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 魔兽 7.7分

不为什么,仅仅因为这是《魔兽世界》

麻辣列维奇
2015-07-23 看过
这篇影评是在《魔兽》第一版预告片公布的时候写的,当时充满了对电影的无限期待和热爱。电影二刷后,面对着势如水火的两方极端评价,我的态度依然没有变,这部电影是完美的。
我是1999年前后玩的《魔兽争霸2:黑潮》,当时并没有被游戏本身吸引,因为那时候即时战略游戏在我的心目中是以《红警》为代表,我甚至曾嘲笑《魔兽2》的简陋,没有坦克、没有飞机、没有航母、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科技范儿装备,一群绿皮怪物跑来跑去,好可笑。
2002年,伴随着千呼万唤,《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上市,此时已经经过《星际》《暗黑》的熏陶,“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信念早已铭刻在心,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盗版碟,回家立刻装上开始游戏,一瞬间就被开场的人类步兵和兽人战士的角斗动画给震撼了。玩了两把,勉强凭着可怜的一点点高中英语明白了故事剧情,哦,控制的好像是一个王子,带着部队去作战。当然,这位王子就是阿尔萨斯。
魔兽三吸引我的,不仅仅是游戏本身多么好玩,要说好玩,我根本没体会到什么乐趣,在不知道作弊密码的情况下每局开始不多久就被电脑虐成狗。但是,魔兽3那每张地图中丰富多彩的场景设计,剧情的发展起伏,人物的形象塑造,以及暴雪那堪称完美的配乐和动画,让我体会到这个游戏不是简单地吸引人去“玩”,而是一件艺术品,值得我们花心思去欣赏。
从2005年开始至今过去了11年,魔兽世界我是没有间断,我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玩家,对于大型副本的冲击总是等到版本末期普遍装备等级高了我才会混混队伍捞点儿好处。但是十年下来,我始终保持着做任务看故事的习惯,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游戏中的任务线,其实有着故事性很强的情节,稍加雕琢,都可以作为电影素材。不管是艾尔文森林的罗密欧和朱丽叶,还是冰冠冰川下银色北伐军的生死之战,它们都构成了魔兽世界这样一个宏大体系的不可获取的一部分。
这正是对电影的很多激烈批评的原因所在——剧情跳跃、东拼西凑、背景交代不清、人物形象含糊等等。
其实我觉得,这并不是导演的错,也不是编剧的错,更不是暴雪的错。
真正的原因就在于,魔兽的世界,艾泽拉斯的世界,经过近二十年的扩充,已经太宏大太丰富了,任何一个故事、一个人物、一件装备,都不能代表整个魔兽世界。当很多自认为是魔兽死粉的朋友高声疾呼“阿尔萨斯在哪儿?”的时候,有谁还记得魔兽三中的那个小提米,那个在斯坦索姆废墟中徘徊至今的悲伤的提米?阿尔萨斯是“魔兽”,难道小提米就不是?
我对魔兽的感情毋容置疑,我也不是个所谓的原教旨主义者看到剧情和所谓的正史不一样的时候会暴跳如雷勃然大怒。相比之下,从最早的内测,到现在的6.2版本,魔兽世界这个游戏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这个游戏的喜爱,并不妨碍我闲暇之余继续上线做做日常跑跑地图。变了,那就适应,坦然面对,作为一个盗贼,我的背包里至今还有当年制毒时留下的已经变成灰色名称的毒药原料、开锁工具和闪光粉,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作为一个纪念,也象征了当年作为一个盗贼曾经有过的经历。
我们没有必要因为所谓的背景交代不明、剧情变化太大而愤怒,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魔兽死粉,难道还不清楚所谓的背景?难道你一屁股坐到大荧幕前,就把兽人侵略德莱尼、德拉诺大崩溃这些背景故事丢到九霄云外了么?难道电影中暴风城的再现、狮鹫的翱翔、半鱼人的“哇啦啦啦”和卡德加的变羊术,这些让我们在游戏中或感动、或无奈、或会心一笑的体验,还比不过剧情的小小改动带来的失望?那么请问,你对魔兽的感情是什么,是对一件精雕细琢充满诚意的艺术品的欣赏所带来的乐趣,还仅仅是通关副本拿了装备自认为牛逼无比的可笑的自大?
