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餐厅 问题餐厅 8.8分

五月的梦和玉子的梦

murmur
2015-03-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问题餐厅》是近来最喜欢的日剧,趁着假期要好好歌颂一番。虽然剧情略显牵强,女主角正能量到自带圣光,可光是坂元裕二先生大段大段美妙的台词,就足以让人在冬夜里一边流泪、一边狠狠点头吞下一碗又一碗鸡汤了。噢不,应该是土豆卷心菜厚培根浓汤。

一句话概括剧情就是一帮被欺压的失败女性开了一家露天餐厅抗争报复男权社会,争取女性自由与平等,同时相互鼓励,共同成长。这样听起来好无聊。不如从开头结尾的两个梦开始讲。

故事的开始,藤村五月为了承担一起事故责任,被雨木社长勒令在一帮男性高层面前全裸谢罪。五月想让社长向她道歉,走到假装不认识她了的社长面前,却什么都说不出。“好不甘心啊,好不甘心啊”,五月哀嚎着,做梦都想杀了他。在五月的梦里,她穿利落衬衣长裤,把头发别到耳后,手执长剑,在全是男性的公司里大开杀戒。一路杀到社长办公室,拔剑四顾,怒吼一声,跑过去,刺穿社长的身体。

故事的尾声,餐厅因各种原因无法继续经营。解散前的最后一个女孩之夜,田中玉子趴在茶几上睡着,微笑着做了一个梦。梦里所有人都在同一家symphonic餐厅工作。雨木社长温柔的招待顾客,鼓励员工,结实的意见被男同事认真倾听,厨房里门司、千佳、海蒂、镜子分工合作,做出美味的料理。这是正能量女神玉子梦想能够生活的世界。

这是一个关于怨恨和复仇的故事。

身为五月的朋友,田中玉子与公司协商不成,决意辞职自己开餐馆,为五月报仇。这家露天法式餐厅bistro fou的人员构成简直是失败者联盟。做了十年家庭主妇后被抛弃的三千院镜子、努力工作却在职场频频碰壁的东大妹新田结实、游手好闲的中年妇女乌森奈奈美、讨厌人类的死宅雨木社长的女儿雨木千佳,以及唯一的男性异装癖基佬失业甜品师海蒂。所谓复仇,既是要赢过对面的symphonic餐厅,更是要打败餐厅的雨木社长和他所代表的不尊重女性的男权社会。

用一个流行词汇来形容,剧里的男性通通是直男癌晚期。工作场合排挤打压女同事,下班聚餐一边揩油一边自以为幽默开起黄色玩笑。回到家,在外赚钱的男性对主妇妻子百般嫌弃,甚至动用暴力,“我可是在外面辛苦赚钱,支撑整个家庭啊,你怎么不能像母亲一样全心奉献,连这点家务都干不好。”职场性别歧视、性骚扰、家庭暴力,性别不平等的现状依旧残酷。

比起这些直接或许是小部分人的歧视骚扰,更可怕的那种类似社会共识一般对女性的偏见和言语的暴力。动不动就关心单身女性:“为什么还不结婚啊?再不结婚可生不出小孩了。”五月想要状告社长,却被母亲哭着阻拦:“你还嫌不够丢脸吗?”在日记里,五月写道:“人活在世上,有二分之一的几率被差别对待。”拥有律师执照的乌森说,“法官、检察官、律师的男女比例大约是男性85%女性15%。这里仿佛是一个无法做出反击的战场。”一直坚信努力工作就可以的玉子在得知五月的遭遇后向雨木社长嚎叫,“为什么啊?!明明女人幸福,男人也会幸福的。”

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关于说服与和解的故事。

正义化身女主角玉子在一次次和男性的争锋相对中,让他们正视他们的冷漠、偏见和罪恶。门司是隔壁symphonic的主厨,视料理为生命,自我中心,对他人的境遇并不关心。他一开始就是个傻直男,喜欢玉子,愣头愣脑跑过来求婚,让玉子不要再开餐厅了。在和玉子的互动过程中,他的心慢慢开始变暖,能看到更多事物。五月的遭遇让他流下眼泪,社长的虚伪让他无法继续冷漠,忍不住挥出拳头。

弹幕老是刷出一个词,洗白。没错,人是会变的呀。直男癌或许不是癌,而是良性肿瘤,是可以治好的。大多数的偏见建筑于并不牢靠的沙子上,或许更多信息、更多辩论就能动摇他们。

好比,我一个学文学的男生朋友说,阅读哥特小说使他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因为小说里描绘那些讨人厌的男性特质他曾经多多少少都视作理所当然,这一过程使他反省起自己身上的那些偏见。又好比,在我妈的世界里同性恋等于不正常或是心理变态,然而当我开始把身边具体的同性恋爱情故事讲给她听,她也慢慢开始和我讨论起某某明星的同性恋八卦,好像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剧里唯一没被洗白的就是雨木社长。然而就算是他,玉子在梦里也希望与他和解。这本来就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男人和女人也不必成为敌人。中心思想大概是,勇敢向不公平的现状发起挑战,用女性温和而坚韧的力量尽可能的说服,达成真正的和解。

就像那道贯穿始终的土豆卷心菜厚切培根浓汤一样,编剧大概希望做出这样一部剧,让人觉得现实不尽如人意,但总还是有暖暖的希望。
3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问题餐厅的更多剧评

推荐问题餐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