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相机打扰

丑嘴唇
2015-11-23 看过
大摄影家蹲守在喜马拉雅多日,终于等来了他此行的目的—雪豹短短几十秒的现身。但他却把眼睛从取景器中移开,用肉眼静静欣赏这一幕。他告诉米蒂:“有时候我不拍。如果我很喜欢某个瞬间,我不喜欢相机干扰我,而只是这样静静地享受这个时刻。”

欧大师和酷爱摄影的刘师傅和杨工程师一同自驾去西藏。在珠峰脚下,欧大师想静静看一看这座圣山。但刘杨二人在拍到自己满意的作品以后急着要赶在日落前赶到另一个著名的地点去拍“金山”,催着欧大师要走。实际上,由于经度不同,“金山”的日落时间要比北京时间晚,他们完全有时间。但对“出一个金山的作品”的渴望已经冲掉了刘杨二人对地理知识原本就不牢靠的认知。欧大师实在拗不过他们,匆匆离开了珠峰。到达“金山”时不但还没落山,太阳甚至还没到那个可以把雪山映成“金山”的角度,他们白等了三个小时。

好朋友梁老板的婚礼上,主持人一次又一次地号召大家为新人送去掌声。但因为每个人都在用相机从自己的角度记录着这场婚礼。因此整个婚礼一直都掌声稀稀拉拉的。

麦迪来柳州的那场比赛,我拿了一台摄像机和一台单反,希望能记录下一些精彩的瞬间。实际上最开始的时候我打算把全场都拍下来。但很快我就开始纠结,我实在不知道到底是定格的瞬间好还是动态的影像好。因此我手忙脚乱地切换着手里的单反和摄像机,不时还要改用一下手机在朋友圈里分享一下。录像的时候录了挺长时间发现无甚精彩,一关掉却马上就是三分命中或者快攻扣篮。有些精彩的拍到了,但是因为拿着器材不能过于摇晃所以不能大声喝彩。有时用相机拍到了精彩瞬间,却又觉得如果用摄像机录个连贯的也许更好。
最后到了麦迪绝杀时刻,我是先用相机拍了很多,在他出手前几秒钟才换成的摄像机。三分命中,我很兴奋,但眼睛是盯着那小屏幕看到的。小屏幕并不如肉眼来的开阔和细致,但不看小屏幕又无法保证是否真的很好滴拍了下来。兴奋感被这些冲淡以后,剩下的更多已不是关于我亲眼看到了我最爱的我球星投进了一个绝杀,而是我拍下来了一段不错的录像。
更重要的是,因为机器来回切换,我并没有留意时间。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剩余时间还多的关键球而已。
现如今,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这一段录像,却依旧为当初错失了那种经历绝杀的感觉而遗憾。
后来去看CBA,都带着单反。看比赛的时候两腿还要托着相机包,站起来欢呼两下还生怕东西掉了。所以一般拍个半场就不想再拍了。

牛背山。我们在半山腰冻了一夜,爬到山顶发现大雾弥漫。心想受了那么多委屈最终还是一场空,心中很是低落。但到了晚上,在火炉旁烤化了袜子,听老板说着昨晚山顶上千人在帐篷里被冻得鬼哭狼嚎宛如《活着》里国民党的伤兵一般的故事。突然听到有人喊下雪了。我跑了出去,望着天空,雪花由少到多飘落下来的同时,天上的我厚云也一点一点地散开,星星一颗一颗地跳出来,汇成一片又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眼睛,在那样的星空中,星星真的是会眨眼睛的,耳边是tear streams down your face的歌词,似乎落在我脸上的雪花也化成了我激动的泪水。明天有日出看了,希望就这么触手可及。我拿出相机,却无法捕捉到这个夜晚中的天堂的任何一点细节。我知道用上三脚架,把快门速度减缓到几十秒,可以在相机里留下星光,甚至留下星轨。但我看到的每一张用此法拍下的星空,都不可以与那晚我肉眼所见的相媲美。它们没有灵魂,直观上说,那些星星并不会眨眼,深层次些说,那些星星并未见到今夜我所见。

大师一生大作无数,偶尔放弃一两个名留千古的瞬间似乎无甚损失,甚至还有些吹嘘的感觉。而我们这些没有出过作品的爱好者似乎没有这份底气和豁达去吹嘘自己得到过什么,更别提放弃过什么了。
但为何又一定是吹嘘呢?不拍,并非放弃了美景,而是放弃了一次分享给未来的自己和未来的他人直观感受的机会。说到底,就是给别人的机会。而分享,成了这个时代最为奇怪的美德。这个时代似乎更青睐事实而非故事,但同时,人又更爱活在故事中从而改造事实。
大师也好爱好者也好,都被他人或者自己从身份上剥离了本质。实际上作为人,无需吹嘘什么,都是喜欢用肉眼去感受生活的。
我很喜欢电影台词原文中distraction这个词,我看的版本翻译成“我不喜欢为了照相而照相”,虽然这么翻很大气很豁达,但是还是有所偏离。相机实际上带离了我们目光的焦点,也带离了我们生活的焦点。
59 有用
0 没用
白日梦想家 - 豆瓣

白日梦想家

8.4

2324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白日梦想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白日梦想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