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Nil
2015-09-28 看过
我的父!
你是狂暴的本能,
你是生殖的冲动,
你是毁灭的力量。

我的父!
一无所知就是你,
不负责任就是你,
自我放逐就是你。

我的父!
你偷窃,
你蛮横,
你强暴。

我的父!
我接受你的一切,
好让我就此死去,
好让我彻底幻灭。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让你我的骨灰洒遍大地,
青青绿草从中焕发活力。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死亡定义了我们的生命,
没有死过谈何活着?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毁掉外在的家庭吧,
好让我们返回真正的家园。

我的父!
作奸犯科,
备受囚禁,
一无是处。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人们早已不知何为自由,
而牢里的你还将其铭记。

我的父!
那不是放纵,
那也不是压抑,
那是我震碎的心与重生的灵。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天堂与地狱尽在其中,
自由与宽恕尽在其中。

我的父!
挣脱束缚吧你的灵魂,
随我一起远行吧你的灵魂,
随我一起穿越所有界限吧你的灵魂。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让我们铭记转瞬即逝的生命,
让我们尽情享受生命的游乐场。

我的父!
享受那天堂与地狱,
享受那昏愚与清醒,
享受那爱意与憎恨。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我也早已准备好死亡,
我与你一样热爱我的死亡。

我的父!
热爱生命,
热爱死亡,
热爱虚无。

我的父!
你消失了,
我消失了,
无我无他。

我的父!
你重生了,
我重生了,
无我无他。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无人能够死亡,
无人能够出生。

我的父!
无物存在啊梦里梦外,
无你无我啊梦里梦外,
无穷无限啊梦里梦外。

我的父!
这也会过去,
这也是假的,
一切皆虚无。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尽情享受这虚假,
但也把自由烙印在我的胸膛。

我的父!
我铭记你在牢中,
我铭记什么是束缚,
我定将冲破一切桎梏!

我的父!
在牢狱中发出疯狂的叫嚣吧,
炸掉心灵的层层围墙吧,
让我们冲向无极无限吧!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

我的父……
我也知道你是我心中的理想,
你是我投射出来的幻相,
但我也知道你并非只是一个躯壳。

我的父……
你以为我敬佩你的躯壳吗?
你以为我敬佩你的人格吗?
你以为我敬佩你的灵魂吗?

我的父……
我看到你与我是一体的,
我看到并不存在什么肉体与灵魂,
我看到在那融合的存在中是空无一物的。

我的父……
即便如此我也追随你,
因为你就是我自己,
我那多年盼而不见的我自己。

我的父……
愿你引导我前行,
愿我的行动遵照你的旨意,
愿你的意志成就。

我的父……
我也把种种幻觉忘怀,
我也要踏上自己的路,
我也要抛弃一切而一往无前。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让我们这两个幻影享受生的喜悦,
让我们这两个幻影也把死亡握在手里。

我的父……
或许你就是我的死亡,
而我就是你的生命,
我们就像生与死那样不可分割。

我的父……
你要知道我从来都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我并非是你的一颗精子,
你和母亲也并非是造物主。

我的父……
你是绝对的意识,
除了你之外什么也不存在,
你包含一切矛盾而不被任何东西包含。

我的父……
你就是一切而我即是你,
没有其他东西,
全部都是你全部都是我。

我的父……
没有什么你我他,
我们并非在以后死去,
因为我并非在时空之内。

我的父……
看哪!我们已然超脱所有的限制,
我们已然化为虚无,
我们已然穿过虚无而成为无限。

我的父……
你以为我在胡话连篇,
是啊,我就是在胡话连篇,
但这也不是从我嘴里吐露的。

我的父……
你从我的眼睛后面看着你自己,
我从你的眼睛后面看着我自己,
万物从万物眼睛后面看着自己。

我的父……
不存在我的东西也不存在不是我的东西了,
我不拥有任何东西也不缺乏任何东西,
我信任你也绝对的臣服于你。

我的父……
这不是一首诗也不是一篇对话,
这是河流返回大海的运动,
而你就是那大海我就是那河流。

我的父……
你时时刻刻都在召唤我啊,
我为了脱离渺小的自我而向你飞奔,
然后我就像从未诞生过那样融于你。

我的父……
或许你也融于我啊,
或许我们本来就不曾分离啊,
或许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或许啊!

