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ship, Sexual Fantasy and Confession

撒拖
2015-06-21 看过
在这样一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我们可以将之冠名为“足以改变一生”的事物越来越少。我也并没有被RTD的什么剧改变一生,只是被毁灭性地重塑了三观而已。

看QAF多少有种泥沙俱下的感觉,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态度或者心态,慕名而去之下裹挟着如何的憧憬抑或猎奇,在密集而纯粹的享乐式轰炸中,难免陷入一个已经设计好的三观阴谋中:
在某个特定环境下,无论多么不合常规的行径都会被赋予别样的说服力;为了确保权利被行使,便要加倍地行使,哪怕已经远超于实际需求。这么做变得有一种象征性,如果发出反对的声音,就是“被自发”站在了少数者的对立面。
当我们需要借由其他途径发出一种声音——除了直接发声这个行为本身的任何途径——我们难免变得咋咋呼呼、言过其实。这是因为最终要获得不相干的人们的支持,首先必须用更为简单粗暴的手法获得他们的注意。
有时候这种乍看之下有些吓人的外在形式会显得喧宾夺主,在某种程度上分散了对“本质问题”阐述时应获得的注意力,然而从另一方面说,这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并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与其遮遮掩掩地挑拣出好的一面以供宣传,不如直截了当地揭开伦理道德的遮羞布,回归于一种通感——
无论何种性别或年龄,都会心照不宣、恍然大悟,会为之颤栗、流泪和破碎的,自发而不自觉去追求的本真欲望。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已经无法像当初那样分毫不差地复述出剧中每一个场景和细节,当时被悄然埋下的一颗种子却早已生长出无尽的枝蔓,变成坚硬外壳,把细碎脆弱裹挟其中。
其实不能这么简单地栽赃到RTD头上:关于我是如何变成一个小心翼翼的人,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笔下的人物,都在全心全意、彻彻底底地黄暴着,在独自面对内心时,却又变得十足地假正经起来。
过度地谈论和使用“性”,反而使这件事本身抽象成了一个纯粹的社交手段,或者出于我狭隘的理解,RTD笔下的人物所做的那样:
赞美、膜拜和意淫最美好的事物,但永远不能触碰;一旦发生了逾越(愉悦?)的关系,就会遭到永无止境的诅咒。
看完E06之后,即便是小肚鸡肠的过度诠释,我也更倾向于相信,这是Banana里那个强迫症所有脑补选项中最坏一种的现实映照。
在追求爱,或者更确切一些,描述为追求“被爱”,和实现自我价值两条路上——而更抽象地看待这个问题,二者其实是同一实质——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卑,如果它是一种阴霾,早已无声息地覆盖了我们整个心灵。
在“爱”涉足之前,一切“性”都是十分顺从自然与本性的正当发泄;因为欲望是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的一个重要途径。本性和身体的躁动得到排解的同时,灵魂才可以保持纯洁。
由此说来,性和爱是全然分开、甚至不可兼得的。这就好像是某些东西过于美好,你不能同时得到两个;
又或者说,“爱”圣洁高尚,它几乎不可能存在,所以退而求其次的性也就足够了。有些人很快明白了这个道理,另一些人却从未停止追求。这与他的天资或后天修为都没多少关联,只在乎于一个人能不能对自己的内心交代。
而这种追求代表的意义,已超越了追求这一行为本身,接近了圣人的修为(正如Freddie所说):有多少人会坚持下去呢?——不光是寻求爱,也是理解和接受自己、学会和自己并不协调的身体和大脑相处,最终学会妥协。

性是爱的最高表现形式。作为一个小黄文制造者,若要选一个写作准则,我大概会如此坚持——然而在遭到RTD不可逆转的三观摧毁之后,我几乎有点接受他这种扭曲的使命感了。
我们制造自己的神,过程中加诸严重过量的崇拜、继而不可避免地渎神,最终在痛苦的忏悔中得到一种充满自我认同的满足感。人类不停地重复这个过程,无法忽视的是我们能从痛苦中获得快感这个事实。
黄瓜、香蕉和豆腐就像完成一次从愉悦到痛苦,再重新回到愉悦的轮转,完全符合碎片时代的追求,就像尿堵管,伴随着刺痛和愉悦。
以及无疾而终。

10 有用
1 没用
黄瓜 - 豆瓣

黄瓜

8.6

456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黄瓜的更多剧评

推荐黄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