个执导过《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的导演。 据称布拉德·伯德(《超人总动员》)和马修·沃恩(《王牌特工》)都拒绝了执导《星战7》的机会。布拉德·伯德由于有《明日世界》项目在手不得不放弃。而马修·沃恩则进入了谈判阶段,甚至辞去了《X战警:逆转未来》导演一职来掌舵《星战7》电影,但最后因为“创作分歧”退出了项目。据报道,马修·沃恩不满意影片的暴力程度和让女性担任主要角色。 关于制作 为了让影片风格更贴近七八十年代的原版《星战》,导演采用了大量实景拍摄和微缩模型,尽量减少绿幕和电脑特效的使用,更重启了摩洛哥当地保存几乎完好的1977年片场,力求拍摄出复古的画面。 如同J·J·艾布拉姆斯执导的所有电影一样,影片采用35毫米胶片拍摄。其中部分镜头使用了70毫米IMAX摄像机拍摄。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会以胶片IMAX 3D格式放映(后期转制3D,无IMAX 2D格式)。尽管这是第二部以IMAX格式上映的星战电影(第一部为《星球大战3:西斯的复仇》),实际上这是星战系列第一次采用IMAX摄像机拍摄,原生IMAX胶片拍摄的片段会以1.44 : 1画幅显示。 Panavision为影片提供了两台特别定制的黑色Millennium XL2胶片摄像机,一台名为“死星”,另一台名为“千年隼”。 除了《克隆战争》动画电影,这是第一部没有以20世纪福克斯公司片头曲开场的星战电影。星球系列长久以来都采用这段音乐开场。约翰·威廉姆斯更特别为《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重新录制了这段片头曲,那是这段音乐自面世几十年以来的首次重录。 为前六部《星球大战》电影配乐的约翰·威廉姆斯,将回归为《星战7》创作配乐。 这是J·J·艾布拉姆斯第一部没有邀请迈克·吉亚奇诺配乐的影片,迈克表示他更愿意听到约翰·威廉姆斯创作的《星战》配乐。 酒吧场景的音乐并非出自约翰·威廉姆斯之手,而是来自百老汇音乐剧《汉密尔顿》( Hamilton)的创作者林-曼努尔·米兰达。米兰达为影片创作了两首Huttese语歌曲"Jabba Flow"和"Dobra Doompa",演唱者是一个叫Shag Kava的乐队,乐队成员包括米兰达本人、导演J·J·艾布拉姆斯和一些不知名音乐人。 喜剧演员比尔·哈德尔(《周六夜剧场》)和本·施瓦茨(《公园与游憩》)协助制作了BB-8的声效。这个机器人的声音来自导演J·J·艾布拉姆斯的iPad上的一个声效软件。 《星战大战:原力觉醒》的制作预算达到2亿美元,成为星战系列最高。 在此之前,每一部《星球大战》系列电影都是在5月份上映的,这将是第一部在12月份上映的星战电影。 这是第一部由迪士尼发行的《星球大战》电影,也是第一部不是由派拉蒙发行的J·J·艾布拉姆斯执导的电影。 关于幕后 影片原定于2016年1月6日在意大利上映,比国际公映晚三个星期。此举遭到意大利的星战迷强烈反对,他们发起5000人签名请愿希望影片能提前上映。最终迪士尼把影片的上映档期挪到2015年12月16日,意大利成为全球最早开画的国家。 凯文·史密斯和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曾造访过片场。由于凯文的“大嘴巴”个性,他被强制签署一份封口协议,而且导演J·J·艾布拉姆斯还在片场贴了多张二战风格的宣传海报,上面写着"Loose Lips Sink Starships"(类似“剧透死全家”),以此提醒史密斯不要向公众剧透。史密斯并没有食言,关于这次探访他唯一透露的是,他站在千年隼前哭了,因为这个布景让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是多么热爱星球大战。 丹尼尔·弗利特伍德是一名《星球大战》系列的忠实粉丝。几年前,他被诊断出来患上末期癌症,生命很快进入了倒计时,就连医生也无法保证他能看到2015年12月公映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在美国社交网站上,很多网友以#ForceForDaniel#为标签发起请愿活动,希望片方能够让丹尼尔圆梦,提前看到《星战7》。终于,导演J·J·艾布拉姆斯被此事感动,亲自打电话邀请丹尼尔到卢卡斯影业观看未完成剪辑的《星战7》。看过电影后的丹尼尔表示,影片如他想象一样优秀。2015年11月10日,丹尼尔因绝症离世。 有什么补充或吐槽请尽情留言吧~

660 有用
71 没用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 - 豆瓣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

7.2

1874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5)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的更多影评

推荐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