我的父……
我为你发疯了,
我为你失眠了,
我为你嚎叫了。

我的父……
难道我还没有回归吗?
难道我还没有睁开双眼吗?
难道还存在一个我的幻觉吗?

我的父……
我不知道这首诗歌何时终结,
我不知道分离的幻相何时终结,
我不知道献出我的头颅是否足够。

我的父……
让我死去吧!
神圣的死亡,
让我死去吧!

我的父……
我接受你矛盾对立的一切,
我没有不接受的能力,
一切从来都是一啊!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

我的父——
教我打枪干架吧,
我不要我的余生坐在办公室里发霉,
我不要做任何墨守成规的僵死工作。

我的父——
我要战斗,
我要生死垂危,
即便对手是我自己。

我的父——
让我破除陈规陋习吧,
让我扔掉腐朽传统吧,
让我乘坐自我的过山车吧。

我的父——
我们永远同在,
但除非先让我们有限的肉体死去,
让我们无限的心灵诞生。

我的父——
我的确太饶舌了,
原来我不用说话就能表达,
原来我不用知识就能知道。

我的父——
让我脱光衣服裸奔吧,
让我与真理这个女人亲吻吧,
让我为所欲为地做你做的事情吧!

我的父——
我在对你说话吗?
你难道和我是对立的吗?
我难道只是在故弄玄虚吗?

我的父——
我的确不认为我说的一切有何意义,
我也不认为我所做的一切有何意义,
到头来我的人生确实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父——
让我抛弃虚构的意义吧,
让我疯狂地骑车高歌吧,
让我与真理睡在一起吧。

我的父——
你是男人也是女人,
你是追寻者也是追寻之物,
你是你也是我。

我的父——
在我发疯的话语中能看见你,
在我失心的绝望中能看见你,
在我痛苦的悲鸣中能看见你。

我的父——
为什么我得不到你?
是因为我阻碍了我自己?
因为你本身就无形无相?

我的父——
我也自负地说自己在捍卫你,
我也自负地说自己为你自豪,
我也自负地将你塑造成我的。

我的父——
你不是我的,
从来都没有什么我,
只有这一个意向与融合。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那毒物于你是我于我是你,
那甜点于你是我于我是你。

我的父——
容我啰嗦下去吧,
让我发发神经吧,
你通过我说话吧。

我的父——
那种渴望是烧灼的,
那是对分离的悲伤,
那是对融合的向往。

我的父——
为何把我生下来?
为何让我从乐园中堕落?
告诉我通往乐园的路在何方?

我的父——
让我忘掉宗教和哲学,
让我忘掉人类和文明,
让我忘掉妄念与信仰。

我的父——
教我叛逆吧,
我要打倒一切的偶像,
我要铲除一切的阻碍。

我的父——
什么是自由?
什么是爱?
什么是真?

我的父——
我愿为你做一切事情,
我愿为你奉献一切,
我不求回报也不计代价。

我的父——
让我停止吧,
让我停息吧,
让我的思想凝于一点吧。

我的父——
点燃我吧,
让我烧得热烈,
让我烧掉一切。

我的父——
发狂吧发狂吧发狂吧!
再疯狂些再疯狂些再疯狂些!
不要读我写的垃圾也不要让我再写了!

我的父——
我的疯狂就是你的觉醒,
你的觉醒就是我的清明,
我的清明就是一的归零。

我的父——
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
说得太多了说得太多了,
那又怎么样那又怎么样?

我的父——
那些形式在束缚着我吗?
我还需要加标点吗?
难道你我存在于符号里吗?

我的父——
语言能描述你吗?
经验能感知你吗?
眼睛能看见你吗?

我的父——
让我炸掉学校烧掉书籍,
让我砍掉双手断绝呼吸,
让我灰飞烟灭一点不惜!

