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名:《收件人不详》——影史50部平民史诗

鲸鱼君
2015-07-12 看过
困兽之斗
 
《收件人不详》 年代:2001年 / 国家:韩国 / 导演:金基德 / 主演:杨东根、金永敏、方银珍、赵在铉
 
     美国和韩国的暧昧关系,从美国一再推迟移交对韩国军队的指挥权就可见一斑。这对战后确立同盟关系的基友,将交接日期从2012年4月挪到2015年12月,可见韩国并不急于要求得到这份操心的差事。美军60多年来的驻扎,让南朝鲜半岛的人们逐渐尊崇“小国侍奉大国以保存自身”的事大主义。然而,终于有人愿意站出来揭开疮疤,让所有人审视自身的卑贱性和奴性,这位引起哗然者,就是金基德。

活得没有人样
     朝鲜战争后,共有2.85万美国士兵留在韩国境内,负责保护韩国的安全。但说是保护,其实跟殖民统治无异。美国军方跟韩国百姓之间的关系,成为了《收件人不详》里的主要矛盾所在。昌古天生有着卷曲的头发和黝黑的皮肤,这都在昭示着他的爸爸是一个美国黑人大兵。昌古的妈妈每天都在往美国写信,可是收到的都是“收件人不详”的退件。混血的昌古,所对应的恰是“美国”对“韩国”占领的产物,而爸爸的始乱终弃,表达了导演对这种畸形关系的反感。比如妈妈用相机给他拍照,他愤怒地把相片抢过来撕掉,这股“不想见到自己”的冲动体现出他对自我身份的极度不认同。爱慕妈妈的那个狗贩子,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当他看到恩洛坐在美国大兵的车上时,就上前呵斥她离开:“你想变成昌古的妈那样吗?”谁料一语成谶,恩洛险些坠入深渊。
     恩洛为了医治好自己失明的眼睛,答应了跟美国大兵交往。可大兵不但教她嗑药,还不时对她动用暴力。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他要用刀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恩洛的身上,理由只是为了让她在离开后记住他。恩洛当初主动接近美国大兵,似乎是一场事先预谋好的计划,可是当事情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时,她做了一个残忍的决定,用刀再次戳瞎自己的眼睛,还了这份情。一刀两断的代价如此深重,就连说“何必当初”都显得多余。恩洛和哥哥也存在一种暗示关系,影片一开始便是哥哥用一块写着“美国”字样的木板做了一把手枪,用它打伤了恩洛的眼睛,此后他们一直隔阂不断,如同被一条三八线阻隔的朝鲜和韩国,而伤人的利器正是插足的第三者。当然,第三者也有其苦衷。那位美国大兵对韩国山地十分不习惯,每天跟看不到的敌人为战,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反战的欲望。情急之下他做了反战斗士,只是下场并不会很顺利罢了。
     在特殊环境下长大的人,往往会有走不出的精神困境,昌古、恩洛皆是如此,但还有一个旁观者昌华,也跟他们一样,在自卑和孤独里挣扎。他有一个喜欢射箭的父亲,可是面对美国大兵的枪,却不敢放箭,唯独昌华射出一箭,正中大兵下怀。他的果敢出人意料,可是当他眼睁睁看着恩洛被美国大兵夺走、昌古死去之后,他的心理防线崩塌了,做出了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吞下了铁丝入狱,试图勒死混子。这种沉默中积聚的爆发,如同在父辈沉淀下的奴性中,喷薄而出的火山,用反叛对抗束缚。可惜,他们的结局都不是轻松的,昌古以杀死狗贩子、刀割母亲乳房和一头扎进泥地死去做结,一句话都不用说,都已经尽显悲情。就像金基德所说:“我一直相信可以用语言表达的亲历的伤痛,跟痛彻心扉无法言说的那种痛相比,程度要相对轻巧得多,那些真正承受痛苦的人,他们会选择默默结束生命,或者悄无声息地麻木存活。”
     
像狗一样活着
     金基德有句有据口头禅,叫“野生动物般的生活”。他的电影里经常出现一些动物作为隐喻,比如《雏妓》里的红色的鱼,《圣殇》中的鸡和鳗鱼,以及《漂流欲室》中的笼中鸟。如果没有动物,他自称的”半抽象电影“又怎么能被人所理解?
     《收件人不详》中出现的喻体就是狗。昌古的工作是给一个狗贩子当助手,可每当看到狗被吊死,他都于心不忍。恩洛的身边则有一只小狗陪伴,当她的狗被哥哥拿去卖掉之后,是昌华在帮她找回来。而其他人,对狗的态度则大相径庭,狗贩子对狗下手毫不留情,毕竟成为了一门营生,怜悯之情也就无从说起。昌华的父亲把自家的狗卖了,虽然狗逃了出来,但身上中了一箭,怕是也活不成了。那两个卖狗的小混混,在实在卖不掉的情况下,竟然打算把狗烧掉。那么,狗究竟代表了什么呢?
     昌古跟狗贩子出去收狗的时候,他把自己装进了狗笼子;而狗贩子总是把昌古当成狗一样非打即骂,拳脚相加,昌古反过来只能把怨气发泄到狗身上。片中有这样一段,狗贩子告诉昌古要瞪着狗,“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眼,因为人的眼里有火”。当他不断用言语刺激昌古,昌古终于瞪起了眼睛,狗贩子被瞪怕了。这份恐惧,则让他成了“狗”。狗就象征着包括昌古和狗贩子在内的所有韩国人,他们有的对自己的境遇麻木不仁,有的则感到无比压抑痛苦,只是麻木不仁者的下场有些残忍,金基德信奉宗教中的因果报应,他让狗贩子被几条狗吊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骂自己国家的人是狗,这必然会招致不满,所以金基德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他的作品在国内国外经历着冰火两重天,国内不受待见,却在国外经常摘奖。
    狗和恩洛的关系则蒙上了一层性暗示。她经常用狗来自慰,在路边看到两只狗交媾,不但驻足观看,还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这一切都表现出她对性爱的渴望。然而她的家中又塞满了大量的毛绒玩具,在心理学上,毛绒玩具过多会让女孩对异性的交往产生排斥,所以她最终跟昌华和美国大兵都没能幸福美满。其实,看似温顺的昌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他的画室里,他曾抱着一幅老虎的画,这在暗示着昌华的心里住着一头猛兽。而接下来他一系列出格的举动,都在印证这一点。
     还有一群狗,叫走狗。那个向昌华勒索钱财的小混混,是个在美国长大的韩国孩子,操着一口英语,却做着不劳而获的卑鄙行径。对于走狗,导演还是保留了自己的看法,至少昌华并没有用铁丝勒死他。
     另外,“眼睛”也是片中另一个重要的隐喻。一只眼睛的恩洛,用刀刺伤了昌古的眼睛,昌华也因为用枪打伤了自己的眼睛,三个人因为这“一只眼”的境遇,而被划分进了统一战线里。对于金基德来说,这些隐喻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他 “不太专注于叙事,而是抛出事件,让观众拼接、思考,像解密一样将细枝末节联系起来,从而得出一个惊人结论,而非拘泥于细节。”从效果来看,这些隐喻更深刻地剖开了民族的伤疤,让困兽之斗来得更猛烈些吧!
28 有用
0 没用
收件人不详 - 豆瓣

收件人不详

8.3

174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收件人不详的更多影评

推荐收件人不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