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时间的捕手

goodpeach
2015-04-20 看过
在看《十分钟年华老去:小号篇》,被Victor Erice的lifeline惊艳到。质感的画面,缓缓游移,充满了隐喻——午后,婴儿啼哭、母亲安眠、厨娘用力地和着面、孩童一下一下荡着秋千;滑腻的蛇卷过草地、掉落的苹果光影斑驳、断了腿的老兵坐在树下;婴儿湿糯的脐带血染布帕、剪刀、血、布、厨娘的手,一阵惊慌复归平静;厨房里清水打湿了报纸、滴答的钟表、小男孩把午后阳光关在木门外......画面平缓的过渡,你看不出导演的感情变化,他是克制的呈现了一段十分钟的午后时光,没有什么激烈的冲突和情节的反转。若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平淡,蠢蠢欲动的平淡。然而淡极始知花更艳,短短的十分钟好像可以窥到整个天地:战争的残余,新生的阵痛与欣悦,孩童眼眸中跳动的生活,生命和时光的更迭。

不得不说,Victor Erice是个捕捉时间的天才。

而《温柏树的阳光》用一种更朴素的方法去展现时光流淌万物生长。这种类似纪录片的表达让影片很是缓慢,因而很多人说闷。不可否认,这就是个大闷片,想要两个小时不打瞌睡不快进不走神真是很难。然而,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生活。

就像片中绘画果树的过程,画家与客人闲谈,与家人相聚,与朋友互相倾诉,锯木头,搭画架,捕捉光晕......果子在阳光下呼吸,挣扎着坠落,洗掉了白色的记号,被食用,默默腐坏......繁琐的,碎片的,无意义的事件,平淡到乏力的,却真实。导演试图凝固下抓不住的光和迟缓流淌的时间,打破影像的边界和生活融为一体。

影片也试图表现物与物,物与人的关系,即画家,画作,所画之物(温柏树)的关系。四季更迭,温柏树生长结果,画家将自己的生活(与家人朋友的交流)、创作、情感融入温柏树中,而树与果子承载了画家的生命,即使没有被定格在画布上,即使永远无法定格,画家仍然借此触摸到一种生命的延续。可以说艺术是表达生活而生活又渗透入艺术,这样互相作用,酝酿艺术作品的过程本身就是艺术。

画家无法画出光打在果子上的样子,于是说,生活总是这样,你必须得放弃一些东西。永远不可触及的美,这是艺术永恒的困境,所以画家画不出温柏树,注定徒劳,可是他的生命历程却融入了果树生生不息中,复归自然。这种注定的失却和对于失却的超拔让片子萦绕着稀薄的哀叹。

导演只是拍了画家绘画温柏树未果的过程,很直接的呈现了一段生活,朴素之极。至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还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亦或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则全是观者自己的造化了。
3 有用
1 没用
榅桲树阳光 - 豆瓣

榅桲树阳光

8.7

8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榅桲树阳光的更多影评

推荐榅桲树阳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