那些仅仅是冲着装备而去,找代练刷分数的人,自然而然不会对魔兽有什么深厚感情,魔兽真正有价值让人欣赏的地方,也恰恰不是那些转瞬即逝的装备,版本更新,装备也就成了垃圾。但是,那些不随版本而变的——一个融为一体的艾泽拉斯,才是这个游戏真正价值所在,也是这部电影所要表达的内容。
最后,我想问问,有谁记得这句话:
“我兄弟告诉我在这条航路上能够赚到很多钱,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我要独自应对。如果你要乘坐这艘飞艇的话,回来能够给我带点儿吃的么?在奥格瑞玛,有人出售最好的肉类,当然,我还能以这些苟延残喘的动物为食。”
猜中无奖励,权当一笑。
(此部分写于电影二刷之后)
——————————————————————————————
要说《魔兽世界》影响了我什么,那就是它彻底改变了我对于“游戏”的看法,在一部游戏里,居然还有历史、文化、社会、经济、自然风光、逸闻趣事等等等等,这让我在别的游戏中是从未体验过的。
那是2006年年初,大学寒假,回家和几位死党聊天,有两个家伙见面就问:“玩《魔兽世界》么?”
当时的印象是,《魔兽世界》不就是《魔兽争霸》的网络版么?即时战略改成网游,怎么改,难不成不指挥军队,就演一个小兵?
在两个朋友的怂恿下,我上了战网,买了一张CDKEY(让我感动的是这张CDKEY一直保持了多年不涨价),建立了账户,进入了游戏。
暴雪的log闪过,开场动画走起,迎面而来的矮人大叔的大脸配上宏伟的交响乐,立刻让我鸡皮疙瘩一身,一直被暴雪的CG动画所折服,但是真的没想到《魔兽世界》的开场CG再次将暴雪的CG动画提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准备练一个帅气的暗夜精灵,但是朋友们都是部落,我被迫选了个兽人,拜这两位所赐,“战士这职业最有前途”,TMD有前途个屁,我被他们坑惨了,60年代的战士既不能控制也没逃跑技,装备差点,两个怪一围就死翘翘。我还记得在尚未分裂的贫瘠之地挖异种蝎卵时被蝎子们围攻的惨淡情景。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让我放弃,除了被怪围攻的郁闷,让我流连忘返的是艾泽拉斯的广袤。当走出新手村,迎面而来的就不再是狭小的大兽穴,而是一马平川的杜隆塔尔、威武雄壮的奥格瑞玛、一望无际的贫瘠之地,你一步步踏在卡利姆多的红土地上,森林里、灌木里、远处的高山上,一切都是未知的,一切又好像都是真实的,偶尔会有一个绿名字的朋友迎面跑来和你打个招呼,运气好碰到一个牧师给你上个耐力,运气不好,碰到一个红名字等级为骷髅的在你没弄清怎会回事的时候就让你屏幕变得灰白。当你来到奥格瑞玛,这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场面告诉你,那些跑来跑去,在房顶上做各种滑稽动作的家伙可不是早先设计好的电脑人物,而是和你一样坐在电脑前来到这个世界的冒险者,伟大的奥格瑞玛,这里容纳了那么多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你可以和他们说话,打招呼,买卖物品,甚至一起完成那些你自己一个人无法完成的任务.......这明明就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这一切,都是在2006年。
如今,物是人非,新的资料片已经让魔兽世界改头换面,原本的热情也让位给了现实生活的急迫。偶尔回到要塞,收收矿、钓钓鱼、挖挖药草,忽然觉得,要塞的设计是不是就象征了老玩家们的归宿——当我们熄灭了炎魔的咆哮、清算了背叛者的罪孽、战胜了瘟疫的肆虐、弥合了大地的裂变、拨开了久远的迷雾、阻断了钢铁的洪流,勇士,是时候卸下你的戎装,藏起你的利剑,坐在你应得的城堡中,俯瞰你曾经拯救过的这片土地吧。
——————————————————————————————
说了那么多,我又有点想上线了.......
(此部分写于《魔兽》第一版预告片公布之时)

