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伦敦的孩子们烧毁了一个苏格兰足球运动员

唐小乐
2015-03-16 看过
Doug:爸爸
Abi:妈妈
Gordie:爷爷
Lottie:大姐
Mickey:大哥
Jess:小妹
Doreen:农场老奶奶

Doug:等一下,这。。。这是什么?
Jess:那是诺曼。
Doug:这是。。。半块焦渣石。你怎么连这个都带着?
Jess:没有诺曼伦家睡不着啦。
Doug:你睡觉还要把这个放在床边?
Jess:才不呢。那多傻嘞。他一般都呆在我的床底下,确保坏蛋不会进来。
Doug:那么就是有坏石头和好石头咯?
Jess:是哒。就像现实生活里一样。

Abi: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我们为什么不问问艾瑞克知不知道怎么系好安全带呢?
Jess:这是诺曼啦妈妈。
Abi:哦,我是说诺曼。我们为什么不问问弄满怎么系安全带呢?
Jess:他只是块焦渣石啦。而且他又木有手臂,他怎么可能系好伦家的安全带啦?
Abi: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还是我来系好吧。

Gordie:你听说过癌症吗?其实,我得了那个病。
Lottie:但你会好起来的。
Gordie:嗯,事实上不是的。他们治不好我了。而且他们给我进行的治疗一直给我的心脏很大的负担。但现在,就现在,我感觉好极了。(Lottie开始在谎言本上纪记录爷爷的谎话)这是什么?
Lottie:是我的笔记本。
Gordie:你知道,Lottie。生活中的很多事写在纸上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
Gordie:也许你的父母只是说谎来保护你。
Lottie:你说过谎吗?
Gordie:这个嘛,我说过很多谎。很多很多谎。我总是回答那些问我“你开多快”的警察,我说:“每小时30英里”,但是我明显开得比那快多了。但我不在乎。哈哈哈。有时候如果你的意图是好的,说谎是可以的。
Lottie:如果你不喜欢某人家里的食物,你说:“很棒”,尽管。。。
Gordie:那是你该做的,你不能说:“我的天哪,我要吐在这儿了”。
Lottie:哈哈,你的意思是,有时候对有些人撒谎是可以的?
Gordie:对,而且那还很有趣。比如,(拿起影集)我们可能能在这里找到他。乔治贾德。他在这儿。这个就是他。当我们告诉他他的蛋蛋上有水蛭的时候,他吓死了,直接晕倒了。

Mickey:她以为我在花园里,其实我在洗手间小声的尿尿。我对准的是马桶壁而不是水。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有点儿偏了。

Jess:(把光滑的鸵鸟蛋贴在脸上)所以这个是从鸵鸟的屁屁里出来的咯?
Doreen:所以它们的脾气那么差。
Mickey:你能把一个鸵鸟蛋塞回它的屁股里么?
Doreen:不,我觉得不行。因为你得固定住鸵鸟。但是没人愿意做这个。
Mickey:我觉得你可以的。在它下蛋的时候。你可以把它推进去。(手放在屁股上用力推)
Doreen:如果你碰到它正在下蛋,你觉得你可以把它推回去么?
Mickey:是的。
Doreen:下一次哪只要下蛋了,我会联系你的。
Mickey:轻轻一推就像打排球一样。(做打排球动作)
Doreen:好吧。。。

Mickey:你自己照顾这些鸵鸟吗?
Doreen:不是。莫拉格会帮我。
Jess:谁是莫拉格?
Doreen:她是我的女朋友。
Gordie:哦,我勒个老天爷爷。
Doreen:咋了?
Gordie:你可以只说“朋友”就好了。
Jess:女盆友?男孩子才有女盆友吧。
Gordie:看看,现在我们必须得解释整件事了。
Doreen:好啦,我来解释。你们知道蕾丝边(Lesbian)吗?
Mickey:那是从拉拉国(Lesbia)来的人吗?
Doreen:没错,Mickey。我就是从拉拉魔法王国来的。
Gordie:你会把他们弄得更糊涂的。

Mickey:做一个蕾丝边感觉好吗?
Gordie:你丫问我这个干什么?
Mickey:我觉得应该很好。不然她们就不会做了,不是吗?
Gordie:呵呵。。。
Mickey:人们怎么知道她们是什么呢?
Gordie:这个嘛,他们就那样发现了呗。我们都中就会发现我们是什么的。然后世界就得接受。
Mickey:蕾丝边可以生孩子吗?
Gordie:额。。。这个,额。。。为什么你不去那边见一些木柴来生火?

(在沙滩上)
Mickey:我可以把你埋起来吗,爷爷?
Gordie:哦,别这样,沙子会弄得到处都是的。我一点儿都不想被埋起来,谢
谢。
Jess:就算你死了也不想吗?
Lottie:Jess!!
Jess:怎么啦?有人死了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事的嘛。把他们埋葬以后大家就都能吃蛋糕了。就是这样的,不是吗,爷爷?
Gordie:没错,亲爱的。我从来都搞不懂葬礼有什么意义。人么都站在教会里,听着牧师讲关于你是一个多伟大的人的谎言。不要这样。把我放到可回收的垃圾箱,紫色的,不是吗?专门放塑料垃圾和死去的爷爷的。嘿嘿嘿,拜托,只是个笑话。不。如果我必须选一种葬礼的话,就给我办一个古老的维京葬礼,就像我的祖先一样,把我放在燃烧的传上,让我飘到海上,没有愚蠢的家庭争端,没有愚蠢的关于谁得到什么或者谁做了什么的争吵,只要一个勇士的最后告别。

Lottie:妈妈和爸爸说了太多谎话,我都不再信任他们了。他们气死我了。
Gordie:嗯。我过去对我的人生也有这种感受,直到我突然明白,因为我爱的人的所作所为而对他们生气是没有意义的。我是指,你爸爸过得完全彻底一片混乱又怎样?你Gavin叔叔有点儿混球又怎样?那样攀附权贵,他就是控制不了。他妻子也好不到哪儿去,整天被自己的阴暗面吓到。你妈妈也是,有点儿话唠。事实上,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在某些方面有些荒谬。所以我们不该品头论足,我们也不该争吵。因为到最后,(叹气)到最后,所有的都不重要,所有这些东西。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假期做了什么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们假期做了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