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的正当罪恶——《末日崩塌》与意识形态

空语因明
2015-06-26 看过

灾难的正当罪恶观 ——《末日崩塌》与意识形态 文/空语因明 作为灾难特效出色的影片,《末日崩塌》带给观众以“惬意的恐惧”,人们观赏着无情大自然对城市文明的摧毁,无能为力的恐惧和视觉虚构混合在一起呈现出来。“惬意的恐惧”这个词汇意味着,灾难的原因与善恶无关,观众对此不承担道德责任,那种在前科学时期似乎合理的宗教解释对这场灾难不起作用。汉译片名没有顾及“末日”这个称呼所具有的宗教意义,对它而言,那个词汇只是代表夸张的描述。原片名“圣安第斯断层”暗示本片展现的是由科学进行解释的作为地理现象的区域事件。 不过,该片并非完全“看不见人情”的单纯视觉特效堆积。人在灾难之中经历的事情仍然是与善恶或正义相关的。本片情节主要关注在一个试图从毁灭性地震中逃生的家庭。这种情节似乎要表明,除了自己家人的存亡之外,灾难之中的其他人与物都是无关紧要的。或者说,维护家人的生存是灾难正义的首要目标。而这只是一种恰当的假相,更不属于什么普世价值。对灾难中单个家庭的关注应该看作是为了满足叙事的有效性。《末日崩塌》也有舍生取义和非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助。该影片对灾难中正当行为的看法不是狭隘自私的,而是“科学的”,也是“公义的”。 《圣经》记载的最古老的末日级别灾难是大洪水或诺亚方舟传说。这场灾难是人类被逐出伊甸园之后的第一场大事件,它的原因完全是宗教性质的:上帝见作为造物的人所思想的尽是罪恶,于是他要抹除人类。但人类中仍有正义,并且这正义只属于一个家庭:诺亚的家庭。唯一逃脱大洪水灾难的人类只有诺亚及其家人。创世纪只是说“诺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诺亚与神同行”。在这里能看到的仅有的正义,那个能帮助诺亚逃脱末日灾难的正义是“听上帝的话”。按照宗教对灾难的解释就是如此,如果人们不希望看到灾难,那么应该向上帝忏悔,听从宗教律条,以其逃脱灾难,获得宽恕和改过的机会。 直到里斯本大地震(1755年)之前,对于地震的宗教解释往往有相当大的分量。据说,里斯本大地震是现代地震学发源的标志事件,也被看作是“欧洲历史上最惨重的地质事件”。里斯本大地震摧毁了非洲西北部和伊比利亚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并且它所引发的地理效应遍及欧洲的大部分地区。这场大地震引发的波动从地理扩展到了理性,它引发了神义论的疑难,“听上帝的话”变得难以捉摸。在对这场地震的解释中,物理神学的解释变得比忏悔神学更符合时代状况。对待地震的正当态度不再是向上帝忏悔,而是理解“上帝在自然中的声音”。能够使人逃脱灾难的不是忏悔,而是科学记录的经验方法。 由里斯本大地震所表明的那种对待地震的态度转变,表现在《末日崩塌》中,就是听从科学的话,方能更可靠地逃脱灾难。没有上帝对诺亚式家庭发出灾难预告,只有地震科学家对民众发出地震预警。主角一家人除了情节需要赋予他们的外挂之外,之所以成功逃生也得益于“科学方法”——至少在这个电影中那些逃生方法是科学的。除了科学方法之外,友爱互助也是必要的。主角一家人在逃生的过程中都不忘去帮助其他人,他们也被其他人所帮助。抛弃继女而自私逃生的那个人不但没有好下场,也被置于不仁不义的地步。

2 有用
0 没用
末日崩塌 - 豆瓣

末日崩塌

7.0

1376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末日崩塌的更多影评

推荐末日崩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