——————————————————————————————
此文写作多日,见网友跟帖,忽然想起多年前在博客上发的一篇文章,转来和大家一起喷饭吧。
本人新浪ID:形而上的房子
本文发表时间:2010.8.31(巫妖王之怒开服当夜)

《桨声灯影里的暴风城》
暴风城码头的船,今夜显得格外显眼,油光发亮的帆布,光洁如新的甲板,一看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皇城里的某位贵人办喜事,如果说从前有哪一次,暴风城的船有如此的风光,那就是听老人们说,伯瓦尔公爵的母亲出嫁的时候。我记得在猪与哨声酒店里曾听一位老人说过,公爵的母亲出嫁那天,城里全部的大帆船和贵族的马车都被套上了从达纳苏斯运来的鲜花,船帆上刺绣着精美的花纹,即便是在监狱小小的高塔里,也能够看到甲板反照的光芒,也能闻到满城弥漫的芳香——顺便说一下,这位老头当时正在监狱里干杂役,他一直因为没有看到这华丽的一幕而遗憾万分。

赶到码头的时候,港湾里已经汇集了大大小小的船只和摩肩接踵的人群,大家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枣红马的吐息、白睛虎的低吼,还有,德莱尼朋友们那些身材庞大的雷象所踏出的轰鸣声,与人们的笑声和欢呼声融汇到一起,成了码头上一支热闹的交响乐。偶尔传来“叮叮咚咚”的碰撞声,那是战士们和骑士们的重甲的亲密接触,大家并不因为这一点小摩擦而心怀怨气,反而相互打趣、谈笑风生,互相赞叹着对方精美的盔甲和宝剑。只不过这么热闹的场面却让那些法师朋友们倍感为难,体质的差距让他们总赶不上新来的客船,我在等待的时候,就帮忙两位因为人多拥挤而累昏了的侏儒法师姑娘抬到了码头的医务室。作为感谢,一位姑娘给了我两瓶魔法清凉饮料。

登记了姓名,栓好了马匹,我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客房,这是一件不大的靠近船尾的小房间,里面被一张单人床占了大半,床头的一个矮木桌算是放置行李的地方吧,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里使用的是地精煤气灯而不是蜡烛,因此可以不用担心照明的问题。水手将我带到房门外边匆忙返回甲板,这倒让我觉得更加自由,于是我便将行李包扔到床下,再把随身带着的锤子和铠甲轻轻搁置在矮木桌旁,活动活动筋骨,躺下来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不知躺了多长时间,门外走廊里的脚步声也日渐稀疏,整个客船到处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我扭了扭脖子,把目光投向窗外,月亮还是一动不动的挂在天上,但是房间里的那一抹月光,却有节奏的在地板上铺衬洁白的轻纱,似乎在告诉我,船已经开始向目的地进发了,既然如此,为何不欣赏一下美景呢?于是我伸了伸懒腰,从床上一跃而起,漫步走向窗户旁。

来往于卡利姆多和东部大陆多年,海上的景色早已司空见惯,但是这次却有一种不同的收获,虽说两块大陆之间相隔的海域称之为“无尽之海”,但是整片海域布满了星罗棋布的小岛,还有一座岛屿甚至可以和大陆相比,因此,看到的都是点缀着斑驳的海面,而这次向北陆的航线,途中没有一座岛屿,似乎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无暇的海面吧。

船儿随着波涛缓缓地颠簸,月亮也有节奏的上下跳跃,近海的海鸟正在离我们远去,浩瀚无垠的夜空中,偶尔会有一条巨大的身影伴着月光飞向遥远的天边,自从粉碎了奥妮克希亚的阴谋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龙族的身影,虽然听传闻说塔纳利斯的沙漠中似乎还有巨龙在活动,但传说仅仅是传说。龙飞行的方向和我们的船一样,我不知能否在北陆重逢。

龙影飞过,海面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于是我重新回到床上,喝了两口蜜酒,闲来无事,忽然想起背包里唯一的一样消遣的东西——当年离开北郡的时候,修道院的老师送我的圣契,虽说是圣骑士的魔法物品,不过还是可以当做普通的书籍来阅读的,于是趁着煤气灯和月光的照耀,我打开了被上锁的封皮,静静地默读这神圣的铭言,说实在的,这本书对我来说,一直是作为圣光法术的道具,这样静悄悄的阅读,还是第一次,书中又是一些古老的文字,对于早就不读书的我来说,还真有一些生疏了,呵呵,今后有机会的话,再回北郡修道院向老牧师请教吧。

月光由桌面轻轻漂移到了床上,当圣契砸到我的额头时,我才发现我已经疲劳得拿不住书了,于是,放好圣契,伸开被子,希望一觉醒来,能够看到北陆的雪花。
303 有用
6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8条

查看更多回应(98)

魔兽的更多影评

推荐魔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