我的父——
词语从我的心里流出,
那是我与你分离的征兆,
拥抱着你即是没有看见你。

我的父——
忽视你吧,
无视你吧,
杀了你吧。

我的父——
如果你是区区一个妄念,
如果你变化无常如果你并非真实,
那么杀了你也在所不惜!

我的父——
我杀不死你啊,
你永远存在啊,
你无始无终啊。

我的父——
你从不讲话吗?
那讲话的只是我的心吗?
将我的心粉碎了才能见到你吗?

我的父——
那个声音不是你那个图像不是你,
那个念头不是你那个情感不是你,
这个不是你那个也不是所以哪个是你?

我的父——
我寻你寻得快要丧心病狂,
但我知道其实不存在什么丧心与病狂,
因为我知道并不存在什么心与灵。

我的父——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
我知道你就是我是,
我知道你就是意识。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我的父,
我只是你开着到处逍遥的车,
我只是你清洗地板的刷子,
我只是你穿着的衣裤。

我的父,
没有什么我的意志,
唯有你的意志,
唯有你。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我用不同颜色的眼睛看着虚幻的世界,
它更加色彩斑斓、激情四射和喧哗骚动。

我的父,
送你一颗毒物夹心的甜点,
甜点是会融化而毒物是会溢出的,
宇宙是会消失而真相是会显露的。

我的父,
我不是说过一切都是幻觉吗?
现在我要说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真实,
只不过关于一切的知识并不存在。
现在我要说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真实,
只不过与一切对立的东西并不存在。

我的父,
我太拘泥于形式了,
看来我不用再以‘我的父’开头了,
到最后我说的还是我自己,
但也不存在什么我自己和其他东西了,
哦不,否定我所说的所有话吧,
因为它们既不能表达出你又不能说明我自己,
那么我还在这里说什么呢?我不该立刻闭嘴吗?

不,我还要说几句,
我想我是在害怕你,
我想我是在害怕我自己的泯灭,
我想我自己是在害怕幻相的连续破灭,
我怎么能如此愚蠢和大逆不道呢?
不,我只是想要除去我这个问题,
不要把麻烦留给任何人事物了,
只是让我们一块死去,
我做了甜点也下了毒药,
我这么做是出于你的意思,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是啊,我也想脱离你了,
我也想一走了之了,
但是看哪——
我刚想逃离你,
你却又抓住了我!

我逃得掉吗?
我逃得掉我的源头与本质吗?
我逃得掉我生命的真相与存在吗?
当我想要逃离时你更加牢牢地和我合而为一。
是的,我不想再逃避了,我也不想再抗拒了,
我只想面对现实,面对我生命中每一刻的光辉,
我死而复生了,我成为一个孤儿了,
我回到我本来的面目了,
我尽情地玩啊,闹啊,笑啊,跳啊。
一切都真实,一切都正确,
没有虚假存在的余地,没有错误存在的余地。

歌颂生命吧,即便我只剩最后一口气,
拥抱死亡吧,让我尽情地呼吸!
吸光生命的一切精华吧,让我尽情地活着!
脱离那不是生命的东西,
只前进而不再回头,
不断向前并死而无憾。

也歌颂我触及到的一切,
因为这一切都无疑地显示出完美,
也歌颂健康、欢乐、爱与享受,
也歌颂疾病、失败、死亡与消失。
穿透这一切若有若无的表面,
前往那个没有有也没有无的地方,
那个我生前所在过去所在现在所在未来所在的地方,
那个我死后所在也从未离开过的地方,
那个不用再挣扎与前行的地方,
那个此时此地。

前进,前进,前进,
穿透,穿透,穿透,
上升,上升,上升,
更远,更远,更远,
无限,无限,无限。

我非我,
你非你,
色非色,
空非空,
有非有,
无非无。

再见,
再见,
再见,
不见,
不见,
不见。
2 有用
0 没用
毒物 - 豆瓣

毒物

6.7

8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毒物的更多影评

推荐毒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