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四次陷落

人类学科研究员
2015-06-24 看过
*结合导演生平和电影同时构筑一段我个人的想象。

前言:此次2015年上海电影节,对于我就只有一部片子是一定要看的,如果只有一部的话。就是这部石榴的颜色,因为无论从历史价值从社会性影响和单单只是从艺术审美的角度出发,他都是值得特别深究的一部作品。从导演本人到主要人物Sayat Nova,乃至亚美尼亚的风物都是充满着故事性的载体。
当然,也给观众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于是,在看完影片后的一个礼拜,我一直在思考和查找相关的资料以及自己之前了解的内容,企图从自己的角度,理解下这部诗化电影,来自前苏联最后一位鬼才导演谢尔盖·帕拉杰诺夫(Sergei Parajanov)

石榴的颜色
第一回陷落-童年
背景知识:僧侣诗人萨雅·诺娃sayat nova(1712- 1795)出生于格鲁吉亚首都塔部利什附近一个村庄Sanahin,其父母为亚美尼亚人,在塔部利什做地毯。(与帕拉杰诺夫同为在塔部利什出生的亚美尼亚人),他原名为Haroutiun Sayakian,后来成为了一名亚美尼亚著名的吟游诗人。

电影里面表现了村庄sanahin中人们的积极劳作,sayat nova生长于一户织染工房的家中,伴随着严谨的宗教氛围正常。但是sayat nova的眉间,总是有一种冷漠的疏离感。个人猜想这种疏离感是导演谢尔盖给予sayat nova的,除了为了解释游吟诗人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也是因为谢尔盖本人生来的一个小秘密,多年后导致他被捕的同性恋倾向。
看着大家整齐划一的劳作,接受统一的信仰,sayat nova隐隐感知到了自己的不同。于是他独自玩耍,以自己的视角理解这个世界。最后那个最完美的乳房,象征着接下来他遇到的劫难-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第二回陷落-青年
sayat nova已长大成为一名学习音律的青年,他载歌载舞深得上层人士的喜爱。直到一天,他见到了安娜公主,于是整个命运露出了锐利的爪牙。这是他的劫数,他逃不掉的,他知道,他一直都直到。影片中sayat nova和安娜公主出现时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也使得sayat nova意识到之前的得宠是多么的虚无缥缈,那么的没有意义。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没收走他的幸福,他知道其实他一直都明白,只是在逃避。而安娜公主的出现迫使他面对现实。
“我怎么用蜡做成爱的城堡,面对你炽热的火焰:你是火,你的衣服是火;我是火,我的衣服是黑色。你是火,你的衣服是火;我是火,我的衣服是黑色。你是火,你的衣服是火;我是火,我的衣服是黑色。你是火,你的衣服是火;我是火,我的衣服是黑色。”
这里强调了无数次的诗句,表达了sayat nova和安娜的爱情注定覆灭,和他们彼此之间无法调和的阶级问题。痛苦的sayat nova决定直面自己的人生,逃离这糖果似的爱情,于是进入了下一个阶段-修道院。
而对于安娜,她的爱情死了,唯有埋葬以后,在心中制成永远的木乃伊。(没有找到有关安娜以后一直在帮助sayat nova的信息,但是我确信是如此)
这里要说导演谢尔盖的感情问题,他的第一次婚姻,妻子被自家人迫害致死,第二次婚姻,对方是意识形态中的高层,一位外交官的女儿。想必这些不平等的感情生活,也对一位疑似同性恋患者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以当时觉得同性恋是病态的眼光看起来,确实应该是如此)。
于是,是不是将自己感情方面的压抑放入到sayat nova的感情生活中,我觉得是一定存在的,比例大概是20%-30%这样。特别是那些围绕在sayat nova和安娜之间的悲伤光环,是谢尔盖本人的。他一个压抑的人,看到这样注定毁灭的感情,如何不代入?

第三回沦陷-中年
悲伤的sayat nova进入修道院修行,一心向宗教来忘却世俗的困扰。其实是用机械的日常生活来麻木自己的心,以极其简陋的生活条件来控制自己的欲望。这个时候,他产出了大量诗歌作品,虽然还未成为真正的游吟诗人,因为游吟需要一个重大的契机。
这个时候契机降临,预示这一次重大的最终沦陷。
他们的父走了,虽然不是天上的父,但是在人间的象征大主教的去世,给予sayat nova最后一击。也许其他人可以安然度过失去“父”的缺失,但是对于sayat nova这是窒息而致命的一刻,是那一群白绵羊中的黑山羊,是整个信仰的崩塌。
于是急转直下,他放弃了一切,成为了一位真正的游吟诗人。
这个时候谢尔盖在干嘛,他本来因为同性恋罪名要做五年牢,后引起国际关注,欧洲电影界组成一个帕拉杰诺夫声援团向苏联施加压力,经过法国作家阿拉贡的奔走,他才在三年后获释。这个时期对于谢尔盖来说,除了牢狱之灾毁坏了身躯,也是一次思维上的彻底转变。从一个之前积极参与意识形态的列宁传记片专职导演(据传)到后期做纯粹自由的电影导演。这其中,牢狱之灾等同于sayat nova上天之父的缺失。

第四回沦陷-生命尾声
这是我个人电影中最喜欢的一幕,sayat nova在一片空旷的平原中斜四十五度坐着,手拿游吟诗人的歌具,仿佛正在表演一出无声的诗剧。但是又随时准备放弃自己任凭掉下的不稳定感觉,在视觉造型上具有三角形千变的感觉,和一种看似稳定实则危机四伏的感觉。
“我累了。”sayat nova说。这个时候上天之父再次出现,接受了这个一度叛逃的孩子,在“父”的大爱面前,任何的自私都显得可笑。Sayat nova坦然接受了上天的安排,去得安详。
但是对于这一幕,联系起导演谢尔盖这边的情感融入,应该是对亚美尼亚自我文化陷落的深度思考。嫁接抒情诗人VALEIR BRIOUSSOV说“中世纪亚美尼亚的诗是雕刻在宇宙历史中人类精神最辉煌的胜利。”但是这样瑰丽的文化正在陷落,无论是因为苏联还是因为西方世界的大同化,传统的文化越来越少人问津,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他对于时间摧残传统文化的议题,用sayat nova的最终覆灭来呈现。送给所有属于过去的美丽东西,一段安魂曲。


个人灼见,欢迎指正和讨论。
5 有用
1 没用
石榴的颜色 - 豆瓣

石榴的颜色

8.6

1208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石榴的颜色的更多影评

推荐石榴的颜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